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淚憶戍邊英雄王焯冉:乖順兒子“叛逆”參瞭軍

2021年2月下旬,央視《軍事報道》節目公開瞭一段中印加勒萬河谷沖突現場視頻,衛國戍邊英雄王焯冉和另外三位烈士的英勇事跡被全國人民知曉。

生逢盛世,王焯冉時刻牢記使命和擔當,在渡河前出支援途中,他把生的希望留給戰友,將最清澈的愛獻給祖國,走向瞭離傢最遠的遠方……

傢有小暖男:不參軍會後悔一輩子

1996年10月,傢住河南省漯河市黑龍潭鎮土城王村的王恒召和楊素香喜得麟兒,夫妻倆希望兒子永遠快樂、積極向上,給他取名王焯冉,小名“二兵”。彼時的王恒召夫妻沒有想到,這個“二兵”的小名,竟冥冥之中註定瞭王焯冉與軍隊的緣分。

那些年,王恒召和楊素香雙雙外出打工,讓王焯冉跟隨奶奶生活。在傢人們的用心教育下,王焯冉從小懂事、有禮貌,是個人見人愛的小萌娃。

2008年,女兒出生後,楊素香和王恒召回鄉建瞭個養雞場,將兒子接到身邊,一傢人吃住在養雞場。王焯冉十分珍惜和父母的團聚,父母很忙,他主動幫助照顧妹妹,給傢人做飯。他從不和父母頂嘴,有空就去陪伴奶奶。鄉親們個個都誇他,楊素香夫妻喜在心上,感恩上天賜給自己一個好兒子。

2013年,王焯冉考上漯河市第二中專後,住校的他隻在周末和節假日回傢。一次回傢閑聊時,王焯冉貌似無所謂地問楊素香:“媽,如果我以後去當兵,你覺得咋樣?”兒子從小缺少父母的陪伴,楊素香當然舍不得他離開自己,又見兒子說這話時帶著幾分不經意,她故意“嚇唬”兒子:“當兵可是要吃苦的,你這麼瘦,堅持不下來的。”“嘿嘿……”王焯冉笑而不語,楊素香也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

沒想到,中專實習期間,一向聽話的王焯冉竟偷偷在網上報名參軍。得知這個消息,王恒召一再強調當軍人非常辛苦,希望兒子改變主意;楊素香更是難掩激動,怪兒子沒提前告訴自己。王焯冉笑著告訴父母,說自己去當兵不怕吃苦,鍛煉時也會保護好自己。他還摟著楊素香,深情地說:“媽媽,您別生氣。我最愛您,也最舍不得您,所以才一直不敢告訴您。您知道嗎?要是不當兵,我會後悔一輩子的。”

楊素香和丈夫心軟瞭,最終同意瞭兒子的決定。

次日早晨,楊素香喊兒子起床,推開王焯冉的房門,她愣住瞭——隻見兒子將被子疊得四方端正,就像在電視裡看到軍人疊的那樣。楊素香突然想起兒子一直喜歡讀軍事題材的小說,脫口而出:“兒子呀,你早就把自己當成軍人瞭嗎?”王焯冉開心地看著媽媽,用手摸著頭發,有點害羞,又自豪地笑瞭。這個笑容裡,有王焯冉對從軍的無限向往,有“知子莫若母”的默契與愛,楊素香很感動,趕緊用手機定格住兒子的笑容,也將這一幕深深地銘記在腦海裡……

不久,好消息傳來,王焯冉如願入伍。那天,楊素香陪兒子到當地人民武裝部填表時,工作人員告訴他們,說這批走的兵都會去新疆。楊素香一聽就急瞭:“兒子,新疆可真是太遠瞭啊!”王焯冉不以為然,微笑著安慰媽媽:“媽,沒事的,隻要能當兵,去哪個地方都行。”兒子這是有多想參軍啊,楊素香不忍再多說,隻能默默在心裡祝願親愛的兒子平安順利。

2016年9月,不滿20歲的王焯冉如願成為新疆軍區某團一名新兵。去部隊後,知道一傢人都非常牽掛他,他每個星期都給父母和奶奶打電話,和父母視頻時,還讓他們看自己疊的被子,發自己站軍姿、敬禮的圖片。楊素香天天捧著手機看不夠,索性都洗成照片,放在床頭和隨身攜帶的包裡,隨時隨地看兒子。

兒行千裡母擔憂。王焯冉當兵快50天的時候,擔心兒子想傢,楊素香給他寫瞭一封信,鼓勵兒子在部隊好好幹,她在信中寫道:“兒子,自從你去部隊後,你爸每晚都看軍事節目,每當看到新兵訓練的時候,他說仿佛看到瞭你一樣。媽媽也是,看到新兵訓練時的場景,媽媽就想到瞭你,為有你這樣的兒子感到驕傲。孩子,加油努力,爸媽永遠支持你!”

後來,通過王焯冉的戰友,楊素香得知,看到這封信後,平時訓練再苦再累也沒掉過淚的王焯冉哭瞭,他感嘆,自己離傢再遠,也走不出媽媽的目光。

不久,這封信登上部隊主辦的報紙,王焯冉的排長特地將報紙發來給楊素香看,還說王焯冉在部隊表現很不錯,已當上瞭班長。高興之餘,幾天後,和兒子視頻時,楊素香好好表揚瞭他一番,並鼓勵他好好幹,王焯冉擲地有聲:“媽,放心吧,兒子不會給您丟臉!”聽到兒子這話,楊素香由衷地笑出瞭淚花。

最清澈的愛:當兵就要扛槍上戰場

在楊素香眼中,王焯冉是個難得的暖男。在部隊期間,他經常給奶奶和媽媽寄錢,並悄悄承包瞭妹妹的零花錢;逢年過節,他不僅問候傢人,還給親戚朋友們打電話。每當親戚們說起此事,並誇楊素香夫妻培養瞭一個懂事的兒子時,楊素香都倍感驕傲。

在親人們的期盼中,2019年農歷正月十六,參軍後的王焯冉第一次回來探親。經過邊疆的風雪錘煉,王焯冉更壯實瞭,臉上多瞭幾分堅定和剛毅。目睹兒子的變化,楊素香慶幸當初沒有反對兒子參軍。王焯冉用津貼給親戚們買瞭部隊所在地的土特產,給傢人都買瞭禮物,還精心挑選瞭一條項鏈給媽媽。當兒子親手給自己戴上項鏈時,楊素香笑著流淚瞭。

王焯冉回傢後,正趕上王恒召因滑膜炎動瞭手術在傢休養。他細心照顧爸爸,還趁這段時間考瞭駕照。擅長做菜的他,每天給傢人做可口的飯菜。

一次吃飯時,妹妹說王焯冉做的飯特別好吃,自己天天都想吃哥哥做的飯。王焯冉得意地笑瞭,他告訴傢人:到部隊後,他常到炊事班幫廚,戰友們最愛喝他做的河南胡辣湯,部隊領導還提出讓他當炊事班班長呢,可他不願意,為此好一陣子都沒去幫廚。

“兒子,當炊事班班長不也很香嗎?”楊素香不解地問。王焯冉想也沒想就回答:“香,但我覺得,男兒當兵就是要扛槍上戰場。”

久別重逢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在傢待瞭40天後,王焯冉依依不舍地歸隊瞭。臨走前,他向奶奶和妹妹許諾,說下次回來探親,一定帶她們倆去旅遊。

這一年,想著王焯冉已經23歲,村裡有些和他同齡的小夥已經成傢,楊素香夫婦也開始著急兒子的終身大事。夫妻倆拿出積蓄,在漯河市區貸款買瞭新房,準備等兒子下次回傢探親時,給他提一門親事。

深明父母的一片苦心,王焯冉計劃2020年5月回來探親。傢裡買房後,為瞭減輕父母的經濟壓力,他還經常打錢回傢還月供。

2020年1月初,王焯冉在視頻裡興奮地告訴楊素香,說他寫瞭入黨申請書,準備入黨。身為一名老黨員,楊素香真心替兒子高興。王焯冉調皮地和她開玩笑:“媽,我一直向您看齊,現在終於快要和您成為最親密的戰友瞭。”“好啊,兒子,等你回傢時,咱全傢人好好慶祝哈!”楊素香期待著兒子再次回傢。

2020年春,因疫情影響,王恒召關閉瞭養雞場,之後,他在工地找瞭份工作,楊素香選擇到保險公司上班。也是因為疫情,王焯冉的探親假推遲到9月。

最令楊素香擔心的是,2020年5月,兒子部隊所在地的中印邊境局勢緊張。5月23日晚上7點左右,楊素香接到瞭王焯冉的電話。得知媽媽擔心自己,王焯冉寬慰媽媽,說自己在營房,很安全。楊素香這才放心瞭些。她告訴兒子:“傢裡的新房快裝修好瞭,就等你回來找媳婦兒瞭。”“中!”王焯冉用方言愉快地回應媽媽。隨後,他說後面還有戰友排隊等著打電話,不便多說,隻是在掛電話前再三囑咐楊素香:“媽,我接下來要去訓練,給您打電話的次數要減少瞭。”“好,兒子,媽媽等你。”楊素香萬萬沒想到,這次隻有短短2分鐘的電話竟是和兒子的最後一次通話。

後來,楊素香才得知,2020年6月15日,在加勒萬河谷地區中印邊界發生沖突之際,王焯冉第一時間給連隊寫下請戰書:“如果能上場殺敵,我願站在排頭……我願在此關頭奉獻出一份力量,請組織接受我的請戰……”與此同時,王焯冉再次向黨組織遞交瞭入黨申請書,希望黨組織能在鬥爭一線考察自己。

之後,王焯冉和戰友馬命等連夜渡河去增援一線。在第4次蹚河時,湍急冰冷的水流無情地沖散瞭戰友們,王焯冉和馬命不顧個人安危,忍著刺骨的寒冷,奮力將3名戰友推上岸。就在他們筋疲力盡之際,王焯冉一隻腳突然被死死卡在瞭河裡的巨石縫中!生死時刻,他用盡最後的力氣,將馬命狠狠推向岸邊,並大喊道:“你先上,如果我死瞭,照顧好我老娘!”這一推,馬命得救瞭,王焯冉卻被淹沒在冰河中……

母子連心,仿佛有心靈感應,6月15日下午開始,在離這條河4000多公裡外的河南省漯河市,楊素香突然莫名難受,心神不寧,晚上噩夢連連。直到6月22日下午,村幹部打電話說王焯冉在部隊入黨,需要讓她和丈夫去村委會填寫一個申請書,楊素香才感覺好受瞭些,她想著兒子一直盼著入黨,現在他一定很開心,兒子開心她就開心。此刻的她無論如何也不敢想象的是,等待她的,是兒子犧牲的噩耗!

高原埋忠骨:兒啊,你是媽媽的驕傲

萬分悲痛中,楊素香和王恒召懷揣著破碎的心,去遙遠的喀喇昆侖腹地,接親愛的兒子回傢。在整理兒子的遺物時,楊素香發現兒子寫給傢人的信:“親愛的父親、母親、奶奶、小妹:當你們看到這封信時,我可能已經不在瞭,我已經埋骨沙場,離你們遠去瞭……奶奶,這麼長時間裡我最牽掛的就是您,孫子這些年一直想好好讓您享福,可我卻一直不在傢……爸、媽,兒子不孝,可能沒法給你們養老送終瞭。如果有來生,我一定還給你們當兒子,好好報答你們……”原來,兒子在上一線前,就做好瞭為國捐軀的準備,他才24歲啊!他怎麼舍得離開親人,離開這個世界?楊素香心如刀割,淚如雨下……

在王焯冉執行任務前寫給部隊的請戰書裡,楊素香讀懂瞭兒子,知道兒子的英雄壯舉絕非偶然,也為兒子的錚錚鐵骨深深感動。

更讓楊素香心碎的,是王焯冉的手機。兒子的手機設有開機密碼,楊素香也說不清為什麼,她當時就輸入瞭自己的開機密碼,結果兒子的手機馬上打開瞭。兒子連密碼都和她一樣,可見他很愛媽媽,這樣暖心的好兒子,卻再也見不到瞭,楊素香淚如泉湧。

看瞭兒子手機後,楊素香才知道,兒子當班長之後,和班上的每一名戰士的傢長都加有微信,和他們聊戰士在部隊的情況,讓傢長放心;兒子熱心助人,多次用工資和津貼資助傢庭困難的戰友們。也因此,楊素香到部隊後,相繼有戰友前來還錢,楊素香都沒有收。她相信,天堂裡的兒子一定會支持她這樣做。

2020年6月30日,王焯冉的骨灰被運回傢鄉,安葬在漯河市烈士陵園。兒子離傢時生龍活虎,如今卻以這樣痛心的方式回傢,楊素香哭得死去活來,她拼命呼喊著兒子,卻再也得不到兒子的回應……

在楊素香一傢人萬分悲痛之際,漯河市退役軍人事務局及時幫忙處理王焯冉犧牲後的善後事宜,給他們提供生活幫助、心理安慰等陪伴式幫扶服務,政府和部隊也給予他們很多關愛,還有愛心人士多次看望楊素香一傢。想著兒子生前一直樂於助人,夫妻倆將收到的慰問品都捐給瞭兒童福利院。

盡管如此,楊素香夫妻還是難以接受兒子的離世,常常拿出相冊,看兒子從小到大的照片,越看越心痛。一次,夫妻倆特別想念兒子,雙雙噙著淚開車去烈士陵園,楊素香還戴上兒子送給她的項鏈。可當車開到烈士陵園大門口後,夫妻倆誰也沒有勇氣下車,默默地停留許久後,他們慢慢升起瞭車窗……

王焯冉犧牲後,擔心已74歲高齡的奶奶知道後經受不住打擊,楊素香夫妻一直瞞著老人。理解他們的苦心,全村人也都在老人面前守口如瓶。一次,老人告訴楊素香,說孫子好久都沒有給她打電話瞭,楊素香強忍眼淚,謊稱兒子忙於訓練,才搪塞過去。

2020年9月的一天,老人又問兒子兒媳:“這都9月份瞭,俺孫子怎麼還沒回來啊?”王恒召不敢開口,楊素香也痛徹心扉,卻假裝平靜地騙婆婆:“都是疫情鬧的,不讓孩子回來瞭。焯冉給我發來照片瞭,你看,他還戴著口罩呢。”說罷,她打開手機,讓婆婆看照片。這張照片,是王焯冉犧牲前一個月發給楊素香的自拍照。照片中,他將口罩拉到下巴下,沖著鏡頭露出燦爛的笑容。“俺孫子還真戴著口罩啊!”老人信以為真,楊素香卻背著婆婆偷偷擦眼淚。

那段時間,楊素香一睜開眼就想兒子,每天頭昏腦漲,也無心工作,動不動就流淚。王恒召擔心妻子一蹶不振,一天,看到楊素香又眼淚汪汪的,他有些激動地說:“總這麼哭幹什麼?兒子光榮地犧牲瞭,又沒給我們丟人,他肯定希望咱倆是健康快樂的。”是啊,自己一直傷心,兒子在天上肯定很心疼,楊素香舍不得兒子擔心,她強打精神,調理自己的身體。

目睹楊素香夫妻的悲傷,正在讀中專的女兒也用自己的方式寬慰父母,她的學習更加努力,還在寒假前獲得瞭獎狀。女兒還說,要以英雄哥哥為榜樣,將來做一個對國傢、對社會有用的人。這一切,讓夫妻倆又感到一絲欣慰。為減少睹物思人帶來的痛心,2021年春節前,一傢人搬進瞭新房。

2021年2月19日,《解放軍報》報道瞭王焯冉和另外三位解放軍官兵在加勒萬河谷地區衛國戍邊犧牲的全過程。很快,四位烈士的英雄事跡深深打動瞭全國人民的心。同月,中央軍委追授王焯冉一等功。

懷著無比敬仰的心情,2021年清明節假期,很多人驅車來到烈士陵園祭奠王焯冉,全國網友紛紛請花店老板代送鮮花,還有遠在海外的華人前來寄托哀思,王焯冉的墓前成瞭花的海洋。

4月3日,楊素香和王恒召鼓足勇氣來到烈士陵園。一遍遍擦拭著兒子的墓碑,楊素香欲語淚先流。她哽咽道:“兒子,媽來看你瞭,你真沒有給媽丟臉,你做得對,爸媽為你驕傲。咱傢一切都好,你一個人要好好的!”王恒召也淚眼婆娑地告訴兒子,在黨和政府的關懷下,一傢人都生活得很好,爸爸在工地打工,媽媽開瞭網店,讓兒子別牽掛傢人……

2021年7月,在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王焯冉被追授為“優秀共產黨員”。楊素香第一時間去烈士陵園,告訴兒子這個好消息:“兒子,你是黨員瞭,黨和國傢沒有忘記你們,自古忠孝難兩全,你為國盡忠是大孝,爸媽為你驕傲。”楊素香緩緩說著,溫柔地看著兒子墓碑上的照片,兒子清澈的眼睛仿佛在告訴她:“媽,我在天上看著您和爸爸、奶奶、小妹呢,你們一定要快快樂樂、健健康康的哦!”輕柔的微風中,楊素香感受到瞭兒子的心願,看到兒子那燦爛的笑容還像從前一樣溫暖,她的心也暖瞭……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