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粉絲請願在刷屏:前夫這棵回頭草,真香嗎

如果你的丈夫離開你和孩子,外出創業成功,卻絕情地把你變成前妻,而自己和新任妻子事業紅火掙瞭大錢,卻對前妻和孩子不聞不問。有一天,他突患重病被後妻拋棄,一無所有,還因腦部病變而部分失憶,你還會收留他嗎?

陜西女子崔紅秋,最終做出瞭肯定的選擇,她把生命垂危的前夫接回傢中,一飲一啄地照顧他直到康復。作為前知名網絡主播的前夫提出再續前緣,前夫的徒弟和粉絲們也不遺餘力地呼籲他們“在一起”。

她該何去何從?

放飛的心不再回來,春風得意變臉太快

2002年5月,時年19歲的崔紅秋在父親開辦的工廠裡,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竟是她的小學同學施和平,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他來給他們傢“做長工”瞭,崔紅秋笑瞭。大她1歲的施和平學生時代就很活躍,當旗手,會唱歌,不僅是三好學生,說話也總能說到人的心裡。因為傢庭困難,他高中時輟學瞭。

在廠裡,崔紅秋偷偷地利用“職權”關照著施和平,施和平暗自感激,他知道崔紅秋最喜歡吃鍋包肉,就經常從集鎮上買來帶給她。他的細心體貼和風趣幽默,很快就俘獲瞭崔紅秋的心,兩人建立瞭戀愛關系,很快就結婚瞭。婚後的生活平靜如水,2007年,他們的女兒降生,施和平捧著美麗的小生命,發誓要讓妻子女兒過上最好的生活。

這一年,工廠倒閉,施和平到處打零工維持生計,每次回傢,都保持著給妻子買鍋包肉的習慣。在傢人眼裡,施和平是一個疼愛妻女的顧傢好男人,誰也沒想到,有一天他會迷失自己,且越走越遠。

2008年春節過後,施和平向妻子提出自己想外出做生意,崔紅秋考慮再三,不想束縛丈夫,她說:“你想去闖就去吧,萬一不行就回來,傢裡還有保障。”

春節過後,施和平遠赴北京做生意,聰明肯幹的他很快站穩瞭腳跟,掙到一些錢之後,經常和一幫朋友吃喝玩樂,沒有約束,自由自在,漸漸疏忽瞭遠在陜西老傢的妻女,從最開始每天一個電話,到後來幾天難得與妻子通一次電話。

崔紅秋提醒丈夫回傢看看,施和平卻總說很忙,好多次,崔紅秋在電話裡聽到的卻是丈夫與朋友在喝酒唱歌,她沒有說什麼,她想,丈夫也許是生意需要應酬,自己不能像一個沒有主見的傢庭主婦一樣,天天用“催命鈴”追著丈夫。那時,她整天忙著做生意、照顧女兒,睡眠不足,整個人困倦不已。她讓丈夫回來幫她打理生意,卻無果。當丈夫一走七八個月都不回來看女兒後,崔紅秋敏感地意識到,丈夫真的變瞭。

崔紅秋很要強,她不會在情感裡卑微乞討。她對丈夫說,你在外面打拼雖然辛苦,但是不要忘瞭傢裡還有一個女兒。但施和平越發對妻女不聞不問,這樣的狀況持續瞭很久。

2014年夏,崔紅秋對這種“喪偶式”婚姻的承受力已到極限,她向施和平提出離婚。此時的施和平,心已經走得很遠瞭,他不想回傢,又沒能力把妻女接到北京生活。他曾一度請求別離婚,但面對堅決要求離婚的妻子,後來隻得答應。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名後,他的眼圈紅瞭,但同時又有一絲釋然。離婚後,崔紅秋帶著讀一年級的女兒去瞭西安。為瞭生存,她擺過攤,做過服務員,還在快遞公司幹過分揀員。日子過得艱難,好在女兒乖巧懂事,放學回傢就搶著幫媽媽做傢務,這讓崔紅秋十分欣慰。但她又心疼女兒,女兒偶爾會提起父親,她便讓女兒與父親視頻,但後來,因為種種原因,父女倆很少視頻瞭。

施和平離婚後徹底放飛自我,他認識瞭在京有房有車的第二任妻子小華,並於2016年再婚。彼時短視頻正處於風口,愛唱歌、愛嘮嗑的施和平幾個月時間內就成為知名快手主播,最多時粉絲高達150多萬。他收瞭一批徒弟,建立矩陣賬號直播帶貨,月入幾萬甚至十幾萬。他有些忘乎所以,不斷在直播中與小華秀恩愛。而他給予前妻的是徹骨的“冷”,給女兒的撫養費也經常姍姍來遲。親友們為崔紅秋鳴不平,讓她去起訴前夫,她卻笑著搖頭,她能養活女兒,不需要任何人的施舍。崔紅秋從來不看前夫的直播,她對女兒說,人要活得真實,踏實地生活,努力地學習,才不會辜負自己。

重病前夫一無所有,百萬粉絲傾力救助

風光無限的施和平沒有想到,命運的逆轉就在一夕之間。2018年6月28日,施和平在直播時突然暈倒,經診斷,他突發急性病毒性腦膜炎,生命垂危,陷入瞭昏迷之中。當他經過治療蘇醒過來後,小華提出瞭離婚。施和平當時頭腦不太清醒,當他明白過來時,一直管錢的小華說賬上已經沒啥錢瞭,就連他直播用的蘋果筆記本,以及快手賬號,她都無情地帶走瞭。

施和平陷入絕境的消息,輾轉傳到瞭崔紅秋耳中,她不太相信,第一反應是他想炒作漲粉,直到給其妹打瞭電話,才知一切屬實。像大多數“棄婦”一樣,當“大仇得報”時,她心裡難免有些快意。可是面對放學回傢的女兒,她心裡又升騰起無限悵惘,如果施和平真的有個三長兩短,女兒沒有見上他最後一面,會不會是一輩子的遺憾?她把施和平的病情告訴瞭女兒,女兒怔瞭一下,說:“媽,您拿主意吧。”

7月5日,崔紅秋帶著女兒出現在施和平的病床前。因腦部病變導致神志不清的施和平已經認不出親人。女兒趴在窗邊呆呆地看著病床上的父親,提出想陪父親幾天,因為她怕以後再也看不到瞭。崔紅秋答應瞭。施和平在快手上的徒弟們紛紛張羅著給他籌款救命。在快手粉絲們的資助下,施和平被搶救過來,但留下間歇性失憶、癲癇等嚴重的後遺癥,生活無法自理。在認出前妻和女兒的那一刻,他流淚瞭,一個勁地對崔紅秋道歉,拉著女兒的手久久不肯松開。但過瞭一會兒,他又認不出親人,女兒著急地呼喊:“爸!爸,我是你的女兒!”

崔紅秋把女兒的焦慮看在眼裡,決定留下來陪護施和平,等他恢復自理能力後再離開。為瞭“劃清界限”,她對施和平說:“我留下來,僅僅是因為你是女兒的爸爸,我同情你的遭遇。”在崔紅秋的悉心照料下,施和平病情穩定下來,他重新註冊瞭一個快手號“擼歌~擼傢大院”,每天堅持直播,向粉絲報告自己治療的進展,同時感激崔紅秋對自己的照顧。見施和平病情好轉,崔紅秋帶著女兒回到瞭西安。

8月24日是崔紅秋生日,施和平特意停瞭直播,在快手上敲下一段話:“我太多的錯,不是一句‘生日快樂和‘對不起就能彌補的。真心希望以後你和女兒能過上開心幸福的生活,我也會努力加油的!”他寫下這段話,也是希望崔紅秋能長期照顧自己,並告訴她,自己知道錯瞭。崔紅秋看到這段話,內心並沒有多大的波瀾。她對他的話未置可否,因為父母堅決反對她再入火坑。

接下來,施和平好幾天都在直播間喊話崔紅秋,道歉加認錯,希望她回到自己身邊。快手粉絲們由此知道瞭施和平與崔紅秋的故事,這些粉絲多半給施和平或多或少捐過錢,刷過禮物,他們大都希望兩人復合,請她接受他的懺悔,回到他身邊。施和平還動員相識的哥哥姐姐們轉達自己對崔紅秋的懺悔,崔紅秋認識的施和平粉絲們也勸她原諒他,最好是跟他復合,說他太慘瞭……

崔紅秋不想被這些言論影響生活,她把快手APP從手機裡卸載瞭。她沒想到,女兒卻在偷偷關註著父親的情況,經常看他的直播和發佈的短視頻。這天,女兒情緒低落,一個人坐在書桌前抹著眼淚,在崔紅秋的追問下,她拿出手機,打開瞭快手上的視頻,崔紅秋看到,視頻裡的施和平說話顛三倒四,明顯有些神志不清。得知他是因為吃錯藥導致的胡言亂語,女兒說:“我不想爸爸變成一個傻子!”崔紅秋不淡定瞭。

一個健康的父親,對孩子的成長來說,太重要瞭。女兒的想法很簡單,心理也是脆弱的。崔紅秋知道,當施和平在病床上拉著女兒的手不肯松開時,父女倆完成瞭情感對接,血脈親情是無法分割的。回到西安後,女兒經常念叨父親,甚至還對小夥伴驕傲地說,她的爸爸有一百多萬粉絲。

崔紅秋一夜無眠,曾經,前夫和女兒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後來前夫頭也不回地走瞭,女兒就成瞭她的唯一。如今,女兒需要父親,在向母親求援。崔紅秋陷入瞭兩難境地,如果自己袖手旁觀,也許,施和平真的會變成一個“傻子”,那女兒該有多痛苦啊。崔紅秋決定再次赴京,看情況再說。

一場“在一起”的刷屏,深陷困局難以言說

第二次離婚時,施和平凈身出戶,此時他從醫院出來就沒瞭去處。當崔紅秋出現在他面前,他像個孩子一樣大哭起來:“我要跟你回傢!求你瞭!”崔紅秋這才得知,施和平的傢人因為種種原因根本沒法照顧他。她犯難瞭,如果帶前夫回傢,那他們算什麼關系呢?別人會怎麼看?崔紅秋想拒絕,可看看可憐巴巴的前夫,看看女兒期待的眼神,她嘆瞭口氣,隻得點頭同意。得知崔紅秋帶前夫回傢,父母又急又氣地打來電話,讓她把施和平送回他的父母傢。崔紅秋耐心地解釋,施和平父母身體不好也要人照顧,她接回施和平,主要是想讓自己可憐的女兒感知一下父親的存在。

重新回到三人世界,崔紅秋有些不適應,有時看著失智的前夫對她充滿依賴的樣子,她就氣不打一處來,甚至會罵他幾句,這個時候,施和平就乖巧地看著她,仿佛做瞭錯事的孩子。崔紅秋嘆瞭口氣,就當自己又帶瞭一個孩子吧。抱著一種復雜的心理,崔紅秋不遺餘力地照顧著施和平。每天早上,她會早起給他沖蛋白粉,三餐做好,定時喂他服各種藥,帶他散步,幾乎24小時盯著他。因為施和平會經常發作癲癇,嚴重時會咬到自己的舌頭,崔紅秋就把自己的手伸進他嘴裡讓他咬,經常被咬出血。

一個要好的姐妹看到崔紅秋手上的新舊疤痕,得知緣由後罵她不珍惜自己,受這樣的罪根本不值得,她質問崔紅秋:“你該不會好瞭傷疤忘瞭疼,與施和平復合吧?”崔紅秋愣瞭一下,她最初隻想著讓女兒看到一個能恢復健康的父親,現在想來,如果施和平一直不康復,難道自己要照顧他一輩子?如果他康復後,賴在她這裡不走瞭,她就該順其自然地“吃回頭草”嗎?崔紅秋突然察覺到,自己陷入瞭一個怪圈。

盡管心有戚戚,崔紅秋還是沒有放棄對施和平的照料。雖然他至今無法單獨行動,自己出門也不知道回傢,因為經常會忘記傢在哪裡,但相比在北京的時候,他已經康復瞭太多太多。在直播時,他口齒變得清晰,思維也不再經常性地卡殼。他說得最多的還是第一任前妻,向網友講述崔紅秋如何精心照顧他,如何為瞭他省錢過日子,自己舍不得買一件衣服。

施和平的徒弟和粉絲,紛紛在留言中誇贊崔紅秋,希望她和施和平再續前緣,他們在留言裡統一刷屏“在一起”。施和平也想趁熱打鐵,鼓起勇氣對她說:“紅秋,過去我對不起你,現在我想用下半輩子來彌補,我會努力直播掙錢,讓你和女兒過上好日子。”

有那麼一會兒,崔紅秋心裡湧上一股暖流,驅走瞭常常縈繞於心的寒涼。她曾深深地愛過前夫,也曾把愛全部轉化成瞭恨。現在,前夫回心轉意,難道不是因為他的處境而變嗎?如果他沒有患病,應該還和第二任妻子在直播間大秀恩愛,掙著大錢吧?崔紅秋漸漸冷靜下來,她對施和平說道:“等你真正清醒的時候,再說這些話吧。”花花綠綠的世界,充滿瞭各種誘惑,他能保持真正的清醒嗎?

如今,崔紅秋已照顧前夫兩年多瞭,她仍沒接受前夫復婚的請求,但看著女兒和前夫關系親密,她還是感到欣慰。腦部康復是漫長的,不知前夫何時才能完全恢復。因照顧前夫,崔紅秋沒瞭收入來源,隻好學著在快手直播和發短視頻掙點生活費。施和平也每天在“擼歌~擼傢大院”號上直播,有時為粉絲唱歌,有時直播在室外做飯,所有的收入都用來治病和生活。即便這樣,他們的經濟狀況還是捉襟見肘。

人性是復雜的。崔紅秋從來不認為自己以德報怨照顧前夫是高尚、偉大之舉,她秉承的是樸素的良心,是對女兒深沉的愛,她不想看到女兒失去父親。也許,還有那麼一點點親情,或者說不清道不明的屬於她自己的隱秘情感。她知道,太過善良的人,會因為善良而招致不公平,會活得更累。但她還是義無反顧地朝前走,路可能會越走越窄,但誰的人生不是跌跌撞撞的呢?

編輯/塗筠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