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酒店試睡奇遇:“你賣2顆卵子給我,錢好商量”

大學畢業後,田貝貝出於好奇,去做瞭酒店試睡員,沒想到,光鮮的職業背後,有著很多內幕。

各種目不暇接:酒店試睡多金之夢

田貝貝,四川省綿陽市人。2020年6月大學畢業後,她到浙江省舟山市玩。

由於民宿老板熱情,加上老板傢海鮮新鮮不貴,田貝貝寫瞭點文字發在微博上,沒多久,她接到陌生電話。“你好,是貝兒麼?我這邊是一傢旅遊公司,想請你來當我們的試睡員!”

電話那頭的人介紹說,自己是公司的人事,覺得田貝貝文字功底不錯,可以到他們公司做試睡員,全國各地出差看風景,新開酒店免費住,月收入輕輕松松過萬元,讓她考慮考慮。掛斷電話,田貝貝有點小興奮。她剛從一所二本院校畢業,找工作屢屢不順。這不,工作來瞭。試睡員,聽起來很不錯!

她在網上詳細瞭解瞭下,試睡員是2009年興起的,工作內容是到全國各地新開的酒店、民宿試睡,對酒店、民宿的交通、服務、價格、餐飲等全方位解讀。還有人說,試睡員的工資1個月有1萬多。

回到傢,田貝貝把想去做試睡員的想法跟傢裡人講瞭。她父母也很開明:“你是大人瞭,你的工作自己決定。”

第二天,田貝貝就去瞭這傢旅遊公司在當地的分公司。簡單面試後,分公司負責人對田貝貝1.65米的身高和甜美的長相很滿意。她簽瞭入職協議,1個月試用期,轉正後簽入職合同。試用期隻有出差、生活補助,提成是酒店入住價的10%。

協議簽好,負責人叫來兩個洋娃娃般的女孩,一個叫悠悠,一個叫曉曉。悠悠告訴田貝貝,試睡員要特別註意什麼,哪些問題可以忽略,哪些要反饋給公司。曉曉則教她遇到意外情況如何保護自己。

從進入公司面試、簽協議、培訓到離開公司,全過程4小時不到。負責人說,因為疫情原因不能人員聚集,不然至少要培訓十天半個月。離開前,田貝貝被拉進公司微信工作群。

回到住的地方,田貝貝還在想什麼時候能正式上班,第二天她就接到曉曉電話,讓她到貴州省一傢新開的星級酒店試睡。

出差路上,公司微信工作群裡不時彈出一些信息:同事五星級酒店試睡評價的稿子獲評五星,同事試睡西藏民宿提成1000多元……

田貝貝期待著自己也能一鳴驚人。她一口氣抵達將要試睡的酒店。在前臺辦理入住手續時,田貝貝剛說自己是試睡員,兩個小姑娘的眼神立馬變得意味深長起來。田貝貝懶得理會,拿好房卡快步離開。

拍照、構思、查勘、寫稿,一切按計劃進行,晚上11點前稿件已傳回公司。5分鐘後,稿子幾乎沒什麼改動就在網站發瞭出來。

雖然公司隻打瞭兩星,但田貝貝還是很開心。準備洗漱時,公司負責人聯系她,酒店的經理要找她講講需要修改的地方。在這個行業,試睡員評價稿凌晨前上傳,行話叫“試水”。稿件傳到網站如果有人關註,說明“試水”成功,酒店負責人根據評論內容,結合酒店實際情況完善稿件後再上傳。若沒人關註,則是“試水”失敗,上傳後不用修改。“試水”失敗,意味著提成就少。

這邊通話剛結束,門鈴就響瞭,門外人報瞭田貝貝的身份信息,確認正確後,她開瞭門。門剛打開,一大束玫瑰花出現眼前,一個西裝筆挺,身高1.75米的成熟男人像條泥鰍似的“滑”進房間。

他自稱是酒店經理,眼睛火辣辣地望著田貝貝,邀請她去酒吧坐坐。田貝貝趕緊擺手,一次次把主題往稿子上引。這個男人自顧自在椅子上坐瞭下來,摸出一根煙點燃。煙霧繚繞中,他從手提包裡拿出一沓百元大鈔,眼睛直勾勾望著田貝貝。一沓,兩沓,三沓……田貝貝看呆瞭,電影中的橋段發生在瞭自己身上!

遭遇極致侮辱:“你賣2顆卵子給我”

那一刻,不心動是假的。房間裡很安靜,氣氛莫名曖昧起來。男人面前已經放瞭11沓百元大鈔,見田貝貝沒有向他走過去,他的手又伸到手提包裡。

一晚上十幾萬,甚至幾十萬,這樣的誘惑有多少女孩能經得住?可田貝貝還是冷靜下來,走到他身旁,拿出手機,撥好110,然後把手機屏幕遞到他面前。男子看看手機屏幕,難以置信地把十幾沓百元大鈔裝進手提包,不屑地說:“這年頭還有不愛錢的女人!”然後一臉失望地離開瞭。

田貝貝不安地回到公司,負責人的眼神有些復雜。在簡易咖啡廳,曉曉開門見山:“恭喜你,經受住瞭考驗!”原來,昨晚是公司的考題,如果答應瞭酒店負責人的要求或跟著酒店負責人出去,就會被公司辭退。田貝貝恍然大悟,感激道:“謝謝你告訴我這些!”曉曉苦笑一下,說:“我也是農村出來的,不希望你像我一樣。”“什麼跟你一樣?”田貝貝問下去,曉曉卻轉移瞭話題。

後來,田貝貝知道瞭,試睡員這個行業流動性很大,每到七八月份會大量招聘,尤其是職業學院的畢業生。入職到轉正期間,公司會出各種各樣的“考試”,隻要稍有問題,就會以各種理由辭退你。

試睡回來的第二天,分公司的負責人就讓田貝貝到雲南新開的一傢四星級酒店出差。她暗喜:運氣不錯!第一次出差是三星級,第二次是四星級,如果次次都是星級酒店,那提成就很可觀瞭。就在這時,曉曉發來的微信讓田貝貝明白瞭個中原因。公司會根據員工第一次出差的完成情況,緊接著安排第二次出差。文字功底好,長相好的,就安排星級酒店試睡。其他的,條件就會差一些。

訂機票,出發!出瞭機場,田貝貝打車直奔目的地。到瞭酒店門口,出租車與一輛私傢車發生剮蹭,好在她系著安全帶,沒受傷。驚嚇之餘,田貝貝忽然想起瞭什麼,到酒店辦好手續入住,趕快把手機裡存的入職協議翻出來,一字一字盯著看,直到看完也沒看見有買保險的條款。她記得,在正式入職合同裡,就有買五險這一條。

原來,為瞭節約成本,公司不給試用期人員買五險。兼職的試睡員,公司也不會主動提保險的事。放下手機,田貝貝開始工作。酒店高端大氣,燈光、物品擺設都是大師設計,浴具全是一線名牌,剛裝修的房間有些許味道,但窗外的涼風吹來心曠神怡。切身感受下來,稿子一氣呵成,傳回公司,編輯回復:“很棒!”

洗漱完畢,公司回復“試水”成功,酒店負責人對試睡評價很認可,稿件不用修改。掛斷電話,田貝貝鉆進被窩,睡到自然醒。第二天,她接到自稱是酒店副總的電話,邀請她到辦公室坐坐。

在酒店19樓的副總辦公室,田貝貝見到瞭大方優雅的酒店副總。她誇田貝貝稿子好,人好看,集智慧美貌於一身,希望兩人做好姐妹。田貝貝剛出校門,就被這麼誇獎,心裡美滋滋的。女副總給她倒咖啡,在落地窗前聊起天,還教田貝貝穿搭、化妝,各種掏心掏肺。

“妹妹,你能幫我個忙嗎?”聊得正開心,女副總接瞭個電話,坐到田貝貝旁邊。田貝貝臉上掛著笑,聽見女副總清晰的聲音:“希望你賣2顆卵子給我,錢好商量。”田貝貝心驚肉跳,難以置信。女副總繼續說,自己卵巢不排卵,懷不上孩子,連試管嬰兒都沒法做,各種治療試瞭,還是沒有效果。

女副總說:“雖然老公不嫌棄,但我還是想讓他有個自己的孩子。”田貝貝問她為什麼找自己,女副總解釋,不久前,開酒店的朋友告訴她,試睡員工作完成之餘,做其他工作公司不會管。朋友酒店的經理隻花瞭6000元,就讓試睡員進瞭房間。

前一秒還是知心姐妹,後一秒就提這種要求,田貝貝一下蒙瞭,完全無法適應。見田貝貝沒反應,女副總的眼淚不停地往下掉,甚至哽咽道:“你現在的卵子用不著,每個月排出來沖到下水道,不如賣我兩顆,價錢好商量,女人幫幫女人吧。”田貝貝想起前段時間網上傳得沸沸揚揚的新聞,一個大學生為瞭買新款的蘋果手機去賣卵結果造成終身不孕。

辭職隻求心安:小心那些職業深坑

田貝貝當場拒絕,起身要走。哪知,女副總立即變臉:“別自作清高,說好聽點你是試睡員,說難聽點你就是出來賣的,隻不過比路邊的貴,比路邊的年輕,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瞭!”

不是親耳所聽,田貝貝根本無法把之前的淑女和現在的潑婦聯系在一起。面對如此羞辱,她回懟道:“別人是別人,我是我,別的試睡員願意做的不代表我願意做,你有今天也是出賣自己換來的嗎?”話一出口,女副總愣在原地1分鐘後才恢復平靜,最後,女副總希望她再考慮考慮,田貝貝順勢點頭。

回到房間,田貝貝迅速收拾好行李,給保潔阿姨200元,讓她把行李送到酒店門口,再幫自己叫好車。她生怕那位女副總再弄出什麼幺蛾子。

回傢躺在床上,田貝貝提著的心才放下來,並由衷地感慨:“這份工作真不好做。”

其實,試睡這個職業,月薪過萬隻是招聘時用的噱頭。要做到工資輕松過萬,要長得漂亮、出差多、試睡酒店都是三星級以上、評價稿次次都三星以上。

田貝貝也聽說,有些試睡員根本不在乎酒店提成,而是打著試睡員的牌子,到星級酒店陪酒、出臺、帶貨。之前公司也發生過試睡員被原配打上門的事情,結果是試睡員打落牙齒往肚裡吞。

無巧不成書,大概一個月後,田貝貝去雲南的那傢酒店被查封,還上瞭新聞報道。包括那位女副總在內,30餘人被逮捕。原來酒店不但暗地裡容留他人賣淫嫖娼,還組織非法卵子交易,導致1名大學生在醫院死亡。

這次事件,讓田貝貝對這份工作有瞭更高的警惕。然而,接下來的出差,則讓她有瞭不想繼續幹下去的想法。

那天,曉曉通知她去西藏試睡民宿。田貝貝跌跌宕宕到達目的地,眼前的景象讓她大吃一驚。所謂的民宿隻是一些木頭搭起來的格子間,隔聲差,衛生不好,樓梯走起來晃晃蕩蕩,好像隨時會掉下去。開民宿的是當地人,聽說開民宿賺錢,找瞭個師傅把門面做得很漂亮,裡面其實一團糟,根本無法住人。

跟老板見面後,田貝貝說:“這個稿子我寫不瞭,按真實的寫,不會有人來。不按真實的寫,就是騙人,我過不瞭自己的心理關。”老板理也沒理她,拿起電話撥瞭一串數字。不到2分鐘,公司負責人電話打瞭過來,劈頭蓋臉地罵田貝貝,讓她不但稿子要寫,還要寫好,不然當作不服從管理,完不成任務辭退,一分錢提成都別想。為瞭提成,田貝貝忍住瞭。她臉上堆出笑,向民宿老板保證:稿子絕對讓他滿意。

因為房間沒有特色,她讓老板找來有民族特色的毯子;裝修單調,她讓老板把傢裡的小彎刀系在繩上掛起來;進大門的墻不顯眼,田貝貝教他找來破舊的馬頭琴掛上去。一番佈置後,拍出來的照片完全有瞭異域風情,實際上卻是啥也沒有。

田貝貝昧著良心把稿子寫好傳回公司,第二天天剛亮,就帶著行李離開瞭。回公司的路上,她對這份工作沮喪到極點。就在這時,曉曉告訴她,自己辭職回老傢瞭,曉曉說:“再這樣做下去,我這輩子都別想當媽媽瞭。”

田貝貝大驚,連忙給她打電話。原來,曉曉之前在一傢五星級酒店試睡時,沒能經住誘惑。憑著姿色和聰明,曉曉成瞭分公司負責人的左膀右臂。做試睡員的5年時間裡,她供弟弟上大學,給爸媽在老傢造洋樓,表面風風光光,但身體越來越差。因為流產次數多,她已經很難懷孕瞭。

回到公司,田貝貝交瞭辭職書。分公司負責人不解,還說考核過關馬上就能轉正,工資提成按正式職工結算。田貝貝搖搖頭,還是義無反顧地辭職瞭。

2020年8月,田貝貝入職瞭一傢少兒教育培訓中心。雖然工資不高,但每天都跟小朋友在一起,她還是挺開心的。有時她想,試睡員這個職業並沒有錯,隻是那些陷阱,真是傷不起啊!

編輯/王茜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