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生三孩嗎

遊識猷

1

為瞭改善人口結構,應對人口老齡化,中央近日宣佈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

但如今,中國人的生育意願已經發生瞭很大的改變。在被問到“一傢有幾個孩子最理想”時,很多人回答“一個”,即使是喜歡孩子的也大多回答“兩個”。

一般來說,理想的孩子數會大於計劃生育的孩子數,而計劃生育的孩子數又會大於實際生育的孩子數。想生的,未必生得起;生得起的,又未必生得出。

當理想的孩子數不超過兩個時,總和生育率必然一路走低。從20世紀90年代起,我國的生育率便沒有超過世代更替水平。即使實施“全面二孩”政策,也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在全球范圍內,不止中國,整個東亞地區的生育率都是偏低的。

一般來說,總和生育率小於1.5,就算極低生育率。總和生育率小於1.3,就算“低中之低”生育率。

中國、日本、韓國三個東亞國傢,生育率要麼是“極低”,要麼是“低中之低”。

日本的生育率,1947年為4.5,2018年下降至1.42。

韓國的生育率,20世紀60年代為6.0,2016年下降至1.17。

至於中國的生育率,20世紀70年代初期超過5;最近的人口普查顯示,中國人的生育率為1.3。

如今,有更多女性以審慎的態度對待生育問題。

中國、日本、韓國三國,受儒傢文化影響深遠。儒傢文化有幾個特征,其中包括:父權制和精英主義。

父權制提倡“男性養傢,女性持傢”。在經濟增速放緩時,工作機會變少,男性在承擔傢庭開支方面將承受更大的壓力;而女性在工作之外,還需承擔更多的傢務。這會導致許多人不婚或晚婚。東亞人大多選擇在婚後生育,那麼,生育率必將受到影響。

與此同時,未來社會的多元化和不確定性,也直接影響人們的生育意願。

在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出現瞭長達10年之久的經濟衰退。失業率上升,人們收入增長緩慢。

在韓國,自2008年全球經濟衰退後,同樣出現瞭失業人數的上升。

研究顯示,在“結婚可能性”上,東亞男性受“就業和收入不穩定”的影響,大於東亞女性和歐洲男性。

有人針對日本和韓國兩國夫妻雙方的就業情況做瞭調查研究。從中可以看出,在日本和韓國,女方做傢庭主婦或者隻是偶爾打零工的比例仍然很高。男女有別的結果,導致瞭男性養傢的壓力尤其沉重。

在日本,年輕男性中有結婚意願的,臨時工或合同工隻占正式員工的26%,失業者結婚的意願更低。

2

2017年,一項調查研究表明,導致日本人“生的孩子比原本想要的少”的因素:排在第一位的是,“撫養和教育孩子花費太多”;排在第二位的是,“我不想當高齡產婦”;排在第三位的是,“即使我想要孩子,也無法懷孕”。其他原因依次為:“我再也無法忍耐養育孩子造成的身心負擔”“健康原因”“我的工作”“房子太小”“丈夫不幫忙做傢務和育兒”“丈夫不想再要孩子”“如果再要小孩,丈夫退休時,小孩都還沒成年”“社會環境不能讓小孩自由地成長”“自己的人生也很重要”等。

在韓國,理想的孩子數是2.0~2.3。不過,2005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即使回答“理想的孩子數是2個以上”的韓國人,最終有65.7%的隻生瞭一個孩子。

2012年,韓國的一項研究,調查瞭重男輕女等傳統觀念對生育的影響。研究者發現,無論男女,越是持有傳統價值觀,理想的子女數量就越多。但持有傳統價值觀的人,實際生育的子女數量並不多。研究者認為,傳統的觀念雖然讓人想要更多的孩子,但環境和現實,讓大多數人放棄瞭生育目標。

在中國,育兒同樣是沉重的話題。除瞭經濟條件,有沒有人看娃,也是重要的條件。如果夫妻雙方中的一人回傢帶娃,那麼傢庭的風險抵抗力就會下降;如果老人帶娃,則要面臨不同代際之間的沖突和矛盾;如果選擇雇保姆或者托育,不時爆出的負面新聞又讓父母膽戰心驚。

即便以上問題都得到解決,未來還會面臨孩子看病、入托、入學等問題。

2017年湖南的一項調查顯示,女職工生育期間得到的勞動保護越好,生育二孩的意願越強;2019年河南的一項調查顯示,女性得到的傢庭支持越多,幸福感越強,越願意生育二孩;2019年,福建的一項調查顯示,對公共教育的滿意度越高,農村居民生育二孩的意願越高。

3

精英主義,意味著學習的重要性。

在日本,當年就讀大專或本科院校的女性,1955年有5%,2015年有57%;當年就讀大專或本科院校的男性,1955年有15%,2015年有56%。

在韓國,當年就讀大專或本科的女性,1965年有35%,2014年有82%;當年就讀大專或本科的男性,1965年有30%,2014年有76%。

高等教育的普及,讓東亞擁有瞭許多高學歷的人才。但對傢庭而言,教育費用增加瞭,養育年限變長瞭,傢長更難以平衡養育和工作之間的矛盾。

此外,接受高等教育的女性大幅增長,女性的崛起和獨立也讓越來越多的女性有瞭更多選擇的權利。

4

從長遠來看,給予女性更多的社會政策支持,可能是提升生育率的好辦法。

這些政策,大致可以分為三類:

第一類,通用型傢庭政策:在“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分工下,給以適當的補貼,增設育兒假。這樣的政策更鼓勵女性為瞭育兒和傢庭退出職場。實行這種政策的國傢有意大利。

第二類,雙薪型傢庭政策:鼓勵父母雙方都實現“傢庭—工作”的平衡。比如為生育的女性保留職位,給予的育兒補貼與母親薪酬相關(母親原本的薪水越高,則休育兒假期間補貼越多),給父親專門的“父親育兒假”。這樣的政策,將保證女性不會因生育離開職場,鼓勵男性更多地參與育兒,促進兩性平等。實行這種政策的國傢有瑞典。

第三類,市場型傢庭政策:政府不主動幹涉,讓市場來解決生育中遇到的困難。這種情況在美國比較普遍。

近些年來,發達國傢發展傢庭政策的重點,是雙薪型傢庭政策。越來越多的國傢意識到,促使更多女性不因生育而退出職場,才是“經濟—人口”的雙贏之道。

(康 康摘自果殼網,辛 剛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