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烏鴉小姐”唱響央視:大娘,我永不退後的底氣

王志心從小被周圍人抹黑是“烏鴉小姐”“倒黴蛋”,幸好有大娘守護。她在快女舞臺大放異彩,可關鍵時刻爆冷出局;與公司簽約前夕生病,錯失機會;好不容易簽約公司,外形實力兼具卻出不瞭頭。人生不如意時,大娘再次挺身而出……

命運壓制:“烏鴉小姐”要逆天改命

運氣是玄學,這門學科,王志心修得不夠好。

8歲那年冬天,父母出車禍身亡,王志心成瞭孤兒。大伯王義和大娘李世平收留瞭她。大娘傢本就不富裕,她一來,生活更是捉襟見肘。但在吃穿用度上,李世平總先緊著王志心。王志心有新衣,哥哥王志博沒有。王志心被送去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最好的中學,王志博沒這待遇。王志心犯錯瞭,挨批評的是王志博……面對哥哥,王志心很自責。

2004年寒假,王志心剛從佳木斯回到建三江的傢,冰災就降臨。20坰大棚全被壓垮,地苗全凍死瞭,傢裡欠下瞭40多萬外債。之所以借錢承包這麼多地,是因為李世平想多賺點錢送王志心去學音樂,李世平覺得這孩子嗓子好有天賦,不想她埋沒瞭。

15歲的少女承受不下這份情,以至於將這場天災算到瞭自己頭上。一天夜裡,她從爺爺炕頭拿瞭50元錢,撕下作業本留瞭個言就離開瞭。她想遠離傢鄉,自力更生,不給大娘和哥哥帶去壞運氣。

那天,王志心還帶走瞭一個仙女娃娃掛件,那是她9歲時,大娘熬瞭三個夜晚給她縫的。當時,她夜裡老做噩夢,大娘說把仙女娃娃放在枕頭下就不做噩夢瞭。有瞭小仙女,她的夢魘真消失瞭。這個仙女娃娃能給她安全感,給她勇氣去面對未知。

在佳木斯,王志心吃盡苦頭才勉強糊口。5個月後,傢裡人找到瞭她。回到傢她才知道,因為她離傢出走,大娘病倒瞭,還被人戳脊梁骨。

終究還是給大娘帶去瞭麻煩,王志心想離開的態度更加堅決瞭。無奈之下,李世平將她送到佳木斯親戚傢的酒店裡上班。

2007年8月,王志心得知全國蒲公英青少年新人大賽黑龍江賽區正在海選,她想參加,但比賽需要錢。李世平將準備用來看病的1000元塞給瞭她。王志心以一首《盲童》獲得全國金獎。

音樂,像一根燃燒的火柴,給王志心帶去瞭光亮和希望。大娘無比驕傲,給她鼓勁兒:“你有天賦,大娘看好你。”王志心一邊打工一邊自學吉他,把自己放進音樂裡,讓悲傷遠離。

2008年春,北京一傢音樂公司邀王志心面談。然而,在動身去北京的前夜,王志心突發急性闌尾炎,手術後又發生感染,前後折騰一個多月,最終,簽約機會沒瞭。王志心哭瞭:“我怎麼這麼倒黴?”李世平心疼地說:“隻要人好好的,可以從頭再來!”飯要吃,日子要過,王志心忙著接一些小演出,她想盡快掙錢幫傢裡還債。

2009年5月,王志心參加快樂女聲,憑借《火柴天堂》和兩首原創歌曲一舉成名。然而,在全國10強晉級賽上,她意外爆冷出局。網上流言四起,鄉親們也議論她沒那個命。李世平把她的獲獎照片放大,擺在櫃子上,說:“我就要擺出來,讓那些損嘴的傢夥看看,我閨女不是烏鴉,是百靈鳥!”

或許是大娘的祈禱被上天聽到瞭,2010年底,北京另一傢音樂公司向王志心拋出橄欖枝。王志心去瞭北京,在三裡屯酒吧駐唱,租住在酒吧旁的民房裡。她很珍惜這次機會,除瞭演出,其他時間就寫歌。

2011年4月,王志心推出第一張原創音樂專輯。11月,她參加公司的活動,一曲唱畢,居然在觀眾席中看到瞭大伯大娘。原來,主辦方提前安排瞭傢人來現場團聚。北漂一年,辛酸無法跟大娘訴說,就怕大娘又因為自己而倒黴。她沒掙到錢,也不好意思回去。見到大娘大伯,王志心淚如雨下。

這次,大娘從老傢給王志心背來瞭大米、小甜瓜、幹豆角,還有一隻撲棱著翅膀的大鵝。大娘得意地說:“火車上不讓帶活物,我給大鵝灌瞭杯酒,這傢夥就醉倒在背包裡……我閨女愛吃,我怎麼著都要給你帶來。都是我養的,北京買不到。”

王志心原本計劃帶大伯大娘遊北京,但那陣子特別忙,每天早出晚歸,她隻陪大娘吃瞭頓午飯,吃到半截,她接個電話就跑出傢門去趕場救火。

五天後的午後,王志心收到瞭大伯以大娘口氣發的短信:“閨女,我們先回瞭。你要照顧好自己,要記住,唱得開心就好,不要有壓力。這邊不好混就回傢,有大娘在,就有你一口飯吃。”

無論怎麼掩飾,混得不好的事實還是暴露瞭。王志心哭著給大娘打電話,大娘已經在火車上瞭,她說:“給你包的餃子凍在冰箱裡瞭,夠你吃一周的。別老惦記著我們,別熬垮瞭身體。你體質弱,現在更瘦瞭,等我采瞭松花粉寄給你補身體。”

晚上下班回到傢,簡陋的出租屋被大娘收拾得纖塵不染,連窗簾都煥然一新。打開冰箱,不會寫字的大娘給她畫瞭個食物清單:一,牛腩、排骨、大鵝;二,香椿、粽子、幹豆角……

握手言和:親人遠比名利更重要

王志心多渴望自己能火起來,讓大伯大娘過上好生活。除瞭日常工作,王志心加速惡補音樂知識,學習彈唱,修煉體型和氣質。她要登上大舞臺,讓大娘和大伯看到閃閃發光的自己。

收入不高,各項投入又高,王志心沒攢下錢。好多親友都勸她回老傢找份穩定工作,再找個好對象過日子。見她不為所動,有遠房親戚不由得怪李世平太慣著她瞭。周圍人也都看李世平和王志心的笑話,說李世平傻,還不計回報地讓王志心去追虛無縹緲的夢,那丫頭哪有當歌星的命。李世平擔心王志心受流言蜚語的傷害,給她打電話說:“命不都是自己拼出來的?天天閑著沒事抹黑一個小姑娘。我就要說我閨女是歌星!”命是靠自己拼出來的,王志心也認同。可來北京這幾年,不論多努力,現狀依然沒改變。在這個圈子待久瞭,她發現,火不火的,運氣很重要。而她,好像總差那麼一點兒運氣。這些年,王志心越來越不敢回傢,慢慢地,她跟親友們越來越疏遠。

2016年6月2日,王志心突然接到哥哥電話:“媽為你采松花粉時不小心從樹上摔下來,情況很嚴重。本來,她不準我們告訴你,可她疼得不行時,嘴裡念叨著你的名字……我是背著她給你打的電話……”

北漂多年,大娘從來沒跟自己訴過苦喊過累,這次,怕是情況不妙。王志心立即推掉瞭剛談下來的合作。對方放狠話:“大娘住院是天大的事嗎?說走就走?”王志心含淚說道:“就是天大的事!那是我媽!”

這一聲“媽”,她之前從沒喊出口過。可此時此刻,她心中篤定,大娘配得上她這一聲“媽”。

王志心急匆匆飛回傢,陪大娘住院,做手術。她親眼見到大娘腰椎打瞭幾塊鋼板,親眼看到大娘疼得半夜無法入睡,親眼見到大娘擔心影響她的工作而強顏歡笑催她回北京。王志心在醫院陪瞭大娘兩個星期,直到大娘出院。她給大娘規定瞭“18不”原則:靜養兩個月,不要起床,不要提重物,不要采松花粉……大娘開心地答應瞭。公司催促王志心回京的電話一個接一個,大娘慌張地說:“催得這麼急肯定有事。你趕緊回去,可別耽誤瞭正事。”怕大娘擔心她,影響大娘休養,王志心決定回京。

這次回傢,王志心跟哥哥聊天才知道,大伯在2007年就被確診為胃癌,做瞭手術和很多期化療,病情才算控制住。大伯得病,周圍人像是得到瞭重要證據,又在背後議論,說是王志心惹的禍。最近這兩年,大娘的地還遭過災害。天災惹的禍,在周圍人的嘴裡,也變成瞭王志心的鍋。

大伯治病,地裡遭災,傢裡欠下不少債。後來,李世平把地都轉賣瞭才還清所有債務。大伯大娘沒地瞭,就推著三輪車去山上采蘑菇,撿苞米,采松花粉,一年能賣些錢。王志心哭著質問哥哥:“這些事,為什麼我完全不知道?”王志博說:“媽跟所有親戚都打瞭招呼,不準透露半個字……”是呢,親友不透露,她又不回傢,平日也不怎麼跟親友聯系,怎麼會知道呢?

回京路上,王志心淚眼模糊。小時候,自己被周圍人抹黑,是大娘維護著。15歲任性離傢,大娘背負著罵名擔驚受怕瞭5個月。來北京這些年,大娘從不向她訴說傢裡的困境,還要倒貼錢給她……

王志心多想將大娘接到北京來照顧,可她一個小歌手,拿什麼照顧他們?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臨走前花瞭6000元給大伯買瞭輛新電動三輪車。

回到北京,王志心仔細梳理北漂這些年的發展歷程。她發現,不論是搞創作還是面對親友,她始終沒有完全敞開心扉,沒有接納自己和這個世界,仿佛唯有如此才足夠安全。這次,王志心嘗試著放下唱作人的身份,完全把自己交出去。她接受朋友的建議,與制作人合作發行瞭第二張專輯《我從2009來》,梳理這十年的心路和際遇。

2019年春節,王志心終於回傢陪大娘大伯過年。她給大娘包瞭三千元紅包,買瞭一堆新衣服。大娘穿上新衣服,對著鏡子說:“好看,我閨女真會打扮我。”開心之餘又怪她亂花錢:“咱農村人不用穿這麼好的衣服。有這錢,就該給自己買點漂亮衣服。”王志心離開時給大娘錢,大娘不要,還反過來塞錢給她:“你從小身體不大好,可得吃點兒好的。”王志心轉身離開,怕大娘看到她掉淚。

2019年2月,王志心推出專輯《王志心的AB面》,其中的《給傢人》是她寫給大娘的:“我從未發現傢鄉的天\是獨特的藍\讓我覺得溫暖\無論路上有多艱險\你慈祥的臉總能讓我變勇敢……”

怒撕標簽:大娘是我永遠的底氣

此後,王志心參加各種演出各種比賽,抽空就和大娘通話。怕大娘報喜不報憂,她還會悄悄給哥哥打電話,掌握傢裡的第一手消息。

有一天,哥哥給王志心發消息,說媽媽每次走親戚或者村裡有重大場合,她都會穿上王志心買的衣服,還驕傲得跟別人說:“瞧,閨女給我買的。”她還不忘給人介紹,她親愛的閨女是個歌手,拿過獎,出過專輯,今後一定會上央視。王志心噗嗤一笑,她是上過電視的,隻是大娘他們不懂,隻知道央視很厲害。

王志心記住瞭大娘的心願,她要爭取登上大娘心中最厲害的那個電視臺。2020年4月,她接到瞭央視《星光大道》節目組的邀約。想到自己向來差點運氣,等到她順利通過瞭面試和初賽,王志心才告訴大娘這個好消息。李世平高興壞瞭,沖老伴兒喊:“咱閨女老有出息啦!”大娘怕她壓力大,再三囑咐她要有平常心,第幾名不重要,能有這樣的機會已經是難得。

王志心本就嗓音幹凈,才華橫溢,到瞭三十而立的年紀,她的歌聲裡更多瞭閱歷和韻味。比賽那天,一首《給傢人》唱到瞭每個人的心坎裡,她順利拿下周冠軍,演出和媒體邀約肉眼可見地增多。

有一天,忙完演出回到出租屋,已是深夜十一點。打開門,王志心發現,廚房下水道堵住瞭,整個屋子被泡瞭。酸楚湧上心頭時,她想起瞭大娘。王志心重新抖擻起精神,疏通水管,處理積水。處理完畢,已是凌晨,她累得和衣躺到沙發上。醒來時,北京早晨的一縷陽光透過窗戶投射進來,像個美麗的昭示。王志心拿手機拍下這縷陽光,準備發給大娘時,大娘發來瞭語音:“閨女,今天是你生日,我和你大伯做面條吃,你別忘瞭自己買點好吃的,煮兩個雞蛋吃哦,討個好彩頭。”

這個早晨,散發著王志心從未擁有過的愉悅與溫馨的氣味。她開心地打開微信,將那縷陽光發到瞭朋友圈:“不管走出去多遠,不管你多大,永遠是老媽的牽掛。”隨後,她利落地收拾好自己,春風滿面地去工作。出租車上,車載廣播裡正播著鋼琴曲《回傢》,王志心淚眼模糊,這首樂曲,帶著她,慢慢飄回瞭那片她曾拼命想要逃離的土地……

就是在這天,王志心收到《星光大道》年度總決賽的通知。王志心將好消息告訴瞭大娘,開心地說:“等決賽結束,我就回傢多待幾天。”大娘開心得聲音高瞭八度:“好!給我閨女燉大鵝吃!”

訓練期間,王志心每次都背著把吉他風塵仆仆地趕去排練場。有一次,工作人員好奇地問:“我看其他歌手都有親友團熱熱鬧鬧來助陣,你自己一個人在臺上,心裡不委屈不緊張嗎?”王志心說:“不委屈,我不是一個人,我大娘大伯還有喜歡我的人,都一直陪著我呢。”說著,她摸瞭摸包包裡的小仙女娃娃,有它在,就像大娘陪在身邊一樣。

2021年1月,《星光大道》決賽,王志心獲得第五名。盡管無緣冠軍,但她依然開心,就像大娘說的,你喜歡唱歌,唱得開心才是最重要的。頒獎現場,王志心登上領獎臺時,凱旋門突然打開,她看到大娘大伯緩緩向她走來!這一幕,與2011年的那一幕,多麼相似。

王志心沖上去擁住大娘大伯,哭得不能自已。頒獎結束後,王志心帶同事、好友和大伯大娘一起吃夜宵。李世平幫王志心抱著鮮花和禮物,看她被眾人圍繞著,欣慰得掉下瞭眼淚。她親眼見證瞭這個曾經自卑孤苦、被人抹黑的女孩,用自己的堅韌和才華撫平瞭傷痛,登上瞭熠熠閃光的舞臺。

這次來北京,王志心要留大伯大娘多住幾天,她還驕傲地說:“我現在住的條件好瞭,吃的也好,你們就留下來吧,我們一起去爬長城逛胡同吃北京老字號……”誰知道,大娘在到北京的當天,就委托節目組給他們預定瞭次日早上7點的返航機票。見王志心失望,李世平說:“大娘大伯看到你過得好、過得開心,就放心瞭。”相聚的時間太短暫,這一晚,王志心抱著大娘聊到深夜。凌晨三點,李世平起來,輕手輕腳幫王志心把絲巾和襯衣給洗瞭。那個仙女娃娃玩偶要開線瞭,大娘給她縫瞭幾針又給洗幹凈瞭。

凌晨五點多,王志心醒來,看到床頭的小仙女娃娃被洗白瞭,開線的地方已縫好。突然,她看到細密的針腳裡,有一根白發露出來,那肯定是大娘不小心掉落縫進去的……王志心百感交集。那天,她目送大伯大娘離去,淚如泉湧。

2021年4月,王志心收到瞭大娘寄來的松花粉。也是在這天,她的新歌《錯位時空》在QQ音樂上線,好評如潮。大娘徹底安心:那個總被人黑的女孩,終於憑借堅韌和努力,星光璀璨,為自己正名瞭。

編輯/張亞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