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黃昏中的鐵匠

一天黃昏,我走到街頭一傢鐵匠鋪門首站著。看見那黑漆漆的茅店中,一堆火光耀耀,映著一個在工作的鐵匠,紅光射在他半邊的臂上、身上、面上,映襯著後面的一片黑暗,對比強烈。

那鐵匠舉著他極健全豐滿的腕臂,取瞭一個極適當和諧的姿勢,擊著那透紅的鐵塊,火光四射,我看著心裡就想道:這豈不是一幅極好的荷蘭畫傢的畫稿?

我心裡充滿藝術的思想,站著看著,不忍走瞭。心中又漸漸地轉想到人生問題,心想人生最健全、最真實的快樂,就來自一份穩定的工作。我們得瞭它,然後才得身心泰然,從勞動中尋得健全的樂趣,從工作中獲得人生的價值。

社會中實真的支柱,也就是這班各盡所能的勞動傢。將來社會的進化,還是靠這班真正工作的社會分子,絕不是由於那些“高等階級”的“高等遊民”。我想到此地,則是從人生問題,又轉到社會問題瞭。

後來我又聯想到生物學中的生存競爭說,又想到叔本華生存意志的人生觀與宇宙觀。黃昏片刻之間,對於社會人生的片段,做瞭許多有趣的觀察,胸中充滿瞭樂意,慢慢地走回傢中,細細地玩味我這豐富生活的一段。

(王世全摘自作傢出版社《昨夜藍空的辰夢,今朝眼底的萬花》一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