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致姐姐:你身上有光,我抓來看看

傢庭破碎,初二輟學,染上網癮,兩次自殺,中途入獄,宮辰的人生劇本,寫滿瞭悲劇。當全世界都認為他無可救藥時,表姐代曉敏卻帶著光向他走來……

16歲,姐姐帶我遠行

大概,每個街頭浪子都有個破碎的原生傢庭。

父親是個“混球”,濫賭,酗酒,傢暴。在這個看不到希望的傢裡,母親遠走他鄉。要不是爺爺奶奶,宮辰都長不大。9歲那年,宮辰接到一紙判決書,母親因缺乏法律意識,自以為是的好心變成瞭包庇罪,被判瞭五年有期徒刑。

在吉林省公主嶺市的一個小村莊裡,貧窮自卑,流言蜚語,裹挾著年幼的宮辰。每天睜開眼,他看到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

2003年夏天,宮辰已無法承受父母帶給他的傷痛,念完初二就主動輟學,要去吉林省長春市打工。爺爺奶奶和姑姑不同意。宮辰鐵瞭心要外出闖蕩。各方僵持不下時,表姐代曉敏站出來瞭。

代曉敏是宮辰姑姑的女兒,比宮辰大幾歲,是個有主見的女孩。代曉敏心疼宮辰,經常關心他。在她眼裡,表弟聰明會讀書,可惡劣的成長環境,讓他變得敏感自卑、內向怯懦。去大城市闖蕩,應該對他有利。

代曉敏說服親友,幫宮辰找瞭份幹保姆的工作,月薪300元,包吃包住。去雇主傢的路上,代曉敏給他打氣:“出門在外,為人要大方,膽子放大點兒,別膽怯畏縮。”臨走,她還偷偷塞給宮辰50塊錢:“有啥事,給我打電話。”宮辰人生第一次擁有這麼大數額的鈔票,寶貝得藏在枕頭裡。

宮辰的工作,是給主人的大狼狗和幾萬條熱帶魚喂食。整整一周,他跟大狼狗兩兩相望。那個周末,姐姐來瞭,還帶給他一包衣服和零食。代曉敏發現他不開心,便帶他去逛街。車水馬龍,火樹銀花,宮辰目不暇接。到瞭肯德基,代曉敏讓他隨便點,可最後宮辰隻點瞭一支一塊錢的甜筒。姐姐鼻頭一酸。之後隻要是周末,代曉敏都會去找宮辰,帶他出去看看。宮辰自我封閉的壁壘,在姐姐的幫助下,一點點剝落。

宮辰幹瞭一年保姆。姐姐覺得他踏實、靠譜,找朋友幫忙,介紹他去酒店做廚師學徒。她跟宮辰講:“當學徒挺辛苦的,但將來出師瞭,好找工作。”宮辰相信姐姐,二話沒說就答應瞭。

在廚房做學徒,切菜搞衛生,臟活累活都得幹。每天早上7點做到晚上11點30分。姐姐每隔段時間就來看他,鼓勵他多學習。宮辰不愛說話,不會來事兒。別人打雜半年就去學做菜瞭,他打雜瞭一年,還沒有師傅讓他學做菜。宮辰萌生去意。

一日,因為小口角,同事把瘦弱的宮辰推倒在地,宮辰右胳膊被碎酒瓶戳破,血流如註。在小診所做瞭處理,整條手臂卻腫脹僵硬得像根木頭。原本不想麻煩姐姐的宮辰,還是給姐姐打瞭電話。一看到姐姐,17歲的宮辰像個小朋友一樣委屈得大哭。姐姐帶他去醫院才知道,傷口的玻璃碎片沒清理幹凈,感染化膿,導致手臂神經發炎。手術花瞭近2000塊。姐姐錢不夠,到處打電話找同學、同事借錢才湊齊瞭2000塊手術費。

傷口處理完後,姐姐趕去診所,要求對方賠錢、道歉。診所再三推卸責任,姐姐當即打電話向吉林電視臺《守望都市》欄目組曝光。那天,姐姐就是個行俠仗義的女俠。在她的守護下,宮辰慢慢敞開胸懷,開始接納周圍的人和事。

19歲的宮辰,跟幾個朋友相約去遼寧省大連市做切菜工,月薪800元。他信誓旦旦地對表姐說:“姐,我好好幹兩年,存點本錢,回長春開間小餐廳,自己做老板。”姐姐聽瞭特別欣慰。

然而,到瞭大連,身邊沒有親人,宮辰學會上網,沉迷遊戲。沒錢花,宮辰開始找各種理由找姐姐要錢,姐姐總是給他打錢。拿到錢,他不是上網就是跟朋友去吃吃喝喝。

他知道自己不對,但無法擺脫網癮,過得渾渾噩噩。不久,宮辰遇見瞭愛情。第一次有瞭依賴自己的人,宮辰結結實實地感受到瞭活著的價值。他白天打工,晚上擺地攤,努力賺錢。激動之下,宮辰帶女友去見瞭姐姐。姐姐私下勸他要找個可靠的女孩。熱戀中的宮辰,第一次跟姐姐有瞭分歧。

宮辰的錢除瞭他跟女友的生活開銷,還要寄給女友的母親。即便如此,女友的母親還是羞辱宮辰沒本事,逼他們分手。宮辰吞瞭100多片安眠藥自殺,所幸被房東發現。姐姐請假在醫院照顧他一周。

怕宮辰睹物思人,姐姐勸他換個地方,從頭來過。姐姐自始至終沒責備過他,還給他準備瞭簡單的行李,買瞭火車票,將他送上南下廣東的火車。

2011年,宮辰來到東莞。沒學歷、沒技術又人生地不熟,宮辰隻得暫時在一傢夜總會當保安,月薪2000元。第一次能拿這麼高工資,他激動地告訴姐姐:“我現在一個月包吃包住能拿2000塊瞭,我要把之前欠你的錢全部還你。”姐姐高興得笑出聲:“你欠我錢嗎?我咋不知道?我隻想你每天都這樣開心,我就安心瞭。”宮辰很認真地答應瞭姐姐。

這年年底的一個晚上,夜總會來瞭幾個生面孔。不一會兒,場內就發生瞭打鬥。宮辰不明就裡,趕緊上前維持秩序,卻被卷入人群。混亂中,一聲槍響,他的人生,再次跌入深淵……

回傢,爬出深淵之後

槍響時,宮辰才知道,剛剛是深圳的便衣警察來辦案。宮辰抱著流血的手臂,倉皇跑回住所。他顧不上清理手臂上的傷口,拿出手機,語無倫次地跟姐姐說:“姐,我和人打架瞭,來瞭警察……”片刻後,姐姐冷靜地說:“有沒有傷到人?如果傷人瞭,就去自首……”宮辰還沒來得及回答,房門就被踢開,手機砸到地上,電池都飛到瞭門口……

宮辰因故意傷害罪,被判刑4年半。宮辰整個人都不好瞭。當年,母親坐牢的陰影,這麼多年都無法消散。原本學習成績很不錯的他,無法承受這生命之重,主動輟學離開。可兜兜轉轉多年,又回到瞭原點。

自從出事後,宮辰就與外界斷瞭聯系。從立案到開庭,他都沒有看到過姐姐。姐姐一定對自己失望瞭。宮辰提出瞭上訴。然而,二審維持原判。宮辰的天,徹底塌瞭。

留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何意義呢?死亡的念頭,又冒瞭出來。宮辰時不時裝病,頻繁到醫務室開感冒藥。一天夜晚,他一次性吞完偷偷積攢下來的感冒藥,隻求速死。他這次自殺,被獄友及時發現。

本命年,兩次自殺未遂,或許,這條命還有存在的價值。宮辰左想右想,大概是自己欠姐姐的恩情還沒還。茍活下來的他,開始接受命運的安排。

宮辰所在的獄所,同屋有個50歲上下、氣質儒雅的男子,他幹活之餘,就是看書,難得開口說話。兩人熟悉之後,宮辰才知道,入獄前,他是個局長。男子告訴宮辰,少說話,有時間就多看書。

在他的影響下,宮辰開始靜下來看書。在押一年,他把獄所圖書館能看的書看瞭個遍。他越來越強烈地意識到,以前的自己過得有多糊塗。他渴望出去,渴望重新做人。之前,他因無顏面對姐姐,沒跟姐姐聯系。這次,他提筆給姐姐寫信,告訴姐姐他的遭遇,懺悔自己的過往。

兩個月後,姐姐的回信到瞭。隨信一起寄來的,還有錢和貼身衣物。宮辰抱著包裹,像抱著失而復得的珍寶。看瞭信,宮辰才知道,姐姐與他失聯之後,急得在長春當地的派出所去報案,可做完筆錄之後,就再也沒瞭消息。她三番五次去問,最後不瞭瞭之。這一兩年,她常對著南邊的天空念叨著他。她想過南下來找他,可由於各種原因,最終沒成行。

姐姐的信裡,全是對弟弟的牽掛。宮辰原本以為,姐姐會徹底放棄自己。人生至暗時刻,那個閃光的姐姐,再次朝他走來。

宮辰與姐姐恢復瞭書信往來。隔段時間,宮辰就給姐姐去信,將自己在監獄裡看書學習的心得反饋給姐姐。姐姐從字裡行間看到瞭他的改變,多次提出要過來看他,他都拒絕瞭。他不願意姐姐親眼目睹自己身著囚服的樣子。

2015年底,因在獄中出色的表現,宮辰減刑半年,提早出獄。回到傢鄉,母親拉著他去見親友,還擺瞭兩桌酒吃“接風飯”。

不出意料,宮辰席中有些尷尬和不自在。結束後,母親點禮金,有些不高興:“一傢才給一百,這些年我隨出去多少份子錢瞭……”宮辰的心,被母親的言語紮得千瘡百孔。

應付完母親,宮辰終於見到瞭姐姐。幾年沒見,姐姐還是帶著淡淡的笑意,讓人如沐春風。不同的是,姐姐快要當媽媽瞭。姐姐張羅著給宮辰做飯,他幫著遞把勺子,剝個蒜頭。宮辰看著姐姐拖著笨重的身體,忙個不停,百感交集。姐姐出嫁,自己沒能護送,讓他覺得遺憾。

吃飯時,宮辰夾青菜,幾次沒夾住,抓筷子的手懸在半空微微顫動。姐姐抓起他的手,發現他的食指彎曲變形,無法伸展。姐姐放聲大哭:“是姐的錯,沒有照顧好你。”宮辰忙抽回手說:“姐,我是好久沒怎麼用筷子,不太習慣而已。”

姐姐知道宮辰是在安慰自己,越發傷心瞭。宮辰平靜地說:“姐,你真不必傷心。我覺得在裡頭,就好比上瞭大學。讀瞭四年書,學瞭很多技能,還接觸瞭許多不同的人,聽瞭許多人生故事。死,我也死兩回瞭,人生最難的事我都經歷過瞭,日子隻會越來越好。姐,你要相信我!”

代曉敏顧不上擦眼淚。淚眼模糊中,弟弟那張飽經風霜、略顯老成的臉上,雙眼有神,目光堅毅。弟弟真的長大瞭,再也不是那個怯生生的男孩瞭。

抓住光,成為光,發散光

姐弟倆聊起今後的打算,宮辰還是想到廣東發展。姐姐給宮辰準備瞭一個全新的行李箱,裝瞭滿滿一箱東西。臨進火車站,她告訴宮辰:“看好箱子,夾層放瞭2000塊錢,老規矩,有事找姐姐。”說著,代曉敏的眼眶紅瞭。

宮辰心頭一酸,姐姐在一傢整形醫院做銷售員,底薪低,收入全靠業務提成。現在有孕在身,收入大打折扣。姐夫也是拿硬工資,眼看著寶寶要出生,要花錢的地方多著呢。他暗下決心,到廣東後,一定盡快把錢還給姐姐。

到瞭廣州,宮辰打開行李一看:表姐給他置辦瞭兩身夏秋兩季的衣服、褲子,還有襪子,最下邊,還壓著兩個又大又圓的紅蘋果,散發著清甜的香味。宮辰喉嚨一緊,抱著箱子淚如雨下。

宮辰自始至終都知道,姐姐有多麼不易。姐姐獨立,美麗,一直不乏追求者。一直到哥哥研究生畢業,她才談戀愛,成傢。扛起哥哥的學業,已是辛苦,還要搭上自己這個表弟……宮辰發誓,一定要抓住姐姐身上的光,逆襲重生,回報姐姐。

現實很殘酷。在廣州,宮辰坦誠自己的過往經歷,幾乎沒有單位能接受。好不容易找瞭個賣化妝品的工作,全國各地跑瞭兩三個月,一單都沒開。

帶來的錢快花光瞭,宮辰焦急萬分。深入瞭解後,宮辰才知道,多數美容院都是網上采購,廠傢直接送貨上門,極少有接受線下推銷的。

在這之前,宮辰從未試過網購。在網上點一點鼠標,三下兩下就能完成一筆交易。太神奇瞭!他萌生在網上賣化妝品的想法。貨源有現成,做快消品的門檻也不高,不需要壓貨,無需太多啟動資金。

說幹就幹。他和人合夥,一點點學P圖,上貨,裝修店鋪。沒日沒夜地琢磨,搭建起自己的淘寶店。累瞭就在電腦前打個盹,餓瞭吃桶泡面對付。宮辰既是采購,又是銷售。熟悉產品的他,很快在淘寶有瞭一定成交量,還吸引瞭一批粉絲。

宮辰感覺電商模式就是給他量身定做的一般。隔著屏幕,沒有和陌生人見面的尷尬,隻要保證產品質量,做好售後,生意自然就來瞭。

在監獄裡,宮辰讀過不少營銷管理方面的書。做網店搞營銷,這些書上學到的知識,幫瞭他大忙。宮辰以退為進,薄利多銷,吸引顧客。銷量沖起來後,他再加大進貨量,以取得較低的進貨價。

一次偶然的機會,宮辰瞭解到吉林知名藥業公司還沒有正式涉入藥妝市場。如果能借用大品牌的力量,就能搶占巨大的市場呀。他火速做瞭一份品牌合作協議,背著包,直接找到公司去。

無知無畏。宮辰懷著一腔創業激情和專業方面的知識,說服業務員帶他引薦瞭公司的高層。宮辰篤定從容的談吐,真誠務實的商業規劃打動瞭對方。宮辰順利拿下瞭該公司藥妝品牌的全國代理。

在合作試水期,宮辰需拿出一筆資金,但他手頭沒多少積蓄,他第一時間想到瞭姐姐。姐姐眼見著宮辰赤手空拳將網店做瞭起來,現在又與大企業合作,她立即湊瞭一筆錢給他。

宮辰知道,姐姐的錢八成是借的。當時,姐夫已下崗,還沒找到合適工作,傢裡全靠姐姐撐著。宮辰暗地發誓,這回一定不讓姐姐失望。

此後,宮辰帶著6個人披星戴月地幹,很快生意就做得風生水起,團隊壯大到30人,公司搬遷到瞭廣州白雲區。那裡,是國內最大的化妝品流通集散地。因為亮眼的成績,宮辰又順利拿下其他兩個知名藥業的藥妝國內總經銷權。

幾年奮鬥下來,宮辰衣錦還鄉。他第一時間將錢還給瞭姐姐,還將公司10%的股份給瞭姐姐。

2020年疫情,宮辰看好市場需求,增加供應鏈模塊,公司業務成功逆襲,團隊擴大到100多人。

疫情好轉後,宮辰回吉林老傢考察,預備開分店。瞭解到姐姐所在的公司效益一般,姐夫還沒找到合適的工作,宮辰當即決定在長春開一傢分公司,讓姐姐打理。

如今,姐弟倆一南一北,聯合作戰,所向披靡。宮辰讓姐姐幫他守住自己的錢袋子,需要用錢,才找她拿。他笑言:“在姐面前,我永遠是弟弟,我覺得這樣更踏實。”

編輯/張亞萍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