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中國好婆婆:毒舌、摳門、給兒媳植豬皮

都說婆媳是冤傢,江西有個婆婆不但毒舌、吝嗇,還給燒傷兒媳做主,植瞭一身豬皮!

什麼仇什麼怨?兒媳燒傷被植豬皮

出生於江西省九江市的葉玲,時年31歲。2020年4月20日,葉玲在廚房搞衛生,因為覺得護墻有一處油漆,便下樓買瞭兩瓶香蕉水除漆。沒多久,她想起要蒸飯,於是開始插電飯鍋。誰知插頭剛碰到插孔,火星一閃,一聲爆炸,火蛇直接竄過來。葉玲驚叫著護住頭臉,掙紮著沖出去打開房門,後來就不省人事瞭。等再次蘇醒,身上已經纏上瞭厚厚的繃帶。

葉玲的婆婆李文娟見她醒瞭,“哼”瞭一聲:“你真是立大功瞭!以後啊,你都可以這樣躺著吃瞭!”李文娟一向嘴毒心狠,絮叨著:“幸好那天我回去早,你是沒看你把咱傢都燒成瞭什麼樣?!要是火再大點,燒到鄰居傢,那就是傾傢蕩產!”

原來,葉玲昏迷瞭4天。這次火災,導致她全身70%深二度燒傷,人休克,已經做瞭植皮手術。每次醫生來換藥,每條繃帶都像長在肉裡一樣,要剝離它們,需要五六小時,扯皮拉筋的痛,讓葉玲生不如死。可她婆婆還雙手叉腰,在一旁罵罵咧咧:“現在知道哭瞭?香蕉水遇到火星就爆炸都不曉得?虧你還是大學生!”葉玲被婆婆這麼一激,反倒忘瞭痛,隻剩滿心的憤怒。直到第3次換藥時,葉玲才敢認真觀察創面。醫生揭開一大塊紗佈,葉玲發現結痂的皮膚上,長著幾根短短的白毛。葉玲大吃一驚,問:“這是什麼?”

醫生解釋說,這是移植的皮瓣上的一些毛囊新生。葉玲又問:“那移植皮上怎麼會有白毛?”

“這叫異種皮,也就是豬皮。”醫生說她全身上下,都植上瞭豬皮!葉玲頓時胃裡一陣翻騰。原來,針對燒傷,如果燒傷面積小,一般取用自身的皮膚,這樣不會產生排斥,恢復也快。其次是采用異體皮,也就是別人捐獻的,這個價格相當高,像葉玲的傷勢,手術做下來需要二三十萬。對一些經濟困難的患者,大多數醫生會建議采用異種皮,比如豬皮,因為材料來源廣,價格便宜。

“像你婆婆給你移植的這身豬皮,醫保報銷後,自付部分七萬就可以打住瞭。”葉玲恍然大悟,不用說,植豬皮肯定是那個守財奴婆婆存心出的招!雖然醫生說豬皮會被代謝掉,但葉玲已無心再聽。

說起婆婆李文娟,從一開始,就和葉玲不對付。葉玲大專畢業後,結識瞭鄭剛,很快談婚論嫁。鄭剛出身農村,早兩年,父親因車禍離世,他媽沒讀過書。葉玲父母提出要鄭剛在九江市買套房。鄭剛立馬拿出自己的積蓄,又管他媽要瞭幾萬,貸款買瞭個小三房。可就在雙方傢長商討婚禮事宜時,葉母提出要彩禮18萬。李文娟一口拒絕:“哎喲喂,您這哪是嫁女,簡直是賣姑娘!”葉玲媽媽氣得夠嗆。

後來,葉玲不管不顧,和鄭剛領瞭證。鄭剛很感動,向親戚朋友借瞭錢,湊瞭16萬給嶽母。結婚的那一天,葉母給小夫妻每人各封瞭一個改口費紅包,裡面是8萬元存款的銀行卡,變相地把16萬退瞭回去。葉玲這才恍然大悟,媽媽是為瞭考驗鄭傢的誠意,不想婆傢看輕瞭葉玲。但婆婆李文娟不樂意瞭,陰陽怪氣地嘟囔:“做給誰看呢?”顯然,這也給葉玲婚後的生活埋下瞭一顆雷。

這個婆婆有毒:“陰陽怪氣”摳門十足

每天早上,李文娟六點多就起來做飯、打掃。當時,鄭剛負責一個房地產項目,早上7點出門,晚上到傢都12點瞭。傢裡隻剩婆媳倆,李文娟就開始嘮叨:“日子是你們自己的,剛子從小吃過苦,我不擔心,主要是你,要沒我,你怕是連口熱的都吃不上!”葉玲穿著高跟鞋追公交,下班累得飯都不想吃。李文娟搖著頭:“矯情!娘娘身子丫鬟命!”後來,李文娟又催他們生娃:“都不知道能不能生,還避孕!趕緊的,趁我還能幫你帶!”葉玲便索性辭瞭職。李文娟看瞭又搖頭,叨叨女人要獨立,不能沒工作。

2016年8月,女兒小玉出生。自打有瞭孩子,葉玲購物狂的本質也充分暴露瞭出來,一天上上下下拿快遞。結果那天摔瞭一跤,把一雙近千元的高跟鞋折瞭。李文娟陰陽怪氣:“天天買買買,傢裡有礦的人都沒你折騰!”葉玲給孩子泡奶,把手燙瞭,疼得哇哇直叫。李文娟數落:“這麼大人瞭,做事還毛手毛腳,要是把孩子燙著瞭,可有你哭的時候!”

在這樣的互相纏鬥中,過瞭好幾年。轉眼,孩子3歲瞭,一天,葉玲把孩子丟給婆婆,約瞭幾個閨蜜,出去吃火鍋、美甲。回來,李文娟一臉不高興:“鄭剛一個人要養活這一傢子,不容易。現在孩子也要上幼兒園瞭,你總該工作瞭吧!”果然誰生的誰疼,滿嘴說女人要獨立,說白瞭,還不是心疼他兒子,見不得兒媳婦在傢裡。葉玲火冒三丈:“我爸媽都沒說什麼,你有什麼權力指手畫腳?”李文娟氣得臉色發白,捂著胸口,進瞭房間。萬萬沒想到,第二天,李文娟就從傢裡搬瞭出去。鄭剛給她打電話,說好話,她反而擺起瞭架子,說住在她大表姐傢,要靜一靜。

葉玲真是服瞭,老太太的段位真不低,這是要挾上瞭啊!可是,婆婆一走,葉玲確實犯愁。孩子要弄輔食,衣服要洗,衛生要搞,還要做飯。女兒在房間裡玩,一不小心,又把頭磕瞭。手忙腳亂地撐瞭一個星期,葉玲決定把婆婆找回來。可當她打電話過去,李文娟有氣無力地說:“知道認慫瞭?哼,我可不想回去受你的氣!”雖然聲音沒有以前那樣中氣十足,但那張嘴,真是吐不出一句好話啊!

2019年9月,鄭剛單位需要外派人員去非洲做工程,鄭剛擔任項目負責人。臨走前,他告訴葉玲,已經和他媽商量好瞭,她願意搬回傢裡,照顧孩子。李文娟搬回來時,鄭剛把一張20萬的儲蓄卡交給她,說葉玲平日大手大腳,不太持傢,還叫母親多擔待。

當時,葉玲傢人都建議,最好把那筆錢拿回來,成瞭傢,老公的錢就是自己的錢,哪有上交婆婆的。再者,以她婆婆貪財的性格,要遇上個什麼急事,管她要錢都不容易。沒想到,一語成讖。這回,葉玲被燒傷,婆婆圖省錢,就給她植瞭一身豬皮。

葉玲委屈地跟鄭剛抱怨,可鄭剛項目沒完工,根本回不來。2020年7月,葉玲出院後帶著孩子回瞭景德鎮娘傢。小區鄰居們聽說葉玲受傷,都來看她,植豬皮的事很快在小區傳開。傳著傳著,這話就變瞭味。最離譜的是,有些不明就裡的人,說葉玲出現瞭返祖現象。這樣一來,葉玲更恨婆婆瞭,明明傢裡有20萬,為什麼舍不得用?自從回瞭娘傢,婆婆倒是來看過一次,葉玲借故躲瞭出去,實在不想再見到她。葉玲媽媽說,那天她婆婆臉色不好,似乎想說什麼。

結果,葉玲盼呀盼,鄭剛還沒回來,9月中旬,九江醫院一位護士長給葉玲打來電話,通知說葉玲婆婆在小區暈倒,已被保安送入他們醫院,她讓葉玲趕緊來照顧病人,補辦手續。

婆婆住院,葉玲肯定要知會鄭剛。鄭剛急壞瞭,叫葉玲看在他的分上,去照顧下,還說:“我媽其實對你不錯,上次你取快遞把鞋弄壞瞭,我媽跑瞭幾傢修鞋店,才幫你把鞋修好;你燙傷手,媽還囑咐我下班給你帶藥;她批評你點外賣,是認為外賣不幹凈……老人傢是嘮叨,但本意都是為你好!”葉玲已不想聽瞭,無論如何,吝惜錢給自己植瞭豬皮,是她幹的吧!

保單揭開真相:讀懂這份用心良苦

第二天,葉玲趕到瞭九江的醫院。剛找到醫生,就被劈頭蓋臉罵瞭一頓,說葉玲婆婆得瞭胰腺癌,這是癌中之王,特別兇險,已經到瞭晚期,血壓高達180,傢屬怎麼才出現!葉玲如同五雷轟頂。後來葉玲去繳費,回病房聽見醫生問李文娟,既然有兒女,為什麼早不吱聲,不早點來看?她說:“兒子經濟壓力很大。兒媳婦年紀小,又是個小孩子的心性。我之前總發暈,知道自己的身體不是小問題,但不想兒子花冤枉錢,就一直死扛著,反正也上瞭年紀……”不知何時,葉玲的眼淚已經啪啪地掉瞭下來。

那段時間,葉玲一直陪著婆婆。李文娟說嘴巴沒滋味,口苦,葉玲就給她泡蜂蜜水,一勺一勺喂,李文娟覺著嘴巴有味道瞭,眼睛裡透出明亮的光,伸著舌頭還要,像個孩子一樣。葉玲突然覺得,這老太太,不懟人的時候,也沒那麼招人討厭。

葉玲把婆婆的病況告訴瞭鄭剛,可是肯尼亞那邊項目上不放人,而且隨著疫情的暴發,當地局勢特別緊張。葉玲隻能一邊安慰他,一邊盡力照顧好婆婆。2020年11月30日,醫生說,李文娟的癌細胞已經擴散,這個時候,就盡量滿足老人的一切要求。

後來,李文娟讓葉玲回傢給她取老衣。老衣是老人離世前最後一套衣服,有些老人會提前穿上“沖喜”。葉玲按照婆婆說的,回傢在她的衣櫃中翻找,結果發現瞭個信封。打開一看,裡面裝的是一份養老保險的保單,這張保單上的受益人是葉玲,辦理人是她的婆婆。投保時間,正是火災前一個月。

葉玲想起那幾天,婆婆管自己要身份證。這份保單,十二萬元的保費已一次性繳清,等受益人年滿六十歲,就可領取養老金。這是怎麼回事?葉玲抱著老衣,拿著保單,直奔醫院。李文娟看到保單,連說:“看我差點把這麼重要的事忘瞭。這是給你買的一份保險。”看葉玲一臉錯愕,李文娟解釋說:“我催你幾次,你也不去找工作。媽怕你以後老瞭和我一樣,連化療的錢都沒有,就用那20萬給你買份保險。但沒想到,你這個不長心的,差點把傢都燒瞭。等到要植皮時,隻剩八萬瞭!”

婆婆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舌,但這回,葉玲卻濕潤瞭眼眶。婆婆還在繼續嘮叨:“鄭剛不常在傢,所以,我希望你盡快獨立。我也想做個好婆婆,但時間不多瞭,我總挑你的刺,你別埋怨我啊……”李文娟說話的聲音越來越低。

此後兩天,李文娟精神竟然好瞭很多,能扶著病床在房間中行走。醫生說她這是回光返照,葉玲便辦瞭出院手續。到傢後,李文娟強撐著坐在床上,和孫女、鄭剛視頻,說說笑笑,還讓他放心。兩天後,李文娟的病情急轉直下,離世的那一刻,她痛得那麼厲害,手把床單都抓破瞭,可硬是沒有哼出聲。

由於疫情,鄭剛幾次轉機,又隔離,等他到傢,李文娟已經過瞭三七。葉玲把女兒從娘傢接瞭過來,找瞭一份離傢近的工作。現在,經過努力,她當上瞭時尚精品店的店長,工資也漲瞭不少。她牢記著婆婆的持傢原則,在工作與傢庭中尋找平衡。雖然婆婆不在瞭,但葉玲卻越來越能體會她的苦心。她也會跟自己的女兒說:“女人,要獨立,一定要有屬於自己的工作……”

編輯/邵鸞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