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高智商密室殺人:何苦為“海王”男友自毀前程

湯小米與程浩文是校園戀人。為瞭愛情,湯小米放棄工作去英國留學,但這段感情還是走向瞭死亡。原本,他們將各奔天涯,誰料,兩人卻被發現雙雙倒在瞭血泊裡……

殉情?分手前的最後約會

2018年10月8日深夜,劉翠娥心裡莫名不安。她和老伴程有才始終聯系不上兒子程浩文。兒子向來乖巧懂事,出門、辦事都會有交代。他們約好瞭,到瞭培訓點就報平安。

劉翠娥趕緊給兒子同在培訓班的同事打電話,對方告訴她,程浩文沒有參加培訓,也不在培訓點。劉翠娥夫婦蒙瞭,慌忙打車趕到瞭兒子的宿舍。宿舍大門從裡面反鎖,劉翠娥打瞭119。等消防官兵用液壓鉗破開門,所有人都被屋內的場景嚇傻瞭……

屋內一片狼藉,通往浴室和臥室的地板上血跡斑斑,腳印凌亂。客廳的吊扇上懸掛著一條環形繩索。臥室開著燈,門口的地板上躺著一個赤裸的男子,一身是血,像是沒瞭氣息。床上躺著一名女孩,脖子和胸口處血肉模糊,人也奄奄一息。劉翠娥夫婦認出那個男子就是程浩文,呼天搶地沖瞭進去,並第一時間叫救護車,隨後報警,現場一片混亂。很快,女孩被送去廣州市人民醫院搶救。

女孩恢復意識後,告訴警方,她叫湯小米,是程浩文的女友。得知程浩文已經去世,湯小米情緒失控,拒絕治療,也拒絕進食。湯小米胸口上的3處刀傷,脖子上的兩處刀傷,皆為開放性創傷。從她的反應和傷勢來看,湯小米一心求死。

警方在現場發現的繩索、刀具,都是程浩文購買的,現場沒有打鬥痕跡。聊天記錄顯示,是程浩文主動邀請湯小米到他宿舍小聚的。現場還留有程浩文的遺書:“豆豆,爸爸媽媽對不起你,來生我們一定在一起。”經比對,是程浩文的筆跡。

辦案民警初步研判,這是一起殉情案。

劉翠娥夫婦聽說兒子跟湯小米是殉情自殺,情緒異常激動:“警察同志,我兒子正在籌備婚禮,馬上要升職,怎麼可能跟分手瞭三年的前女友殉情?”盡管如此,但現場證據明顯指向殉情。

湯小米在情緒穩定後,告訴警方,她是湖南省益陽市人,26歲,正在英國攻讀心理學碩士學位。她和程浩文戀愛四年,感情深厚。2015年,她確實跟程浩文分開過,但年輕情侶分分合合很平常。

在湯小米即將畢業之際,程浩文跟她提分手,說是架不住父母的撮合,他跟父母介紹的女孩約會瞭,還酒後糊塗,兩人發生瞭關系。女孩非他不嫁。他想過用錢補償對方,但女孩不願意。對方傢頗有些實力,他們傢得罪不起。在湯小米眼裡,程浩文個性溫和,懂事孝順。發生瞭這樣的事,一定令他備感壓力。四年的感情不是說斷就斷的,因此,湯小米國慶節歸來見程浩文,想一起商量解決感情問題。回國之後,程浩文再次提出分手:“我不想阻擋瞭你的前程,不希望你和我這樣的爛人糾纏,毀掉一生。”湯小米不肯放手。無奈之下,兩人決定殉情。在程浩文的籌劃下,他們買瞭繩子、刀具和食材,準備在他宿舍進行最後的約會。情到深處,程浩文提議在浴室自殺……

對於實施自殺的具體時間,湯小米記不起來,但她確定,當時她聽到樓下有人吵架,應該是下午。

湯小米的陳述,與案發現場吻合,也與警方調取的各方聊天記錄相印證。警方瞭解到,當天事發時,確實有一戶人傢承認夫妻吵架,時間大概在下午三點。這與法醫初步判定的程浩文死亡時間相吻合。而程浩文曾在微信上跟朋友說,是他對不起湯小米,湯小米是個非常好的女孩。他也在微信中稱,雖然和湯小米提瞭分手,但她情緒十分穩定。

警方就常識判斷,湯小米身高不到一米六,身形瘦弱,而程浩文是個一米八的大高個,若不是自願赴死,湯小米不可能一刀將他斃命。而且,湯小米受的傷比程浩文嚴重,能夠活下來都是僥幸。幾乎所有的證據都在證明,這確實是一起殉情案。

蹊蹺:暴露真相的血液

就在湯小米獲得釋放的同時,警方細心地發現,湯小米的血液裡有麻醉劑和止疼藥的成分,但程浩文的體內並沒有。而程浩文的購物清單裡,並無含有麻醉劑和止疼藥成分的藥品……

順著這條線索,警方發現瞭越來越多的疑點:案發當天下午三點,程浩文跟父親發過微信,言語間,情緒平穩無異常。短短幾個小時,程浩文突然情緒異常要自殺,有些不太合理。但是,若是湯小米殺人,警方也覺得疑惑:案發現場在浴室,浴室空間狹小地面濕滑,湯小米根本不可能對身形高大壯碩的程浩文一刀斃命,而且,浴室也沒有打鬥痕跡。再者,程浩文為什麼會心甘情願站著不動讓湯小米捅他?

隨著警方展深入調查和對湯小米的連夜審訊,一起精心謀劃的高智商謀殺案浮出水面……

湯小米和程浩文,在2015年就見瞭傢長。湯小米傢庭條件不錯,樣貌氣質也好。起初,劉翠娥對她很是滿意。2015年4月,湯小米懷孕瞭。雙方傢長決定見一面,將兩個人的婚事定下來。

定下婚事,是雙方父母都同意的,但劉翠娥說:“我兒子還在讀研,在校期間傳出風言風語會毀瞭他的前途,這個孩子不能要。”湯小米媽媽一聽就來氣:“打胎多傷身體。既然不想要孩子,事先怎麼不做好安全措施?你們是在耍我女兒嗎?”

雙方父母起瞭爭執,湯小米左右為難。程浩文耳根軟,聽他母親的。兩傢人不歡而散。湯小米心灰意冷,決定墮胎。程浩文哭著跟她說,今生非她不娶。小情侶還給孩子取瞭個名,叫豆豆。程浩文對湯小米溫柔體貼,隻要是兩個人鬧矛盾瞭,都是程浩文先低頭,再安慰。湯小米在程浩文的溫柔裡越陷越深。他們分分合合鬧瞭幾次,但始終沒有真正分手。

2017年,程浩文研究生畢業,進入廣州一傢世界500強企業。湯小米再次提出結婚。劉翠娥對她的態度突然變瞭:“你們倆的學歷不匹配,你先去考研,讀完研究生瞭再結婚。”就算再順利,復習備考一年,讀研三年,也需要花四年時間。湯小米知道是劉翠娥故意阻撓她。湯小米靈機一動,花瞭半年時間,高分通過雅思後,成功申請到英國讀一年制碩士。

2017年9月,湯小米去英國攻讀心理學碩士,與程浩文通過微信慰藉相思。2018年5月,程浩文提出分手。湯小米以為他在鬧情緒,加上學業緊張,心想著順利畢業趕緊回國,就沒太在意。但2018年9月,她發現程浩文將她屏蔽瞭。她輾轉從程浩文的朋友那裡得知,他居然在朋友圈裡官宣瞭新女友。她趕緊發消息問程浩文。程浩文回復道:“不想耽誤你的前途。”湯小米解釋:“我出國留學也是為瞭能配上你啊。”可不管她如何解釋,程浩文都一反常態,不為所動。

就在湯小米無計可施之時,一個叫李月的女孩加瞭她的微信。兩個人一聊,湯小米驚呆瞭。李月跟程浩文是高中同學,傢裡經濟實力雄厚。這幾年,她和程浩文斷斷續續的有來往。2015年,兩人差點兒結瞭婚。她也是前不久被程浩文分手的。而湯小米,是她在私下調查程浩文時發現的。

湯小米五雷轟頂!她為他墮胎時,他正和別的女孩談婚論嫁。她為瞭跟他在一起苦苦支撐,而他早就另結新歡。所謂學歷不配,根本就是借口。

之後,湯小米告訴程浩文,她同意和平分手。失戀的湯小米找到她和程浩文的共同好友傾訴。朋友知道他們四年間所經歷的情感糾葛,覺得湯小米情緒不對,可能有危險,便立即告訴瞭程浩文。程浩文告訴朋友:湯小米確實有情有義。她是個好女孩,不會有事的,不用擔心。

為安慰湯小米,朋友將程浩文對她的肯定告訴瞭她,鼓勵她振作。那段時間,湯小米的朋友圈裡,發瞭不少拍得很專業很性感的個人寫真。朋友看到她的動態,覺得她應該是開始瞭新的生活。

程浩文和朋友怎麼也不會想到,這些性感寫真,僅僅是湯小米引程浩文進入殺局的開始……

唏噓:何苦與“海王”共沉淪

湯小米挑選瞭不少性感女裝,還找瞭專業攝影師給她拍照並將照片傳到瞭朋友圈。很快,程浩文給她點瞭贊。點完贊,程浩文給湯小米發微信,誇她身材不錯。湯小米回復:“聽說你要結婚瞭,祝你幸福。我相信自己也能找幸福,你不用為我擔心。”

再度聯系上後,湯小米頻繁給程浩文發消息,有意透露她出國長瞭見識,英國人真玩得開。她還跟程浩文講瞭幾種她在那邊瞭解到的男女朋友間互相取悅的方法。程浩文旋即邀請湯小米一起共度國慶。湯小米調侃他:“咱們談話這麼露骨,你不怕女朋友看到瞭啊?”程浩文趕緊刪掉瞭兩人的聊天記錄。這是湯小米第一次對程浩文進行心理暗示。

2018年國慶節,回國探親的湯小米偷偷跟程浩文說:“我們來一次分手後的約會吧。順便試試我在英國學到的花樣。”程浩文同意瞭。湯小米讓他準備繩子、刀具、蠟燭。程浩文很快準備好瞭,還大獻殷勤,邀請湯小米來他公司的宿舍施展魅力。

湯小米故意讓程浩文等瞭兩天。眼見程浩文被撩撥得心癢難耐,湯小米答應瞭他的邀約,並將時間選定在他參加公司培訓的前一天。她說:“這一天你們同事都去參加培訓,我們也安全。免得你女朋友知道瞭。”湯小米提到女友,程浩文有些心虛,又立即刪掉瞭和她的聊天記錄。第二次心理暗示,成功。

10月7日晚上,湯小米悄悄去瞭程浩文的宿舍。去之前,她一再提醒程浩文要小心,千萬別讓他女朋友發現瞭。見面之後,兩個人很快發生瞭一次關系。第二天12點左右,湯小米走到正對街道的窗口前站著。突然,她驚慌地喊道:“浩文,快過來確認一下,那個是不是你女朋友?”程浩文大驚失色,立即從床上彈瞭起來,趴著窗沿往下看,但他沒看到人:“你沒看錯吧?”湯小米故意伸出5根手指杵到他眼前說:“好幾個人呢。”程浩文怕出事兒,來不及多想,披上外套就驚慌失措地躥下瞭樓。湯小米多次對程浩文進行心理暗示,他女友可能來瞭,要對他們不利。

程浩文一下樓,湯小米就迅速用事先準備好的紙塞住宿舍大門的邊緣,再帶上門。隨後,她跑進浴室打開瞭水龍頭,想借用水流聲掩蓋部分呼叫聲。程浩文在樓下轉瞭一圈,沒發現女友。回到宿舍門口,門打不開。湯小米聽到敲門聲,立即在客廳大聲呼救。很快,她聽到程浩文在用力踹門。湯小米心裡一喜,程浩文已相信他女友來瞭,正在傷害她。她趕緊跑進浴室,將浴室的門反鎖,並大聲呼救。

很快,大門被踹開,程浩文沖進來,聽到湯小米在浴室呼救,又趕緊去踹浴室的門。程浩文因用力過猛,上半身傾斜,幾乎跌進浴室。就在他身體失重的瞬間,湯小米將刀捅進瞭他的左胸。選擇浴室,是湯小米深思熟慮的結果。她個子嬌小瘦弱,必須保證程浩文一刀斃命。而浴室空間狹小,提前開啟淋浴令地面濕滑,就算一擊未中,也不可能出現追逐打鬥的情況。程浩文倒地後,湯小米隻能將他搬到臥室門口,並脫去瞭他的衣服。緊接著,湯小米將繩索結成環掛到瞭吊扇上。隨後,湯小米將“遺書”放在瞭顯眼的位置。這“遺書”,是2015年她被迫墮胎時,程浩文順手寫下的懺悔信。最後,她將宿舍大門從裡面反鎖。

等到下午3點左右,在確認程浩文無法救治的情況下,湯小米用他的手機給他父母發瞭一條消息,承諾晚上10點左右,他到培訓點後會給他們打電話。下午5點多,程浩文的父親發來微信:“兒子,你說5點左右到培訓點就報平安的呢,到瞭嗎?”湯小米沒有回復。晚上10點左右,劉翠娥發來一條語音,緊接著又是一通電話。湯小米直接關掉瞭程浩文的手機,迅速服下瞭整盒止痛藥。最後,她拿水果刀往胸口上紮瞭三刀,又在脖子上抹瞭兩刀後,脫下衣服,躺到床上……

湯小米利用時間差,令聯系不上兒子的劉翠娥夫婦心急,一步步引導他們發現案發現場。他們愛子心切,一定會第一時間呼救。那時,程浩文已死,被救的,就是她自己。程浩文夫婦來到宿舍,有鑰匙開不瞭門,必然要叫人開鎖破門,這樣一來,程浩文踹門的痕跡,也將被覆蓋。果真,就在湯小米意識漸漸模糊時,大門被破開,呼救聲響起……

2019年9月,經廣東省高院核準,湯小米因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因涉及隱私,文中人物均為化名,相關信息做瞭技術性處理。)

[編後]此案讓人嘆息。遭遇渣男,與其糾纏其中,甚至是共沉淪,不如及時止損,以免越陷越深。畢竟,愛情隻是生活的一部分,萬不可因為感情而輕易放棄自己,放棄人生和夢想。

編輯/張亞萍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