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孤獨是自覺的捷徑

肯定是因為天太冷。

前些天我遇到瓶頸,覺得人生到瞭這個階段,有些無聊瞭。正常來說,欲望是生活的驅動力,很多人的理想生活最後可能是和欲望有關的。但現在這個階段,我對什麼都沒有“絕對”的興趣。沒有“絕對”的興趣,就沒有“絕對”的動力,於是生活就進入一種可有可無的平庸狀態,這樣很不好。

我想也許是季節的問題。可能在城裡暖和的暖氣、空調間裡感受不到季節對人狀態的影響,但我在山中的被窩裡縮著,那種影響就很明顯。季節裡面真的有一種“場”,是那種春生夏長、秋收冬藏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比如到瞭驚蟄,春雷萌動,虎豹狼蟲都起來瞭,你怎麼可能還睡得著?所以每年春暖花開時總是感覺很忙,時不我待。比如大雪,人真的會和那些花一樣,想綻放都打不開——有時工作就像開花,內心想打開,但手腳無力伸展,於是就會有點意倦神怠。

還有一種環境,是那種時代的、人文的整體意識形態凝結而成的“場”,也會影響在“場”的每一個人。20世紀八九十年代拍的武俠片,雖然畫面粗糲,卻有俠氣。而現在特效呈現得更好,畫質更清晰瞭,那種俠氣卻沒那麼明顯瞭。這大概就是那個時代的“場”造就的,那種精神面貌現在這個時代沒瞭,所以就拍不出來瞭。

我發現人很容易受那種外在環境——人文和自然的影響。直到剛才,風雪交加,我下山的時候,一步一滑,整座山隻有我一個人的腳印。隻有我一個人在一片巨大的白色背景裡時,我突然有種存在的感動,那種覺得什麼都沒意義的不安一下子就煙消雲散瞭。

(載 翔摘自中信出版集團《山居七年》一書,董克誠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