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捉奸殺人被輕判:人人都有尊嚴底線

妻子出軌多年,丈夫在捉奸現場,持刀怒向妻子及其情人捅去,造成兩人重傷二級,喪失勞動能力。犯下如此嚴重的罪行,法院竟然隻判瞭丈夫三年半有期徒刑。出乎意料的“輕判”令人們議論紛紛……

妻子出軌丈夫同事,為瞭孩子一再忍讓

2021年4月,河北省海興縣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顧曉峰故意殺人案。早在2020年11月,原告趙海光指控顧曉峰涉嫌故意殺人罪,向海興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公訴機關指控:2020年6月14日,被告人顧曉峰得知吳娟與趙海光正在海興縣一高架橋下轎車內發生不正當男女關系,遂攜刀具趕到,捅傷趙海光、吳娟。後顧曉峰停止捅刺,主動撥打瞭120和110。

法庭上,顧曉峰如實供述瞭自己的犯罪起因,那是一段令他不堪回首的往事……

80後顧曉峰是海興人,在建築企業工作。2012年,他與吳娟結婚生子。顧曉峰收入不錯,但日子久瞭,吳娟覺得他缺乏情趣,經常對他橫挑鼻子豎挑眼。

2017年,顧曉峰被派往外地做工程,兩個月後回到傢裡,妻子對他愛答不理,用手機時總是避開他。直覺告訴他妻子“有事”。顧曉峰委婉地詢問妻子,吳娟矢口否認,但他還是從她的神情中發現瞭端倪,他勸說妻子:“你都是當媽的人瞭,做事要對得起孩子,要是有什麼,希望你懸崖勒馬。”吳娟卻反唇相譏:“你關心過我嗎?我需要什麼你懂嗎?”顧曉峰說:“那我以後盡量多關心你,你也要改變自己。”

為瞭穩固夫妻關系,顧曉峰為吳娟買瞭輛轎車。其實顧曉峰更需要開小車,但他說:“這是為你買的專車,我騎電動車就行。”他想,哪怕自己苦點,隻要妻子安心守住這個傢,一切都是值得的。

顧曉峰再次發現妻子的異樣是在2019年8月,他從妻子微信上發現她與別的男人的曖昧聊天信息,吳娟再次否認,並刪除聊天記錄。夫妻倆大吵一架,吳娟以離傢出走相威脅。顧曉峰隻得與妻子和解,但他鬱悶無比,一心想找出那個給他戴綠帽的人。

2019年9月,顧曉峰網購瞭帶錄音的GPS定位器,悄悄安裝在轎車方向盤下。10月的一天中午,顧曉峰讓妻子開車一起去給舅舅慶生,吳娟說她要去車站接妹妹。然而直到開席也沒等到吳娟趕來,且其手機關機。顧曉峰起疑,打開GPS聽瞭一段錄音,竟聽到妻子和一男子在調情。顧曉峰氣得血往頭上湧,但面對滿堂親友,他忍瞭。下午,吳娟才匆匆趕來。回到傢後,顧曉峰仔細回聽錄音,發現那個男子竟是自己的同事趙海光!

趙海光40多歲,顧曉峰曾蹭他的車上下班,還請他吃飯作為回報,對他非常熟悉,特別是他的口音。沒想到,此人竟勾搭上自己的老婆!

顧曉峰當即質問妻子中午幹啥去瞭,吳娟不理,還把他往外推。顧曉峰忍無可忍,揮拳向吳娟打去。

法庭上,顧曉峰帶著激憤陳述事實,作為受害者的吳娟哭著說:“我結婚的時候就說過,不能打我。那次我就不想跟顧曉峰過瞭,想離婚。我是有錯在先,但他對我一點也不體貼……”

顧曉峰憤怒地回懟妻子:“那次你答應我再不跟趙海光在一起瞭,可你後來做到瞭嗎?你騙我!”

法官要求顧曉峰停止爭吵,繼續陳述事實。顧曉峰說,此事驚動瞭雙方父母,顧曉峰向四位老人說出妻子出軌的事實。嶽父為瞭替女兒吳娟出氣,打瞭顧曉峰兩下。最終,在四位老人的勸說下,吳娟答應不離婚,並保證與趙海光斷聯。

顧曉峰電話警告趙海光,不得再與吳娟聯系,更不能有那種事。趙海光話裡有話地說:“管好自己的老婆,別讓她聯系我就行。”聽到這話,顧曉峰氣極瞭,但想到孩子和這個傢,他還是隱忍下來。

捉奸現場倍受挑釁,忍無可忍手刃情敵

2020年5月,顧曉峰發現妻子經常躲著他玩手機,有時開車出去一整天,回來時神情異樣。顧曉峰盤問妻子,答復卻是“你管不著”。顧曉峰心裡堵得慌,感覺妻子仍在出軌,他決定“捉奸捉雙”。

6月13日,顧曉峰將閑置的小米手機開啟瞭定位,設置成自動接聽靜音模式,悄悄放進轎車後備廂。

6月14日上午,顧曉峰打開手機,查到小米手機定位在一座高架橋附近,離傢較遠。他急忙趕回傢,見隻有孩子在傢。他讓孩子去奶奶傢,然後在傢等待,但吳娟始終沒回傢。顧曉峰撥打小米手機,自動接通後,聽到瞭令他無比屈辱的聲音——在車上發生完一次性關系的吳娟和趙海光正交談著,準備進行第二次茍合,言語不堪入耳!

顧曉峰氣得血脈僨張,從傢裡攜帶瞭一把黑柄刀、一把水果刀,沖出門騎電動車趕往手機定位地,看到自傢轎車停在高架橋下,後座兩車門敞開著。他停好電動車,打開手機相機,邊接近小車邊錄視頻。當他走到轎車副駕室時,果然看到吳娟和趙海光此時已坐在後座上,衣衫不整,都沒穿鞋。顧曉峰非常氣憤:“錄個視頻當證據吧。”哪知趙海光神情傲慢,竟不以為然地說:“錄吧,錄吧!”正眼也不瞧一下他。

講到這裡,顧曉峰的情緒激動起來:這對“奸夫淫婦”對自己前來捉奸竟然置若罔聞!尤其趙海光,仍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讓他感受到瞭極大的侮辱,也徹底點燃瞭他的復仇之火。顧曉峰平復瞭一下自己的心情,繼續供述慘案發生的經過——

熱血湧上腦門的顧曉峰對著趙海光的頭猛擊幾拳,趙海光也回擊瞭幾下,從車上下來,還是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顧曉峰此時已失去理智,掏出黑柄刀捅向趙海光。趙海光起身就跑,顧曉峰追上他,再次拿刀捅。趙海光用腳踹他,顧曉峰用刀紮瞭他的腿幾下,趙海光抓起磚頭砸向顧曉峰,爬起來跑向轎車。吳娟把車倒瞭出來,她下車攔住顧曉峰,顧曉峰一刀捅向吳娟左腹。聽到妻子的慘叫聲,顧曉峰一下就心軟瞭。

渾身是血的趙海光坐到瞭轎車後座,輕聲呻吟著。吳娟對顧曉峰說:“你把刀放下,別鬧瞭,人要是死瞭,你得坐牢,孩子咋辦?”聽到她說起孩子,顧曉峰徹底清醒過來,把刀扔到地上。

法院輕判出人意料,人人都有尊嚴底線

庭審仍在進行,顧曉峰繼續供述。他的以下供述,也得到瞭證人——海興縣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及派出所民警的證言證實。

當時,受傷後的吳娟打開車門,顧曉峰拉開她,說自己駕車送他倆去醫院。身負重傷的吳娟竟說:“你上後座扶著趙海光,我來開車。”不由分說坐到駕駛位啟動轎車。恢復理智的顧曉峰果真坐進後排,扶著東倒西歪的趙海光,並不停呼喚他,不讓他睡著,同時撥打120急救電話,請求救護車趕快來接應。

轎車行駛途中,120救護車駛來,顧曉峰連忙下車攔住救護車。醫護人員想把趙海光轉移到救護車上,但吳娟認為趙海光傷勢較重,不宜挪動,醫生同意瞭。顧曉峰讓吳娟上救護車,他來開車,吳娟不肯,繼續堅持自己開車,載著趙海光跟在救護車後。

一行人到瞭海興縣人民醫院,趙海光和吳娟被推進急救室。顧曉峰主動撥打110報警電話自首。

派出所三名民警來到醫院瞭解情況,隨後將顧曉峰帶走,顧曉峰向警方如實供述瞭自己的罪行。6月29日,海興縣公安局對顧曉峰執行拘留。11月23日,海興縣人民檢察院以原告趙海光指控被告人涉嫌故意殺人罪,向海興縣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法庭上,顧曉峰陳述完畢。法官詢問吳娟和趙海光的訴訟代理人,被告陳述是否屬實,對方均無異議。

公訴人陳述瞭受害人的法醫鑒定書,趙海光和吳娟的傷情均達到重傷二級,這意味著他們的日常生活需人幫助,不能工作,社會交往極度困難。之後,公訴人宣讀瞭一份顧曉峰夫婦居住地村民出具的從輕處罰申請書,請求有關部門對顧曉峰從輕處罰。

吳娟流著淚說,自己的不當行為竟導致瞭如此嚴重的後果,她備受良心譴責,並在案件偵查階段主動出具瞭諒解書,希望法院對顧曉峰從輕處罰。

原告趙海光的訴訟代理人表示,被告人並未取得原告趙海光的諒解,同時提起被告人犯故意殺人罪的刑事訴訟,附帶近40萬元的民事賠償訴訟。

顧曉峰當庭表示認罪認罰,並在案發後委托親屬,及時向法院賬戶給趙海光支付瞭10萬元賠償款。

隨後,顧曉峰的辯護律師為其進行瞭辯護。律師認為,被告人在量刑上具有諸多應當減輕,可以從輕,酌定從輕的情節,依法可從輕處罰。

最終,海興縣人民法院認為:顧曉峰持刀故意剝奪他人生命,致二人重傷二級,應當以故意殺人罪追究其刑事責任。顧曉峰認罪認罰,在犯罪過程中自動放棄犯罪,並有效防止犯罪結果發生,且主動自首,可從輕或減輕處罰。法官當庭宣判:顧曉峰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附帶賠償趙海光各項損失9萬餘元。

判決結果在群眾中引起議論。很多人看來,犯故意殺人罪且造成兩人重傷,刑期僅三年半,是否太輕?海興縣人民法院審判長和審判員做出解答——

被害人趙海光有完整傢庭卻與吳娟長期保持婚外性關系,其行為破壞瞭雙方的傢庭關系,違背社會公序良俗。在捉奸現場,被害人應具有同理心和負罪感,避免激怒顧曉峰,然而他們毫無愧意,采取放任和蔑視態度公然挑戰被告的感情和人格尊嚴底線,給顧曉峰造成極嚴重的心理傷害,致其極度義憤,瘋狂報復。

趙海光從本案發生到最後的結果都負有重大過錯,應對其經濟損失承擔相應民事責任,其請求顧曉峰賠償殘疾賠償金、精神損害撫慰金近40萬元,於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

被告人顧曉峰,案發時主動放棄犯罪並有效防止犯罪結果發生,案發後及時撥打120,積極對被害人實施救助,撥打110主動投案並如實供述罪行,自願認罪認罰,屬犯罪中止;被害人吳娟對顧曉峰予以諒解;顧曉峰積極支付10萬元賠款;村委會及村民代表出具的從輕處罰被告人的申請書和請願書等因素,均可酌情對其從輕處罰。其犯罪起因是妻子出軌被抓現行,犯罪動機是處於極度氣憤,犯罪情節為一般情節,犯罪對象特定,犯罪後果較輕,認罪認罰態度較好,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並不嚴重。

綜上,法院認為被告人的主觀惡性較小,被害人趙海光的過錯程度較嚴重。法院本著懲罰和教育相結合的原則,對顧曉峰判處三年六個月刑期,是合理合法的,這對於社會上肆無忌憚、違背社會公序良俗、公然破壞傢庭而不思悔改的人士,具有警示意義。

(因涉及隱私,文中人物做瞭化名處理。)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