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高考前夕,我幫失戀兒子急找對象

在距離高考還有150天的時候,黃玉婷傢的學霸兒子因為失戀性情大變,書也不讀瞭,這簡直是要人命的事情!為此,黃玉婷兵出險招——

以分數論成敗,兩個兒子天差地別

黃玉婷從高職畢業後,在廣東省深圳市寶安區沙井一傢包材廠打工,認識瞭李剛,很快組建瞭傢庭。婚後,李剛在沙井步湧工業區開瞭一個小型包材廠。這些年,靠著辛苦打拼,工廠效益一年比一年好。

2001年,黃玉婷的大兒子曉東出生。2007年,他們迎來瞭二兒子曉南。2014年,夫妻倆在沙井新橋買瞭房子,黃玉婷也把心血和精力都放在培養孩子身上。讓她特別欣慰的是,大兒子曉東從小學到高中,都沒讓自己操過半點心,每次傢長會上,黃玉婷要麼是作為傢長代表發言,要麼就是上臺分享學霸秘訣。中學,曉東憑實力順利考上深圳的知名高中,每次考試都在年級前十名。高一時,班主任對她說,按這樣的成績下去,曉東考個985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黃玉婷激動得無與倫比,在“以分數論成敗”的大環境中,她深深感受到好成績帶給曉東的光環,也不自覺地把這個光環戴在瞭自己頭上。

不過,二兒子曉南卻讓黃玉婷頭疼,他成績長期在中下遊徘徊,還特別調皮搗蛋。有時候氣得黃玉婷對他動粗,可事情一過,曉南立馬又跟她嘻嘻哈哈的。黃玉婷欲哭無淚:“你能不能像哥哥那樣,讓我省點心?!”

曉南卻說:“你要都省心瞭,哪還有什麼存在感?”

在認清瞭老二是“扶不上墻的阿鬥”後,黃玉婷更是把心勁兒都投在瞭老大曉東身上,無論他有什麼需求,都盡量滿足。不過,曉東性格內向,不愛說話,黃玉婷覺得高中學業壓力大,這個階段的孩子性格古怪一點,也沒什麼,隻是有一點,她覺得曉東缺乏陽剛之氣,每次周末回傢,洗個頭都要一小時,晚上必敷面膜,還要抹一堆護膚品!黃玉婷小心翼翼地和他提出這個問題,曉東卻說“我又沒影響學習”,黃玉婷也不好說什麼。

高二下學期,一個叫劉巖的女生闖進瞭曉東的生活。劉巖是李剛廠子隔壁五金加工廠老板老劉的女兒。老劉離婚,劉巖隨父生活,她和曉東同校不同班,數學差,老劉便希望黃玉婷能幫幫忙,讓劉巖周末去她傢,讓曉東幫著指導下數學。

黃玉婷原本不樂意,大兒子從小就不喜歡與人交往,但她轉念一想,如果曉東能和劉巖交個朋友,說不定性格會變得好些。於是,在老劉幾番懇求下,黃玉婷有意無意地跟曉東提起,劉巖沒有媽媽的照顧,著實有點可憐。不知道是不是這張悲情牌起瞭作用,最終曉東不情不願地同意瞭。

打那以後,一到周末,老劉就開車把女兒送過來,下午或晚上再接回去。他很感激曉東,提著各種禮品登門道謝,還說劉巖數學成績提升瞭不少。

那一陣子,曉東也變得神采飛揚,和父母的交流也多瞭起來,而且,成績還上升到年級前五瞭!黃玉婷很開心,可心裡卻有隱隱的擔憂。

因為,“劉巖”這個名字不斷被曉東提及,且根據曉南的情報,有時這兩個孩子復習完功課,還出去逛逛街、散散步。不用說,這兩個孩子肯定是早戀瞭,這可是高三啊!

黃玉婷急瞭,想著要委婉規勸下兒子。可當她剛給曉東開瞭個話頭,兒子就很不耐煩,嘟囔著:“這有什麼,我的成績不是進步瞭嗎?”後來,黃玉婷又幾次提起這話題,曉東越來越煩躁:“當時我不願意,你非要我補,說劉巖可憐,現在補得好好的,你又不讓補,那劉巖現在就不可憐瞭?憑什麼都要你說瞭算?”

黃玉婷被懟得啞口無言。

高考前遇危機,學霸老大失戀棄學

從那以後,曉東早戀的事情就成瞭黃玉婷傢公開的秘密。幸好,他的成績穩中有升,當媽的也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在曉東沖刺高考時,黃玉婷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瞭。

那是2019年春節前夕,曉東在學校給黃玉婷打過幾個電話,可每次電話接通後,他什麼也不說就掛掉。周末回來,他的行為越來越反常,一直往陽臺跑,坐立不安、眼神呆滯。

春節,黃玉婷夫婦原本打算全傢一起回老傢,可曉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那一整個寒假,他邋裡邋遢,有時候臉也不洗牙也不刷,天天宅在房間裡,要麼悶著頭睡,要麼坐著發呆,一句話都不願意跟黃玉婷講。不但如此,寒假過後,他竟然鬧到瞭不願意去上學的地步。

在黃玉婷不斷詢問下,曉東這才吐露,原來劉巖莫名其妙地把他所有的聯系方式拉黑瞭,在學校也形同陌路。他想不通,明明當初是劉巖主動追求自己的,要分手也應該是他提出來啊,怎麼就什麼理由也沒有地被甩瞭,這口氣他實在咽不下!

當時,距離高考不到四個月,黃玉婷引以為豪的學霸兒子竟然因失戀要棄學。這時候,她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黃玉婷打電話、發微信給劉巖,沒有任何反應。她跑去找老劉,老劉也很為難,說為瞭這事,和女兒大吵瞭一架,可孩子犟得很,自己根本拿她沒辦法,還說,孩子們的事情,隻能讓他們自己解決。

黃玉婷氣得要吐血,和老劉大吵瞭一架。可是,氣話歸氣話,也隻是出瞭口惡氣,對曉東卻一點幫助都沒有。

在新學期開學後的一個月內,曉東請瞭十三天假,摸底成績一落千丈。他每天閉門不出,吃飯也全靠弟弟曉南送進去,偶爾黃玉婷從門外一瞥,房間又臟又亂,兒子蓬頭垢面,和以前判若兩人。

黃玉婷和丈夫李剛完全亂瞭分寸。當時李剛還要抽空回老傢照顧臥床不起的父親,剛開始還寬慰妻子,但看著曉東一天天萎靡不振,他終於爆發瞭,責怪黃玉婷對曉東過於溺愛,讓兒子說不得、打不得。

黃玉婷焦慮的心情又增加瞭一份憤怒:“我是教得不好,可是你天天忙你的生意,連教都沒教,怎麼好意思教訓我!”好幾次,他們夫妻越吵越兇,差點幹架互毆,還是小兒子跑過來,一句話止住瞭他倆:“火燒屁股瞭,你倆還吵架?拜托,爸媽,你們要以哥哥為重啊!”

冷靜下來,黃玉婷後悔得要死,在曉東的成長過程中,就是因為他從小成績好,他處處將成績作為免受責罰的擋箭牌,沒有經歷過任何挫折,以至於遇到事情喜歡鉆牛角尖。

班主任也十分焦急,建議他們帶兒子去看下心理醫生。可誰知,黃玉婷跟曉東一提,曉東就亂吼:“我沒病,要看也是劉巖她去看才對!她怎麼能這樣對我?就算提出分手,也應該是我!”

這一來,黃玉婷也算明白瞭,並不是曉東有多喜歡劉巖,或許他更在乎自己的自尊心和面子。眼看離高考隻有兩個月,曉東已經連續一個月沒有踏進教室一步。看著曾經內斂優秀的學霸變成這樣,黃玉婷失聲痛哭。什麼985,什麼211,現在都成瞭浮雲。那一刻,黃玉婷隻想看到一個正常的兒子。

後來,丈夫李剛也想通瞭。這些日子,他天天去醫院給老父親買藥,見多瞭生離死別,心裡豁然開朗,他安慰妻子說:“退一萬步說,就算兒子不高考,咱也不能拿刀架著他。”在一旁的曉南也跑來湊熱鬧:“爸爸說得對,要是哪一天哥哥生病瞭,躺在病床上,你可能又會說,比起來,哥哥失戀也是一種幸福……”

聽見曉南這樣說,黃玉婷欲哭無淚,嗔怪道:“你怎麼不盼著你哥的好呢?”

不過,想想老二曉南這話也不是沒有道理,隻要曉東能打開心結,去他的985!問題關鍵是,怎麼解開曉東的心結?這時候,曉南又一本正經地出主意:“老話說,解鈴還須系鈴人。不過劉巖這裡是沒戲瞭,媽媽,你要不要問問,學校裡面還有沒有別的同學能幫到忙呢?要是女生說不定更好。這就叫以毒攻毒!”

黃玉婷白瞭曉南一眼,這孩子還有心思開玩笑。不過,自從哥哥出瞭這事以來,曉南沒少出力。他想盡瞭一切辦法往哥哥跟前湊,借著向哥哥請教的名義,鉆進哥哥房間,雖然他經常被哥哥趕出來,但他臉皮厚,從不計較。受曉南啟發,黃玉婷還真打算試一試他出的招。

老二機智獻策,為人父母是場修行

第二天,黃玉婷向班主任說明來意。班主任推薦瞭幾個積極熱心的同學,黃玉婷一個個跟他們聊瞭聊,希望有人能抽空跟曉東多聊聊,甚至去看看他。這時,有一個叫周梅的女生說,她記得曉東以前曾說過想學街舞,但學業太重,沒有時間,不知道現在讓他去跳街舞,轉移下註意力,是否管用。

黃玉婷一聽,橫豎這樣瞭,那就試試吧。那天傍晚,黃玉婷一回傢,曉南就神秘兮兮地跟黃玉婷一陣耳語:“今天,我征求瞭幾個哥們的意見,他們都覺得可以用苦肉計和激將法。媽,你狠狠打我吧,然後我就去哥哥那裡求救……”

黃玉婷心裡不認同,但曉南一個勁兒地要她好好演,黃玉婷便吼瞭一句:“你怎麼又考倒數?你這樣我還怎麼活啊?”

黃玉婷按照曉南說的,裝模作樣地舉起巴掌,還沒落下去,曉南早已鬼哭狼嚎,猛拍哥哥的房門:“哥,救命啊,媽媽要逼死我!傢裡必須得有一個大學生,你不參加高考,可害苦我瞭。救命啊……”

房門突然開瞭。曉東還沒開口說話,他的電話就響瞭起來,看那樣子,是同學周梅打來的。黃玉婷不知道周梅跟曉東說瞭什麼,曉東掛瞭電話後,居然說想學街舞,放松一下。

黃玉婷忙不迭地連連點頭,這個時候,他能走出傢門,就已經是前進瞭一大步。

自曉東開始學習街舞,雖然不跟黃玉婷說話,但終於變得正常瞭些。黃玉婷也不敢過分打擾他,每次上課,就躲得遠遠地看。

一周後,曉東整個人好像精神起來瞭,出門還會照照鏡子,收拾下他的頭發。

一天,下很大的雨,黃玉婷去給曉東送傘,不小心摔瞭一跤,胳膊都摔破瞭。曉東見狀,臉揪瞭一下,沒吭聲。等經過便利店的時候,他一路小跑,進去不知道買瞭個啥。回傢後,黃玉婷洗瞭個澡出來,就看見自己的床頭櫃上放瞭一盒創可貼和一瓶碘伏。黃玉婷當時眼淚就嘩嘩地直掉。

兩天後,黃玉婷在送曉東去跳舞的路上,鼓足勇氣對他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也不是非得通過高考你才能成材,所以,你心裡不要有壓力和負擔。我和你爸隻是希望你能快樂點。”其實,說這話的時候,黃玉婷的心都沉到瞭海底——十二年寒窗苦讀,哪個父母不希望看到孩子金榜題名啊?

後來,黃玉婷逐漸發現,這一套組合拳下來,果然有瞭效果,曉東偶爾又開始看書瞭。

黃玉婷一高興,還給他買瞭面膜,想著這東西他應該喜歡。沒想到,曉東還給瞭黃玉婷,說他以後再也不敷面膜瞭。就在高考前一個半月,曉東突然告訴黃玉婷,他要回學校復習,要參加高考!

黃玉婷激動得身子都發顫,高興得說不出話來,扭過頭,眼淚又啪啪地落。現在想來,那段時間,她真是把這輩子的眼淚都要流光瞭。

2019年6月,高考如期而至。臨進考場,曉東避開黃玉婷的眼睛,輕輕說瞭一句:“我會全力以赴的。”黃玉婷一把摟住他1.83米的大個子,輕輕地拍瞭拍他的後背,忍著眼淚說:“沒事,能上考場的都是英雄。”

那一刻,黃玉婷知道,她兒子不慫!

後來,高考成績出來瞭,曉東考瞭509分。雖然985是無緣瞭,隻夠得上二本,但黃玉婷依然喜極而泣。曉東還安慰媽媽說,以後他會考研的。

意料之外的是,周梅和曉東一起,都被廣州的一所二本院校錄取。9月開學,曉東執意不要父母送他,他說自己這麼大人瞭,可以和周梅約著同行。

在兒子出發後的大概一個小時,黃玉婷的微信上收到一條短信:“兒子以前不懂事,讓全傢人都擔心瞭!兒子錯瞭,後悔瞭,不過以後,你們會看到一個真正的男子漢……媽媽,我愛您,也愛爸爸和弟弟,我們永遠是一傢人!”

黃玉婷又哭瞭,但這一次卻是苦盡甘來,是欣喜的眼淚!看著身邊的曉南,也已經長成大小夥兒瞭,黃玉婷不禁感慨,為人父母真的是一場修行,未來,自己還有更多的功課要做……

編輯/邵鸞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