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論男人的情感修復力:姐姐剛去世,姐夫辦婚禮

這世間人心,最怕涼薄二字。湖南女孩齊曉目睹瞭姐姐患癌後,姐夫瞬間變心。她靠膽識和智慧,成全瞭姐姐最後的心意。

姐姐患癌,深情姐夫驟變臉

齊曉,今年28歲,生活在湖南省嶽陽市。她有一個比自己大四歲的姐姐齊歡。因為出生在農村,父母沒文化,從小就不怎麼管她們,一有機會就出去打麻將,所以齊曉是被姐姐拉扯大的。

齊歡高中畢業出來打工。她在工作中認識瞭長相帥氣、父母雙亡的李永。雖然李永一窮二白,但齊歡沒有嫌棄,跟他一起白手起傢,做起代理化妝品生意。她一邊掙錢,一邊資助妹妹讀書。一眨眼,十年過去,齊歡和李永買瞭車買瞭房,還資助齊曉上瞭大學。大學畢業後,齊曉也留在瞭姐姐姐夫所在的嶽陽市。

在齊曉看來,姐姐和姐夫的感情很好,小侄兒壯壯也9歲瞭。她常常聽見姐夫說:“遇到小歡,我太幸運瞭,小歡給瞭我這麼好的一個傢,我知足。”

齊曉一直為姐姐高興,直到2020年3月。那天,姐姐齊歡買瞭一份保險。保險附送瞭一個全身檢查,於是,齊歡就做瞭免費的體檢。沒想到,因為有幾項指標非常不對勁,醫生建議趕緊到三甲醫院做復查。李永第二天就帶著妻子去市中心醫院掛號檢查。幾天後,醫生把李永拉到一旁說:“病人可以確診是胰腺癌晚期,已經肝轉移瞭,你們傢屬要有心理準備,可能隻有三個月的壽命。”接到李永偷偷打來的電話,齊曉猶聞晴天霹靂,放下電話就請假飛奔到姐姐傢。

可看到姐姐面色紅潤,中氣十足,齊曉不敢相信姐姐惡疾在身。她又陪著姐姐到省城醫院重新做瞭各種檢查。幾天後,專傢會診的結果和前面一樣。醫生說:“已經發生肝轉移,手術是沒有意義的。現在能做的事,是可以試一試化療,或者用靶向藥物。”

和姐夫商量後,齊曉決定讓姐姐回到當地中心醫院住院治療。齊曉和姐夫輪番排班,李永管白天,齊曉管晚上,齊曉的媽媽從鄉下趕過來,在傢裡照顧9歲的壯壯。他們先給齊歡嘗試瞭靶向藥,這個藥很貴,可是沒幾天齊歡就渾身瘙癢,難受異常,又開始嘗試化療。或許是心理壓力過大,而化療對身體的損傷也大,沒幾天,齊歡就進入病危狀態。

搶救費用非常高昂,短短兩個星期,醫療費已經高達幾十萬。原來一直很有耐心的李永,慢慢地,臉色越來越難看。這天下午,齊曉下班來陪床,剛走到門口就聽到護士說:“52床傢屬,這是今天的費用單,再不交費藥就要停瞭。”“不是才交瞭3萬嗎?這麼快就沒瞭?”是李永的聲音。

李永皺著眉頭,臉色陰沉,那表情既猙獰又心痛。齊曉吃驚地盯著姐夫,心生寒意。姐姐生病才幾天,他就舍不得錢瞭?李永察覺到瞭齊曉的眼神,立刻停止嘟囔,掩飾道:“我現在去交費,今晚就辛苦你瞭。”齊曉盯著他離去的背影,心裡有瞭不好的預感。

那晚,齊歡醒瞭過來。齊曉很迂回地打聽,他們現在究竟有多少存款,姐夫知不知道所有的卡和密碼。姐姐虛弱地靠著床頭,表情耐人尋味。齊曉心裡很難受,立刻找補道:“你別多想,我就是擔心萬一錢不夠。這幾年我存瞭七八萬,隨時可以給你用。”齊歡看穿瞭妹妹的心思,開口道:“你放心,用不著你的錢,你姐夫的卡上有一百多萬呢。”

停瞭停,齊歡又說:“曉曉,在我駕照背面插瞭一張工行的卡,裡面有30多萬,是我最近收回來的貨款,你姐夫他不知道。你幫我拿著,有什麼萬一就留給壯壯……”齊曉搖搖頭:“你過幾天病好瞭就回去自己保管,別給我。”齊歡握瞭握妹妹的手,繼續道:“你有空去我店裡把我賬本拿過來,店裡還有一些存貨,還有幾筆貨款沒收回來,我要跟你說。”

盡管齊曉感情上萬分不願意,但她還是一一照做瞭。姐姐說的那些零星款項攢起來,差不多有50萬,齊曉單獨開瞭張卡存瞭起來。

婚禮接葬禮,睿智妹妹急出手

沒過幾天,齊歡的情況愈發嚴重瞭,整日昏睡,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這期間,醫生下過兩次病危通知書,人也被搶救過兩回。齊曉一大清早直接找到主治醫生,主治醫生盯著她說:“我前幾天就跟你們說過,這個52床要是換瞭藥,那效果肯定是沒有進口藥好。”“啊?換瞭藥?什麼時候換的藥?誰換的?”醫生嘆瞭口氣:“你們傢屬的意見要統一啊……”

醫生還沒講完,齊曉的電話就響瞭。一接起來就聽到壯壯在哭:“小姨你快來,外婆和爸爸吵起來瞭。”電話裡傳來齊曉媽媽和姐夫的爭吵聲。姐夫李永的聲音很大:“不是我不給治,這個病,醫生都說瞭治不好。傢裡的錢都治完瞭,我能怎麼辦?隻有這套房子瞭,要把這個房子賣掉嗎?”齊曉心想,李永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姐姐明明說他卡上有一百多萬,這幾個星期不是才用瞭幾十萬嗎?“你沒良心!”齊曉媽媽尖叫道:“我好好的姑娘,你不治瞭叫她回傢等死嗎?”“什麼等死?我這不是把她接回傢伺候嗎?你覺得不行你帶回去治,好吧?”李永一聲暴喝,把齊曉嚇瞭一跳。她剛想開口,電話斷掉瞭。

齊曉心急火燎打車往姐姐傢趕,在路上就給李永打電話:“姐夫,你不用賣房啊,不是還有一輛寶馬車嗎?把車賣瞭不行嗎?”李永大發雷霆,說齊曉道德綁架,不顧念孩子,想讓他和孩子陪著齊歡一起死。齊曉倒吸一口涼氣,原來李永不是不會發脾氣,隻是姐姐還能給他帶來利益的時候,他可以隱忍,現在姐姐變成瞭拖累,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瞭。

等齊曉趕到姐姐傢,李永已經回醫院瞭。她媽媽表情平靜地說:“我剛剛跟你爸打電話瞭……”齊曉沒想到,爸媽商量之後的意見是,他們害怕李永把姐姐丟回娘傢讓他們來管,所以決定不管瞭……

一整個白天上班的時間,齊曉都在思索,萬一李永真的不再續繳醫療費,自己要不要把姐姐的那筆錢拿出來?眼睜睜地看著姐姐等死,她做不到。可是如果拿出來,李永就更不可能拿錢給姐姐看病瞭!一時間齊曉矛盾得不知如何是好。

快到下班的時候,公司突然讓齊曉出個急差。齊曉推辭不掉,隻好一邊上高鐵,一邊給醫院打電話,讓護士趕緊安排個護工陪床。不料,護士說:“52床已經辦理瞭出院手續,出院回傢瞭。”

得知李永真的把姐姐接回傢等死瞭,李曉恨不得馬上跳下高鐵!兩天後,她把事辦完,一下火車就往姐姐傢趕。電梯門還沒打開,就聽到瞭媽媽尖利的哭聲。一走出電梯,就見姐姐傢鐵門大開,好幾個穿著白大褂的人站在門口……姐姐就這麼突然走瞭!齊曉哭成瞭淚人。葬禮辦得很簡單,也很匆忙。李永說沒有錢瞭,一切從簡。齊曉的媽媽在葬禮後就回瞭鄉下,齊曉則固定每兩個星期去看一次壯壯。

齊歡去世一個月後的一個周末,齊曉帶壯壯出去玩。吃飯時,壯壯遲疑地問:“小姨,如果一個人的老婆死瞭,他就可以找女朋友嗎?”齊曉立刻覺出這話不對勁,點瞭點頭,又問:“嗯,你爸爸的女朋友好看嗎?”他想瞭想,搖搖頭說:“我覺得沒有媽媽好看。”

齊曉全身一陣陣發冷,她不敢相信,姐姐才走一個月,李永就已經找瞭女朋友。她又問:“你怎麼會見到爸爸的女朋友呢?”壯壯說:“她昨天晚上住傢裡瞭。”聽罷,齊曉拿著可樂的手止不住地顫抖。

要說李永和那女人從前不認識,傻子才會信!難怪李永不肯拿錢出來給姐姐救命,這是要省錢給新人花啊!齊曉又想到,這兩個無恥之人,如果他們再生一個小孩,壯壯的利益不就讓他們吞噬殆盡瞭嗎?

回去後,齊曉立刻給懂法律的朋友發瞭個微信,咨詢她該怎樣做才能最大限度地保全壯壯的利益。在朋友的指導下,齊曉準備以父母的名義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繼承姐姐的部分遺產,這樣就可以順理成章把壯壯的繼承份額也確定下來。

齊曉正琢磨如何收集李永出軌證據的時候,卻傳來李永籌備婚禮的消息。聽共同的朋友說,李永已經在本市一傢有名的飯店預定瞭酒席,婚禮定在一個月後,他還給女方買瞭車,交付彩禮若幹。不是拿不出錢給姐姐治病的嗎?齊曉唏噓不已,決定馬上出手。

第二天,齊曉向法院提交瞭訴訟申請,同時申請瞭財產保全,要求馬上凍結姐姐和姐夫名下的所有房產和車,等待法院判決分配。收到法院傳票後的李永,氣急敗壞地給齊曉打電話:“我沒想到啊,你們傢的人這樣貪財,這麼沒情義,要是小歡知道她屍骨未寒,你們就來搶她的財產……”齊曉含恨回瞭一句:“是嗎?你也知道她屍骨未寒?那你幹嗎這麼著急結婚?”李永頓時語塞,氣哼哼地掛瞭電話。

天道好輪回,亡姐心願大過天

都說“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或許,這個世界還是有現世報這回事的。法院還沒有排期開庭,一天傍晚,齊曉接到壯壯學校的電話。老師說今天一直沒人接壯壯,要她去接一下。齊曉連忙趕到學校把壯壯接回瞭姐姐傢。傢裡沒人,她撥瞭好幾次李永的電話都是關機。最後,她在房間找到李永女友的電話,撥瞭過去。電話那頭沒好氣地說:“他現在在市中心醫院。”齊曉還沒來得及細問,對方就掛瞭電話。

齊曉把壯壯托付給對門鄰居,又馬不停蹄地趕到市中心醫院。她跑到咨詢臺打聽李永的消息,護士連忙說:“我們也著急聯絡他的傢人呢……”

原來,李永今天和女朋友吵架,出瞭一個小車禍,手機也關機瞭。他到這裡做瞭個常規檢查,本來人蠻清醒的,沒想到看到血液報告後就昏過去瞭。齊曉找到急診室,看到床頭的血液報告,隻看瞭一眼,心臟就抽緊瞭,上面有幾個熟悉的指標和數字,和姐姐幾個月前的那些測試報告非常相似!

齊曉再次把媽媽從鄉下叫過來照顧壯壯。幾天後,李永的檢查報告出來瞭,和齊歡一模一樣:胰腺癌晚期,肝轉移。幾天時間,李永就像老瞭十歲不止,人一下子幹癟下來。而他的女朋友再也沒有出現過。

李永確診的第二天,齊曉下班到姐姐傢,一進門就看到李永跪在父母面前,哭天抹淚:“媽,我真的沒有錢治病瞭,你和爸能不能不要告我瞭,撤銷財產凍結吧,讓我賣房子治病。”相比此刻的卑微,誰能想到幾個月前,他還理直氣壯對妻子見死不救呢!齊曉的媽媽掰開他的手,起身逃開:“這不是和歡歡一樣的病嗎?沒法子。我們還是要想一想小孩,這房子怎麼能賣呢……”齊曉冷笑,是啊,自己父母怎麼可能同意?他們對親生女兒都那樣淡漠!她昨天還聽到媽媽給爸爸打電話,倆人商量著李永死後,財產全部落到自己手上,隻要給壯壯一口飯吃就行……

齊曉知道,留給壯壯的那些財產絕不可以落到父母手上,他們絕對不會把錢留給壯壯。當晚,齊曉就讓朋友起草瞭一份以李永為立囑人的遺囑,聲明萬一李永故去,全部財產留給壯壯,並且指定自己為壯壯的監護人。帶著這份遺囑,她去找瞭李永。

齊曉承諾,隻要李永簽瞭這份遺囑並公證,自己可以借給他10萬塊,並幫忙說服爸媽撤銷訴訟和取消財產凍結。李永很快簽瞭遺囑。辦完公證,齊曉當即轉瞭10萬塊錢給他。出乎她的意料,李永走得非常快,沒堅持兩個星期就走瞭。醫生說,他不是病死的,他是被自己嚇死的。

李永的葬禮過後,齊曉聽到爸媽在房間商量什麼時候賣掉姐姐的房子,再帶壯壯回鄉下讀書。齊曉很快辦完瞭李永的死亡證明,帶著死亡證明先把法院的訴訟撤銷瞭,再帶著壯壯把遺產都轉到壯壯名下。她要求自己快刀斬亂麻,先把一切迅速定下來。

辦完瞭所有繼承事宜,她請律師朋友幫瞭個忙。

她把爸媽帶到律師行,請律師朋友念瞭李永的遺囑,告訴他們,壯壯以後由自己監護。按照繼承法,他們隻能繼承姐姐遺產,不能繼承李永的遺產,所以他們能得到的份額就是總遺產中很小的一部分。

“我們按總遺產折價來算,再去除繼承財產過戶所有的花費。”律師一邊說,一邊摸出個計算器,擺出一大堆收據,劈劈啪啪算瞭一陣,最後說:“這個金額大概在10萬。”律師很有技巧地停下來,問瞭一句:“你們兩位老人傢是要銀行轉賬嗎?請問轉到哪個賬號?”“哦,哦。”齊曉看著爸爸推瞭推媽媽,媽媽馬上摸出一個小本子,上面記著銀行號碼。過瞭一會兒,他們終於反應過來,怎麼這麼少?可是,雖然生氣,兩個老人坐在從來沒進過的高檔律師樓,很有點拘束,再看著專業律師,更說不出什麼話瞭。

事情終於圓滿解決瞭。齊曉松瞭一口氣。把父母送回鄉下後,齊曉搬進瞭姐姐傢。那天晚上,她拉著壯壯的手說:“你知不知道?小姨很愛你!你要記得,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有小姨。”壯壯緊緊地抓著她的手,重重地點頭說:“我知道,小姨,我也愛您。”淚湧上齊曉的眼眶,她又把淚憋瞭回去。以後就由自己把壯壯帶大,就像姐姐當初那樣。

為瞭侄兒,妹妹憑智慧保全瞭姐姐的遺產。

編輯/茜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