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含淚追兇:吾妻死於連環殺人案

身為警察,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看到自己的親人受到傷害。而沈陽的李警官,為瞭給至愛追兇,潛伏瞭整整三年之久,直到真相大白——

目睹妻子被殺,警察丈夫一夜白頭

李龍是遼寧省沈陽市刑偵支隊的刑警。妻子葉琴是他的高中同學。婚後,葉琴在一傢公司當出納。他們還有個活潑可愛的女兒,一切都是那麼美好。三年前的8月13日晚上,李龍去跟一個殺豬盤的案件,妻子告訴李龍在公司加班。李龍原本打算案子處理完,就去接她。可沒想到,剛結束任務,回到警車上,刑警隊長老劉面色凝重,給他看瞭三段視頻。

第一段和第二段視頻的案發地點分別在和平路和新昌路的兩處自助銀行,兩處地點的直線距離不超過1000米,視頻上顯示的時間為8月13日晚上9點30分和9點45分,相隔隻有15分鐘。第一段視頻裡,一個染黃頭發的女人走進自助銀行,來到提款機前,前期操作之後,剛要往機器裡存錢,突然一個戴藍色摩托車頭盔、穿黑色衣服的男人,闖入室內,他身形消瘦,身高在1.65米—1.70米之間。他飛快來到女子身後,右手舉起匕首直刺黃發女子的右肩,黃發女子一面躲閃,一面後退,劫匪搶走女子手中的錢,又朝女人下身刺瞭兩刀,才轉身逃走。

第二段視頻和第一段視頻的搶劫路數如出一轍,受害者同樣是一名30左右的女性,劫匪出刀時,沒有絲毫猶豫,得手後,也朝女人下身刺瞭一刀。看第三段視頻之前,老劉停頓瞭一下,捏瞭捏李龍的肩膀,叫他有點心理準備。李龍看到第三段視頻的地點在洛陽路,屏幕顯示時間為晚上10點05分,穿淡綠色連衣裙的長發女子進入自助銀行,走到提款機前,準備存款,側門忽然閃進一個戴藍色摩托車頭盔、穿黑色衣服的人,他右手舉一把匕首,直刺長發女子的後背。女子倒地,側對監控,似乎對劫匪說著什麼,劫匪停頓三秒鐘之後,一刀紮進女人心臟,後又揮動匕首,瘋狂補刀,刀刀致命。

劫匪拿到錢,又拿走瞭女人的手機和背包,準備離開時,朝攝像頭的方向看瞭一眼。頭盔反光看不清兇手面孔,一股刺骨的寒意從頭盔裡滲出來,讓人頓時毛骨悚然。這第三段視頻中的女人,就是李龍的妻子葉琴!李龍感到自己雙手發麻,整個人控制不住地發抖。同事將李龍送到瞭急救中心。

醫生說葉琴心臟中瞭兩刀,其他的每刀幾乎都刺中瞭動脈,導致大出血,就這樣永遠離開瞭李龍。李龍看著妻子躺在那裡,心裡有一萬個想不通。以前,李龍就和她說過無數次,遇到劫匪,保命要緊,千萬不要激怒對方。當時,妻子到底對劫匪說瞭些什麼?

經法醫檢驗,視頻一和視頻二的兩名幸存者,先是被準確刺中右肩肌腱,導致瞬間失去反抗能力,又被在下身補瞭兩刀,由於這兩名被害人受驚嚇過度,根本提供不瞭任何線索。李龍跟著隊裡去過案發現場,一處血跡吸引瞭他的註意,它看上去像是用手指沾著血畫的,兩個不規則的圓圈重疊在一起,這是在暗示什麼?李龍一遍遍猜測那兩個圓圈的意義,他眼睛死死盯著屏幕,一遍遍刷著視頻,反復定格每一幀畫面,刺向葉琴的每一刀都像紮在李龍心上。隊長說,這三起搶劫案發生在同一商業區,人流、車流密度大,反而更容易掩蓋兇手的行蹤,主動提供線索的目擊證人很少。調取監控,也隻追蹤到兇手騎著電動車,消失在施工中的濱海路,作案工具也沒有在沿途找到。隊裡決定將這三起搶劫案並案偵查,因為李龍是涉案傢屬,不能參與,隊裡讓李龍休假。

處理好妻子的後事,一周後,李龍回去上班,同事們關切地看著李龍,又帶著幾分詫異,他才發現自己竟然一夜白頭。

潛伏零工市場,終於發現蛛絲馬跡

李龍在案發地點進行環境模擬,思索著,妻子的公司斜對面是自助銀行,正對著的小巷是零工市場。他忽然有瞭一個想法,假設兇手是零工市場裡的人,這個人可以經常看到妻子上下班,知道妻子公司晚上會把結款存到自助銀行,這個人還瞭解相鄰的另外兩條街是酒吧,女服務員們經常在晚上找時間存當天的小費……為瞭深入調查,李龍向隊裡申請長假後,蓄起瞭胡子,潛伏進零工市場。他穿著套舊迷彩服,像其他小工一樣,蹲在零工市場裡趴活,經過半年時間,終於和那裡的大部分人混熟瞭。

閑聊時,李龍假裝無意間引出搶劫殺人案的話題,大傢七嘴八舌,說什麼的都有。直到有一天,經常和李龍搭夥幹活的黑哥神秘地告訴李龍:“劉耀武回來瞭。”李龍問他劉耀武是誰,黑哥說:“劉耀武消失有快兩年瞭。這個窩囊廢出瞭名的怕老婆。他老婆天天逼著他賺錢。”

“他為啥那麼怕老婆?”

“倒插門女婿,他還有個瞎眼睛的老媽,寄養在媳婦的娘傢,要是不聽話,他媽就得餓死!”

離開兩年,缺錢,外形、身高和錄像都吻合。那天,劉耀武來上工,看見李龍是張陌生面孔,多看瞭李龍兩眼後,蹲到馬路牙子上抽煙。

從黑哥那裡,李龍打聽到劉耀武的住處。他住在城北老住宅區群租房,李龍隨之也租到他傢附近。為瞭接近他,李龍經常請零工市場的弟兄們吃飯、喝酒,劉耀武卻一直和人群保持著距離。又過去瞭大半年,案件沒有絲毫進展,李龍很著急。

終於有一天,劉耀武竟然找李龍借錢。他說想粉刷收拾一下房子,把老傢的媳婦接過來,可是手頭太緊。好不容易等到這樣的機會,李龍大方地借瞭他五千塊錢,讓他不用著急還,還主動提出幫他一起收拾房間,這回他同意瞭。

劉耀武的傢在三樓,隻有四十五平方米,掛著窗簾,墻上掛著一張男孩戴學士帽的照片,應該是他的兒子。提起兒子,劉耀武明顯話多瞭起來。他說,兒子大學畢業,但買不起房子,他也沒什麼能耐幫孩子一把,看起來很自責的樣子。收拾房間的時候,李龍仔細留意著每個角落,竟然在床鋪底下看到一個藍色的摩托車頭盔,看起來和兇手行兇時戴的一模一樣!

怕打草驚蛇,李龍不敢輕舉妄動。三個月後,劉耀武把妻子李潔從山東老傢接瞭過來。李潔中風有半年,雖然臥床,但脾氣大。

有一天,劉耀武主動請李龍去他傢喝酒。幾杯酒下肚,劉耀武說:“兄弟,你是個好人,我管人借錢,都……”說著,竟然捂著臉抽泣起來。

劉耀武說:“我老傢原本叫徐村,那裡傢傢開屠宰廠,後來被大傢叫成‘血村。兒子7歲的時候,我婆娘非要進城。說要讓孩子在城裡上學,出人頭地。城裡是好,可什麼都要錢。剛進城的時候,我在一傢木工廠打工,她幹保潔。好不容易熬到孩子考上高中,房貸也還得差不多瞭,她又提出要買車,天天逼著我出去賺錢。”

床上的女人又叫喚。劉耀武“啪”地放下酒杯,一邊低聲罵罵咧咧,一邊給他媳婦換尿佈去瞭。似乎隻有劉耀武能聽懂他妻子的嗚嗚聲。換完尿佈,他從李潔枕頭底下摸出一個手機,打開一段小品視頻,放在她耳邊,李潔暫時安靜下來。

隔著屋門,李龍看到手機很舊瞭,手機背面隱約有一塊四方形膠漬。李龍突然想到,葉琴的手機背面,也曾經貼著他全傢的大頭貼。莫非?

半個月後,劉耀武要帶李潔去醫院檢查。李龍偷偷潛進劉耀武傢,在他傢房間的掛鐘裡,安裝瞭一個針孔攝像頭,這個位置可以看到整個房間。回到住處,李龍一直盯著監控,終於看到瞭毛骨悚然的一幕。隻見一天午夜,劉耀武從床上起身,揭開櫃子下面的地磚,從裡面摸出一把鋒利的匕首,騎在熟睡的老婆身上,一頓狂舞,每一刀都落在李潔的鼻尖上方或者額頭上。床上的婦人被驚醒瞭,不停嗚嗚叫,掙紮著想起來。劉耀武吼瞭一聲,看樣子發泄夠瞭,又把匕首放回地磚。事到如今,要說這個劉耀武沒有問題,是不可能的。李龍決定第二天親自抓捕他,動手前,李龍給局裡打瞭電話。

淚水奪眶而出,揪出那對雌雄大盜

沒想到的是,那天傍晚,李龍提著買好的酒菜,敲響劉耀武傢門時,門“吱”的一聲,開瞭,李龍剛探進半個身子,劉耀武就突然從背後勒住李龍脖子,還舉起瞭匕首。李龍一個轉身側踢,一個反擒拿將他按倒在地。李潔嗚嗚叫著,從床上摔瞭下來。

劉耀武的臉被李龍死死按在地上:“你是警察!我老婆發現你瞭,你盯著她的手機看,手機以前的大頭貼上,裡面的男人和你長得很像!”

李龍一聲哀嚎,將身子死死壓在劉耀武身上——他無數次想象抓住兇手後的樣子,無數次恨不得將之千刀萬剮,可作為警察,不能被私人情緒裹挾,壓抑許久的眼淚終於決堤而出。

警局的同事趕到,將匕首和手機裝進物證袋,帶走瞭劉耀武。審訊室裡,劉耀武交代瞭所有罪行。李龍憤怒地問:“到底葉琴最後對你說瞭什麼?你為什麼非要她的命?”劉耀武的眼神閃瞭一下:“她說,她老公是警察,不會放過我……”

“那為什麼要刺傷前兩個受害人的下身?”

“自從我們有瞭孩子,我老婆就變瞭。她看到出去打工的人,過年回傢一個個闊綽得很,也要搬到大城市生活。這些年,孩子大瞭,她又天天逼我弄錢,要給兒子買房買車。我晚上騎著摩托車,註意到零工市場那幾處提款機上,經常有在附近酒吧工作的漂亮小妞去存小費,我就想,不如搶她們的錢,反正搶瞭後她們也不敢報案。想到她們和我媳婦一樣,都是愛財如命的女人,於是就刺瞭那種女人下身幾刀,真解恨!”

李龍在心裡罵瞭聲“禽獸”,問他為什麼不處理掉手機和匕首。“手機不敢賣,怕你們發現,換瞭卡給老婆用瞭,匕首是在老傢殺豬用的,幾十年瞭,沒舍得扔。”

劉耀武還算老實,一並交代瞭以前騎摩托車,搶劫行人的幾起案子。局裡安排瞭那兩位幸存的受害者辨認,基本判定,劉耀武就是“8·13搶劫案”的最大嫌疑犯。可李龍總覺得一切似乎太簡單,好像哪裡不對勁。隻要一閉上眼,他就回憶起歹徒向妻子揮刀時的動作,突然,他察覺到,殺妻子的兇手,用匕首刺人時,小指是彎曲的,而劉耀武揮刀時,小指是直的。這麼說,兇手不隻劉耀武一個人!

記得劉耀武說過,他們全村的人都會屠宰,那麼,躺在床上的李潔自然也會。李潔中風也是近半年的事情,一個中瞭風的女人還那麼彪悍,所以,有沒有可能,葉琴是李潔殺的?

再次提審劉耀武的時候,他拒絕交代任何問題。李龍想起,劉耀武和他提起過,李潔做過一段時間的保潔員。警方首先在葉琴工作的大廈,對160名員工進行瞭核查,終於發現,李潔就在大廈裡做過保潔,隻不過在當時的身份證上她叫李玲玲,李潔是她在老傢時用的小名。

李龍想起來,妻子用血在地上畫的那兩個圓圈,不正是玲玲的意思嗎?所以,葉琴認出瞭劫匪就是玲玲。這才是兇手一定要置她於死地的原因。李龍把所有證據放在劉耀武面前,他終於交代瞭。

原來,這對夫妻是一對雌雄大盜。他們離開老傢後,很長一段時間,一直在遼寧省錦州、鐵嶺、盤錦、沈陽等地流竄作案。他們兩個人身材相仿,騎兩輛相同品牌的電動車,穿同樣的服裝,實施搶劫時,一個放風,一個行動,方便逃跑和互相掩護。

案發當晚,做完兩起案子之後,劉耀武騎車飛馳而過。可李潔路過洛陽路提款機時,看到葉琴去存錢,她決定再幹一票。沒想到在搶劫時被葉琴認瞭出來,李潔喪失瞭理智,一刀又一刀地刺向葉琴。

除瞭搶劫自助銀行,這對雌雄大盜還和十幾起摩托車搶包案有關,搶劫贓款超過40多萬元,手機20部。劉耀武一直不供出李潔,一是因為他母親的命在李潔傢人手裡;再就是,虎毒不食子,李潔再怎麼心狠手辣,對兒子是沒話說,所以,他願意犧牲自己,不想讓兒子知道父母是一對雌雄大盜,永遠抬不起頭做人。

後來,李潔和劉耀武一個被判死刑,一個被判死緩。目前案子雖然是破瞭,可李龍還是永遠地失去瞭他最愛的人。他說,餘生要替妻子好好地活下去……

編輯/邵鸞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