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七旬夫婦私奔:“我們要悄無聲息老在一起”

都說養兒防老,可生活中有不少老夫妻為瞭給兒女帶孩子而被迫分居兩地,成瞭“老年被分族”。為瞭不分開,遼寧的李強夫妻想瞭一出奇招……

一碗水端不平,姐弟間心生罅隙

時年77歲的李強是遼寧省朝陽市人,與妻子王靜艷已經結婚50年瞭。

結婚那年,李強27歲,王靜艷26歲,已經算得上非常少見的晚婚。婚後,王靜艷多年未孕,直到1981年才生下瞭女兒李妍。6年後,王靜艷居然意外懷瞭二胎,並強行生瞭下來。隨著兒子李江的出生,傢裡不僅繳納瞭大額罰款,李強也因此被開除瞭公職。李強隻能靠打工養傢,每天從早忙到晚,總算保證瞭一傢人的溫飽。

王靜艷這種“老來得子”的心理,讓她自然而然地在對待兒女方面,出現瞭一些“偏心”行為。傢裡好吃的好用的,免不瞭緊著兒子先挑。每次孩子們爭吵起來,王靜艷都會對女兒說:“你比他大6歲呢,讓著他點兒。”“弟弟正長個兒呢,容易餓,就給他吃吧。”李妍為此沒少哭鼻子。李強也勸過王靜艷很多次,對倆孩子要一碗水端平,可王靜艷收斂一陣便又回到老樣子。李強沒瞭辦法,便時常偷偷給女兒一點零用錢,讓她別跟媽媽和弟弟計較。可即便如此,也難消女兒心裡的怨言,她對這個弟弟頗為不待見。而李江也對這位從來不慣他毛病的姐姐很反感。基於此,姐弟倆關系一直很淡。

日子一天天過去,到瞭2010年,李江終於大學畢業瞭。打瞭幾十年工,已經66歲的李強總算松瞭口氣,感覺終於卸下瞭身上的重擔。彼時,李妍在朝陽市當瞭一名會計,李江則決定留在他的大學所在地上海,可上海的房價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想都不敢想。然而,2015年,李強傢早年在棚戶區的一處平房居然趕上瞭“棚戶區改造”,為他們換來瞭83萬元的拆遷款。但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喜從天降的83萬,竟引發瞭傢裡的一場大戰。

李妍和李江聽說這天大的好事兒,都趕回瞭傢。李妍對父母說:“爸媽以前沒錢,我也不惦記。可是現在得瞭83萬,給我一部分做嫁妝,不為過吧?”李強覺得女兒的要求不過分,娘傢主動陪送一些,女兒在丈夫面前也更能抬得起頭。可還沒等他表態,李江就不幹瞭,沖他姐嚷道:“誰傢娶媳婦不是男方花錢?姐夫有房有車的,你還不知足?回來爭什麼傢產?你知道上海房子多貴嗎?你長點心,行嗎?”

李妍一聽,火也頂瞭上來,回懟弟弟:“咱倆誰不長心?你還要臉不?83萬你全想要啊?從小到大,傢裡什麼好東西都緊著你,我告訴你,這事兒沒門兒,就是鬧上法庭,這傢裡的錢也有我一份兒!”姐弟倆劍拔弩張,就差動手瞭。

李強和王靜艷幾次張嘴,都被他們攔瞭下來。最後,李江指著李妍的鼻子說:“馬上出嫁的人瞭,給我滾出去,這個傢沒你的事兒。老李傢的錢,你沒有惦記的權利!”這句話徹底點燃瞭李妍的怒火,她沖上去給瞭李江一巴掌。見此情景,李強怒喊一聲:“都給我閉嘴,我和你媽還沒死呢!”傢裡一下子安靜瞭下來。王靜艷又開始勸女兒:“上海消費高,這錢你弟更需要。他要是沒房子,媳婦都娶不到……”李妍的眼淚唰地一下流瞭下來,她歇斯底裡地喊道:“媽!你這輩子就偏心到底瞭是嗎?上海消費高,但,那是我讓他去的嗎?你為什麼處處都讓我遷就他?我就不是你生的嗎?”王靜艷被問得啞口無言,也紅瞭眼眶看著女兒。

李強被他們吵得心口一陣陣抽搐,重重嘆瞭一口氣道:“這83萬,我和你媽一分都還沒花,就引來你們一通混戰。我一輩子沒做過主,今天就做一回。咱傢4口人,就按人頭算,一人領一份。”李妍拿瞭她的那份出瞭傢門。李強不想再就這個事兒多言,留下他們母子,躲到樓下抽煙。其實,李強能想到,王靜艷一定會把她那份給兒子。但李強轉念一想,兒子一個人在上海的確不容易,作為父母,也許隻能幫他到這裡瞭。

可李強萬萬也沒想到,妻子把剩下的60多萬都給瞭李江,一分也沒留……李強隻能一聲嘆息,他原想,事情到這裡,做父母的付出就算結束瞭,可以享受自己的生活瞭。然而,事與願違。

困於分巢帶娃,老夫妻苦不堪言

2018年,李妍生瞭女兒。親傢在外地,帶娃的重任自然而然地落在瞭李強和王靜艷身上。彼此住得不算遠,每天過去幫襯還算能應付得過來。可是,2019年,結婚一年半的李江,也有瞭孩子。他也提出需要人幫忙帶孩子。王靜艷便跟李強商量:“不如我們去上海幫襯一下,畢竟孫子才出生,比女兒這邊更需要人手。”李強正思索著怎麼辦,姐弟倆就急不可耐地上演瞭“搶人大戰”。

李強不知道他們電話裡是怎麼爭吵的,反正結局就是在沒有爭取老兩口意見的情況下,拍板進行瞭人員分割。李江點名要瞭王靜艷,而李妍要瞭李強。王靜艷將兒女的這個決定告知李強的時候,李強問她:“你一個人去上海能行?咱倆過瞭一輩子,到老瞭分居瞭?”王靜艷的眼淚轉瞭好幾圈,嘆瞭口氣:“唉,孩子需要,咱還能不滿足嗎?等孫子們大瞭,咱們就團圓瞭。”

王靜艷走後,傢裡一下子就冷清下來,李強頗為不適應。不會用微信的他,跟著女婿學瞭好幾天,才學會瞭視頻通話。從此,李強和王靜艷就開始瞭“隔屏相伴”。白天,他們各自忙著照顧孫子輩,沒什麼時間交流。隻有晚上,他們才能打個視頻電話,而王靜艷又怕吵醒孩子,總是聲似蚊蠅。日子仿佛是一種煎熬。

轉眼到瞭2019年冬天,接連幾日,王靜艷都不願接李強的視頻,李強著急瞭,打電話給兒子,才和王靜艷對接上。原來,王靜艷犯瞭氣管炎,咳嗽不止,怕惹李強擔心,所以不敢接電話。李強聽著她一聲接著一聲地喘,心裡不是個滋味。王靜艷說:“原來隻知道南方很熱,沒想到南方的冬天這麼陰冷。上海沒有供暖,傢裡陰涼陰涼的,我這嗓子總不好……”正說著,就聽見兒媳婦在那邊嚷:“媽!快沖奶粉啊,孩子一會兒就醒瞭,喂得不及時,他又要哭。”王靜艷就急忙掛瞭電話。

那天夜裡,李強失眠瞭。他發語音消息問王靜艷:“兒子兒媳婦是不是對你不好?你有事兒一定要跟我說啊,別自己憋著。”過瞭好一會兒,王靜艷才回復:“人老瞭,不中用啊。我做的菜,兒媳婦不是說沒味兒,就是覺得咸。抱孩子的方式也不對,給孩子喂奶的溫度也不對,我好像什麼都做不好……”

李強對著手機屏幕,心裡不是個滋味。其實,李強這邊也好不到哪裡去。他一輩子在外打工,傢務很少過心,一直都是王靜艷打理。而今,她去瞭上海,李強伺候女兒一傢也顯得頗為吃力。李強擦過的地,女兒總是覺得不夠亮,用完的抹佈也總是被挑放錯瞭位置……李強原本以為,王靜艷應該不會遇到他這樣的問題,卻不想處境也是如此。王靜艷這輩子不容別人挑出個不是來,這關恐怕要更難過一些……

李強實在放心不下,第二天早飯時,跟女兒女婿提出:“我想去上海,陪陪你媽。”他們十分震驚地看向李強。女婿沒表態,女兒態度很硬:“爸,那可不行!你們不能隻管兒子不管女兒吧?再說你走瞭,孩子誰帶啊?她從小就跟你,也離不開你啊!”李強還想再說,他們兩口子就急急忙忙放下碗筷,丟下一句“爸,我們著急上班,不跟你說瞭哈”,逃荒一樣出瞭門。李強無奈地收拾瞭碗筷。誰知半個小時不到,兒子的電話就打瞭過來,他語氣很緊張地說:“爸,我在上海房子小,你要是過來,我媳婦起居不太方便。”李強氣不打一處來說:“我媳婦在你那還不方便呢!那你讓我媳婦回傢來!”兒子無奈地笑瞭:“爸,你這麼大歲數瞭,怎麼還黏媳婦瞭呢?你和我媽老瞭,我和我姐,一人養一個正好!要是你們二老都來我這,那也不合理啊,對不?”說完,他不等李強還口,就掛瞭電話。

就這樣,李強想和王靜艷會合的想法一經燃起,便被兒女澆滅瞭。

2020年5月,王靜艷的身體更不如前瞭,咳嗽更頻繁瞭,人也面黃肌瘦。

有一天半夜1點多,王靜艷給李強打瞭個視頻電話。在視頻裡,王靜艷流著淚跟李強說:“這輩子,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再見面瞭。”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那一刻,李強的老淚滾滾而下。許是一股急火攻心,那天起,李強再也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一周後,他忽然聽不見瞭。女兒女婿太忙,囑咐他自己去醫院看看。李強獨自去找瞭醫生,居然被告知得瞭“突發性耳聾”。也不知道是藥不對癥,還是這個病不好治,吃瞭一周的藥,毫無效果。從此,李強再也聽不見視頻那邊老伴兒的聲音瞭。王靜艷在那邊急得拼命比劃,而李強最多能理解個三五成。

試問何以為傢?一場私奔喚醒愛

轉眼,又到瞭仲夏。李強想起,每年這個時候,王靜艷最討厭窗外的知瞭,叫起來吵得人心煩。而今,李強連那鬧人的聲音也聽不到瞭,心裡卻異常空落落的。李強輾轉反側,給王靜艷發瞭條消息:“我想你。”他們年輕時,從未有過什麼海誓山盟,這大概是李強這輩子對王靜艷說過的最肉麻的一句話瞭。幾分鐘後,王靜艷的視頻撥瞭過來,李強聽不見她說什麼,隻是眼看著她哭成瞭淚人……那晚,他們共同做瞭個決定——私奔。

幾天後,李強取瞭存折上所有的積蓄12萬元,離開瞭朝陽,坐火車到瞭沈陽,然後從沈陽飛往上海。飛機升起的時候,他感到心跳異常加快,有害怕,但更多的是興奮。因為他的妻子正在等他,等他帶她逃離現在的一切……李強連兒子的傢門都沒有進,和王靜艷會合以後,便匆忙地離開瞭上海。

他們回瞭東北,在離朝陽不遠的葫蘆島落瞭腳。他們租瞭一套一居室,把手機卡都拔掉瞭,王靜艷對李強說:“隻要我們在一起,就不用和任何人聯系。”李強用力點瞭點頭。隨後,王靜艷花費一萬四千元給李強配瞭時下最先進的助聽器。當王靜艷的聲音再次進瞭李強的耳道,李強激動地笑出瞭滿臉褶子……

在葫蘆島的第三周,民警找到瞭李強夫婦。原來,李妍和李江聯系不上父母,各自報瞭警。民警說明來意,李強才將事情原委和盤托出,並請民警替他們保密行蹤。李強還托他們轉告李妍和李江:“爸媽老瞭,再也不能為你們做什麼瞭,餘生隻想過自己的生活。請你們不要再打擾。”民警對李強夫婦的經歷深表同情,答應瞭他們的請求。

李強和王靜艷在葫蘆島度過瞭將近一年的時光,沒有人指責,沒有人埋怨,異常輕松。王靜艷的身子也漸漸好轉瞭一些,夜裡咳醒的次數越來越少。然而,李強還是會經常想起一些老鄰居、老朋友,不知道他們過得怎麼樣。因為到瞭他們這個年齡,身邊的人總是見一個少一個。

上個月,民警再次找到瞭李強夫婦,給他們送來瞭一封信,說是李江請求他們幫忙轉遞的。展開信的那一刻,王靜艷的淚又流瞭下來:“爸,媽:對不起!我和姐姐沒想到,我們的自私居然將七十多歲的你們逼得私奔瞭。你們走後,我們日夜都在自責。我們錯瞭,求求你們回來吧。不孝子:李江。”信不長,可李強夫婦花瞭很久才讀完,久久無話。

“老頭子,我想回傢……”夜裡,王靜艷抽抽噎噎地吐出這句話。李強沒有說話,腦中卻像過電影一樣,想起瞭女兒、兒子小時候的一幕幕。女兒曾經像個佈娃娃,騎在他的脖頸上,笑起來露出一顆小虎牙,可愛得像個天使,逢人就說“我長得像爸爸,因為我爸特別好看”!兒子是個淘氣包,每天瘋得渾身是土,晚上李強領著他沖澡,他總是像模像樣地說:“爸爸,我給你搓搓背!我能幹好多事兒呢!”一時間,李強不知道如何回應王靜艷。但李強想,倘若他們就這樣在外地終老此生,恐怕孩子們下半輩子都會活在悔恨中,不得解脫……

於是,李強下瞭決心,買票回傢。剛進傢門,等候多時的兒女便沖瞭過來。他們“撲通”跪在父母面前,求他們原諒,並表示自己會想辦法解決各自孩子的問題,再也不壓榨他們瞭。沒多久,李強傢的墻上,又多瞭一張全傢福。這一次,人全都到齊瞭!李強和王靜艷的臉上笑開瞭花。

中國式父母,晚年大都逃不瞭為兒女帶孩子的宿命。掃碼關註並回復:養老查看更多傢庭故事。

編輯/曉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