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90歲的尊嚴

鄭憲

半年前,母親在醫院換瞭個髖關節,這是個大手術。我們知悉,90多歲的老人做全麻手術,風險巨大。母親進入醫院時就對我們說:“你們做任何決定,必須告訴我。”我們奉命,問她是否開刀,母親就一個字:“開。”她懂的,不開刀,以後的生活將毫無質量可言。

母親術後不到兩個月,開始走路,硬撐著站立起來,手扶一輛助步車。先在小小的屋子裡走,之後到外面的樓道走。先走一大圈,接著走兩大圈。3個月後,能走4大圈。走路時,她的步伐從停頓到連貫,速度從緩慢到正常,臉色慢慢由蒼白轉為紅潤。

一次午後在樓道散步時,我和母親走過一間雙人病房。見房中兩位老人,在門內借助一把有靠背的椅子,你爬上去,我下來;我爬上去,你下來。他們用手奮力扒著門縫,呼叫,要破門而出,門卻被外面的一根繩索牢牢綁定。

母親見瞭,忙說:“快去叫人啊!”護士飛奔而來。我們才瞭解到,護工被兩個老人折騰得一宿未睡,中午想睡一會兒,又擔心兩個老人出門發生意外,幹脆用白繩系緊門把以求“安保”,結果護工睡過瞭點。

門開瞭,兩個老人圍著母親,向“大姐”傾訴委屈。母親這一刻,儼然成瞭救世英雄。

春天來瞭,母親扶著助步車,可以從三樓樓道走到樓下花園。

那天我和母親款款閑行,迎面見一個也扶著助步車的人。那人看上去很儒雅,戴一副寬邊玳瑁眼鏡,頭則木木地轉動。

母親對我低語,語氣充滿敬意:“那是李教授。”幾年前,一次中風讓他倒下瞭,現在他能夠站起來,一步步慢節奏地走路,從樓上走到花園。

李教授移步到我們面前,向母親微笑著說:“大姐,你走得比我好,我要向你學習。”母親也笑著說:“你也走得好,比我穩。”他們互相贊美鼓勵,扶著各自的助步車,緩緩交錯而過,點頭,揮手。

走過去,母親對我說:“你一定猜不出李教授的年齡。”我是沒猜出,李教授一頭沒摻幾絲白發的黑發誤導瞭我。“他也剛過90歲呢,當然,是虛歲——還是小弟弟。”母親有點兒倚老賣老。

我記住瞭這個溫馨美好的時刻。

(秋 樹摘自《今晚報》2021年5月28日,許 航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