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假結婚買房”後遺癥:債來瞭,愛散瞭,人沒瞭

2021年2月,刑警曾禎出警瞭一個傢裡天然氣泄漏導致女租戶死亡的案子。一切看似無懈可擊,屍檢結果卻是他殺,究竟怎麼回事?

女子裸死浴缸裡,自殺還是他殺?

曾禎,湖南省長沙市一公安局的刑警。2021年2月25日9時48分,他正在辦公室看案卷資料,突然刑偵大隊長張偉民一聲大吼:“曾禎,走,出警!”嚇得他一彈而起,抓起桌上的帽子就沖瞭出去。

案發現場在市郊的一個老小區,原房主基本都搬走瞭,住的都是租戶。賣早點的,做夜宵的,收廢品的,開出租的……還有一些才創業的小年輕,圖便宜摻在這沙丁魚罐頭樣的老破小裡過渡。

張偉民帶著法醫邵華和幾個刑警,進瞭北邊5棟2單元的電梯,直奔出事的1405房。出瞭電梯,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煤氣味,正對樓道的1405房門大開,門口擠著看熱鬧的居民,回頭看到警察,他們紛紛往後退瞭兩步,讓開一條道。

報警的是租住在1403房的一個中年女人。早上8點半,她準時去菜場買菜,一出門就聞到樓道有股煤氣味,以為是天然氣泄漏,連忙敲門提醒同樓層的鄰居檢查,其他人傢都沒什麼事,隻有1405房的怎麼敲都沒人開門。她以為1405房的上班走得急忘關火瞭,隻好報瞭火警。

根據消防員的描述,他們破門而入後發現,灶上沒關火,屋裡一氧化碳的濃度特別高,加上早春天寒、門窗緊閉,房子簡直就是個炸藥包,稍有不慎就會發生爆炸或火災,後果不堪設想。關火開窗後,消防員們才發現衛生間的浴缸裡躺著個女人,早已氣息全無,這才打瞭110。

這是一套一室一廳帶廚衛的老房子,面積不大,但傢具電器齊全,從裝修風格看,主人沒少花心思。房子呈“田”字格型,客廳和臥室呈對角,衛生間和廚房呈對角。死者是一個25歲左右的女孩,赤身裸體躺在浴缸裡,浴缸旁有小半瓶白酒,旁邊的玻璃杯裡還有少量白酒。

邵華馬上和同事一起把死者從浴缸裡抬出來,放到地上做屍檢。邵華收集死者指甲裡的東西,記錄下初步屍檢的情況:“死者有酒氣,口腔黏膜有破損;從屍斑看,死亡時間是昨晚9-10點左右。”

曾禎把酒瓶裝進證物袋後轉去別的房間查看。他發現臥室被褥疊放整齊,床上放瞭一堆女式衣服,估計是死者洗澡前脫下的。他戴上手套仔細翻看瞭一下,白色羽絨服下面,亂七八糟堆著毛衣秋褲,一隻襪子甚至卷在瞭內褲裡。廚房裡,雖然墻壁和吊頂都已泛黃,灶和油煙機也很舊瞭,但灶臺臺面整潔幹凈,廚具歸置得很到位,看得出女租戶很講衛生。灶上放著一口鍋,他走過去揭開鍋一看,裡面幹幹凈凈,一點食物殘渣都沒有。

早已有熱心鄰居緊急聯系瞭房東,房東又打電話給租住在1405房的租戶。不久,一個男人跌跌撞撞撞闖瞭進來。男人約摸30歲左右,脖子上有幾道深深的紅痕,看上去像是被抓傷的。他看到地上的女人,一個趔趄扶住墻壁才沒摔倒,他臉色慘白,嘴唇翕動著,半晌才嚎瞭一嗓子:“田甜!”

經訊問,此男子正是這屋的租戶,名叫葉磊。29歲的他在一傢廣告公司做設計,死者田甜是他的前女友。據葉磊講,田甜在超市當收銀員,她性子犟愛鉆牛角尖,人緣不太好,幾乎沒什麼朋友。

葉磊和她是相親認識的,兩人交往瞭4年,已經到瞭談婚論嫁的地步。他們去年還合資買瞭婚房,原計劃七夕結婚。可在元旦假期,葉磊找東西時,無意中發現田甜的離婚證。相戀多年的女友曾經有過一段婚史,這任誰都接受不瞭,於是他痛苦地提出分手,搬到公司附近的小旅館暫住。可田甜還是不放過他,經常去小旅館找他,又哭又鬧求復合。

2月24日,是田甜的生日。她約葉磊下班後過來,說協商一下共買的新房怎樣分割,好聚好散。他以為她想通瞭,想著此事早瞭早好,也就同意瞭。

葉磊卷起袖子,指著手腕上和脖子上的道道傷痕說:“我不想再和她有牽扯,跟她發生瞭爭執,她就對我又抓又撓。”葉磊說著掏出手機,給警察看昨晚的通話記錄:“後來是一個客戶臨時要我給他看招牌效果圖,我才得以脫身。”手機顯示昨晚9點35分,通話時長3分21秒。

男友隱瞞重要信息,有意還是無意?

曾禎按照電話顯示,找跟他喝酒的客戶求證,證實瞭葉磊沒說假話。“田甜平時愛喝酒嗎?”曾禎看到櫥櫃裡還有瓶酒,轉頭問葉磊。葉磊耷拉著腦袋說:“她心情不好時會喝點,不過沒什麼酒量,一兩就醉的那種。”然後,葉磊補充瞭一個很重要的信息,說田甜有嚴重的鼻竇炎,根本聞不到氣味。他還找出瞭病歷本,上面確實有田甜看病用藥的記錄。

這麼說,如果是她煮東西時忘瞭關火,煤氣泄漏感覺不到也正常。可真是田甜煮東西忘關火,心情不好在泡澡時喝高瞭,才出意外的嗎?曾禎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一時又說不上來。他思忖著:室內門窗完好,沒有外人入侵的痕跡,就連指紋,也隻有田甜和葉磊的。據葉磊的交代和田甜死亡時間來看,他應該是最後一個見到死者的人,田甜的死跟他有沒有關系?

雖然葉磊說得真切,理由也很有說服力,可作為警察,一切都要以事實為依據,在真相沒有查清之前,所有和田甜有關聯的人,都是懷疑對象。曾禎想瞭想,既然葉磊說他搬到小旅館去住瞭,旅館老板會不會知道些什麼?這樣一想,他直奔葉磊說的那傢旅店。

旅店老板回憶說,確實經常有個女孩來找葉磊:“有一次可能是兩人吵架,那女孩哭聲太大,引起隔壁房客投訴,我還去勸瞭架。我記得他們是為錢吵架,好像是女孩欠瞭一大筆錢……”老板嘆息著,默認求和的田甜為瞭錢做瞭對不起葉磊的事,對她的看法不太友好。

曾禎隱隱有一絲不安,如果是這樣,葉磊為什麼不交代?他在隱瞞什麼?曾禎連忙回去把這些情況跟張偉民說瞭,張偉民也覺得奇怪,於是安排人去查田甜的經濟狀況。誰知這一查,竟查出瞭田甜有銀行的多次催款信息,欠款一百多萬!這對一個超市收銀員來說,簡直是個天文數字啊!曾禎思忖著,網上經常有這種還不清貸款走極端的例子,莫非田甜也是因為欠債太多而自殺的?可她一個女孩子,怎麼就欠下這麼多錢瞭呢?

據調查,2019年11月,田甜和前夫廖東貸款買房,12月,兩人就離瞭婚,房子過戶到廖東一人名下,貸款也由他償還。2020年5月,廖東再婚,並育有一子。2020年12月,廖東竟然意外去世,銀行根據當時的貸款協議,向田甜追討剩下的百萬購房欠款。

“這麼說,田甜可能是怕還不清賬才自殺的?”曾禎嘀咕著,“她明明有男友,怎麼會突然跟別人閃婚閃離?這中間會不會有什麼貓膩?”“查一下這個廖東的傢庭信息。”張偉民提示他。

2021年2月27日,曾禎和張偉民一起找到廖東傢,開門的是一個抱著嬰兒的女人。女人說她叫林雙,是廖東的老婆,懷裡半歲大的嬰兒是她和廖東的兒子。說起田甜,林雙變瞭臉色:“她死瞭?怎麼可能?她前幾天還來這兒吵過架呢!我也不是不幫她,實在是想要她退瞭那十萬塊錢,我一個女人帶著孩子,也是沒辦法啊……”林雙從電視櫃裡翻出一部手機和一張紙。曾禎打開一看,這是一份紙質協議,上面清楚地寫著田甜自願和廖東領取結婚證,並協助廖東買房,廖東付給她辛苦費十萬元整。下面是兩人的簽名和日期:2019年10月18日。

林雙告訴警察,她和廖東隻是小商販,沒有在長沙買社保,沒有購房資格。結婚買房的時候聽信朋友的餿主意,花錢找個有購房資格的人假結婚,等房子買好貸款辦好後再離。通過朋友介紹,他們和有購房資格的田甜簽瞭協議,以十萬元“買”來購房機會,並成功貸款買下這套二手房,然後廖東和田甜離婚,再和林雙結婚。

“我們做點小買賣,手裡的錢也不多。”林雙紅腫的眼裡盛滿怨怒,“最可恨的是,在我們準備去簽購房合同的前一天,田甜又臨時反悔,要追加2萬!這不是故意訛人麼?太欺負人瞭!”林雙懊悔的眼淚滾滾而落:“生瞭孩子,我們的開銷更大瞭,廖東就是為瞭多賺錢過度勞累,才騎電瓶車進貨時出瞭事的……”

“假結婚買房”之禍:鉆空子毀人生

在林雙抽抽搭搭的哭訴中,曾禎終於理清瞭事情的經過:由於田甜和廖東離婚時,隻把房子過戶給廖東,並沒有去銀行變更債權人,因此在廖東過世後,銀行就找田甜,要求她償還貸款。田甜沒想到這事還有後遺癥,就來找林雙,要求林雙賣房還債。林雙卻對她之前的惡意敲詐很不滿,提出隻願給2萬辛苦費,要她退還那10萬塊錢,才肯賣房還貸。

林雙茫然無助的眼中蓄滿淚水:“也不是我有多惡毒,實在是買房已經掏空瞭傢底,廖東不在瞭,我和孩子以後可怎麼過啊!誰知道她會想不通呢?”

田甜真是自殺嗎?張偉民和曾禎對視一眼,在他們之前的詢問過程中,葉磊一字沒提田甜的債務糾紛,這究竟是為什麼?和田甜的死有關嗎?

回到局裡,曾禎仔細回憶當天的全過程,越想越疑心,又去瞭消防隊,找到參與救援的消防員,把相關情況再次核實。消防員告訴瞭他一個重要信息——當時廚房沒有明火!“你確定當時沒有明火?”望著本子上的記錄,曾禎想起那口潔凈的鍋,連忙追問,“能聽到氣流聲,油煙機沒開嗎?”那個進廚房關燃氣的消防員疑惑地看瞭他一眼,態度堅定:“確定沒有明火,也沒開煙機!怎麼啦?”

曾禎腦子裡把廚房的情景再過瞭一遍,發現瞭疑點。按照常理,我們要煮東西才開火,那就一定會開油煙機,何況女主又是這麼愛幹凈的人,哪能忍受一屋的油煙味?而且,這麼幹凈的鍋,根本不像要煮東西啊!更奇怪的是,一口幹鍋又不是水壺,不存在水沸後溢出熄火的情況,那為什麼沒有明火呢?

隻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人為!想明白瞭這一點,曾禎倒吸瞭一口涼氣,他回到局裡,把調查的結果和疑點向張偉民匯報。與此同時,法醫的屍檢報告出來瞭:酒精隻存在於口腔,食道和胃溶液裡沒有酒精成分;內臟器官的漿膜和黏膜下點狀出血,明顯的機械窒息死亡癥狀,確定為他殺。

經檢測,死者指甲內的生化物是人體組織,DNA檢測和葉磊一致。警察重新傳喚葉磊來問話。

面對質疑,葉磊一開始還態度強硬,後來漸漸自相矛盾、難以自圓其說瞭。經過十幾個小時的審問,他終於交代瞭犯罪全過程。

葉磊說他和田甜都來自農村,傢庭條件都不好,為瞭買房,兩人削尖腦袋湊錢,聽說長沙的限購令後,有人買賣購房名額賺取好處費,葉磊遊說田甜,為瞭這筆橫財與廖東領證假結婚。為瞭多賺錢,在廖東簽購房合同前一天,他又慫恿田甜反悔,追加瞭2萬。

輕松賺回12萬,葉磊和田甜很快入手瞭套小戶。誰知廖東竟出瞭意外,銀行追問田甜還貸。天降巨債,兩人每日互相指責。田甜去找林雙協商,可林雙卻要她退還10萬好處費,否則不同意賣房還貸。田甜想著自認倒黴退錢消災算瞭,可葉磊不同意。

當時買房葉磊出瞭大頭,房子寫著葉磊一個人的名字。現在被田甜這麼一鬧,他起瞭歪心思:如今的田甜欠瞭一屁股債,何不跟她撇清關系,自己獨得那套房?於是,他趁機提出分手並搬去小旅館住。

2021年2月24日,田甜約葉磊回去面談,一言不合動起瞭手。打鬥中,葉磊被她撓瞭幾下,一股無名火從心底竄起,他一把將她推倒在沙發上,跨腿坐在她腰上,抓起抱枕死死捂住她的臉,重壓之下,田甜一開始還揮舞著雙手亂抓亂撓,後來如一攤泥癱軟下來,沒瞭聲息。葉磊丟下抱枕,看到一動不動的女友,這才回過神來,發現闖瞭大禍。為瞭逃脫嫌疑,他沖到衛生間,把浴缸裡放滿水,手忙腳亂地把田甜的衣褲脫下放到裡屋床上,把人抱進浴缸,又在旁邊放瞭個小茶幾,拿瞭瓶酒過來,灌瞭一些到她嘴裡,倒瞭一些到杯子裡。為瞭證據充足,他抓起田甜的手捏瞭捏酒杯,讓酒杯上留下她的指紋。最後,他去廚房打開燃氣灶,造成燃氣泄漏釀成意外的假相。做好這一切,剛好有客戶給他打電話,他才從容不迫地邊接電話邊離開。

本以為做得天衣無縫,不料被法醫看出破綻,警察進而抽絲剝繭,查出瞭真相。葉磊為一己私欲,殘忍殺害女友田甜,犯有故意殺人罪,於4月30日被判處死刑。

婚姻非兒戲,弄虛作假都會埋下隱形炸彈。請掃碼關註並回復:欺騙查看更多婚姻故事。

編輯/徐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