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真的力量:“跑偏”老媽逼出最美上海小姐

2021年6月1日,備受關註的上海小姐桂冠,落在影視新秀李子甜的頭上。李子甜參演過《大唐玄甲》《穆桂英掛帥破天門》等十餘部電影,業內反響不俗。

頒獎臺上,李子甜身披綬帶,頭戴皇冠,手捧獎杯,笑起來光芒萬丈。臺下,望著冠軍女兒的媽媽,流下瞭激動的眼淚。但其實,這位成為媽媽驕傲的女兒,卻一度與媽媽“水火不容”。

秀才遇到兵:沒見過這麼跑偏的父母

2021年6月19日,在浙江橫店參加完電影《紅孩兒》殺青儀式,飛回上海才兩天的李子甜,“無奈”地發瞭一條朋友圈:“服瞭我媽,非要當群演,還拖著我一起。那就陪著她逃個難吧……”照片上,李子甜和媽媽一身難民扮相,化得黑黃的臉上露出兩口白牙,對著鏡頭幸福自拍。

一年來,李子甜但凡有空閑,不是陪媽媽一起群演,就是在片場給做群演的媽媽撐傘。劇組工作人員戲稱:“誰也沒有子甜媽媽的腕兒大,群演雇正牌兒演員當助理!”

李子甜出生在上海市,籍貫安徽,父母是生意人。李子甜從小學習十分出挑,成績在全區名列前茅。考個好大學,一直是她的夢想。然而,這個夢想卻在初三那年被強勢剝奪瞭。

因為戶籍原因,李子甜沒辦法在上海考高中。無奈之下,李子甜提出回安徽老傢上學。

李子甜萬萬沒想到,媽媽居然否決瞭:“那就不要考大學瞭,在上海讀個藝校吧!”李子甜被震傻瞭眼:“媽!你瘋瞭嗎?你讓我去讀藝校?”

媽媽淡定地反問她:“讀藝校怎麼啦?以後當演員也蠻好的,你讀藝校未必比大學沒前途!”

李子甜覺得媽媽不可理喻,轉而向爸爸求救。沒想到爸爸也說:“離開我和你媽的看管,你肯定會早戀!這事兒沒商量,我不會讓你離開上海的!”

李子甜氣得直跺腳,扔下一句“沒見過你們這麼跑偏的父母”後,憤然進瞭屋,跟爸媽冷戰起來。

媽媽卻不以為然。李子甜每天放學回傢,媽媽都在看娛樂節目,還裝作漫不經心地說:“看看人傢明星,生活多精彩啊,當個演員有什麼不好?”

這真是秀才遇到兵!胳膊總歸擰不過大腿,李子甜隻好妥協。可她也犯瞭犟,就不想順瞭媽媽的意考藝校。當演員,從來沒出現在她的人生理想中。

李子甜翻遍招生手冊,發現上海航空職業學院是中職院校裡分數最高的,於是決定就報那裡。李母還想再勸,李父攔住瞭她:“女兒已經退讓瞭,你就別步步相逼瞭。”李母隻能安慰自己:“也行吧,當空姐也挺光鮮,女孩子能保持一個好儀態。李若彤也是空姐出身的演員,挺好挺好。”

暑假裡,李子甜的好幾個同學在工廠裡做起瞭兼職,她也想去,卻受瞭傢裡的阻攔。李子甜氣哭瞭:“你們什麼都攔著我,耽誤我事兒!我在這個傢一點兒自由也沒有!”媽媽靈機一動:“媽媽是想你做一些有意義的兼職,天天在廠裡弄包裝能學到什麼?不就是兼職嗎?別哭瞭!我給你找!”當晚,李母就讓李父托關系聯系瞭一個群演頭子。第二天,李父驅車好幾十公裡,將李子甜送進瞭上海周邊的一個劇組。

李子甜幹瞭一天才知道,群眾演員一天80塊錢工資,還不夠爸爸的油錢。她不幹瞭:“哪有這樣幹兼職的,不賺錢還賠錢?”李母卻說:“你收獲的經驗不能用錢來衡量。能當個演員是多麼光彩的事兒啊!不是人人都有機會體驗的,你怎麼好賴不分?”李子甜氣得牙根都癢癢,心想媽媽怎麼就這麼虛榮!李母見女兒憤憤然,使出瞭激將法:“有本事,你把這份工作做好,證明你幹啥都行,我就給你換工作!”

李子甜信以為真,把群演的工作當主演對待,幹得十分認真。高挑靚麗的李子甜很快在一眾群演中脫穎而出。導演說她的鏡頭感非常好,常選中她做上鏡群演,雖然沒臺詞,卻可以在影視劇裡露臉。李母十分高興,一直說:“我就知道我女兒是個做演員的料!你可一定要好好演!說不定將來能成明星!”

李子甜表面十分不屑,實際上卻在拍戲中漸漸找到瞭樂趣,感受到演戲也是一門不小的學問。她不再跟媽媽提換兼職的事兒,在劇組待瞭一整個假期,結下瞭她與電影最初的緣分。

被逼回劇組:當年老媽有個演員夢

李子甜最放不下的還是她的學業。李子甜進瞭航校,她很快發現,在外界眼裡,讀中專的都是成績不好的學生,這讓她非常委屈。她暗暗發誓,不管繞多大的彎,也要把學歷補上去。因此,讀航校那幾年,任媽媽再怎麼鼓動,她都沒有放下學習去演戲。

2015年,李子甜參加校招進瞭吉祥航空實習。鄰居問起子甜,李母都會驕傲地答上一句:“我閨女在吉祥航空!”

背著光鮮的標簽,其實李子甜是在商務部接電話處理客戶投訴。投訴人常常將怒火發在她身上。一次,一個因特價機票不能全額退款的客戶在電話裡怒斥她:“我都沒坐飛機,憑什麼不能全額退票?你還沒陪唱小姐有職業操守!”這可氣壞瞭李子甜,她紅著眼說完感謝來電,掛瞭電話趴在工位上哭瞭。

受不瞭這種侮辱的李子甜偷偷辭職瞭,轉行做瞭展會禮儀。沒過多久,媽媽發現瞭端倪,炸瞭鍋:“你是瘋瞭嗎?有大公司不做,去社會上跑兼職?這麼不穩定的工作,你將來找對象都難,更別提當演員瞭!再說我還一直說你是空姐,現在怎麼解釋?”

李子甜嚷道:“我一個月賺2萬呢!這還不讓你驕傲?”媽媽卻說:“小小年紀,不要總是錢錢錢!你應該考慮的是前途!”李母將她關瞭起來。

這時,李子甜曾在為影視訊息會做禮儀時遇到的一個姐姐向她拋出橄欖枝,邀請她去影視公司做制片人助理。李母得知這個消息,激動得跳起來:“我就說你是吃演員這碗飯的。你看看,影視公司找上門來瞭吧!趕緊答應,明天就去報到。”

李子甜皺著眉頭,沒好氣地說:“你能不能別一聽見電影就恨不得倒貼啊?我是去做幕後,又不是當演員,你這麼興奮幹什麼?”

李母卻說:“你隻要進瞭影視公司,那幕後幕前都有機會體驗的呀,心想事必成,你懂不懂啊?”

想著可以走出傢門換個心情,李子甜接受瞭。當時她還有個更大的私心,想著制片人助理工作不至於太忙,她可以有時間學習,參加成人自考。就這樣,18歲的李子甜重新回到瞭劇組。

這一次,李子甜不再是一個群演,隻能窺見電影的一角。後來她又做上瞭執行制片人,統籌整個片子的前端策劃、中期籌備、拍攝跟進與後期制作。這讓她更加宏觀地體會到電影作為一門綜合藝術,每一秒的精彩,都離不開全線人員的通力協作。她開始明白,電影不僅是表面的光鮮,演員更不是長得漂亮就夠瞭。這門學問,跟她割舍不下的學業一樣,需要耐心,需要付出,需要琢磨。

偶爾,李子甜也會在劇組裡客串一兩個角色,她愛上瞭劇組生活,並在這裡獲得瞭成長。

2018年,李子甜在電影《燕赤霞獵妖傳》劇組做執行制片人時,李母去探班。李母走進劇組時,滿臉掛著笑,看什麼都興奮。而且,她還在劇組裡遇見瞭偶像李子雄老師。李老師非常熱情地跟她講話,送她水果,李母樂得合不攏嘴,讓李子甜為她和偶像合瞭影。李母反復說:“演戲真好啊,你看李老師一點架子也沒有!你小時候,我們一傢人就守在電視機前看他的《英雄本色》,沒想到有機會見到真人,媽媽太幸福瞭。當個演員,一會兒做大俠一會兒做乞丐,人生可真豐富啊!”李子甜笑著問她:“媽,你是不是自己想當演員,所以才拼命把我往劇組送?”

李母的臉一下就紅瞭。一番聊天後,李子甜才得知,媽媽結婚以前曾參加過一些舞臺演出,那時候她非常想走演戲這條路,但受限於傢裡的條件和上一輩的視野,錯失瞭機會,這成瞭她一輩子的遺憾。談到這裡,李母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我是不是有點自私?將自己的夢想壓在瞭你身上。”

李子甜眼圈一紅,一時不知如何回應媽媽。良久,她傾身擁抱瞭媽媽,在她耳邊說:“媽,我早就不怪你瞭,因為我也愛上瞭電影。”從那時起,李子甜在心裡想,一定要想辦法幫媽媽補上遺憾。

天真的力量:同上片場各種拉風

2020年春節,疫情突發,劇組紛紛停工。李子甜難得宅在傢裡。彼時,她已經大專畢業並考上瞭上海交大的成人本科。李子甜堵在心裡的那個結徹底打開,她錯失的學業總算追上瞭。她跟媽媽一起煲劇,一起討論角色,有時候興致來瞭,娘倆還把電視劇橋段拿出來演對手戲,請李父做評委,點評演技。這種日常讓李子甜傢的“封閉”生活充滿瞭樂趣。

2020年8月,劇組復工瞭,一位認識的導演邀請李子甜演個港片角色。李母激動地說:“我年輕時最喜歡港片瞭!想不到我女兒就要演TVB的戲啦!”

李子甜在劇組與鐘漢良、吳鎮宇、吳孟達、胡杏兒等多位兒時偶像搭戲,大過戲癮。而她在傢裡與媽媽套招兒,不斷打磨的演技,也受到瞭演職人員的一致好評。李子甜的演員之路從此一發不可收拾,接連拍瞭十多部戲。

成為一名真正的演員之後,李子甜一刻也沒有忘記媽媽的夢想。她隨時都在觀察群演情況,就等著查漏補缺的機會讓媽媽頂上,給她個大驚喜。

終於,2020年12月,在橫店拍《詠春鐵娘子》時,劇組裡缺一位中年婦女群演。李子甜立即向導演推薦瞭自己的媽媽。媽媽在爸爸的陪同下,興沖沖從上海驅車趕來。李母見面就和閨女說:“我心都跳到嗓子眼瞭!”李子甜笑著安撫她:“別激動,更別害怕,就拿出在傢裡和我對戲的狀態演!”

李子甜給媽媽化妝,幫她換服裝。看著媽媽走進鏡頭裡的那一刻,李子甜落淚瞭。她知道,為瞭這一刻,媽媽等瞭近三十年……

然而,片子剪出來,李母連個臉都沒露。李母卻一點兒也不遺憾,自告奮勇地向導演自薦:“以後缺群演,一定要第一個想著我啊!保證隨傳隨到!”

就這樣,李子甜片約不斷,媽媽的龍套也不斷,她們都成瞭劇組的忙人。而李子甜給群演媽媽做跟班,為她遞水、撐傘也成瞭劇組裡的佳話。

2021年5月,李子甜和媽媽在電視上看到瞭上海小姐選拔賽的通知。李母又心動瞭,她一拍大腿:“閨女,報名啊!”李子甜嚇瞭一跳:“媽?你要報名?那上海小姐都是模特啊!你才一米五呢!”

李母哈哈大笑,打趣道:“你個熊孩子!真以為你媽想紅想瘋瞭是吧?我是讓你報名。”李子甜一聽,趕緊拒絕:“我可不行。我也沒參加過訓練啊,去瞭也是炮灰。”李母卻鼓勵她:“年輕人,不要縮手縮腳、怕這怕那的。你以前還不會演戲呢,現在不也挺好的?再說瞭,當演員閱歷夠瞭,才能詮釋好每個角色。你怎麼知道以後沒機會出演上海小姐甚至世界小姐呢?我年輕的時候,那是沒機會,要是給我這機會,我非去參選港姐不可!”李母說這話時,眼睛都在放光。

李子甜笑道:“媽,你是生錯瞭時代,是被耽誤的影後啊!”笑鬧中,李子甜接受瞭媽媽的提議。

李子甜和媽媽一起查資料,做功課,瞭解上海小姐的歷史,分析歷屆冠軍的優勢。為瞭更好地把握和展示上海小姐的韻味,她們還跑去影樓,一起拍瞭幾套老上海風格的寫真。

母女倆穿上旗袍,卷起頭發,一顰一笑都拿捏得十分到位,頗有老上海的范兒。李子甜忍不住贊譽媽媽:“媽,你要是早生幾十年,那就是百樂門的臺柱子啊!”她邊為媽媽扇扇子邊說:“瞧瞧這扮相,活脫脫的民國張曼玉,上海林青霞!”

李母和攝影師被李子甜逗得前仰後合。李母神氣地回應:“那你以為呢?要不是有我這麼好的基因,你能生得這麼好看?能當上演員?”

之後,李母充當著嚴格的觀察員兼陪練員,插著李子甜拍戲的空當,監督她走T步,練儀態。就這樣,李子甜憑借著姣好的外形和完美的表現,一路過關斬將,在賽場上大放異彩。

拿瞭冠軍那天,李子甜在接受本刊特約記者采訪時說:“我有一個‘跑偏的媽媽,她改變瞭我對人生的設想,卻意外將我送上瞭演藝事業,讓我找到瞭自己的熱愛。她是我的伯樂,我也要做她的哆啦A夢,幫她完成夢想。謝謝我的媽媽!”

編輯/李雪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