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首歌的歷史

斯蒂芬·福斯特

最近一傢奶茶店的主題曲火瞭,據說在門店唱這首歌,就可以免費領一杯飲料。這一線下狂歡很快成瞭互聯網的流量密碼。

然而,這首歌的背後遠遠不止喝杯冷飲那麼輕松愉悅。

蘇珊娜的美國往事

這首主題曲,改編自斯蒂芬·福斯特在1847年創作的《哦,蘇珊娜》。這首歌發行後成為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美國歌曲之一。這首歌輕快、簡單的旋律,折射出美國一段極為狂熱的歷史。

一方面,這首歌代表瞭美國轟轟烈烈的淘金熱。1848年年初,有人在加州發現大量黃金的消息不脛而走,之後相繼有30萬人從美國各地擁入加州參與淘金。而《哦,蘇珊娜》旋律歡快,充滿希望,很多人就是哼著這支小曲踏上瞭去加州淘金的旅程,這也是當時最流行的音樂——如今,著名西部遊戲《荒野大鏢客》裡也有這首歌。

在黃金幻夢的背面,這首歌也推動瞭美國平權運動的歷史進程。在《哦,蘇珊娜》之前,美國文藝界對於黑人的描繪大多是負面的,甚至形成瞭一種專門的藝術形式——“黑臉表演(black face)”,即白人通過誇張的舞臺化妝扮演黑人,通過自我矮化來取悅觀眾的滑稽歌舞表演。在這些表演中,黑人通常是貪吃、懶惰、愚笨的,最常見的矮化黑人形象是吉姆·克勞——衣衫襤褸,知識匱乏,為人懶散,愛拽詞卻總是出現語法錯誤。此外還有湯姆叔叔——憨厚老實,逆來順受,總是等著白人英雄出手搭救。

“黑臉表演”海報

如今存世的最早版《哦,蘇珊娜》音樂短片也是“黑臉表演”。但《哦,蘇珊娜》原曲其實塑造瞭一個與以往不同的黑人形象,他樂觀而積極,為自己心愛的女人踏上瞭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追尋真愛的腳步從亞拉巴馬一路走到路易斯安那——這是一種公路片裡白人主角才有的冒險精神,與“黑臉表演”中貪吃、懶惰又膽小的黑人形象截然相反。

這種對黑人以及美國南部的別樣描述令人耳目一新,寫出《哦,蘇珊娜》的福斯特出名瞭,但他沒有得到應有的榮譽和收入。他為人內向,對錢和名聲都不在乎,再加上當時美國的版權法有諸多漏洞,所以《哦,蘇珊娜》發行後,他仍然是歌紅人不紅,版稅收入也很低。

再後來,1864年,38歲的福斯特跌倒在旅館裡,不幸離世。就在他去世的第二年,南北戰爭結束。

福斯特死瞭,《哦,蘇珊娜》這首歌的旅程並沒有結束。它見證瞭美國奴隸制時代的變更,隨後又見證瞭中國從衰敗落後走向繁榮昌盛的過程。

蘇三的民國漂流

1933年,一首歌悄然在民國的大街小巷走紅,它的名字叫作《蘇三不要哭》。

這首歌其實就是經過漢化改編的《哦,蘇珊娜》,原曲中的美國州名被改成中國地名,人名也由蘇珊娜音譯為蘇三。

《蘇三不要哭》繼承瞭《哦,蘇珊娜》的歡快旋律,歌詞中又融入瞭中文特有的戲謔。

我想去南洋群島

懷抱琵琶一塊跑

我想到哈爾濱去

找那親親小嬌嬌

起身時雨真不小

可恨天氣太幹燥

給那雪風吹得熱難熬

蘇三哪,你別這麼號

蘇三哪,別哭號啕

你跟我到山東去吧

懷抱琵琶一塊跑

……

歡快的氛圍,悲劇的內核,賦予瞭這首歌一種極其立體的矛盾感。

《蘇三不要哭》的翻譯者兼詞作者,是被稱為“中國流行音樂奠基人”和“近代歌舞之父”的黎錦暉,他創辦瞭中華歌舞學校,又兼上海美美女校的校長。而演唱錄制《蘇三不要哭》的歌手,是民國紅極一時的女性代表王人美,她也是美美女校的學生。

王人美原名王庶熙,上有5個哥哥、4個姐姐,哥哥姐姐們基本都參與到當時中國民主革命的洪流中。而到瞭1927年,國民黨大肆屠殺共產黨員與革命志士,王人美全傢也因此四散。作為傢中最小的孩子,1927年,她懵懂地進瞭上海美美女校學習歌舞。

也許是因為王人美看著社會崩裂卻找不到合適的表達方式,最後在這個動蕩的時刻,就產生瞭這麼一首悲情卻戲謔的《蘇三不要哭》。

1933年以後,王人美的演藝事業在炮火的喧囂與間歇中得到短暫發展,她主演的電影《漁光曲》還拿瞭莫斯科電影節“榮譽獎”。1935年,她主演電影《風雲兒女》,並在片中演唱瞭聶耳作曲的《鐵蹄下的歌女》和《義勇軍進行曲》。

隨著日軍發動全面侵華戰爭,王人美逃亡香港,這首《蘇三不要哭》便隨著王人美及其名氣傳到香港。但很可惜,隨著太平洋戰爭爆發,1941年,日軍決定攻打香港,隨後日軍在當地實施瞭慘無人道的暴行。王人美又迫不得已,一路逃去昆明。

在日軍肆虐的最後幾年中,這首歌又傳播到瞭哪裡?查到這裡,線索似乎斷瞭,蘇三去哪兒瞭?

蘇三不再哭

時間就這樣到瞭20世紀60年代,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已成立,抗美援朝戰爭也勝利瞭,香港作為“亞洲四小龍”之一,經濟開始騰飛。這首《蘇三不要哭》又開始流傳,曲風變得更加歡快,歌詞變得更加積極樂觀。

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蘇三從上海到瞭山東,到瞭廣西,到瞭香港,到瞭雲南,又在1960年回到香港,我確信蘇三不會再哭瞭。

比如說,1961年的粵劇電影《戇姑爺》中,羅艷卿的經典改編,她在《蘇三不要哭》的旋律中填入失散多年的姐妹相認的情節,“素華不要哭”。

另外,粵劇《刁蠻公主憨駙馬》《唐伯虎點秋香》也都對《蘇三不要哭》的旋律、歌詞進行瞭改編。

與此同時,臺灣,作為西太平洋航道上的重要交通樞紐,早在船隻與洋流的來去間熟悉瞭這段旋律。1983年,歌手鳳飛飛演唱瞭《哦,蘇珊娜》,在臺灣紅極一時。

到瞭20世紀90年代,不管是蘇珊娜,還是蘇三,她們共同的悲劇內核,那種蒼涼的幽默感,已經瓦解得差不多瞭。

2005年,張曼莉將《哦,蘇珊娜》改編成喜慶的春節歌曲《齊齊賀下你》:

齊齊賀下你身心康泰,各位傢中添喜氣。

鄭源在2011年的《孔雀群星賀新年》中將其改編成普通話版的《齊聲恭喜你》,傳入大陸,喜慶的旋律,朗朗上口。那個見證瞭中國從破敗到強大的蘇三,最終回到祖國大陸。

2013年,周傑倫又極富創意地將其改編成《牛仔很忙》,讓大傢領略瞭牛仔文化。

如今,奶茶店選擇瞭這首歌,肯定也是因為它受眾廣、旋律歡快。

蘇珊娜,見證瞭美國解放黑奴的歷史,化身蘇三來到瞭開放與破敗並存的民國,她經歷瞭1927年大革命的失敗、1931年“九一八”事變、1937年日軍全面侵華、“亞洲四小龍”的經濟騰飛,最後通過改革開放的浪潮,重新回到大陸。

蘇三漂泊瞭80多年,現在,蘇三不會再哭瞭。

(停 雲摘自微信公眾號“X博士”,本刊節選,謝馭飛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