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求助的藝術

明末清初的文學批評傢金聖嘆對悟空有一個評論:“《西遊記》每到弄不來時,便是南海觀音救瞭。”語氣中的不以為然,隔著三百多年的時間,我們依然感受得到。

在很多時候,悟空自己明明“弄得來”,他也會去找觀音或其他神仙。這絕非悟空無能,而是出於一種比獨立自主、萬事不求人更有人情味兒的智慧。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如果隻是一味地索取,或者說單方面的“受”,當然是不好的,這一點誰都知道;但一般人往往不知道的是,萬事不求人,甚至隻是一味地施與,也並不好。“施”與“受”常常是統一的,套用《心經》中的話來表述,就是“施即是受,受即是施”,在很多時候,放下身段向對方求助,接受對方的施與,甚至主動向對方索取,乃是一種更高明的施與。當然,這種智慧,悟空並非一開始就具備,而是逐漸領悟的。

在悟空最早的性格詞典裡是找不到“求助”這個詞的。自從他學成大道離開瞭須菩提祖師後,指導悟空的行為準則就是所謂的“強者為尊”。在這種處世哲學的指導下,悟空即使缺少什麼,也是以自己的實力為基礎去索要,而非放低身段去求助。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到東海龍宮索要兵器。

悟空的性格開始發生變化,是在他敗給如來,被鎮壓在五行山下,經過瞭五百年的反思之後。那天,觀音受如來囑托,帶著木叉到東土尋訪取經人,路過五行山,看到山頂如來的壓帖,於是議論起悟空當年大鬧天宮後被如來鎮壓的往事。

悟空聽到議論,在山腳下高聲喊叫,將觀音和木叉吸引過來。觀音見到悟空,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姓孫的,你認得我嗎?”凡是中國人,都能聽出這個問句中極其強勢的語氣。悟空是怎麼回答的呢?“我怎麼不認得你?你好的是那南海普陀落伽山救苦救難大慈大悲南無觀世音菩薩。”話語中的謙卑簡直到瞭無以復加的程度。而當觀音說出“你這廝罪業彌深,救你出來,恐你又生禍害,反為不美”的時候,悟空的回答是:“我已知悔瞭。但願大慈悲指條門路,情願修行。”在這些對話中,我們可以感受到悟空的柔軟。悟空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當然是因為他在如來那裡吃瞭大虧。這個大虧告訴悟空,他並非如自己想象的那樣天下無敵。這樣,他“強者為尊”的處世哲學就執行不下去瞭。在悟空的觀念中,就有瞭“服軟”這個概念。

等到真的走上護送唐僧取經的西行之路,悟空就更加意識到自己絕不是無敵的瞭。隨著時間的推移,他遇到的敵手就更多瞭,像青牛怪、牛魔王、黃眉大王、大鵬金翅雕,都是悟空憑實力無法單獨戰勝的。

在經歷瞭這許多的妖魔、明白瞭“強中自有強中手”的道理之後,悟空看待這世界的方式有瞭很大改變,所以悟空後來遇到困難向別人求助,也就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瞭。

不過,悟空的求助於人,又不可一概而論。這裡面有些情況,就是簡簡單單的出於無計可施的無奈。比如在通天河遇到的靈感大王、鳳仙郡的大旱。

當然,悟空的成熟不僅表現在他已經懂得人都有靠自己解決不瞭的問題,所以不必所有問題都自己扛,也表現在他求人之後的種種表現。

以通天河、鳳仙郡為例。通天河上,當觀音把靈感大王降服之後,悟空請觀音立在空中,好讓陳傢莊百姓都來一睹菩薩金面,一則留恩,二來說此收妖之事,好教凡人全心供養。菩薩答應瞭,於是八戒、沙僧連忙飛跑到陳傢莊前,高聲叫道:“都來看活觀音菩薩,都來看活觀音菩薩。”那陳傢莊老幼集體到河邊,也不顧泥水,都跪在那裡磕頭禮拜。又如當風雲雷雨四部奉玉帝之命到鳳仙郡降雨之後,悟空沒有馬上放眾位神仙返回天宮,而是讓他們佇立雲霄,撥開雲霧,各現真身,大約半個時辰之後才放他們回去。悟空為什麼讓觀音、風雲雷雨四部眾神留在空中?

原因很簡單,一是給足這些前來幫忙的神仙面子;二是讓凡人把這些神仙畫下來,供養在傢中,四時祭祀。所以,悟空對這些神佛菩薩在有所求之後,都有所報答,這其實就是孔子所說的“惠則足以使人”。但也有一種求助,就是悟空明明可以自己解決問題,卻仍然選擇求助於人。而正是這種求助,體現出更高的人際交往智慧。

比如在祭賽國遇到的九頭蟲。九頭蟲是碧波潭老龍的女婿,偷瞭祭賽國的國寶舍利子,結果讓全寺的和尚為他背瞭黑鍋。悟空替和尚打抱不平,帶著八戒到碧波潭捉拿妖怪,悟空與九頭蟲爭鬥,八戒助陣,結果九頭蟲現出原形——一隻兇惡的九頭鳥,一口將八戒咬住帶走。後來,悟空潛入龍宮,打死老龍,救出八戒,正在商議下一步如何對付九頭鳥時,正好碰上打獵路過的二郎神和他的梅山六兄弟。悟空當即讓八戒去約見二郎神,請求幫忙。二郎神慨然應允。當天晚上,悟空和二郎神開懷暢飲,第二天一早,即兵合一處,前往碧波潭收妖。

老龍的兒子、孫子先後被八戒等打死,九頭鳥現出原形,伸出一個腦袋要咬二郎神,被二郎神的細犬一口咬下,九頭鳥忍痛帶著剩下的八個腦袋逃之夭夭。悟空變作九頭鳥的模樣進入碧波潭,從龍女處騙得舍利子佛寶和九葉靈芝後現出本相,龍女來搶,被八戒一耙打死。如今老龍一傢隻剩下一個龍婆。悟空、八戒捧著寶貝,押著龍婆,來到祭賽國,將佛寶安放於寶塔之中,寶塔頓時恢復瞭舊日光彩。他們又饒恕瞭龍婆的性命,讓她永遠看守寶塔。

悟空為什麼要請二郎神幫忙?我們來聽聽悟空自己的解釋:“八戒,那是我七聖兄弟,倒好留請他們,與我助戰。若得成功,倒是一場大機會也。”這個“大機會”是什麼?是悟空、八戒敵不過妖怪,要請救兵的機會嗎?絕對不是。在二郎神到來之前,悟空和八戒已經把老龍打死,場面上是完全占瞭上風的。

那麼這個“大機會”是什麼?其實很簡單,就是與二郎神去除前嫌、建立交往的機會。明白瞭這一點,我們再看悟空在這一回裡與二郎神見面前後的種種表現,比如讓八戒先去通報,待二郎神叫自己後才與其相見;與老龍一傢交戰時自己隻是與八戒打下手,把主要的敵人九頭蟲交給二郎神處理,等等,都能看出悟空的心思。再看一看悟空與二郎神交談時那溫文爾雅的外交語言,我們不得不說,經歷過“真假美猴王”事件之後的悟空,真的連氣質都發生瞭重大改變。

(緣 溪摘自中華書局《成為更偉大的自己——〈西遊記〉啟示錄》一書,本刊節選,宋曉軍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