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閨蜜毀於仗義“獵狼”:誰說女孩才能幫女孩

95後女孩孟婉和張曉既是大學同學,又是好閨蜜,感情甚篤。張曉因交友不慎,被一渣男騙慘。孟婉義憤填膺,制定瞭一個替閨蜜復仇的“獵狼計劃”。這個“女孩幫助女孩”的計劃最終成功實施瞭嗎?

慘遭渣男玩弄,好閨蜜挺身而出

2020年10月21日晚,在河南省鄭州市一傢工程設計院工作的孟婉,剛回到出租房就接到閨蜜張曉打來的哭訴電話:“我被那個男的騙慘瞭,也從單位辭職瞭,已經走投無路。我現在在鄭州高鐵東站,你快來接我吧……”孟婉放下電話就直奔高鐵站。

孟婉1998年出生於鄭州市一個普通傢庭,聰明開朗。張曉來自河南省方城縣農傢,比孟婉大1歲,內向老實。2014年,兩人同時考進鄭州一所大學的信息與工程專業,住同一宿舍。盡管兩人性格迥異,但情同姐妹。大三那年的一個深夜,孟婉突發高燒,學校位於市郊,打不到車,張曉毫不猶豫地背起孟婉往醫院趕,才得以及時治療,孟婉對張曉感激不已。

大學畢業後,成績優異的孟婉被鄭州一傢設計院錄用,張曉在河南省南陽市一傢公司上班。2020年初,張曉告訴孟婉,她戀愛瞭,男友俞志剛是咖啡館老板。

孟婉在高鐵站接到張曉後,她抽抽搭搭地說出瞭事情的來龍去脈。一年前,在從南陽去鄭州的火車上,張曉結識瞭俞志剛。他自稱單身,河南省中牟縣人,在鄭州開瞭傢咖啡館。俞志剛談吐詼諧,對她照顧有加,張曉芳心大動。2019年3月張曉生日那天,俞志剛快遞給她一條珍珠項鏈。5月1日,他手捧紅玫瑰從天而降,後將張曉帶往酒店,張曉失去瞭處女身。此後,兩人又約會瞭幾次。

10月,張曉發現自己懷孕瞭,欣喜地憧憬著嫁給心上人。於是她去鄭州找俞志剛,他竟抵賴:“你憑什麼說孩子是我的?”說完就溜瞭,手機再也打不通。張曉這才從一個認識俞志剛的人那裡得知,他早已結婚生子,經常玩弄女性,是不會對她負責的。

自己徹頭徹尾被這個渣男給玩弄瞭,張曉隻得傷心返回。擔心去公立醫院墮胎碰到熟人,她隻得找瞭傢偏僻的民營醫院偷偷流產。豈料又被檢查出宮外孕,術中突發大出血,住院半個多月才勉強出院。

住院花光瞭全部積蓄,身體未完全康復的張曉復工掙錢,工作中頻頻出錯,還幾次暈倒,老板委婉地辭退瞭她。被俞志剛騙到這種悲慘境地,她不敢將此事告訴父母,這才向孟婉求援。

聽完張曉的講述,孟婉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對閨蜜心疼不已。當晚,兩人徹夜難眠。一周後,張曉在孟婉親戚開的廣告公司找瞭份工作。

張曉的慘痛遭遇,令孟婉義憤填膺,她決定替張曉出頭。孟婉也曾想過找父母幫忙,可父母隻是普通職工,沒那麼大能力;報警吧,張曉又說自己的情況不能被認定為強奸或詐騙,這件事對於女孩而言,也不好聲張,她們自覺求助無門。一番苦思冥想後,孟婉想出瞭一套懲罰俞志剛的“獵狼計劃”。

聽完報復計劃,張曉瞠目結舌:“這樣太危險瞭,還是算瞭吧?”孟婉怒其不爭,說:“你別攔我,這個人渣還不知道害瞭多少良傢女子,我要讓他領教我們的厲害,讓他不敢再去禍害人。”張曉勉強答應瞭。

2020年11月25日晚,喬裝後的張曉帶孟婉來到俞志剛的咖啡館,將他悄悄指認給孟婉。經多次觀察,孟婉發現俞志剛總是晚上12點左右離館。

“獵狼”頗有成效,一頓操作猛如虎

2020年12月4日,孟婉打扮一番後,等候在俞志剛經過的路口,見俞志剛騎摩托車過來,孟婉提著一隻掉跟的紅色皮鞋,朝俞志剛連連招手。俞志剛愣瞭一下,隨即將摩托車停在孟婉身邊,孟婉裝作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帥哥,我的鞋跟兒斷瞭,出門又忘瞭帶錢包和手機,能麻煩你送我回傢嗎?”

俞志剛看瞭一眼姿色靚麗的孟婉,欣然應允。將孟婉送到後,孟婉道謝並留瞭他的聯系方式,兩人就這樣開始瞭交往。孟婉用表妹的身份證新辦瞭手機號,謊稱自己叫程爽,單身,鄭州人,父母在美國經營餐飲業,資產上億,她兩年前移民美國,因不適應國外生活而獨自返回鄭州。俞志剛半信半疑。

孟婉看出俞志剛有所懷疑,一次俞志剛請她吃飯,她故意在掏包裡的鏡子時,將找假證販子辦的美國綠卡掉瞭出來。俞志剛幫她撿起後看瞭看,這才對孟婉的身份深信不疑。接著,孟婉告訴俞志剛,父親正準備回鄭州投資。俞志剛不由得眼前一亮,往孟婉的碗裡不停地夾菜。此後,俞志剛開始頻頻約會孟婉,贈送各種禮物討她歡心。有一次,孟婉故意帶他去逛商場,在一傢高檔皮包專賣店,孟婉拿起一款價值幾千元的包包,愛不釋手,俞志剛見狀,趕緊掏錢把包買下來送給她。

對於孟婉,起初俞志剛不過是想玩玩而已,得知漂亮的孟婉傢道富有,他頻頻向孟婉表達愛意,孟婉卻總是對他模棱兩可,俞志剛焦躁不已。

2021年1月25日,俞志剛再也耐不住性子,對孟婉說,鄭東新區有傢新開的酒店,環境很好,問孟婉是否有興趣去住幾天。孟婉爽快地答應瞭。

然而,那天當兩人在那傢酒店吃完燭光晚餐,俞志剛興奮地邀請孟婉去訂好的房間“共度良宵”時,她卻突然止步不前:“有件事我沒告訴你,其實我早就有男朋友瞭。我心裡很亂,讓我再考慮幾天……”說著,她一扭頭跑瞭。此後,孟婉將俞志剛的手機拉黑,從俞志剛的生活裡消失瞭,讓俞志剛這個情場老手百思不得其解,第一次品嘗到瞭失戀的痛苦。

俞志剛哪裡知道,這隻是孟婉“獵狼計劃”的第一步。這兩個月與俞志剛交往,孟婉算過,他在自己身上花瞭近2萬元。總算讓這個色狼破瞭點小財,孟婉不由竊喜。她把情況告訴瞭張曉,並把包包賣瞭3000多元讓張曉收下,張曉死活不要。孟婉執意讓她收下,並一臉神秘地告訴張曉,自己將對俞志剛實施“獵狼計劃”第二步。張曉有點擔心,勸說道:“我看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吧,別弄不好把自己給搭進去。”孟婉恨鐵不成鋼地說:“就你心善,這麼快就好瞭傷疤忘瞭疼,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2021年3月18日,孟婉將俞志剛的電話號碼移出黑名單,主動致電說自己經慎重考慮,還是更喜歡他,她已與男友分手,決定以後和他在一起,並讓他下午4點在一傢賓館開好房等她來。俞志剛大喜過望。下午3點,他就來到一傢賓館,用自己的身份證辦理瞭住宿手續,並打電話給孟婉,告知房號是203,然後沐浴更衣等待“心上人”的到來。

下午3點半左右,孟婉再次致電俞志剛,說自己的手機快沒電瞭,會用一個朋友的手機跟他聯系。4點剛過,俞志剛接到一個陌生手機號發來的短信:“你洗澡瞭嗎?”俞志剛激動得秒回:“洗瞭,你快來。”接著又來瞭一條短信:“事後你準備付我多少報酬?”俞志剛以為孟婉在開玩笑,馬上回復:“至少十張(指一千元)。”不一會兒,門鈴響起,俞志剛裹著浴巾跑去開門,結果來的並不是“程爽”,而是一個濃妝艷抹的妖艷女子,一看就是“失足女”。

“你找誰?”俞志剛問。女子迅速把門關好,輕車熟路地挑開俞志剛的浴巾,攬著他的脖子把他往床上推:“別不好意思,不是你發短信讓我來的嗎?”

俞志剛終於反應過來,一邊捂住自己的下身,一邊把女子往外推。女子不肯走,說給她一千塊錢就走。俞志剛不答應。就在兩人拉扯之際,門鈴響起,傳來嚴厲的呵斥聲:“開門!警察查房!”俞志剛嚇得全身顫抖。那一刻,他似乎明白,自己被“程爽”給耍瞭。

原來,這一切都是孟婉安排好的。她打電話讓俞志剛開好房間後,也悄悄來到賓館,找到一個經常在賓館內賣淫的女子,稱自己也是做此營生的同行,203號房有個很有錢的老板,他們已經約好瞭,但自己臨時有急事要去辦,去不瞭瞭,把這單“生意”讓給她做,並把那名老板的電話告訴瞭她。這名女子便用自己的手機同俞志剛聯系,談成瞭價格。躲在暗處的孟婉見那名女子進入房間後,便打110報警,說有人在這傢賓館203號房賣淫嫖娼。

在派出所,俞志剛再三喊冤。但他和女方均無法說出對方真實身份,而且俞志剛的手機上又有談嫖資的短信為證,發短信的手機號正好是那名“失足女”的手機號。鐵證如山,警方以《治安管理處罰條例》規定,認定俞志剛為嫖娼,處以拘留10日,罰款4000元。

深陷“與狼共舞”,搭上自己何其無辜

2021年3月29日,俞志剛拘留期滿被釋放。他剛回到傢,小舅子帶瞭幾個人氣沖沖地找上門,將他暴打一頓,邊打邊罵:“看你以後還敢再背著我姐去外面亂搞!”

俞志剛被打得鼻青臉腫,老婆也領著孩子回瞭娘傢,聲稱要跟他離婚。這個自稱“程爽”的女子和自己到底有什麼深仇大恨,居然如此用盡心機對付自己?遭受如此奇恥大辱,俞志剛決定報復。

俞志剛換瞭手機撥打“程爽”的電話,顯示“號碼不存在”。他特地花錢請人根據他的描述和手機上“程爽”的照片,繪制瞭孟婉的畫像,又雇瞭3個小混混,在當初送孟婉回傢的那棟樓日夜蹲守。可一連守瞭半個月,連孟婉的影子都沒見到。就在俞志剛準備放棄時,他突然想起,在一次和“程爽”吃飯時,她接過一個同事的電話,說的都是工程研究設計之類的話題。那時,“程爽”用的一定是雙卡手機,她會不會就是在工程研究所或者設計院工作呢?

第二天,俞志剛讓一個人留在原地繼續蹲守,自己帶著另兩個人,拿著孟婉的畫像開始把目標轉向那棟樓附近的研究院所類單位查找。終於,2021年5月17日傍晚,俞志剛將孟婉逮個正著,不由分說把孟婉架到小混混開的車上,將她帶到偏僻無人的郊外。

把孟婉推下車後,俞志剛怒聲質問她:“你到底是誰?為啥要陷害我?”

孟婉一見這陣勢,自感躲不過去,索性竹筒倒豆子,說出瞭事情的始末。她沒註意到,就在她說話的同時,俞志剛已把她的話錄瞭音。

孟婉說完,以為俞志剛會為自己的過往感到羞愧,哪知俞志剛竟大言不慚地反問她:“張曉也是成年人瞭,我和她在一起是你情我願的事,又不是我強奸她,你這是出哪門子的頭?”俞志剛如此厚顏無恥,孟婉氣得不知該如何回答。俞志剛揚瞭揚手機:“剛才你承認陷害我嫖娼的事,我已經錄音瞭,現在這件事你是想公瞭還是私瞭?公瞭,你就乖乖跟我一起去派出所,我把這份錄音交給警方,再讓警察通知你的單位和你傢裡人,讓你吃不瞭兜著走!”

這番話令孟婉亂瞭陣腳,她驚懼地問:“那私瞭呢?”俞志剛一字一頓地說:“你從今天開始就做我女朋友。”孟婉當然一萬個不同意,但見這陣仗,她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狡猾的俞志剛又換瞭一張笑臉:“其實我是嚇唬你的,不做我女朋友也行,今晚就陪我喝一頓謝罪酒……”孟婉無奈地答應瞭陪酒。

當晚,俞志剛和三個小混混帶著孟婉來到一傢飯館,叫瞭一桌菜,開始喝酒。4個男人輪番上陣,不停地讓孟婉喝酒,孟婉不敢不喝。晚上10點左右,不勝酒力的孟婉就被灌醉……

三個小混混識趣地離開飯館。隨後,俞志剛叫瞭輛出租車,半摟半抱著把孟婉扶上車,將她帶至東風路一傢賓館開瞭房,將孟婉強暴……孟婉的下身被撕裂,醒來後疼痛難忍,悲憤痛哭。當她回到宿舍,已是翌日早晨。她痛哭著給張曉打瞭電話。張曉趕來後,才知道孟婉為瞭給自己復仇,竟然被俞志剛強暴。張曉冷靜下來後,執意要陪孟婉去公安局報警。剛開始,孟婉想到自己報復俞志剛有錯在先,加上被強奸這事若傳出去,自己也不好做人,不肯報警。張曉反復做她的工作,最終,孟婉流著淚同意瞭。

當日上午9點,孟婉在張曉的陪同下,走進瞭轄區內派出所報案。派出所安排一位女警察陪同孟婉到醫院做瞭傷情鑒定,並提取瞭相關物證。當日下午,俞志剛被抓捕。

警察在初審俞志剛時,他矢口否認自己的罪行,稱孟婉是其女友,與其發生性關系是正常交往的行為,不存在強奸。警方通過對張曉等人的調查,加上俞志剛手機裡的對話錄音,醫院婦產科出具的孟婉的傷情報告、體內酒精含量分析報告等證據,證實瞭孟婉並非其女友,俞志剛強奸屬實。在如山的鐵證前,俞志剛不得不低頭認罪。

2021年5月25日,鄭州市公安局依法對俞志剛實施逮捕,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而張曉和孟婉的母親則守護在孟婉身邊,希望在今後的日子裡,能幫她慢慢療愈身心上的傷痛。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餘人物均為化名。)

[編後]作為弱勢群體,當女性受到難言的侵害時,女孩幫助女孩儼然正成為時下潮流,殊不知,盲目沖動的互助暗藏各種風險。當女性遭遇渣男欺騙時,必須理智清醒,最好的方式還是借助法律手段去維權。如劍走偏鋒,意氣行事,往往會自不量力,不僅容易遊走在灰色地帶,也容易引來更大的災禍。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