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船校,夫妻檔,3000個娃: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密林般的蘆葦和碧綠的荷葉間,小小的一葉木船,緩緩從遠處駛來。五六個背上捆著泡沫板的孩子並排坐在木船上,王升安緊握船槳,微弓著身子,努力地往前劃著……

這是全國唯一的一所船上學校,也是王升安幾十年行走在微山湖上的縮影。

一葉漁舟幾小童,撐篙飛棹行船中

1978年,王升安高中畢業,被分配到傢鄉——山東省微山縣微山湖區的微西小學。這是全國唯一的一所船上學校。學生都是漁民的孩子。

微西小學的校舍是一艘飄蕩在微山湖上的漁船。這天,王升安佝僂著腰走進瞭教室,一眼望去,損毀嚴重的門窗用幾片破佈遮擋著,舊船板拼湊的課桌破破爛爛,沒有一個老師,也沒有一個學生,剩下的隻有斑斑駁駁空空蕩蕩的船艙。

學校條件太差留不住老師,本該上學的孩子們,有的趴在自傢的船頭撈魚,有的在幫大人拉網。隨著王升安的到來,失學的孩子們陸續回校瞭。

教室凈高1.6米,身高1.80米的王升安,每天隻能低著頭進教室,佝僂著身體講課,稍不註意頭就被碰出一個大包,痛得人齜牙咧嘴。

兩周後,王升安接到調令去永勝中學。他很開心,終於能站直瞭上課。

到瞭新學校才三天,那天早上,王升安正在上課,教室外傳來一陣夾雜著哭泣的吵鬧聲,原來是微西小學的孩子們找來瞭。全校46個孩子齊聚在教室外面聲聲呼喚:“王老師,回去吧,我們沒有老師瞭。”“王老師,您不回去我們就不能上學瞭。”王升安心頭一熱,眼眶紅瞭:微西小學留不住老師,如果連他也走瞭,微山湖的幾十個孩子都得輟學。那個上午,他牽著最小的孩子的手,回到瞭微西小學。這一去,就是四十多年。

冬天,微山湖冷風刺骨,校船四面透風,老師孩子們凍得縮成一團,王升安連粉筆都捏不住。到瞭夏天,空蕩蕩的湖面上無遮無擋,校船被烤得像個蒸籠,人擠人的教室裡,大傢渾身冒汗,船艙內散發著汗臭味。

微西小學學生最多時達到200人,教室坐不下,高年級的隻得搬到船頂上課。風吹日曬,遇到疾風暴雨,都淋成落湯雞。

作為唯一的老師,王升安一人要教幾個年級。上課時,他把學生按照年級分成幾個組,一個組一個組地輪流來,每個組每次約講20分鐘。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曹桂英的到來。

1980年底,王升安相親認識瞭江蘇省泰州市姑娘曹桂英。曹桂英在老傢是生產隊保管員,她很欣賞王升安,不顧父母反對,毅然嫁給瞭以一條不到六平方米的破船為傢的王升安。

出嫁那天,母親拉著女兒,哭得說不出話。曹桂英安慰母親說:“王升安雖然窮,但品性好,跟著他不會受欺負,我相信他。”一句“我相信他”,曹桂英在微山湖留瞭下來,相繼生下瞭兒子王會昆和王力。

眼看著王升安每天放學後累得話都不想多說一句,曹桂英心疼他,主動向領導申請到船校來幫忙代課,從此,微西小學有瞭2名教師。

曹桂英結婚前從沒來湖區生活過。在湖區不會劃船,等於不會走路一樣。放學後,王升安教曹桂英劃船。王升安駕著木船,手把手教愛人怎麼握槳,怎麼使力,湖風微微地吹著,皎潔的月光下,水面有淺淺的波紋。他們搖著小船在微山湖溜達,順便逮小魚小蝦。曹桂英細心,而王升安是土生土長的湖區人,卻沒有曹桂英會想辦法,曹桂英笑話他“四肢發達,逮不著魚蝦”,兩人愉快的笑聲蕩漾在湖面上。

曹桂英發現,有些孩子一天學都沒上過。她對王升安說:“我得去找他們,一個都不能少。”曹桂英駕起小船在微山湖四處走訪,看見船隻就靠攏去探尋。原來,凌晨3點漁民就要出門,無暇接送,隻好讓孩子待在傢裡。曹桂英劃著小船,一傢一傢做工作,說服傢長讓孩子來學校上學,並承諾接送孩子。

學生們的傢分佈在微山湖上,無論寒冬還是酷暑,微微斜陽下,夫妻倆幾十年如一日擺渡學生,行程累計數萬裡,從未間斷過。

1985年,村裡在大運河買瞭一條報廢的舊駁船,改造成新校舍,王升安才真正地直起腰桿教學。但多年養成的習慣,他在進教室時,仍然習慣性地低頭,曹桂英每次看見,啞然失笑。

1989年期末考試的前幾天,王升安發起高燒,為瞭不耽誤孩子復習,他準備等考完試再去看病。

然而,星期四的上午,他突然感到視力模糊,頭痛頭暈,後來就昏厥瞭過去……等醒來時,他已經在江蘇省徐州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生確診他因高燒引發瞭急性角膜炎。因為就醫不及時,他的右眼落下瞭殘疾,終身戴上瞭茶色眼鏡。

蘆葦蕭蕭晚風吹,漁船長在風雨中

其實,這些年裡,王升安曾有過好幾次機會轉行。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微山湖上的運輸業開始發展,王升安大哥勸他去跑運輸,他沒同意。不久,一個狂風暴雨夜,王升安傢的住船被打沉,得虧鄰居蔣德景幫忙,一傢四口才逃過一劫。

王升安大哥知道後,親自買瞭一條運輸船,並替他簽好瞭合同,說什麼也要讓他離開學校。想著自己一傢四口已無傢可歸,王升安同意瞭。

沒過幾天,王升安要離開學校的消息傳遍瞭微山湖。那一天,本來他是去和學生們告別的,但他話還沒說出口,學生們已經哭成一片,就和當年孩子們到中學要他回來的場景一模一樣。王升安不禁眼圈泛紅:“不哭不哭,我繼續當你們的老師!”他蹲下身子,喉頭哽咽,撫慰著哭泣的孩子。

王升安的日子又回到瞭從前。

“你就是吃苦受窮的命!”大哥駕著摩托艇來到他的船校,送來瞭一些生活用品。王升安一句話都說不出,曹桂英心裡也難過。

生氣歸生氣,大哥依然還是惦記著王升安。幾年後,當得知當地漁政單位缺少機船駕駛員時,大哥再次想到瞭他:“有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漁政那邊缺一個機船駕駛員,每個月工資是你現在的幾十倍,你可別跟我說你不去。”王升安答應好好考慮。

親戚們也紛紛勸他為瞭一傢人的生活著想。王升安左右為難:“我也想改變一傢人的生活,可是孩子們怎麼辦?”曹桂英理解他,他走瞭,一所學校就垮瞭。艱難的取舍中,王升安再次選擇留下來。這一次,大哥氣得半年沒理他。

既要顧學生又要顧孩子,夫妻倆商量後決定自救。此後每逢雙休日和節假日,夫妻倆就劃船去采蓮蓬、扒野蓮藕。在齊胸深的湖水裡,荷梗小尖刺劃得他們臉、脖子和腿上全是劃痕。剛摘的蓮子又嫩又脆,曹桂英餓得肚子咕咕叫,也舍不得吃一個。王升安悄悄地掰開一個大蓮蓬,故意說:“呦呦,這個怎麼破瞭?這賣也沒有人要瞭,不如吃瞭吧。”他剝好白嫩的蓮子就塞到曹桂英嘴裡。

扒蓮藕時,由於雙手雙腳泡在淤泥裡,曹桂英指甲全部漚爛瞭,皮膚因為沾染毒素潰爛流出黃水,又癢又痛。第二天,王升安讓她在傢休息,她堅持要一起去,“我去幫忙,兩人一起總比一個人快一點。”看見妻子和自己一起受累,王升安心裡非常自責,但曹桂英從不後悔當初的選擇。

秋天,曹桂英和王升安去割蘆葦貼補傢用。湖區蚊子多,成團地往人身上紮,曹桂英臉被蚊子咬起瞭很多包,奇癢難受。後來,她想辦法用紗窗佈包住頭,但是蚊子還是咬得她滿身都是紅疙瘩。日子過得再辛苦,曹桂英也不埋怨。

1999年,王升安轉為公辦老師,他傢的經濟情況才有所改善。但傢裡兩個孩子都在上學,他們還經常資助傢境貧困的學生,負擔還是很重的。

為瞭徹底擺脫傢裡經濟窘境,夫妻倆開始學習養蟹。由於本錢不夠,他們隻買瞭六兩海米籽。放學後,王升安和曹桂英一起在魚塘一角圍起來十多個平方米的面積,滿懷希望地將海米投放進去。

每天放學後,夫妻倆一個送學生,一個去給海米喂豆漿、蛋黃。曹桂英向養殖戶學習養蟹經驗,慢慢地,她也成瞭一名養蟹能手。十月,蟹長大瞭,一個不留神,蟹一個摟著一個往上爬,她守著魚塘,整夜不敢合眼,防止蟹爬出網外……2003年,夫妻倆終於還清瞭外債,可以專心教學生。

長風萬裡送秋雁,丹桂飄香下一春

比教學更緊張的其實是課間,因為船的前甲板四周是水,稍有不慎孩子們就有落水的危險,並且有時候還會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險,隨時都可能付出血的代價。

累得再狠,下課瞭夫妻倆也不敢放松休息,時時繃緊著安全這根弦。王升安規定,每個孩子身上都要綁著泡子(一種當地自制的救生衣)。

有一次,一位七歲多的女孩由奶奶送來上學,誰知船沒完全靠攏,女孩就抬腳往校船上跨,“撲通”一聲掉入湖中。王升安幾步飛奔過去,跳下水將孩子舉到校船上。這樣的情況在王升安幾十年教學生涯中數不勝數。夏季的微山湖隨時都會有暴風驟雨。印象最深的是前幾年秋天的一個午後,湖面刮起瞭大風,電閃雷鳴中,校船開始劇烈地搖晃,快速向大湖深處飄去,隨時都有船翻人亡的危險。

學生們驚叫起來,有的嚇得大哭:“老師,船是不是要翻瞭?我們該怎麼辦?”曹桂英一邊安慰著孩子們,一邊焦急地看著外面。王升安跑出教室一看:不好,船離錨瞭!他縱身躍進湖中,雙腳站在齊下巴深的湖水裡,緊緊踩著錨頭,一層層波浪在他的頭上咆哮而過,全身多處被劃傷。

直到校船漂到一塊蘆葦地,船錨勾住縱橫交錯的蘆葦根,校船才被控制住。王升安懸著的心終於放瞭下來,他爬上校船,渾然不覺身上多處被湖草雜物劃破,鮮血直流。後來曹桂英多次夜裡做噩夢,半夜醒來,眼角掛著淚珠。

2006年,在山東科技大學念書的大兒子王會昆生病住進瞭醫院。接到校方打來的電話時,正是星期四,王升安夫妻倆為瞭不耽誤學生上課,一直到周五放學才連夜乘車去看望孩子。看到孩子虛弱地躺在病床上,曹桂英止不住淚如雨下。在孩子身邊,他們隻待瞭一天多的時間,周日又匆匆趕回船校。

那一次,大兒子生病住院一個多月,兒子埋怨母親眼裡隻有她那些學生,自己的親兒子也不管。王升安愧疚地告訴兒子:“爸爸媽媽對不起你,但我們不回去,學校的孩子們就得停課!”曹桂英心疼兒子,離開時傷心地哭瞭一路。

2006年底,王傢迎來瞭一件大喜事:小兒子王力結婚!很多漁民幾代人都是王老師的學生,當天,每傢每戶自發把住船靠到一起,每條船都插上幾面旗幟,連綿幾裡路紅旗招展,場面很是壯觀。

當天,曹桂英愧疚地對小兒子說:“力啊,媽媽對不起你,當年傢裡窮,隻能供得起一個人讀書,媽媽一輩子都對不起你啊!”王力也眼圈泛紅,說自己正好不願意讀書,他就喜歡留在湖區做養殖。

2013年,在愛心人士的幫助下,王升安置換瞭壞死的眼角膜,失明多年的右眼終於得以復明。曹桂英看到愛人眼睛恢復視力,喜極而泣。

2014年,微西小學換瞭第三艘校船。新的校船固定在湖邊的一片空地旁,有8間房子,活動室、微機室一應俱全,徹底告別瞭風雨飄搖的時代,也有瞭外地教師來船校支教。

2016年10月,曹桂英無意中發現自己胸部有腫塊,怕耽誤上課,也就沒有去大醫院做檢查。元旦放假時,曹桂英才去瞭徐州醫學院附二醫院。誰知檢查後,醫生判定是乳腺癌,需要立即手術。

王升安要守著船校的學生,隻有小兒子王力在醫院陪著曹桂英。做完手術後,要等切片化驗結果,忐忑不安等待瞭三天,確診是惡性腫瘤,曹桂英再次接受手術,醫生切除瞭整個病灶。

學生們沒有忘記曹老師,病重的曹桂英接到瞭學生從大學裡寄來的慰問信:“您每天早上劃一葉小舟來接我,臉上始終洋溢著親切自然的微笑。您做的米飯、玉米面饃饃,香噴噴、甜蜜蜜,您傢的小菜綠格錚錚,吃到嘴裡,香到心裡。真的,曹老師,從我離開您就再也吃不上那可口的飯菜瞭,隻能把它作為美好的回憶……你們既是恩師又是大湖裡的航燈,一個個漁傢孩子在你們傾其一生的擺渡中走出大湖,走向美好的未來,老師您辛苦瞭!”

手術一周後,曹桂英就回到學校上課。她心裡記掛著班級的孩子們,怕他們落下功課趕不上,更擔心年紀小的孩子們,尿褲子瞭、大便臟瞭褲子沒有人給換洗……手術導致右手抬不起來,她就換左手寫,累瞭就躺在課桌邊休息一會。

不到一周時間兩次手術,王升安都沒能陪著妻子。一邊是學校的學生,責任重大,一邊是相濡以沫的愛人,他分身無術,滿心愧疚。

曹桂英的生日那天,王升安破天荒送瞭生日禮物給愛人:一隻精心挑選的銀手鐲。那是他幾十年來第一次給愛人送禮物。曹桂英埋怨他:“鐲子吃不能吃穿不能穿的,亂花錢。”可她臉上的欣喜藏都藏不住……

40餘年風雨同舟,王升安夫妻堅守船校,教3000多名漁傢孩子讀書識字,“擺渡”他們走出湖區,其中更有近百人考上瞭重點大學。

幾十年的艱辛付出,感動瞭許多人。王升安先後當選為“山東省十大凡人善舉”人物、“中國最美鄉村教師”“感動濟寧”十佳人物等。

繁華過後,把生命中最寶貴的時光都獻給瞭船校的王升安夫婦,仍然守在船校旁邊,靜靜地看著孩子們一茬一茬地來,又一茬一茬地展翅高飛。

編輯/李雪蓮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