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私心埋沒初心:豪門準兒媳命喪“以惡制惡”分手局

2021年5月18日下午,河南省鄭州市郊外突然濃煙滾滾,一男子朝一漂亮女孩身上潑瞭汽油後點燃,同時點燃一輛豪華寶馬跑車後,揚長而去,滿身是火的女子拼命呼救……這到底發生瞭什麼?

太傻太天真:與劣跡斑斑富二代訂婚

今年25歲的潘曉藝是河南省淅川縣人,2019年畢業於鄭州大學計算機系。雖出身農村,但她身高1.74米,容貌靚麗,熱情大方。大學期間,潘曉藝是校藝術團骨幹,多次在電視臺舉辦的各類晚會上亮相,還在模特大賽中獲獎。追求她的男生很多,但她一個都沒看上。2019年8月,潘曉藝被河南省鄭州市一傢房地產公司聘為“形象大使”,在這裡上班瞭。

該公司董事長嶽東富是有名的千萬富翁,妻子尚秀娟在傢打理傢務,兒子嶽洪鵬26歲,驕橫霸道,有很多惡習,經常開著豪車惹是生非。由於嶽洪鵬這些劣跡,沒有一個女孩敢繼續和他交往。

2020年5月初,公司新樓開盤,尚秀娟拉著嶽洪鵬來助陣。當穿著禮服的潘曉藝熱情地招呼他們時,尚秀娟驚呆瞭:這姑娘真漂亮!再看兒子,眼睛一眨不眨地也盯著女孩,眼珠都快掉下來瞭……

尚秀娟很快將潘曉藝的底細摸得一清二楚,決定撮合潘曉藝做兒子的女友。嶽東富聽說母子倆都看中瞭潘曉藝,對她一番考察後發現,潘曉藝雖是農傢女,但綜合條件出眾,便決定把潘曉藝選定為未來兒媳。

很快,嶽東富托副總把此意轉告給潘曉藝。潘曉藝雖是農傢女,但她自尊心強,並不想嫁入豪門吃軟飯,也聽說富傢子弟身上的毛病多,所以還是婉拒瞭。

副總給潘曉藝做工作說:“你能被董事長看中,做他兒子的女友,將來嫁入豪門多好啊!多少女孩夢寐以求想嫁豪門都沒機會。嶽洪鵬這小夥挺不錯的,長得又高又帥,年齡跟你也般配,隻是有些貪玩,結瞭婚就好瞭唄。”在副總幾次勸說後,礙於面子的潘曉藝這才勉強答應先處處看。

嶽洪鵬是撩妹高手,向潘曉藝發起瞭猛烈追求。沒多久,潘曉藝答應瞭做他的女友。嶽東富夫婦連忙請潘曉藝的父母到鄭州,為兩人舉行瞭盛大的定親儀式,並給潘傢下瞭聘禮。潘傢父母也很高興。嶽東富清楚兒子的過去,再三叮囑兒子要改掉壞毛病,珍惜善待潘曉藝。嶽洪鵬連連點頭答應。

不久,尚秀娟把一處別墅的鑰匙給瞭這對小情侶,兩人同居瞭。經過一段時間交往,潘曉藝發現嶽洪鵬並不像人們議論的那麼壞,對她呵護有加。嶽東富看著兒子和潘曉藝交往後的變化,舒瞭一口氣。

一次,潘曉藝的高中同學仝姍來找她玩,嶽洪鵬請她倆吃大餐。仝姍與父親在鄭州農貿市場做水果生意,經常受同行欺負,賠瞭很多錢。嶽洪鵬問明情況後,拍著胸脯對仝姍說:“你是潘曉藝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放心,我一定幫你擺平這件事!”

過瞭一周,仝姍給潘曉藝打來電話:“替我謝謝你男友,現在沒人敢欺負我們瞭,生意對頭還給我們道瞭歉,賠瞭損失。”潘曉藝問嶽洪鵬,他笑瞭:“沒啥好謝的,我就是找幾個哥們給他們講瞭一番道理而已。”潘曉藝信以為真,覺得男友挺仗義的,對他也越發溫柔體貼。

2020年末,潘曉藝漸漸發現,嶽洪鵬對她沒以前熱情瞭。他的朋友大多不像好人,他更是滿嘴臟話,經常酗酒,惹是生非,本性開始顯露出來……

分手陷僵局:意外獲知男友驚天秘密

2021年1月,潘曉藝陪嶽洪鵬去花卉市場,嶽洪鵬的肩撞上一中年男,對方差點把花盆給摔瞭。男子沖他吼:“沒長眼呀!”嶽洪鵬沖上去給瞭對方幾耳光。那男子也不示弱,還瞭手。嶽洪鵬立刻叫來幾個哥們,對男子一陣拳打腳踢,又在男子腿上紮瞭一刀。男子被打進醫院,嶽洪鵬進瞭局子。最後嶽東富出面,給傷者賠瞭5萬元,兒子才被撈回。

潘曉藝瞠目結舌,男友如此霸道,此前的溫文爾雅難道都是裝出來的?她還瞭解到,嶽洪鵬幫仝姍傢那件事,也是用暴力手段解決的。

潘曉藝暗暗吃驚,萌生瞭分手的想法。但又想到自己畢竟是嶽洪鵬的未婚妻,加上嶽東富知道兒子這些事傷瞭潘曉藝的心後,對兒子的不爭氣反復向潘曉藝表示歉意,還表示全權放手,讓她幫忙監管嶽洪鵬,潘曉藝隻能強忍著不滿,勸導瞭男友一番後,繼續同他相處,希望假以時日,他能慢慢變好。

不久,潘曉藝發現,嶽洪鵬開始夜不歸宿,潘曉藝問他幹什麼去瞭,他不耐煩地說:“男人的事你少管。”潘曉藝悄悄跟蹤得知,他竟然是去參賭。她再三勸阻無效後,把這事告訴瞭嶽東富,氣得嶽東富把兒子狠狠教訓瞭一頓。

得知是潘曉藝向父親告的狀,嶽洪鵬甩瞭她一耳光,打得她鼻子出瞭血。潘曉藝驚詫委屈,哭著搬到閨蜜那裡,並想就此與他分手。後來嶽洪鵬找到瞭她閨蜜的住處,每天上門要接她回傢。潘曉藝不想回,但架不住他道歉糾纏求復合,最終還是回瞭。

當晚,潘曉藝輕言細語勸男友:“你再這樣下去,下場肯定是蹲監獄。我是真心愛你的,也不想跟著你過提心吊膽的日子。你要是想和我繼續處下去,就必須改掉惡習,否則我會離開你。”

嶽洪鵬滿嘴抹蜜:“親愛的,你說得對,今後我保證不惹事瞭。”

嶽洪鵬確實消停瞭許多,潘曉藝還以為他真的棄惡從善瞭,然而,更讓她揪心的事還在後面……

2021年3月,潘曉藝因感冒到醫院看病,發現嶽洪鵬的寶馬跑車停在那裡,潘曉藝很納悶:他來醫院幹什麼?當她走到婦科門診時,正巧發現嶽洪鵬攙著一個20歲左右的女孩出來,潘曉藝趕忙躲開,並用手機拍下這一幕,還打聽到他是帶女孩去流產的。

潘曉藝氣得肝疼,待嶽洪鵬回到傢,她厲聲質問:“你是不是瞞著我跟別的女孩有關系?”嶽洪鵬不承認,潘曉藝翻出照片怒斥道:“你口口聲聲說愛我一人,卻把別人弄懷孕瞭去打胎,你真無恥!”這次,任憑嶽洪鵬覥著臉道歉發誓,潘曉藝也無法原諒他。

男友如此濫情,潘曉藝難以咽下這口氣,和他鬧瞭好幾天,心灰意冷,最後提出分手。嶽洪鵬不答應:“你要是同我分手,我就天天去你父母傢找你,看他們能不能安生。”面對嶽洪鵬的威脅,想到嶽傢勢力大,父母隻是農民,又收瞭他傢禮金,萬一生出事端怎麼辦?最終,潘曉藝沒再提分手。但這個男友她是徹底不想要瞭,怎麼分手才分得沒有後患呢?

兩天後,潘曉藝掀開床底櫃,想找出自己的牛仔褲送閨蜜,突然發現一個黑色皮包,裡面裝著黑色蒙面頭罩,還有刀子、繩子、膠帶等工具。潘曉藝非常疑惑:嶽洪鵬用這些東西幹什麼?當時她並沒有多想,隻是好奇地用手機把這些東西拍瞭照。

又過瞭一周,潘曉藝在廚房做飯,嶽洪鵬的哥們何小順驚慌失措地來找他,他連忙把何小順拉進裡屋。潘曉藝從廚房出來,無意中聽到何小順對嶽洪鵬說:“哥,不好瞭不好瞭!”“啥事情那麼慌?你慢慢說。”潘曉藝趕忙用手機悄悄錄下兩人的對話。

“哥,半年前蒙面強奸女學生那事,那個女生的父母報案瞭,公安局正在查找兇手呢,你趕快躲起來吧!”嶽洪鵬哼瞭一聲:“怕啥?當初我不是蒙面瞭嗎?誰能證明是我幹的?大不瞭魚死網破……”

聽到這裡,再聯想起床底櫃裡的頭罩和繩子等工具,潘曉藝一個激靈:原來半年前發生在鄭州的蒙面強奸女學生案,竟是嶽洪鵬幹的!她這才意識到,嶽洪鵬根本就沒人性,自己更是無力改變他。如果再同這個惡魔生活在一起,哪裡還有幸福可言?潘曉藝後怕不已,決定馬上離開嶽洪鵬。她找出嶽洪鵬放在床底櫃裡的作案工具,悄悄藏瞭起來。

掌握瞭嶽洪鵬的罪證後,潘曉藝的第一反應是趕快去公安局告發他,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可惜潘曉藝猶豫再三後,並沒有選擇報警。她想,以前她害怕分手後嶽洪鵬報復自己和傢人,但現在自己手上有拿捏他的犯罪證據,如果自己以此作為分手的砝碼要挾他,諒他不敢對自己怎麼樣。

私心毀人生:“以惡制惡”絕非分手上策

潘曉藝趁嶽洪鵬不在,收拾好東西,留下一張便條,便離開瞭嶽洪鵬的別墅。她更換瞭手機號碼,在一偏僻小區租房住下。擔心萬一嶽洪鵬再次找到她尋釁滋事,潘曉藝打電話給大學男同學楊大川,告知自己和嶽洪鵬的事,希望他能保護自己。

楊大川為人熱情仗義,和潘曉藝一直是“好哥們”關系,聽完潘曉藝的訴求,他毫不猶豫地答應瞭。

當嶽洪鵬發現人去樓空,又看瞭潘曉藝留的“我不回來瞭,不要找我”的便條,立刻明白瞭。得知已不來上班的潘曉藝跟兒子分瞭手,嶽東富知道肯定是不爭氣的兒子傷害瞭她,氣得要跟他斷絕父子關系。

2021年4月,潘曉藝和楊大川在小飯館吃飯,被四處找尋她的嶽洪鵬瞧見。嶽洪鵬以為潘曉藝又交瞭男友,怒火中燒,沖進後廚抓起一把殺魚刀,指著楊大川罵道:“你小子是不是活夠瞭,敢搶我女朋友?你現在馬上給我滾!不然老子今天砍死你!”

楊大川站起來同他理論:“是又怎樣?有種你就砍啊……”嶽洪鵬揮刀沖過來。楊大川沒想到嶽洪鵬竟然真敢砍,他給潘曉藝使瞭個眼色後,連忙往外跑。嶽洪鵬拿著刀就追,潘曉藝趁這個空當從側門跑瞭。

可是幾天後,嶽洪鵬不知從哪裡查到瞭潘曉藝的住處,找上門來,恰好楊大川也在。嶽洪鵬不由分說,沖上來就打楊大川。

眼看著楊大川被嶽洪鵬打倒,潘曉藝大聲喝道:“嶽洪鵬!你給我聽著,別以為你蒙面強奸女學生的事能瞞天過海,我可是有你犯罪的證據,惹惱瞭我,我就去公安局揭發你,讓你蹲大獄!”

嶽洪鵬一驚:難道藏在傢的作案工具被她發現瞭?他擔心潘曉藝真有自己的罪證,果然停瞭手:“你別胡說八道。再讓我看到這小子,我對他不客氣!”

說完,嶽洪鵬從潘曉藝那裡匆匆趕回傢,趕忙去翻找作案工具,果然不見瞭。他越想越害怕,醞釀瞭解決方案:爭取同潘曉藝復合,那樣她就不會舉報自己瞭,若她不從,幹脆殺瞭她,以絕後患。

5月3日,嶽洪鵬再次找到潘曉藝,“撲通”一聲跪在她面前:“之前都是我混蛋,對不起你,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改邪歸正……”潘曉藝仍果斷拒絕。

嶽洪鵬想出一個自認為既能殺人又能逃脫法律制裁的毒計:制造一起轎車意外失火事件,讓潘曉藝葬身火海。於是,嶽洪鵬又一次找到她,向她求饒說:“隻要你不把我的事說出去,我答應跟你分手。”並希望找個地方好好談談分手的事。潘曉藝依然天真地以為,自己手中有嶽洪鵬犯罪的“殺手鐧”,諒他也不敢把她怎樣,她本想叫上楊大川,但轉念一想,這樣更易激怒嶽洪鵬,擔心適得其反,她決定單刀赴會。

5月18日下午,嶽洪鵬將自己的寶馬車加滿油,又用水瓶裝瞭大小兩瓶汽油,打電話叫上何小順,說是帶潘曉藝和他一起去郊區玩。他們趕到潘曉藝的住處時,潘曉藝正要出門。嶽洪鵬和何小順下瞭車,把潘曉藝哄騙上車,說是帶她出去散散心。接著,寶馬車飛速向市郊駛去……車開到郊外一片樹林時,嶽洪鵬露出瞭最後的猙獰:“既然你不同意和好,今天就讓你死。”說完,他將一小瓶汽油全部倒在潘曉藝身上。一旁的何小順見嶽洪鵬“玩大瞭”,嚇得落荒而逃。隨後,嶽洪鵬迅速掏出打火機,點燃潘曉藝身上的汽油,然後又點燃瞭寶馬車,拔腿揚長而去……

頓時,小樹林濃煙滾滾。潘曉藝一邊慘叫著呼救,一邊撲打著身上的火焰……在附近修水道的幾個民工迅速撲滅瞭潘曉藝身上的火。此時,潘曉藝已被燒得昏倒。民工們把她送到醫院搶救,並打110報警。

蘇醒過來的潘曉藝向警方舉報瞭嶽洪鵬的罪行,並向警方提供瞭存放在楊大川處的作案工具和備份錄音。遺憾的是,她已被燒成重度傷殘,美麗不復存在。嶽洪鵬和何小順相繼被鄭州市公安局民警抓獲。民警在突審嶽洪鵬時,以為潘曉藝已死的嶽洪鵬拒不承認犯下的罪行,直到得知潘曉藝獲救並已蘇醒,他才低下頭,供述瞭自己的全部罪行。

案發後,嶽東富無比震驚,痛悔自己沒有管教好兒子,才害慘瞭潘曉藝,他已為潘曉藝墊付瞭巨額醫療費,並積極配合醫院對其進一步治療。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等待嶽洪鵬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餘人物均為化名,相關信息做瞭技術性處理。)

[編後]此案的慘烈結局令人痛惜,又引人深思。我們同情潘曉藝,也奉勸其他女孩:分手是一門藝術,特別在面臨棘手的糾纏時,需精心策劃,因人而異,借力使力。切忌沖動,保持理智是根本;經濟上互不相欠,厘清財務糾葛也是前提;找準自己令對方留戀的地方重點擊破,讓對方徹底厭倦你,或讓對方想盡快逃離,為此,當當“戲精”也無妨。當然最重要的是,一旦你考慮清楚,分手需當機立斷,切不可與惡魔拖延!

編輯/塗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