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資源整合”天花板:護傢女白領死於向初戀“曲線求子”

激情過後,意外得到的私生子令他無法抽身,他一再甘心付出,幫扶情人母子。直到一場車禍的發生,導致他從此截癱,婚姻岌岌可危。他轉頭去找情人,想重組傢庭,哪知一個驚天秘密從天而降——

偶遇初戀:激情過後留下私生子

2015年2月的一天,吉林省長春市高新區一傢藥企的研發工程師方圓來到吉隆坡大酒店,參加東北片區藥業生產質量風險研討會。在報到處,一名個子高高的女子剛剛簽完到,抬頭的一剎那,方圓頓時愣住瞭,這不是初戀女友姚瑤嗎?剎那間,兩人都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時年27歲的方圓,吉林省長春市人,他幼年喪父,母親靠著做服裝的手藝將他帶大。2007年,方圓考入吉林大學生物制藥專業,姚瑤是他同班同學。

姚瑤與方圓同齡,吉林省永吉縣人,父母是下崗工人,靠跑出租車維持生計。兩人傢境都不好,又不想在同學面前表現出來,都悄悄在外面找傢教。2009年,兩人竟然在一傢中介裡相遇,這才彼此打開瞭心扉,最終明確瞭戀愛關系。

2011年,兩人本科畢業,方圓母親一套老宅拆遷,他用這筆錢準備赴美留學。而姚瑤要馬上找工作,她的母親被查出糖尿病合並腎衰。

兩人在機場灑淚而別,互道珍重。半年後,姚瑤終於在吉林市經開區一傢制藥公司找到一份工作,開始瞭緊張的忙碌,一邊照料母親,一邊上班。

遠在大洋彼岸的方圓也開始瞭他的留學生活。漸漸地,兩人都覺得異地戀太辛苦,疲於奔命的姚瑤怨氣越來越大。2012年底,方圓提出分手,兩人的感情無疾而終。

2013年5月,姚瑤母親又一次發病,住進瞭吉林市第三人民醫院。當時,姚瑤所在的公司正在開發一種新藥,忙得焦頭爛額,她隻能晚上到醫院看母親一眼,其他時間就隻有靠父親在醫院護理。但父親身體也不好,常年患有哮喘病。

鄰床是一名老頭,照顧老頭的是他的兒子——一名樸實憨厚的小夥子。小夥子見姚瑤太忙,姚父體質也弱,便主動出手幫忙,姚瑤感激不盡。這個小夥子叫楊新天,比姚瑤大三歲,是吉林市一傢保健品公司的銷售員。職院畢業的楊新天,出身於菜農之傢,為人憨厚樸實,他替姚瑤盡心盡力照顧母親。這份溫暖,讓姚瑤深為感動。很快,兩人明確瞭感情,於2013年國慶節舉行瞭婚禮。

另一邊,方圓在研究生畢業回國後,被長春高新區一傢生物制藥公司聘為研發工程師。經人介紹,他與高校教師白麗相識。白麗的父母均為國企高管,傢境優越,彼此滿意。白傢父母表態,已為女兒準備瞭一套120平方米的商品房和一臺奧迪A6轎車。

2015年2月初,方圓與未婚妻白麗已確定婚禮舉行的日期——這一年的五一。哪知,就在此時,他竟與姚瑤意外重逢……

當天會議結束後,兩人就到附近的一傢西餐廳聊起瞭過往。熟悉的城市,曾經深愛的戀人,甜蜜的記憶瞬間被喚醒,姚瑤抱住方圓泣不成聲。這一夜,方圓沒有回傢。會議結束後,姚瑤和方圓戀戀不舍,她在長春又逗留瞭兩天,才回到吉林市。

一個月後,方圓看到姚瑤朋友圈突然曬出一些有關寶寶胎教的文章,有些狐疑地問她:“你懷孕瞭?不會是上次珠胎暗結瞭吧?”姚瑤過瞭半天才回復道:“是的,是我們的孩子。”方圓腦袋“嗡”的一聲:“姚瑤,不管我們過去感情如何,現在我要結婚瞭,我不能辜負現在的妻子,這個孩子你還是打掉吧!”

可姚瑤堅決不打:“我現在對你依然有感情,所以想留下這個孩子。孩子出生我自己負責,以及擺平我老公,不會打擾你的婚姻!”話已至此,方圓已不好再勸。

傾力幫扶:一場車禍顛覆人生

2015年五一,方圓和白麗的婚禮如期舉行,方圓心裡五味雜陳,他想的是,如何能最大限度地保守住孩子的秘密,不要讓他來打擾自己的傢庭。

婚後,方圓和妻子白麗相安無事。白麗不想早早生孩子,想過幾年二人世界。方圓心煩意亂,也不想要孩子,每天思慮重重。

2016年1月,姚瑤在醫院剖腹產生下一個男孩。接到消息,一直滿腹心事的方圓突然有瞭一種特殊的感覺,自己成為父親瞭!

很快,方圓看到瞭孩子照片,一個肉嘟嘟的小生命。他心裡最柔軟的地方被觸動瞭,也很有感慨。他說:“瑤,辛苦你瞭,我沒辦法到你身邊照顧你,也不能幫你分擔帶孩子的辛苦,更不能給你一個傢。”

此時,方圓由最初對這個孩子出生後的擔心,漸漸轉變為對孩子的牽掛。滿月之後,方圓利用到吉林市出差的機會去看望姚瑤。第一次將兒子抱在懷裡,讓方圓心中感覺到一份沉甸甸的責任。走的時候,方圓給姚瑤留下兩萬元錢,並悄悄取走孩子的毛發樣本。

姚瑤給孩子起名楊博,小名叫圓圓,顯然,這個乳名有一種特殊的含義。而回到長春的方圓,已經拿到一份親子鑒定結果,證實自己確為圓圓的親生父親。他激動不已。圓圓一天天長大,到瞭百天時,已經會笑瞭,那咧開的嘴角,像極瞭方圓,方圓看瞭照片就再也放不下瞭。16個月的時候,方圓又一次上門看孩子。正開始牙牙學語的圓圓竟然開口喊他爸爸,讓方圓一時間淚水在眼眶裡轉瞭半天。

看著圓圓和方圓在一起親昵地玩耍,姚瑤似乎也有所觸動。據姚瑤的閨蜜介紹,此時的她,對自己的婚姻開始動搖,她很想離婚,讓孩子光明正大地和親生父親在一起。然而,她試探瞭一下楊新天,楊新天死活不肯離婚。同樣,方圓也動瞭離婚的想法,但住在白麗父母買的房子裡,開著白麗陪嫁的車,實在難以開口。更不好辦的是,白麗是個非常孝順的女孩,對方圓母親特別好。隻要婆婆身體不舒服,她就送婆婆到醫院看病。方圓猶豫瞭好久也沒能開口,他不敢得罪辛辛苦苦把自己養大的媽媽。

很多個晚上,隻要是孩子有點什麼小毛病,姚瑤都是和方圓商量。晚上電話不便,姚瑤就通過微信。方圓長期將手機調成震動,後來又調成靜音,怕屏幕閃,他經常把手機翻扣在床頭櫃上。盡管如此,也有幾次差點被白麗察覺。在這種長期的精神重壓下,方圓疲憊不堪。

2018年,楊新天下崗,而姚瑤的收入也不算高,去掉房貸就沒剩多少,生活有點緊張。方圓想借錢幫姚瑤還清貸款,減輕她的壓力。他找瞭幾個朋友和高中同學,借瞭45萬元轉給姚瑤,讓她把房貸一次性結清。

這年秋天,圓圓到瞭入托年齡,姚瑤想把圓圓送到一傢外資教育集團創辦的雙語幼兒園,但入園要一次性交夠三年費用,姚瑤承擔不起,便再一次致電方圓,希望他能幫助解決。

此時的方圓,收入雖然不算低,但每月工資,除瞭傢庭開支和貼補母親外,剩餘的錢基本上都貼在瞭姚瑤和孩子這裡。但圓圓上幼兒園是大事,他是孩子的親爹,必須得去想辦法。

那天晚上下著雨,方圓開車出去找同學借錢,他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安慰姚瑤。在長春市矽谷大街一個交叉口,他誤闖瞭紅燈,被一輛橫向駛來的貨車從左側撞擊過來。經診斷,方圓肋骨三根骨折,脊椎骨折,腰部以下失去知覺,成瞭截癱病人。

方圓出院後,雖然白麗沒有提出離婚,但兩人的感情漸漸淡瞭,周末她經常以工作忙為由不在傢。方圓自覺已是廢人,兩人經常沉默相對。

直到2019年底,公司才給方圓安排瞭一個清閑的普通技術崗位,方圓每天由母親送到公司上班,生活才初步恢復正常。

截癱的方圓,已經不可能再生育。孤獨的他,想到瞭圓圓,那畢竟是自己的骨血。他向姚瑤提出,自己想離婚與她和孩子在一起,沒想到姚瑤回復說:“孩子大瞭,我不想折騰婚姻,給孩子帶來影響,我們各自過好自己的日子吧。”方圓很失望。

方圓想孩子,請姚瑤帶孩子來長春。這一年圓圓3周歲,姚瑤稱孩子身體不好,未同意。一轉眼到瞭2020年10月,方圓抑制不瞭想兒子的迫切心情,竟自己坐火車來到瞭吉林市。

驚天秘密:“曲線求子”怎不涼涼

當天,重新找到工作的楊新天正巧在外地出差,姚瑤請方圓進瞭屋。許久未見,圓圓早已不再認得方圓。聊瞭一會天,姚瑤請方圓到外面吃飯,因為要推輪椅,她打電話讓父親來接走瞭圓圓。出門之前,方圓提出:“我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由我來帶這個孩子?”

姚瑤表示方圓的這個要求很荒唐:“這怎麼可能?孩子又不是物品,怎麼可能說給你就給你?而且你現在這樣怎麼帶孩子!”方圓說:“我的身體已經這樣,不可能再有孩子瞭,我和白麗,估計遲早會分開,我隻有圓圓這個孩子,我的母親也可以幫著帶,反正你和你老公還可以再生嘛。”

姚瑤說:“你是不知道他的身體狀況……”說到一半,她自覺失言,立刻打住。

方圓見她支支吾吾,頓感蹊蹺,馬上追問楊新天的身體到底怎麼回事。但姚瑤堅決不說。在方圓的一再逼問下,姚瑤最終才說出真相——

原來,2015年2月,兩人重逢時,結婚已經一年多的姚瑤,正在被丈夫的不育癥折磨。楊新天是獨子,楊傢三代單傳,就這一棵獨苗,因此婆婆抱孫的願望十分迫切。到醫院檢查,楊新天患有死精癥,幾乎無生育的可能性。

面對著公婆整日的唉聲嘆氣,喜歡孩子的姚瑤的心裡也不好受。當姚瑤跟丈夫提起以後怎麼辦時,楊新天更是痛苦絕望。姚瑤不忍拆散這個傢,更不忍心將楊新天推入絕望的境地。她甚至想過,到醫院精子庫中取精做人工授精,但婆婆堅決不同意。

後來,姚瑤給丈夫開瞭些中藥,按時煎湯服用。2015年1月,姚瑤領著丈夫到醫院復查,指標比以前多瞭一個百分點。看著化驗單,楊新天眼中閃出一絲光亮。姚瑤背著丈夫偷偷問醫生,是不是再服用半年藥就能懷孕?醫生搖瞭搖頭說,除非有奇跡。一個月後,姚瑤與方圓意外重逢,兩人纏綿一夜。天亮時,姚瑤心中陡然生起一個念頭,這豈不是天賜良機?她這幾天正是排卵期,方圓是最合適的“曲線救國”人選!

一個月後,姚瑤每月準時的例假果然沒來。她將懷孕的消息告訴丈夫,楊新天喜不自禁,連稱中藥有效果,婆婆也樂得合不攏嘴……

得知這一消息,方圓蒙瞭!之前對兒子和姚瑤的歉疚和牽掛,內心所受到的良知的折磨,他突然感覺變瞭味道。原來,自己是被姚瑤利用瞭。懷孕竟是她故意而為,借此來維護和楊新天的婚姻。

方圓越想越難過,越想越氣憤,思慮再三,為瞭減少損失,他向姚瑤提出能不能想辦法還錢給他。姚瑤一開始說沒錢,後來見方圓催得急瞭,拒不還錢,稱這孩子是方圓的骨血,方圓理應出孩子的生活費,這些錢就當是孩子的生活費瞭。

方圓罵姚瑤心機太深,利用感情騙他,做事不地道。姚瑤則罵他不像個男人,為自己孩子花的錢現在竟想要回。當年美好的感情,現在落得一地雞毛。兩人越說越激動,過瞭一會,方圓說自己渴瞭,麻煩她倒杯水來。姚瑤倒瞭杯水,剛遞到方圓身邊,方圓一把將姚瑤的雙手死死抓住,然後掏出隨身帶的一根尼龍繩,幾下就把姚瑤捆住。姚瑤氣紅瞭眼,吼道:“方圓,你到底要幹什麼?”

捆住姚瑤後,方圓威脅姚瑤,不把兒子給他,不還錢給他,就告訴她丈夫真相,讓她的婚姻解體。姚瑤警告他:“方圓,你不要亂來!”方圓直接將姚瑤捆瞭個結實。姚瑤掙脫不得,氣得罵方圓:“你現在不僅身體殘疾瞭,心理也變態瞭,這孩子不可能給你!”被辱罵的方圓極度氣憤,盛怒中掐住瞭她的脖子,直到姚瑤渾身癱軟,他這才發現出瞭大事。

方圓驚恐不已。晚上8時,他打電話向吉林市公安局船營公安分局自首,很快,民警將其控制,經法醫鑒定,姚瑤系外力作用於頸部致窒息死亡。

此案發生後,姚傢的天塌瞭,姚瑤父母雙雙住進瞭醫院。而方圓的母親,得知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海歸兒子竟犯下殺人重罪,心臟病發作,被送進醫院搶救。白麗也立即向法院起訴離婚。

案發後,圓圓被姚瑤父母接走。楊新天得知真相,更是痛苦不已,畢竟他與圓圓不是親生勝似親生。關於這個孩子的撫養問題,楊新天和嶽父母還沒有達成一致。目前,此案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因涉及隱私,文中除方圓外,其餘人物為化名。)

[編後]求子可以有千萬種方法,不顧底線的“曲線救國”無疑是最愚蠢,也是最玩火的一種。事實上,有孩子和沒孩子都有自己的過法,關鍵是你對你的婚姻是否足夠有信心,以及你是否深諳婚姻之道。任何時候,過分強求都難以善終。此案當引人警醒!

編輯/柴壽宇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