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雞娃的反噬:學渣兒子怒娶英國房東大媽

銀行高管李秀華的學渣兒子,在她的安排下留學英國,大學畢業後又被英國當地的一傢銀行聘用。一切看起來順風順水,可實際上,卻是暗礁湧動……

銀行女高管之痛,兒子兩度高考失利

2019年10月5日,李秀華和老公老丁受邀參加瞭一場同事兒子的婚禮。婚禮上,他們遇見瞭和兒子一同留學英國的同學林宏。從林宏口中,他們得知兒子年初就跟他的英國女房東在當地註冊結婚瞭!

李秀華第一反應是,兒子肯定被這個老女人騙瞭。於是,她通過電話、QQ、微信、郵件等逐一質問兒子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是不是被騙瞭?半天之後,他才回復。回復更令李秀華傷心欲絕。他竟然說,他就是為瞭留在英國,不想回國看到媽媽。

李秀華,今年51歲,山東省濟南市人,是市內一傢商業銀行的高管,丈夫老丁是公務員。兒子丁文祺,從小就乖巧可愛,是全傢的寶貝疙瘩和驕傲。

按理說,李秀華絕對算得上人生贏傢瞭,可是偏偏兒子丁文祺的學習,成瞭她的一塊心病。

2014年夏天,文祺第一次參加高考。成績出來後,面對360多分的結果,李秀華並沒把失望表現出來,相反,以平靜的口吻跟兒子說,這次考不好也沒關系,再復讀一年,爭取明年有個好成績。

兒子低著頭半天沒吭聲,然後才吞吞吐吐地說他想去學攝影。李秀華一聽就炸瞭:“學攝影的那麼多,有幾個能出頭的?你學瞭這個能幹啥?去影樓打工?”兒子忍不住吼瞭一句:“我喜歡,不行嗎?”

李秀華忍著氣,苦口婆心地勸兒子:“喜歡歸喜歡,不能當飯吃,你聽我的話,再努力一年,隻要能上一本線就行,報個金融專業,出來以後我給你找工作,攝影你就當個業餘愛好,什麼都耽誤不瞭。”

李秀華甚至給他許願,如果高考能上一本線,想要什麼樣的單反相機隨他挑。好話說瞭一籮筐,丁文祺不再反對,似乎是被說服瞭,李秀華也松瞭口氣。

丁文祺終於乖乖地去復讀瞭。從那以後,他主動和媽媽說話的次數屈指可數。

為瞭能讓他有一個好的學習環境,李秀華和老丁商定,隻要兒子在傢,他們就不看電視,不玩手機。老丁學畫畫,李秀華也報瞭一所大學的高級研修班,希望給兒子樹立一個學習的榜樣。

2015年高考,丁文祺第二次的高考成績出來瞭——346分。不但沒進步,反倒退步瞭。

李秀華難過地流淚瞭,她對兒子前途的所有規劃,都是建立在分數過一本線的前提下的。

老丁回傢後,李秀華和他商量。老丁說:“他想學攝影就讓他去吧,能幹出點成績來最好,不行也就算瞭,反正有我們呢,也餓不著他。”

“那怎麼行?他這個成績,好學校去不瞭,又是這個專業,難道真讓他去影樓打工?到時丟不丟人?”李秀華斷然拒絕。

就在李秀華猶豫著要不要再讓兒子去復讀一次的時候,一個新的“機會”擺在瞭她的面前。一個做生意的親戚,他傢孩子也是學渣,親戚花錢送孩子去澳大利亞留學去瞭。李秀華心動瞭。

說幹就幹,李秀華聯系瞭一傢留學中介機構。中介給李秀華推薦瞭一所英國的大學,說雖然不是特別有名的大學,但英國的金融產業發達,金融教育也是世界有名,對以後回國找工作還是很有幫助的。這句話打動瞭李秀華,她把需要瞭解的事項都打聽清楚後,帶著全套資料回來跟老丁商量。

老丁一開始堅決反對,理由是兒子太老實,在國外照顧不好自己,李秀華說正好鍛煉一下。老丁又提出一個費用問題,說四年下來,他們這大半輩子的積蓄恐怕就全扔進去瞭。李秀華說,為瞭兒子的前途也值瞭,他們就算退休瞭也還能掙。老丁看說服不瞭李秀華,又給雙方的老人打電話。

雖然四個老人一致反對,但李秀華一向強勢慣瞭,反對聲也隻當耳旁風。

這時丁文祺開口瞭,他說不願意出國留學,人生地不熟的沒意思。要是不想讓他學攝影,那他都聽媽媽的,媽媽想讓他學什麼就學什麼,隻要別出國就行。看著兒子的可憐樣,李秀華瞬間有點心軟。但一向自詡理智的李秀華,仍舊沒有松口,被兒子的前途問題折磨得已經失去理智的她,再一次把兒子“成功說服”。丁文祺被說服的表現,就是沉默不語。

一意孤行送出國,母子關系跌至冰點

2015年9月初,兒子乘飛機去英國留學瞭。李秀華則開始瞭牽腸掛肚的生活。

因為和英國有八個小時的時差,她總是計算著兒子休息的時間,發信息問問他的生活和學習情況。讓她倍感失望的是,丁文祺很少會馬上就回復,大多數時候都要等上很久,才回復隻言片語,還有的時候幹脆就裝看不見。李秀華隻好寬慰自己,這是因為兒子的學習很忙,忙到沒有時間看手機。

失望歸失望,並不影響她對兒子的思念,隻是她這半輩子,不管遇到什麼事,都習慣瞭咬著牙硬撐,即使想兒子也不表現出來。但老丁不行,李秀華不止一次看到老丁在兒子房間,坐在他的書桌前發呆。

丁文祺的爺爺奶奶和姥姥姥爺更不用說。公婆還顧及兒媳婦的面子,隻是說想孩子,想得睡不著覺。李秀華爸媽可不給她留面子,每次見面都是一通數落,埋怨她不該硬逼著丁文祺出國。

空閑的時候,李秀華忍不住去翻看兒子的朋友圈。他朋友圈的動態很少,偶爾發一回,也都是一些氛圍陰鬱的照片,而且隻有圖片,沒有文字。

讓她印象特別深的兩張照片,一張是黃昏時分,從他臥室的窗戶裡面,正好看到對面的屋頂上藍灰色的天空,窗戶上灑下一抹餘暉,另一張還是同樣的角度,隻是夜色漸濃,室內已經被黑暗完全吞沒。

難道兒子一直孤獨地坐在窗前等天黑?這不應該是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學子該有的精神狀態。做母親的直覺告訴她,兒子在英國過得並不快樂。她也心疼,唯有用“辛苦四年,受益一生”來安慰自己。

這期間,李秀華也曾想過去英國看兒子,但從研修班畢業後,為瞭好好表現,早日升職,她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一直沒抽出時間來,也就沒有成行。

2017年暑假,兒子去英國留學後第一次回國。在機場看到他的第一眼,李秀華就哭瞭,兒子又長高瞭,卻又黑又瘦,眼神裡滿是與年齡不匹配的滄桑,讓她的心臟狠狠地抽瞭一下。

回濟南的車上,兒子一路沉睡。看著他的臉,仿佛看到瞭他剛降生時睡在襁褓中的樣子,李秀華默默地流著淚,老丁穩穩地開著車,不時地發出一聲嘆息。

回到傢,丁文祺去洗澡,李秀華和老丁忙著把兒子喜歡吃的菜擺到餐桌上。

吃飯時,丁文祺狼吞虎咽,一改以前的斯文。“英國的飯真的有那麼難吃嗎?”李秀華笑著問他,借以沖淡心酸。“嗯!”兒子答應瞭一聲,靦腆地笑著。

“沒關系,回英國之前,給你好好補補,你爺爺奶奶,姥爺姥姥,還有你舅舅,你姑姑,都要排著隊給你接風呢!”李秀華打趣道。丁文祺臉上的笑容僵瞭一下,咀嚼的動作也慢瞭下來,似乎嘴裡的飯菜一下子就不香瞭,李秀華後來才知道毛病出在哪裡。

回英國前的一個晚上,兒子突然主動開口和李秀華說話瞭。“媽媽,我想和你說個事。”他紅著臉說,眼神也躲躲閃閃。

“我……我不想回英國瞭。”說出這句話後,兒子如釋重負,抬起頭來直視著李秀華。李秀華卻如聞驚雷,“胡鬧!丁文祺,你是瘋瞭還是傻瞭?”兒子又低下頭來,咕噥道:“那個專業一點都沒意思,我不喜歡,不想讀瞭,我也不喜歡英國……”

“你給我閉嘴!不喜歡你也得把這剩下的兩年讀下來,為瞭留學,我們給你花瞭多少錢?你說不讀就不讀瞭?”李秀華氣到渾身哆嗦。丁文祺猛地站瞭起來,怒道:“又不是我讓你花錢的,還不是你硬逼著我出國?硬逼著我選這個專業?這能怨我?”他長這麼大,第一次這樣跟媽媽說話。

李秀華使勁拍著茶幾說:“我為瞭誰?還不是為瞭你的前途?你怎麼就不能體諒一下我們的心呢?”丁文祺冷笑著說:“是為瞭我的前途,還是為瞭你自己的面子,你心裡有數。”說完,他就回房間瞭。李秀華被兒子氣哭,老丁說:“你先消消氣,我去和他談談再說。”

不知道老丁和兒子怎麼說的,丁文祺又同意回英國瞭。這次回英國後,微信上他就不理媽媽瞭,和他爸爸的交流也不多,一直到畢業,這期間他也沒回來過,也再沒有和爸媽主動聯系過。

來自雞娃的反噬,荒唐婚事驚醒虎媽

2019年夏天,丁文祺畢業瞭。李秀華早就已經在國內給他聯系好瞭工作,但他遲遲不回國,還說在倫敦已經找好瞭工作。李秀華心裡一喜,忙問他找的是什麼工作。他含含糊糊地說,是在一傢銀行上班。李秀華心生疑竇,兒子一向不喜歡金融,怎麼會願意主動找銀行的工作?

兒子一直拖著不回國,李秀華給他聯系好的工作也不能久拖不決。正在李秀華一籌莫展之際,遇到瞭當初跟兒子一起去留學的這位同學。

她這才知道,兒子和他的房東,一個四十多歲的英國中年婦女,已經註冊結婚瞭!而這原因,竟僅僅隻是為瞭能不看到媽媽!李秀華不停地給兒子發郵件,打視頻電話,可兒子根本不予理會。這期間,老丁也嘗試跟兒子溝通。後來,從老丁口中李秀華才得知:那個英國女人叫麗薩,比兒子大18歲,離異,打零工為生。她的母親留給她一套老公寓,兒子大三時,就一直租住她的房子。可能是在異國留學的日子太孤單,兒子從這個陌生的女人身上感受到瞭溫暖和愛,於是就向她求婚瞭。

2019年冬天,李秀華和老丁飛往英國。丁文祺沒讓他們見那個女人,他獨自來見的爸媽。

一見面,李秀華哀求道:“你要不願意見我,中國有的是好地方,你為什麼非要留在英國?假結婚也太荒唐瞭,你馬上和那個女人離婚,跟我們回國,你愛幹什麼就幹什麼,我再也不幹涉瞭,隻要你回國就行。”

丁文祺卻說他和麗薩是真有感情的,並非假結婚。他說,在他最難過的時候,是麗薩的關心和陪伴給瞭他安慰。最後,他強調般地說:“她給我的溫暖,是任何人都無法替代的!”李秀華簡直要昏瞭,隻好提醒兒子,她都四十多歲瞭,還能生育嗎?他總要考慮一下自己的將來。丁文祺笑瞭:“我根本就沒想過要孩子,她也是丁克,這樣最好,省得惹麻煩。”這話刺耳又紮心。沒有說服兒子,李秀華和老丁又灰溜溜地回瞭國。

李秀華和老公剛回國不久,國內就暴發瞭新冠肺炎疫情。那時她還慶幸,幸虧兒子留在瞭英國。等到國內的疫情控制住瞭,英國的疫情卻變得如火如荼,李秀華勸兒子趕緊回國,他卻說他在傢裡很安全,讓媽媽別管閑事。

那段時間,李秀華和老公備受煎熬,每天都關註著英國的疫情變化,也是在這段時間裡,她開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也實實在在地感到瞭後悔,後悔不該把兒子逼成這樣。她在微信上跟兒子道歉,也把自己反思的結果告訴瞭他。但丁文祺依舊不理她,她擔心自己真的要失去兒子瞭。

2020年底,丁文祺忽然回國,李秀華在驚喜之餘,也免不瞭要探聽那個女人的事情,但是不管她問什麼,兒子都沉默以對。她又給兒子找瞭個工作,可兒子也不去上班,每天都關在臥室裡。她拜托丁文祺的表哥硬拉著他去旅遊,他才敞開心扉,吐露瞭實情。

原來疫情期間,丁文祺沒法出去工作,和麗薩關在傢裡,兩個人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多,幾乎每天都要吵架,後來,麗薩就跟他提出分手。一想到寶貝兒子被一個外國“老女人”欺負,李秀華自責不已。

李秀華和兒子做瞭一場推心置腹的談話,她真誠地向兒子道歉,並向他承諾以後再也不逼他做不喜歡的事瞭。為瞭重燃兒子對生活的熱情,李秀華還用高薪請瞭一個當地有名的攝影師,一對一地教兒子。

雖然學攝影比較燒錢,但李秀華慢慢感受到瞭兒子的變化。他不僅願意和老師一起去采風,回來後也開始願意和爸媽分享交流瞭。一次,丁文祺難得地拿起他的鏡頭,為李秀華拍瞭張人像攝影,她樂開瞭花。

如今,丁文祺在雲南的一個小城做著一份普通的工作。他告訴媽媽,等到時機成熟,他會開一傢自己的攝影館。李秀華覺得,這大概是最好的結局瞭。

編輯/李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