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雲養老”致命:獨居母親枕下有盒避孕套

母親的黃昏戀,居然要瞭她的命!急著去認罪的母親男友,卻不是兇手,他到底藏著怎樣的秘密?

玩一把“雲養老”,獨居母親竟“自殺”

劉曉蕭,湖南省長沙市一傢三甲醫院的內科醫生。2020年10月5日上午10點,她剛剛做完一臺手術回到值班室,瞄瞭一下桌子上的手機,嚇瞭一跳,從10分鐘前開始,竟有15個未接陌生電話。

手機鈴聲再一次響瞭起來,她不耐煩地拿起手機接聽,傳來瞭一個急促的聲音:“是劉曉蕭吧?可打通瞭,你媽昨晚自殺瞭,現在才發現,你趕快回傢!”她不敢大意,連忙撥打瞭母親的電話,接電話的是母親好友馮阿姨,她告訴劉曉蕭,她母親確實自殺瞭。

劉曉蕭連忙找院領導請假,直接開車往老傢趕去。一路上,她的大腦一刻也難以保持平靜。母親一直都性格開朗,之前也沒有什麼預兆,怎麼會自殺呢?可是傢裡來的這麼多未接來電,又讓她確信這不是夢。

劉曉蕭是獨生女,父親早年病逝,她一直與母親相依為命。大學畢業後,她成瞭一名外科醫生。工作幾年,她拿出全部積蓄付瞭首付,在單位附近買瞭房子。她幾次要母親搬到省城和她一起住,可母親離不開自己的生活圈子和多年的朋友同事,一再拒絕。

平時,劉曉蕭因為工作太忙,談戀愛都沒有時間,更別說三天兩頭往傢跑瞭,發達的網絡讓她也學會瞭給母親“雲養老”,除瞭每周固定和母親視頻,還會定期給她買足日常生活用品。逢年過節,她也會在網上提前預訂各種保健品、禮物和鮮花送到傢裡,每年的體檢也是她提前預約當地醫院套餐……劉曉蕭一直覺得,即使不在身邊,她也能照顧好母親。

劉母退休前在縣文化局工作,平日裡特別註意自己的形象,有潔癖的她總會把裡裡外外收拾得幹幹凈凈。父親死後,劉母逐漸從失去丈夫的痛苦中走瞭出來,退休後的她喜歡看書、旅遊。在母親的朋友圈裡,劉曉蕭經常看到她陽光的一面,幾個老人在縣城周邊鄉下遊玩,母親一身時髦的打扮,朝氣得像年輕人。

獨自生活並沒有降低母親的生活品質,即便這樣,依舊對生活懷有無限熱忱的母親如今卻選擇瞭自殺,劉曉蕭不明白,也找不到答案。

趕到傢,門口聚滿瞭人。看到劉曉蕭來瞭,馮阿姨一把握住她的手就哭:“孩子,你可回來瞭,快進去看看你媽,你說這日子過得還挺滋潤的,有什麼事會讓她想不開啊。”

馮阿姨告訴劉曉蕭,每天早晨6點是她們雷打不動去公園打太極拳的時間,可這天她打瞭十幾個電話都沒人接,敲門也沒人回應,她感覺不妙這才通知物業。

物業工作人員強行打開瞭房門,馮阿姨看到劉母趴在墻角,地上還有一攤血,身子都硬瞭。他們不敢亂動,就現場情況來看,得出的結論是自殺,而這個毫無警惕意識的斷定,差點把劉曉蕭死去的母親變成冤死之魂。

劉曉蕭看到母親的屍體沒有被動過的痕跡,身上還完整地穿著一身老年運動套裝,書桌上的一杯咖啡還是滿滿的。劉曉蕭看著眼前的母親,僵硬的身體趴在冰冷的地面上,眼淚嘩嘩地流瞭出來。

“孩子,別光顧著哭,先把你媽抬到床上去吧,給她擦擦身子,讓你媽幹幹凈凈地走。”馮阿姨說著也開始陪著她流淚。物業工作人員幫忙把劉母的屍體抬到瞭床上,馮阿姨從外面端瞭一盆溫水,隨手把臥室的門關上。

劉曉蕭用毛巾蘸著溫水想給母親擦拭臉上的血跡,她一頭齊肩的長發已被血跡粘在臉上,劉曉蕭用手慢慢地把她臉上的頭發撥到耳邊,看到她的臉,嚇得劉曉蕭手裡的毛巾都落在瞭地上。隻見她臉色青紫,舌頭伸出瞭嘴外,整個面部變得猙獰可怕。

枕下藏著秘密,黃昏戀浮出水面

作為一名醫生,劉曉蕭知道一個撞墻自殺的人,肯定不會出現這樣的模樣,這樣的面部,像是被人掐死的。她不敢大意,仔細看瞭母親的脖子,果然有一道紫色的掐痕。

母親不是自殺的,絕對不是!劉曉蕭又急忙查看母親頭部出血的部位,心裡已是悲憤交集,頭部的傷口共有3處,都是撞擊形成的傷口。

這種傷口怎麼能瞞過一個醫生的眼睛?一個想自殺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撞擊的行為能力,母親的死另有原因,劉曉蕭顫抖著手拿起手機報警。

警察很快就趕瞭過來,法醫在仔細勘查後告訴劉曉蕭,劉母真的不是自殺。法醫在劉母的脖子上提取瞭指紋,並對她身體做瞭外觀檢查,並沒有發現其他致命傷,然後在房間內很多地方也做瞭指紋提取,在征求瞭劉曉蕭的意見之後,將屍體送去瞭解剖室。警察走後,劉曉蕭在房間裡收拾母親的遺物時,又有瞭一個意外發現——母親臥室的枕頭底下,竟然有一盒開封的避孕套。

難道母親和男人同居瞭?劉曉蕭急忙把那盒開封的避孕套交給瞭宋隊長,宋隊長立刻讓技術人員在避孕套包裝上提取瞭指紋。馮阿姨這才告訴瞭劉曉蕭一個秘密:“你媽還不想讓你知道,覺得還不到時候,她最近和一個名叫吳由山的老人關系親密,並且準備時機成熟後,兩個人就會正式結婚,和她住在一起的男人隻能是吳由山。”

根據這個線索,警察找到瞭吳由山,因劉曉蕭提出申請,要求一同前去見見這位與母親同居的男人,宋科長答應瞭,並讓她不要情緒過於激動。

在公安局,劉曉蕭見到瞭這名看起來身材挺拔的老人。他是名退休的企業幹部,老婆在十年前因突發心臟病死亡,此後一直獨身。吳由山知道劉母遇害後先是露出驚訝的樣子,爾後表現得萬分痛苦,也很快承認瞭他和劉母的關系:“我們倆無論從學識和思想意識上都很合拍,彼此都很欣賞對方。”他說他不可能殺害劉母。

經過對比,避孕套包裝上確實有吳由山的指紋,可是僅僅是和劉母同居,不能作為犯罪的證據,警察對吳由山問話之後,就讓他回瞭傢。

讓劉曉蕭意外的是,第二天早上,警方忽然給她打來電話,說吳由山到公安局自首瞭。一夜之間,吳有山從據理力爭到主動自首,讓人感到莫名其妙。劉曉蕭連忙趕瞭過去,宋科長告訴她,老人雖然自首,卻又拿不出作案證據。並且,通過指紋對比,劉母脖頸上的指紋也不是他留下來的。老人為什麼把這個罪過攬在自己身上呢?宋科長告訴瞭劉曉蕭他們的分析:這個兇手一定是和老人有著密切關系的人,要不然老人會冒著死罪的危險來自首嗎?

案子很快水落石出,10月7日,兇手終於露出瞭水面。宋隊長告訴瞭劉曉蕭破案的經過。

因為老人的自首,警方很快就提取瞭和老人有密切關系的人的指紋,通過對比,老人的女兒吳潔進入警察的視線。警方對比瞭吳潔的指紋,與劉母脖子上面留下的指紋一致。

在鐵的事實面前,吳潔隻好承認瞭作案事實,並說所有這一切都是因為她的父親吳由山造成的。吳由山在女兒交代瞭作案過程後,通過馮阿姨給劉曉蕭帶去口信,說要見她一面。

劉曉蕭想知道這個吳潔和自己母親到底有多大的仇恨才會下此毒手,考慮再三,她還是去見瞭吳由山一面。再次見面,吳由山憔悴瞭不少,進門後先是給劉曉蕭鞠瞭個躬,然後把一個牛皮紙袋遞到她的面前:“這裡是50萬元錢……就當是我給你們的一點補償,你媽沒瞭,我……我對不起她,吳潔……她真的不該……”說完,老人就嗚嗚地哭瞭起來。

“頂罪”揭開真相,陪伴是最佳盡孝

原來,吳由山47歲時,老婆就死瞭,而他老婆的死和他有很大的關系,那時的吳由山是縣棉紡廠的副廠長,老婆心臟不好,病休在傢。

在吳潔21歲那年,吳由山和廠裡的一個小姑娘有過曖昧關系,不久就被老婆發現,鬧到瞭要離婚的地步。吳潔知道父親的劣行後,自然站到瞭母親那一邊,並決定在父母離婚後跟隨母親。

就在父母為離婚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吳潔的母親心臟病突發死瞭,而在母親死亡的那天夜裡,父親卻被人發現還和情人在一起,吳潔的母親連被搶救的時間都沒有。“那晚,我和小姑娘見面其實不是我女兒想象的那樣,我是去給姑娘送瞭點錢,總要有個瞭結。”

吳潔把母親的死因全部算在瞭父親的身上,從那以後,父女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吳潔嫁人後,幾乎和父親不再交流,吳由山說:“她對我的怨氣始終沒消,也感覺不到父女之間的感情。”

吳由山和劉母相識半年後偶爾會住在一起,兩個老人都認為找到瞭餘生可以牽手相扶的人,不久,吳潔知道瞭這件事,幾次上門前去諷刺挖苦。因為這件事,吳潔去父親的傢裡越來越頻繁,可是她去的目的隻是為瞭爭吵。

在最後一次爭吵中,吳由山也被惹怒瞭,揚手打瞭女兒幾個耳光,並說要和女兒斷絕父女關系,還說要把所有的遺產送給那個陪他一起終老的人,並從此不再讓吳潔進他的傢門。這讓吳潔認為,吳由山不但要把遺產留給劉母,並且要和她斷絕父女關系,吳由山的決絕讓吳潔氣憤至極。

無處泄憤的吳潔去瞭劉母傢,這種興師問罪的見面方式也惹惱瞭劉母。兩人動瞭手,吳潔則一把把劉母推倒在瞭墻角,劉母當場昏迷。餘怒未消的吳潔又拽著劉母的頭連續撞到墻上後,接著掐住瞭她的脖子,直到她沒瞭呼吸。

第二天,吳潔知道瞭警察已經在追查此事,當她看到吳由山被警方帶到公安局後,以為自己已經躲過一劫,沒想到吳由山很快又被放瞭出來。

“我的女兒再次找到瞭我,這一次卻是讓我來救她的命。”吳由山說,“我聽完女兒對我說的話,當時就被嚇瞭個半死,她……她竟敢殺人!”畢竟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吳由山說:“斷絕父女關系和遺產的事情本就是氣憤之言,沒想到她卻當瞭真。”吳由山答應瞭女兒的請求,決定頂替女兒去自首。

可是想頂罪,哪有那麼容易!吳由山根本就沒有作案的證據,也正是他的這次“頂罪”,讓警察對他的親人產生懷疑,吳潔才最終被抓獲。說到最後,吳由山再次對劉曉蕭鞠瞭躬,他把那個牛皮紙袋放到她的面前:“這些東西對我已經沒用瞭。”說完轉身走瞭。

馮阿姨打開那個紙袋,禁不住大吃一驚,裡面不僅僅是那50萬元錢,還有吳由山的房產證。房產證裡還夾著一份遺囑。遺囑的大體意思就是,當他死後,自願把他名下的房子無償送給劉曉蕭,作為他替女兒的贖罪。

劉曉蕭生怕吳由山會出什麼事情,拿著牛皮紙袋追瞭上去,卻早已看不見老人的蹤影。

10月17日,劉曉蕭在馮阿姨的陪同下再次去瞭吳由山的傢,到瞭那裡,大門已經緊緊關閉。預感不好的劉曉蕭打通瞭他的電話,吳由山告訴她們,他在女兒服刑的附近租瞭房子:“就是希望能多見一面就多見一面。”當劉曉蕭說要歸還他的房產證時,老人再一次拒絕。

2020年12月,吳潔被依法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吳由山因包庇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劉曉蕭每每想起母親,她總覺得自己少做瞭些什麼。也許,目前大傢對老年人的關愛隻是浮於表層,沒有細致到深處,是當今社會普遍的現象。

工作、應酬、學習,我們總是有足夠的理由遠離父母,把“雲養老”當成瞭一種替代。卻沒有想到,當我們的父母逐漸老瞭,他們本該有的戒備和防范意識也在逐漸消失,很多事,他們已經力不從心。而所有的這些,都需要親情的貼身相護去彌補“雲養老”所缺失的一面。

“養老”,如何去“養”?這個“養”字,不僅僅是一句話、一口飯那麼簡單,它應該還包含著更深層次的東西——那就是,一份近在身邊的親情。

養老是每個人都避免不瞭的問題,子女應當如何盡孝,值得我們深思。

編輯/徐艷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