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寒門冠軍諶利軍的十年:爸媽是最溫暖的人間

東京奧運會賽場上,男子舉重67公斤級決賽,中國選手諶利軍逆轉奪得金牌!賽場瞬間傳來聲聲吶喊:“贏啦!”“諶利軍是冠軍!”遠在湖南省益陽市安化縣楊林鄉,前來為諶利軍加油助威的父老鄉親擠滿瞭客廳,諶利軍的母親諶友珍激動得淚流滿面,這一刻,她和兒子都等得太久瞭。

諶利軍10歲進湖南省益陽市體校,兩年後父親吉雙喜得瞭腦瘤,臨終前將他托付給朋友、諶利軍的啟蒙教練蔣益龍。親情在前,師情殿後,“國責傢任”,好男兒一路負重前行,終於雄起!

父親病中托付教練:這個少年負重成長

2004年,吉雙喜腦袋裡面長瞭一個腫瘤,不久又患上糖尿病,四處借錢治療無果。

諶利軍的啟蒙教練蔣益龍教練上門看望,隻有幾個從地裡現拔的小菜,兩人以茶代酒,吃瞭兩個多小時。兩個男人最放心不下的都是諶利軍……

1993年2月,諶利軍出生在湖南省益陽市安化縣楊林鄉。小時候,諶利軍愛下河摸蝦上樹抓鳥。村裡附近有一條小溪,諶利軍經常全身泡在水裡,隻露出個小腦袋。諶友珍找到兒子好一頓責備,吉雙喜總是護著他,說:“細伢子調皮,要跟他多講道理嘛。”

吉雙喜是上門女婿,常和人一起跑貨運。一天,益陽體校蔣益龍教練來到他傢,看見諶利軍打著赤腳,說:“你跳一下給我看看。”諶利軍做瞭一個立定跳遠,跳瞭兩米多!蔣益龍眼睛一亮,這個個子並不高的男娃,爆發力還真不賴!

蔣益龍讓諶利軍做俯臥撐,他立馬雙手撐地,一口氣做瞭50多個。蔣益龍坐不住瞭,對吉雙喜說:“這樣的運動天賦真是少見,是個好苗子!”他一心要帶諶利軍去體校學習。

諶友珍卻不樂意瞭:“學舉重有什麼出息?還把人壓得矮矮的長不高,將來連女朋友都找不到。”蔣益龍好說歹說,諶友珍總算被說服。可到瞭要開學時,卻不見諶利軍來報名。

2002年8月28日,蔣益龍又一次來到楊林鄉,在花生地裡見到諶利軍和諶友珍。諶友珍對蔣益龍說:“去體校學費貴。”蔣益龍抓著孩子不撒手:“你要是同意,就幫細伢子清理幾件換洗衣服,明天去益陽體校報名。學費,有錢你就交,沒錢我不催你。”

10歲的諶利軍箍著蔣教練的腿,一雙眼睛放光:“教練,您帶我走吧。”諶友珍沒理由阻攔瞭。

諶利軍到益陽上體校後,野性子收斂瞭。蔣益龍對他說:“我跟你父親是好朋友,我拿你當兒子一樣看待,有什麼事情你和我說,不要見外。”

小利軍一旦上瞭正軌,就體現出他的堅韌性格,每天訓練任務一絲不茍地完成。同班的孩子訓練偷懶,翻墻出去上網玩耍,隻有他不需要老師敦促,自覺完成每天的訓練量,成瞭最聽話的學生。

哪知兩年後,吉雙喜得瞭腦瘤,又有糖尿病。2006年,吉雙喜完全喪失瞭勞動能力……

吉雙喜知道自己餘日無多。說到正在體校學習的14歲兒子,他紅瞭眼眶。蔣益龍也一陣唏噓。最後,吉雙喜清瞭清嗓子,鄭重地對蔣益龍說:“假若我哪天不行瞭,兩腳一蹬走瞭,你就是他的伢老子(父親的意思),該罵就罵,該打莫要手軟。”

蔣益龍端起茶水一仰脖子,拍著胸脯說:“兄弟,我今天喝瞭你這杯茶,你隻管放心。”

諶利軍除瞭學費,一個月還要幾百元生活費,諶友珍支撐不住瞭,她又開始動搖。

蔣益龍知道後租瞭一輛拖拉機趕到楊林鄉,見到諶友珍,他放軟瞭口氣說:“你要一個10多歲的孩子回來,他又能賺多少錢?”諶友珍沉默不語。

蔣益龍接著說:“我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利軍是個好苗子,不說是為國傢培養人才吧,他將來有出息瞭,比什麼都強。還是那句話,利軍以後的學費,有錢你就交,沒錢我先墊上。”

病重的吉雙喜,聽到蔣益龍的話特別動容:“蔣教練,利軍這細伢子我就托付給你瞭。”蔣益龍說:“你放心,這伢子我會當我的兒子一樣。”

這一波三折的經歷,也讓諶利軍暗自下定決心,不要辜負瞭父親和教練。

蔣益龍常把諶利軍帶到傢裡吃飯。諶利軍交不上學費,他總是掏錢代繳。訓練期間,諶利軍非常刻苦,從不喊一聲苦和累,作業也認真按時完成。父親生病仿佛使他猛然醒悟,他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他手上、身上承受著比別人更多的重量。

“國責傢任”男兒承擔!告慰天國裡的父親

為瞭撐起這個傢,經人介紹,諶友珍來到傢附近的磚瓦廠做工。每天,她第一個上工,計量比一個男人還要幹得多。

由於磚瓦廠的原料是石灰和沙,諶友珍的皮膚接觸久瞭以後,開始皸裂,鮮紅的肉露出來,裂口流出黃水,又痛又癢。上工時,她手裡貼滿膠佈。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她疲倦至極,眼皮都睜不開,而皮膚卻癢得她心裡像有小貓在撓。半夢半醒中,她腿部皮膚被抓出一條條血印。後來,諶友珍的一個親戚來她傢,看到她腿上被抓得稀爛,問明原因後,介紹她到長沙一傢單位給人傢做飯。諶友珍利用空餘時間又找瞭幾份臨時工。

吉雙喜也是一個鐵漢子,他將困難咽進肚裡,從不向朋友提起。在兒子面前,他從不提自己身體的不適,一心想讓兒子在體校好好練習。

2006年9月,在湖南省十運會上,諶利軍力拼金牌失利,回傢休息十天。蔣益龍趕到諶傢,對諶友珍夫婦說:“一次失敗,不代表利軍沒有前途,他實力很不錯,假以時日,一定會取得很好的成績。”接著,蔣教練表示一定要想盡各種辦法,提高諶利軍的成績,送他去省體校。連續幾個小時反復做工作,諶友珍態度始終搖擺不定。而吉雙喜信任蔣教練,相信兒子將來能取得傲人的成績。

蔣益龍臨走時,夫妻倆從鄰居和親友那裡湊瞭800元錢交給他。蔣教練說:“費用的事情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這細伢子,我會負責到底!”

回到體校,諶利軍比之前更加努力訓練,成績明顯提高。2006年11月,蔣益龍向省體校力薦諶利軍,把他的優劣分析得清清楚楚。就這樣,蔣益龍親自把諶利軍送進瞭省隊。

在省體校訓練期間,諶友珍省吃儉用來看兒子,每次帶一些便宜的水果和辣豆腐幹等,諶利軍每次都吃得很開心。諶友珍坐在一邊,愛憐地看著兒子,問:“訓練累不?”“不累。”“飯吃得飽不?”“吃得好呢,媽媽您放心。”等到兒子訓練瞭,她悄悄地從窗戶朝裡面看著。

2010年,諶利軍獲得世界青年錦標賽冠軍,諶友珍喜極而泣,她告訴兒子:“不能驕傲,要繼續努力,傢裡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一切由媽媽扛著。”生病的吉雙喜也很開心,一下子精神瞭很多。

蔣益龍打來電話給吉雙喜祝賀。原本這次比賽,他是準備邀請諶友珍夫妻倆到現場觀看的,因為想節約開支,吉雙喜最終沒有看到兒子比賽,諶友珍後來說這是一輩子的遺憾。

2012年6月,吉雙喜腳趾潰爛,整個腳掌腫脹得連最大的鞋碼都不能穿,他每天隻能打著赤腳。沒過兩個月,吉雙喜病情越發嚴重,終於結束苦痛,離開瞭人世。

諶利軍得到不幸的消息後,教練陪他一起趕回傢。剛進村口,就聽見鞭炮“噼裡啪啪”地響著。一進門,諶利軍內心仿佛被尖利的刀刃生生剜空瞭一塊:母親頭發凌亂,雙眼浮腫,臉色蠟黃,雙手在父親的棺木上胡亂抓著,喉嚨發出嘶啞的聲音。

看見兒子走進傢門,諶友珍一把抱住兒子,頭伏在兒子的肩膀上,嘴裡含混不清地嚎啕著。

諶利軍內心被濃濃的悲傷籠罩著,雙膝跪在吉雙喜的靈堂前。看著父親的遺像,父親的眼神盯著他,仿佛有萬語千言要和他說,又仿佛有千萬個不放心。諶利軍眼淚忽然間噴湧而出,他很想再跟父親說說話,這麼多年他鮮少在傢,和父親交流甚少,現在他好想坐下來,和父親好好聊聊天,告訴他訓練的辛苦,告訴他累的時候,一度很想放棄;告訴他,比賽拼的是硬實力;告訴他,自己現在明白舉重這個運動項目的真正涵義。可是父親,再也不會回答他瞭,他再也沒有機會親口喊一聲“爸爸”瞭……

安葬瞭父親後,諶利軍留在傢裡陪伴母親。夜半時分,氣溫漸漸清冷,諶友珍哭累瞭。母親太苦瞭,自從父親生病,傢裡傢外生活的重擔都壓在她身上,一個女人活生生地活成瞭一個鋼鐵硬漢!在傢一周時間,諶利軍目睹母親額上生出的白發,母親那蹣跚的腳步,她浮腫的雙眼和眉宇間難掩的悲傷,都讓他十分心痛。一連幾天,他明明很餓,卻吃不下幾口東西,他強忍悲痛硬撐著。他暗暗發誓,必須好好訓練,取得更好的成績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

諶利軍離傢那天,蔣益龍趕過來送他,語重心長地對他說:“你是男子漢瞭,這個傢的重擔就落到你肩上,現在你肩膀上有兩重任務:國責傢任!”蔣教練叮囑他有什麼事情及時聯系。蔣教練默默地關註諶利軍的動態,不時和他交流,給他鼓勵。

十年磨一劍後奪冠:爸媽是最溫暖的人間

父親去世後,諶利軍訓練更加刻苦瞭。2013年,諶利軍加入解放軍舉重隊。這年9月7日,第十二屆全運會在沈陽舉行。當時諶利軍並不被看好,他的內心很失落,情緒也很低迷。蔣益龍得知他要去參賽,向單位請假,領導說假可以給,來回差旅費得他自己掏。蔣益龍馬上收拾行李出發去沈陽。他想親自到現場給情同父子的愛徒加油鼓勁。

那天,蔣益龍就站在賽臺不遠處,朝諶利軍點頭致意:“你一定能行!我相信你!”諶利軍臨到比賽的那一刻,眼神和蔣教練對視一瞬,蔣教練朝他緊握拳頭。看到蔣教練鼓勵的眼神,諶利軍拋開所有的雜念,一舉拿下瞭62公斤級舉重金牌。走下頒獎臺,蔣益龍高興得一把將諶利軍抱瞭起來。

同年10月22日,在世界舉重錦標賽上,諶利軍一舉獲得62公斤級總成績冠軍。2015年,他又拿下瞭世界舉重錦標賽冠軍。這些獎牌,諶利軍回傢時交給母親保管。每次回來,他都要在父親的墳頭灑上一杯酒,磕三個響頭。有時靜靜地坐一會,有時在心裡默默和父親聊會天,說兒子終於沒有辜負他的信任和期望!與此同時,諶利軍也要去看望情同父子的恩師蔣益龍,蔣教練自是和他促膝談心。

2016年8月,諶利軍赴巴西裡約熱內盧參加第31屆奧運會。原本62公斤級的舉重項目,他有很大把握拿到金牌。然而由於多種原因,他肌肉抽筋,試舉失敗,第二次仍然失敗。

那一次,老傢也有很多人聚集在他傢。看到兒子痛苦地跛著腳下臺,諶友珍痛哭失聲。

諶利軍苦練十幾年,等來的卻是遺憾、失望和無助。跟母親打電話時,他聲音很小,充滿瞭愧疚。

回國後,諶利軍的訓練一直不在狀態。他在想,如果父親活著,會對他說什麼呢?會不會責備他?

蔣益龍為愛徒惋惜的同時,打電話告訴他:“你一定要找出自己的原因,加以改正。如果不敢正視自己的失敗,就永遠沒有下一次機會瞭!”恩師的話如醍醐灌頂,諶利軍覺得任何理由都不要找,隻有更加刻苦地訓練,等待下次機會的到來!

2020年在全國舉重錦標賽上,諶利軍手臂受瞭重傷,還住院縫瞭針。諶友珍聽兒子同學說瞭這個情況後,慌慌張張地打電話詢問,諶利軍卻輕描淡寫地對她說:“恢復好瞭,又可以訓練瞭。”

“兒子,你受傷這麼大的事情都不告訴媽媽,媽媽都快嚇死瞭。下次有事一定要告訴我!你以後訓練一定要註意一點啊!”諶利軍隻說自己很好,不用擔心。後來兒子回傢,諶友珍捧著兒子縫針後留下疤痕的手臂看瞭又看,心疼得掉淚。

2021年4月19日,在亞洲舉重錦標賽上,諶利軍拿下男子67公斤級冠軍。

有一次,諶利軍外出,給諶友珍帶回來一塊“梅花”手表。“這手表怕是要兩千吧?”“媽媽您猜的差不多啊。”諶友珍差點暈倒。過瞭幾天,她拿著手表去問村支書,村支書告訴她這塊手表要值五六千。還有一次,諶利軍買回一雙600多塊錢的新皮鞋,諶友珍又是心疼瞭半天。

在去東京參加奧運會之前,諶利軍給蔣益龍打電話,蔣教練讓他什麼都不要想,做好每一步!

諶利軍心裡憋著一口氣。

2021年7月25日晚,在男子67公斤級舉重決賽中,諶利軍連續兩把失利,落後對手6公斤。挺舉中,諶利軍又落後對手11公斤。他殊死一搏,直接加重12公斤,終於取得瞭最後的勝利!

“贏啦!諶利軍是冠軍!”教練沖上去和他擁抱在一起。國歌奏響,鮮艷的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的那一刻,諶利軍眼眶濕潤。

在老傢的諶友珍淚水肆意流淌著,她盡情釋放著自己這麼多年來的負重和對兒子的擔心。站在丈夫的遺像前,她默默地說:“我最大的遺憾是沒帶你去看兒子比賽!告訴你個好消息,今天兒子終於拿到奧運金牌瞭,你可以放心瞭。”

在電視機前,蔣益龍目睹瞭愛徒驚險奪冠的一幕,猛地灌瞭一大口酒:“老朋友,你可以放心瞭!”

諶利軍打電話回來時,諶友珍激動地說:“兒子,你金牌拿回來那天,我要戴兩個小時。”

編輯/胡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