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氛圍感拉滿:一對拉丁CP甜懟著笑傲舞林

2012年,李楠楠禁不住各路人馬的遊說,勉為其難地當瞭師兄徐夢之的舞伴。搭檔瞭兩天,李楠楠就跟徐夢之結下梁子,從練舞場掐到煙火日常。

小師妹放大招:超越你再踹掉你

“李楠楠,你是我最適合的舞伴。你若不和我搭檔,我就退學,再也不跳舞瞭。”李楠楠覺得師兄徐夢之簡直有毛病。

李楠楠是個舞蹈精靈。2009年,13歲的她從河南省周口市考入大連國際舞蹈學校學習拉丁舞,是老師們的心頭寶。2010年,她認識瞭師兄徐夢之。

徐夢之比李楠楠大一歲,是山東省濟寧市人。他是老師們全心栽培、背負著競考拉丁舞國傢青年隊使命的天賦舞者。他與李楠楠曾搭檔過一次,非常欣賞她。不過,兩人平日並無交集。

2012年,徐夢之的舞伴因競考拉丁舞國傢青年隊超齡,不得不拆伴。他和老師王震決定,找李楠楠來當新舞伴。成為徐夢之的舞伴,是全校女生的心願,除瞭李楠楠。這個師兄恃才傲物,按照專業顏值來說,長得也不帥,臨時給他救場,她興趣不大。

徐夢之買零食送水果,李楠楠的室友和閨蜜很快就被“收買”,紛紛替他說好話:“師兄氣質好業務強還是個暖男,我們要是能力夠還過來勸你?”老師王震也找李楠楠談話,站在兩個人的藝術生涯和學校榮譽的高度,勸她跟徐夢之搭檔。

李楠楠架不住朋友和老師們的勸說,加上她熱愛舞蹈,就同意瞭。可剛合作,她就被徐夢之氣哭瞭。

徐夢之平日看著挺溫潤的,一到練舞場就高冷無比。李楠楠起跳,轉身,徐夢之不滿意,板著臉吼:“一個轉身都做不好,你是幾天沒吃飯嗎?”新舞伴需要磨合和適應,李楠楠沒在意他的話,也盡量配合他。可徐夢之還是無比挑剔:“你練好瞭再來找我,別趕集似的把跳舞不當回事。”

跳舞十來年,李楠楠也是一路被誇過來的天賦女孩,怎麼到瞭徐夢之這兒就變得一無是處瞭?忍瞭兩天,李楠楠還是沒忍住,哭瞭。徐夢之居然毫不憐惜地來瞭一句:“我最煩女孩子哭瞭。哭夠瞭就接著練。沒點真本事,也敢做我的舞伴?”

李楠楠蒙瞭,是誰興師動眾架著她來當舞伴的?“陰謀”得逞瞭,就開始仗著底子好吼人,甩臉子瞭?李楠楠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萬一徐夢之競考失敗,自己怕是要背鍋瞭。她發誓,一定練成他最牛的舞伴,競考成功後再踹瞭他!

李楠楠心氣兒高,吃得苦,日夜練舞,連周末都不休息。有一次,他們白天演出一整天,晚上她又拉著徐夢之練到凌晨一點。第二天是周末,李楠楠五點就趕到練舞廳練瞭兩個小時,徐夢之還沒來,打電話也沒人接。她沖到男生宿舍大喊:“徐夢之,快出來練舞!你是練不動瞭,慫瞭嗎?”努力起來的李楠楠,令徐夢之都害怕。他也聽同學們說過,李楠楠準備在競考成功後就拆伴。徐夢之覺得,這像是李楠楠能幹出來的事。此後,即使再累,他也不敢多睡一分鐘。

李楠楠跟徐夢之結下瞭梁子,成天在練舞場上互掐,拎著舞鞋進場,他們倆是最美好的搭檔;脫下舞鞋回到生活裡,他們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2年暑假,李楠楠和徐夢之在學校練舞。一天,排練廳的空調壞瞭,師傅正在搶修。徐夢之建議休息,李楠楠夾槍帶棒地說:“你休息你的,我練我的。離選拔賽越來越近,出個把逃兵,也正常。”徐夢之隻好接著練。兩個小時後,李楠楠完成最後一個動作,直接躺倒在木地板上瞭。離開後,徐夢之看到,她躺過的地板上,汗水印出一個人形……這個女孩,令他刮目相看。

2012年12月,李楠楠和徐夢之成功入選國傢隊。之前,徐夢之連續兩次競考國傢隊都鎩羽而歸。李楠楠在他心裡,有瞭不同尋常的意義。但李楠楠當即拆夥,說道:“拆伴吧,我要找個更好的舞伴!”

徐夢之認為,他們是彼此最優的舞伴。他勸李楠楠不要耍小孩子脾氣,但話一出口就傷到瞭人:“剛考上就拆伴,有點良心好不?”李楠楠淡定地說:“隨你怎麼說,我就是要拆伴!對瞭,你可以像上次那樣找老師找同學來勸我啊。不過,沒用!”

從舞臺到生活:這對拉丁CP絕配

徐夢之很清楚,一個合適的舞伴有多難得。拆伴之後,萬一找不到更好的舞伴,李楠楠的發展就會被耽誤。哪怕被李楠楠嘲諷,他也要說服她。

徐夢之邀請瞭學校有威望的學長學姐來當說客,李楠楠根本不買賬。王震老師語重心長地說:“我們舞者想走得遠,天賦,刻苦,好搭檔,三者缺一不可。為瞭你們的未來,為瞭你們熱愛的藝術,別和他拆伴,行嗎?”李楠楠沉思瞭。

徐夢之繼續求和。他從同學那裡得知,在練舞期間,他在言語上傷害瞭李楠楠,徐夢之當即帶瞭禮物登門向李楠楠認錯。

見李楠楠依然沒做聲,徐夢之再退一步:“要不你先把我留用觀察,等找到合適的再把我丟掉。”李楠楠哭笑不得,看在舞蹈的分上,答應瞭徐夢之。

徐夢之李楠楠在王震老師的建議下,組成“夢之舞”組合,到全國各地演出、比賽,三年下來,大小獎拿瞭無數。在專業上,李楠楠那股兇猛勁兒,令徐夢之又敬又愛。2014年秋季,他們雙雙留校任教。

生活中,徐夢之對李楠楠關照有加。周末接演出的收入,徐夢之給她大頭。李楠楠從不多收,還傲嬌地說:“我不占你便宜,更不會給你機會在我面前耍橫。”她說狠話的樣子,簡直不要太可愛。

徐夢之暗戀李楠楠很快就成瞭全校公開的秘密。閨蜜團跑來撮合他們,李楠楠堅決不同意,說:“我和他是仇人!”2016年年初,王震老師也摻和進來,說:“你倆搭檔這麼多年瞭,可以說是一起長大,互相瞭解,老師建議你倆談戀愛試試。”李楠楠拒絕瞭。

一次,他們到四川演出,入住酒店已是深夜。見李楠楠對工作餐不感興趣,徐夢之去樓下買瞭她愛吃的麻辣燙送到女生房間門口,想趁機喊李楠楠出來,向她表白。李楠楠不肯出房間,隻留瞭一條門縫給他。徐夢之當著同學們的面表白:“我喜歡你,咱倆談戀愛吧。”李楠楠幹脆地說:“我不喜歡你!”

徐夢之端著麻辣燙被晾在瞭走道裡。跳舞的人,最不怕困難瞭。徐夢之在走道裡大喊:“給我個機會吧,你看我給你帶瞭麻辣燙……”李楠楠“嗖”地開門,一把奪過麻辣燙,丟下一句:“我就是不喜歡你!”她以為徐夢之被勸退瞭,結果,第二天,徐夢之像沒事兒人一樣,又給她拎瞭一兜水果。

傷妻一時爽,追妻火葬場。外出吃飯,徐夢之給李楠楠夾菜倒水。李楠楠來大姨媽,肚子疼,脾氣大,他給她熱牛奶聽她叨叨;李楠楠怕黑不敢走夜路,他送她回住所,看著她上樓……徐夢之默默地溫情一整年,李楠楠還是不為所動。

2016年秋,李楠楠和徐夢之到新加坡參加比賽。因為托運問題,她的舞鞋沒送到,隻能穿備用的新鞋。舞鞋與舞者也需要磨合,而且新鞋很緊,舞者比賽一般都不會穿新鞋。徐夢之有些擔心地問:“行嗎?”李楠楠輕松地說:“完全沒問題!”

那天,李楠楠穿著新舞鞋,從早晨七點一直跳到晚上十點,幾輪比賽下來,眉頭都沒皺一下。最終,他們獲得WDSF世界拉丁舞大賽C組冠軍。到休息廳換鞋時,李楠楠的雙腳已鮮血淋漓,腫得穿不進鞋裡。急著回酒店,李楠楠把腳使勁兒往鞋裡塞。徐夢之哽咽著說:“別再穿瞭!”他一手拎鞋,一手攔腰將李楠楠扛起,頗有些怨氣地說:“有現成的腳夫,你為啥不知道用?”李楠楠被這突如其來的親密嚇到瞭,掙紮著要自己走,被徐夢之霸道地駁回。回到酒店,徐夢之又是倒水洗水果又是準備藥膏,臨走時還放話:“有事打我電話。腳丫不能再吃累受傷瞭,不聽話我饒不瞭你!”這是徐夢之表白被拒一年來,對李楠楠說過的最狠的話。

回國後,李楠楠對徐夢之態度大變,還主動請他吃瞭頓飯。王震老師趁機把李楠楠叫到辦公室,再次撮合她和徐夢之。這次,李楠楠答應考慮一下。

2017年1月24日是李楠楠21歲生日,她準備跟往年一樣買個水煮蛋當生日蛋糕。沒想到,傲嬌直男徐夢之居然給她準備瞭生日會。那天,徐夢之再次當眾告白,李楠楠沒有拒絕。

談及未來的規劃,徐夢之想回濟寧老傢辦舞蹈學校,實現自己的舞蹈教育理念。李楠楠父親堅決不同意女兒辭掉舞蹈學校的工作去濟寧,徐夢之向準嶽父承諾絕不會讓李楠楠受苦,李楠楠父親這才同意瞭。2017年2月,李楠楠和徐夢之辭職,一起去瞭濟寧。

互掐互懟互黑:就這樣笑傲舞林

創業談何容易。徐夢之和李楠楠手裡的錢根本不夠租房。他們不想啃老,兩個人把整個濟寧跑遍瞭,終於以比較低的價格,在沒有安裝電梯的老小區裡,租到一套頂樓七樓的房子做舞蹈教室。租完房,又接著跑裝修,研發課程,宣傳招生……

創業未半,李楠楠意外懷孕,妊娠反應激烈。徐夢之心疼女友,勸她在傢休養。李楠楠不幹瞭:“你可別剝奪我創業的機會。”徐夢之隻好作罷。李楠楠拉著徐夢之去發小廣告。兩個人跑瞭五天,一個學生都沒招到,徐夢之有點灰心。李楠楠提議道:“我們去廣場跳舞招生,你跳舞,我講解加發廣告。”

次日一大早,兩人急匆匆趕去舞蹈室準備宣傳資料和跳舞的裝備。爬七樓樓梯,李楠楠吐瞭兩次,吐得七葷八素。見女友這麼遭罪,徐夢之又想打退堂鼓。李楠楠沒搭理他,默默佈置舞蹈教室,聯系印刷宣傳品,兩個人一上午沒有說一句話。

快到中午瞭,李楠楠說:“樓下我有個快遞,我實在走不動瞭,你幫我拿上來行嗎?”徐夢之心底一陣刺痛,猛然大喊:“我不想幹瞭。”李楠楠氣不打一處來,吼道:“你不是挺傲的嗎?就這點兒承受力?你是騙婚吧?你當時是怎麼跟我爸承諾的?”見徐夢之沒做聲,李楠楠乘勝追擊:“當年,你在我面前可囂張霸道瞭,誰能想到你原來這麼熊。你不幹,我就走,就當我瞎,看錯瞭人!”徐夢之慚愧地低下瞭頭。

在李楠楠的刺激下,徐夢之去公園的廣場上給路人跳舞,李楠楠在一旁吆喝、發廣告。路人紛紛圍觀,拿手機拍照,徐夢之心裡很不舒服。三個小時過後,人群散去,滿地招生廣告……

徐夢之捂著臉,帶著哭腔說:“如果當初你繼續拒絕我,就不會過這種日子瞭。”李楠楠沒說話,拉著他的手,朝不遠處寫地書的老人走去。

李楠楠說:“我的書法也是一絕,要不要看看?”她找老人借來地書筆,寫道:“死磕到底,誰也不許做逃兵!”徐夢之用力地點瞭點頭。

2017年7月,在創業最艱難時,李楠楠嫁給瞭徐夢之。在李楠楠的鼓勵下,徐夢之放下身段去發小廣告,去廣場上拉人,去同學群裡吆喝……開業四個月,他們招瞭7個孩子。為瞭舞蹈學校的發展,李楠楠和徐夢之又像競考國傢隊一樣,天天互掐。掐完瞭,又各自繼續忙招生和宣傳。

2018年1月,女兒依依出生。李楠楠因胎盤殘留要做手術,保守治療期間,又患上蕁麻疹。身體和生活的變化,病痛的折磨,令李楠楠陷入自我否定的惡性循環。為瞭激活李楠楠,徐夢之拿出老“伎倆”狠狠掐瞭她幾回:“你不用減肥不用回舞臺,我能養你。女人本來就是應該靠男人養,何況你還是個奶媽。”這話李楠楠不愛聽。

可減肥是真難啊,今天節食掉下去的重量,隔兩天全還回來瞭。想運動減肥,可一跳舞,李楠楠就沮喪:一年多沒跳過舞,身材走形不說,身體機能也大不如前,再這樣下去,舞蹈生涯都要斷送瞭。

李楠楠有些抑鬱。徐夢之激將她:“因為生孩子而斷送舞蹈生涯的多瞭去瞭,你別為難自己瞭,我重新找舞伴就行。”李楠楠發誓要重回舞臺。

有一天,李楠楠看到山東衛視《我是大明星》節目組招募參賽選手,立即打電話報名,她要以冠軍為目標倒逼自己。報名成功後,李楠楠開始瘋狂鍛煉。三個月時間,李楠楠減重近50斤,以最好狀態登上山東衛視,一舉拿下《我是大明星》年度總冠軍。

首次上綜藝節目就成功吸引瞭大批粉絲,李楠楠成瞭舞蹈學校活招牌。徐夢之有意將妻子推向前臺,讓她發光發亮。李楠楠也很享受舞臺,也願意為學校引流,讓丈夫專心教學。夫妻倆配合默契,像回到瞭當年在學校的那些為舞蹈而癡狂的時光。

參加綜藝之餘,李楠楠也沒忘初心。她和徐夢之攜手,在國內外多項重大專業比賽中獲得冠軍。幾年下來,舞蹈學校發展得紅紅火火。

舞蹈的初心,他們沒忘;互掐的日常,更是火花四濺。有一天,徐夢之不知在哪兒受瞭刺激,突然對李楠楠說情話:“選擇你做妻子,是我此生最大的成就。”李楠楠不屑地說:“少來!我選擇你,是為瞭拯救其他眾多天真女生。”

編輯/張亞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