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心機”三連拍:愛你就要鎖住你

烏雲從天邊漫卷過來,要下雨瞭。我一溜小跑向福利院門外沖去。

去年大學畢業找到工作後,我就利用周末時間到陜西省西安市碑林區一傢福利院做義工。這天,我去福利院幫助打掃衛生,張院長看我老是想打噴嚏的樣子,勸我說:“你這是感冒前奏,趕緊回傢休息!”我被她“趕”瞭出來。

找到我的“小粉”電動車,剛要發動,我卻發現前輪上鎖著一根鏈條鎖!誰幹的?旁邊緊挨著一輛紅色電動車,想必是哪個妹子一著急鎖錯車瞭。

等瞭十幾分鐘沒人來,我跑到不遠處求修電動車的師傅幫我撬鎖,但被師傅拒絕,說沒有發票不能撬鎖。無奈之下,我撿起路邊的一塊石頭,三下五除二把鎖砸開瞭。“對不住瞭妹子,我得趕緊走,不然淋雨我就得去醫院打針瞭!”

我剛騎上電動車,就被人一把拽住瞭胳膊。

“你砸我車鎖幹嗎?”一個戴眼鏡的高個子男生質問我。我有一瞬間的慌神,然後說:“你鎖瞭我的車!”

“怎麼證明我鎖瞭你的車?你是偷車的吧?”我氣笑瞭,偷車?可是看著地上砸爛的鎖頭,我一時半會兒還真沒辦法證明這把鎖剛才鎖瞭我的車!一時間,我百口莫辯。“眼鏡男”一本正經地說:“要不報警吧,讓警察調監控。”“暈,不就一把鎖嗎?我賠給你。”馬上就要下雨,我不想耗在這裡。

雨開始下瞭,我跑到修車師傅那買瞭一把鏈條鎖。回來時,“眼鏡男”正在打電話,我把鎖遞給他,他指瞭指車筐,示意我放進去。看他欣然接受的樣子,我心裡有點不平衡。憑什麼鎖瞭我的車,還得我賠車鎖?趁他不註意,我惡作劇般悄悄鎖住瞭他的電動車前輪,讓他嘗嘗被鎖車的滋味。

我跨上“小粉”就走,沒想到“眼鏡男”再次拉住瞭我的車。他語氣急促地說:“快別鬧瞭,把鑰匙給我,醫院讓我趕緊回去做急診手術,病人情況很嚴重!”我撇撇嘴,半信半疑。趁我愣神的功夫,他一把搶過我的電動車騎走瞭。

“哎,你回來,混蛋——”我拼命地喊他。他一個回旋拐回來,從包裡掏出紙筆,寫瞭他的手機號,塞進我手裡,然後絕塵而去。

“眼鏡男”沒影瞭,雨也下起來瞭。我打開車鎖,騎著他的電動車往回走。被雨一淋,我下午發起瞭高燒,越想越氣: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他的錯,最後我賠鎖、我淋雨、我感冒,還要去找他換車。我氣呼呼地給他打電話,沒人接聽。我申請添加他微信好友,備註:“混蛋,換車。”一直沒有回音。

下午4點,我實在挺不住瞭,昏昏沉沉地騎車來到醫院。剛鎖好車,一個身材高挑的女生跑過來,上來拉住車把:“你誰啊,怎麼鎖我的車?”又來一個,我的暴脾氣一下子就上來瞭:“怎麼證明這是你的車?”

女孩子指著車把上的手編飾品:“這是我編織的!”她那眼神,分明我就是個偷車賊。我突然想到,難道,她是“眼鏡男”的女朋友?那我要氣氣她。於是我湊近她說:“這輛車是我男朋友的,你想要車啊,找他去!”說完扭頭就進瞭大門。女孩子的表情氣憤中帶著驚訝。這樣最好,給他點懲罰。

我推開急診值班醫生的門,發現裡面坐著的正是騎跑我電動車的“眼鏡男”!一時間尷尬不已。幾秒鐘後,他笑著招呼我坐下。我這才有機會打量瞭他一下,穿上白大褂的他,比逼我賠車鎖時秀氣多瞭。

從胸牌上,我知道瞭他叫李一凡。

李一凡還沒來得及和我說話,門一下被推開。門口站著說我偷她車的女生。她看到我也愣住瞭,眼神在我和李一凡臉上掃瞭兩圈後,一把抓住李一凡的白大褂,把他拽瞭出去。我不禁暗爽,同時又替李一凡捏瞭把汗,嘿嘿,你小子就解釋去吧!

十幾分鐘後,李一凡回來瞭,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說:“先為上午的事道個歉,不好意思瞭。”他邊道歉邊給我聽診,確定我是普通感冒後,他給我開瞭口服藥,仔細叮囑我按時吃。

李一凡和我一起到醫院門口,換回瞭各自的電動車。臨走時,我不好意思地問:“那個女孩是你女朋友吧?”他擺擺手扭身走瞭,背影有點落寞。

晚上,李一凡通過瞭我的微信好友,然後發來一條消息:我女朋友誤會大瞭!

第二天中午,李一凡又發來一條消息:本來約好這個周末帶女朋友去傢裡見傢長,昨晚,她和我分手瞭,並祝我和你幸福!!!

我暈!那天,李一凡一連發瞭好幾條朋友圈,訴說失戀的痛苦。我看瞭心裡很內疚。晚上10點,李一凡給我打電話:“拜你所賜,我又單瞭……”他似乎是喝醉瞭。我說:“把你女朋友電話發給我,我來解釋。”他含糊不清地說:“沒用……”

周五,李一凡給我打電話,支支吾吾地說:“我媽身體不好,不敢讓她知道我和女朋友分手的事,原定下周末帶她去我傢,也泡湯瞭。你能否幫我個忙,冒充一下我女朋友,先解瞭這個燃眉之急?”

李一凡這番話讓我愈加愧疚。就沖他孝順、沖他分手有我的原因,先幫他一把!

在李一凡傢裡,李媽媽熱情得讓我不知所措。老人傢是一位退休老師,和藹慈祥,她說很喜歡我,然後把手腕上的玉鐲摘下來往我手上戴,說這是傳傢寶。我趕緊推辭,李一凡摁住我的手說:“戴上吧,媽這麼喜歡你。”他沖我使瞭個眼色。我戴上瞭玉鐲,李媽媽又把一個大紅包硬塞給我。

李一凡自告奮勇去做飯瞭,留下我陪李媽媽聊天。老人告訴我,她心臟不好,一凡的妹妹也是先天性心臟病,一凡從小就立志學醫,後來高考考上瞭醫科大學,一直讀到瞭研究生。這些年,他不僅對媽媽、妹妹呵護備至,還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長期去福利院照顧心臟不好的孤兒。原來他也是福利院的義工!怪不得我第一眼看他時有點面熟!李一凡孝順、善良,他在我心裡的形象也高大起來,我看他的眼神也柔軟瞭。

安撫好李媽媽,我以為和李一凡的事情已經結束。

幾天後,我媽給我安排瞭一次相親餐,稱對方是一名拆二代,傢境富裕。小夥子長相實在油膩,我悄悄發瞭個朋友圈吐槽。吃飯接近尾聲時,相親男生極力邀我看電影,正左右為難,一出門,發現電動車前輪被別人鎖住瞭!

男生急匆匆去找工具破鎖,李一凡突然拿著鑰匙出現在面前:“你害我失戀,自己卻要相親,沒門兒!”那樣子很欠揍。

李一凡說:“在我找到女朋友前,你不能找男朋友,不然我就拎著車鎖跟著你,隨時鎖車。”我哭笑不得,扔下瞭油膩男,和李一凡換瞭個咖啡廳聊起瞭天。這次相親自然無疾而終。

此後,李一凡火力全開,零食、玫瑰、巧克力,同城快遞像影子一樣跟著我送。很快,所有人都知道我和李一凡戀愛瞭,我被貼上瞭他女朋友的標簽。我吃著巧克力想,其實,李一凡也可以!

5月份,我們倆確定瞭戀愛關系,雙方傢長約在酒店見面。席間相談甚歡。

出瞭酒店門口,李一凡前女友一步步沖我走過來,我嚇壞瞭!她停住腳步看著我,突然笑瞇瞇地喊瞭一聲:“嫂子好——”

我大惑不解。她指著李一凡抱歉地說:“他是我哥,我叫李一非,我本來隻想要回我的電動車,是我哥讓我將錯就錯,幫他騙個嫂子回傢……”

我凌亂瞭!

“我們都希望我哥早點成傢,可他一直不急。那天在醫院門口,你說是我哥女朋友,我把他拎出去,問他為什麼有女朋友卻瞞著傢人。他知道你冒充他女朋友便將計就計,搞瞭一出分手大戲,還不讓我露面,說等你成瞭嫂子才允許我見你。”李一非邊說邊笑。

原來,李一凡那天騎的是李一非的電動車,所謂的女朋友分手都是假的。我扭頭就走。李一凡拉住我心急地說:“聽我解釋,我早就在福利院註意到你瞭,你古靈精怪,可愛、善良,是我的菜,那天著急無意間鎖錯瞭你的電動車,這可是老天賜給我的機會!”

我看著他,一字一句地說:“繼續誇我!不然不原諒!”

李一凡擁住我深情表白:“感謝我妹神助攻,才能把你鎖在我身邊,這輩子,愛你就要鎖住你!”

編輯/柴壽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