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拒賠工傷的真相:幕後大Boss竟是前女友

山東省淄博市的劉志國在工作時意外受傷,女老板一開始還積極救治,後來竟180度大轉彎。劉志國百思不得其解,直到遇見瞭初戀女友,隨即真相揭開……

工傷之後,天使女老板秒變臉

劉志國,在山東省淄博市的一個小鎮上經營著一傢小型模具廠。2015年秋,廠裡幾乎停產,再加上炒股賠瞭錢,他有瞭出售工廠的想法。

正好這時他妹夫的舅舅在縣城地段最好的小區有套房子要出手,妹夫的舅舅買到手後並沒有入住過,劉志國就動心瞭,想買下來以後給兒子劉恒結婚用。

早在三年前,劉志國跟妻子和平分手。剛滿18歲的兒子跟瞭他,他也沒再婚。距離兒子結婚還早,但看看飛漲的房價,早做打算總沒壞處。這是一套140多平方米的大戶型,位於三樓,他看後很滿意。房主急等用錢,說如果他能盡快付清全款能再優惠一萬。劉志國先交瞭三萬定金,接著拜托親戚、同學、客戶等等,把要出售模具廠的消息撒出去。

很快,客戶老黃那就有瞭回音,說有人感興趣。那天,老黃陪著一個氣質幹練的中年女性來的,第一眼看上去就很親切。老黃介紹說她叫陳寧,她老公邢老板是老黃多年的朋友,正好有意。陳寧看得很仔細,又問瞭一些細節。次日,陳寧和她老公又來看瞭一次,當場就拍板定下瞭。辦瞭過戶手續後,陳寧要求劉志國先在廠裡幹一段時間,幫她順順路。劉志國一口答應。拿錢後,劉志國付清瞭房款,把房子直接落到瞭兒子名下,然後就去給陳寧打工去瞭。說是打工,其實重活累活都不用他幹,還有另外三個新招的工人。再說,陳寧剛接手,業務量也不是很大,劉志國主要是把好質量關就行。

他和陳寧相處得也挺愉快。陳寧老公還有別的生意,在廠裡待的時間不多,主要就是陳寧管理,她說技術方面就交給劉志國瞭。老板這麼信任,劉志國工作也不敢懈怠。

11月下旬的一天早上,劉志國在車間突然被一堆鐵塊絆倒在地。陳寧趕緊開車送他去瞭縣醫院。在醫院裡,陳寧跑前跑後幫著掛號、繳費、拍片,還安慰劉志國說廠裡會幫他付醫藥費,他十分感動。檢查結果很快就出來瞭,是腳踝粉碎性骨折,必須動手術,還要住院。陳寧跟他商量,說按理應該由她安排人來照顧,但廠裡就這幾個人,還要幹活,問他能不能讓傢人來陪護,她可以承擔陪護費。劉志國也知道她說的都是實情,就給妹妹和兒子打瞭電話。很快,劉志國的妹妹和兒子劉恒就一起來瞭。陳寧讓他安心養傷,廠裡還有事就先走瞭,說有事給她打電話。

那之後,一直是兒子劉恒在醫院裡陪護。劉志國做完手術後,陳寧和她老公又來過一次,他們不僅買來瞭水果和營養品,還帶來瞭排骨湯。

劉志國卻不好意思,因為自己不小心,才給人傢添瞭這麼多的麻煩。等出院以後,隻要陳寧還願意繼續雇他,他一定更用心更賣力,幫她把生意做好。可誰知,自打那次以後,陳寧再也沒來過。一開始,劉志國也沒往心裡去。半個月後,陳寧當初交的費用都花光瞭,醫院又催著交款,他才給陳寧打電話。

哪承想,陳寧竟然不接電話瞭。劉志國以為她在忙著,後來,過瞭一會兒又打,可一連打瞭幾次都沒通,他這才意識到陳寧應該是把他的號碼拉黑瞭。

劉志國又換瞭兒子的手機撥打,這次倒是接通瞭。但他一開口,陳寧馬上就掛瞭電話。

他預感不好,給兩位工友先後打瞭電話,他們都說廠裡一切正常,陳寧也在正常上班,他們也不清楚陳寧為什麼不接電話。

放下電話,劉志國讓兒子直接去廠裡找陳寧,就說醫院催著交費,口氣活泛點,先別鬧僵瞭,聽聽她怎麼說。沒多久,劉志國接到兒子打來的電話,隔著手機都能感受到他的憤怒。

原來劉恒見到陳寧以後,她的態度和以前比簡直是判若兩人。她竟然說,劉志國根本不是廠裡的員工,受傷和她沒關系。他自己在廠門口摔倒,她是做好事才幫忙送去醫院,還墊付瞭費用,讓他趕緊還錢。劉志國傻眼瞭。陳寧怎能睜眼說瞎話?

飽受折磨,一場官司寒瞭人心

半個月後,劉志國出院瞭,後續的住院費都是他自己出的。這段時間,他被焦慮折磨得不輕。倒不完全是心疼錢,主要還是被陳寧的不講理給氣的。他妹妹和妹夫後來也去找過陳寧,陳寧一口咬定劉志國不是她廠裡的員工,這傷跟她沒關系。

劉志國看出來瞭,就因為當初沒跟陳寧簽勞動合同,再加上開工資的時候都是她直接給的現金,沒有銀行的往來流水證明,她就認定劉志國拿她沒辦法,有恃無恐地昧良心。但劉志國早就去請教瞭律師,律師說隻要有證據能證明劉志國和陳寧的企業之間有勞動關系,她就逃脫不瞭責任。

當然,最好的辦法是讓那三個工友作證。但是,當劉志國請他們作證的時候,三人都很為難地拒絕瞭。這也難不住劉志國,他很快又找到瞭新的證據:一是劉志國受傷那天,是陳寧送他去的醫院,幫他辦的住院手續,在工作單位那一欄,她親筆填寫的就是她的公司名稱;第二個證據,是工廠位於鎮上的工業園,周圍都是中小型工廠,不管是老板也好,員工也罷,多是同鄉熟人,以前他們經常來加工零配件。劉志國把廠子轉讓以後,他們再去就得跟陳寧打交道瞭,但活還是劉志國在幹,這足以證明他是廠裡的員工。他們大多是合作關系,有的甚至是競爭關系,也不怕得罪陳寧,有幾位老鄉都願意為劉志國作證。有瞭這兩個證據,劉志國相信陳寧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抵賴。因為他的腳還不能受力,就讓兒子開車送他去廠裡找陳寧攤牌。

沒想到工廠大門緊閉,看來陳寧是鐵瞭心的耍賴瞭。那時,已是年底,劉志國決定等過瞭年再說。

劉志國受傷的腳踝處,隻要一受涼或者走路走多瞭,就隱隱作痛,看來留下後遺癥瞭。他越想越氣,年一過完,就準備聘請律師和陳寧打官司。

哪知,朋友又帶來一個讓他著急上火的消息,工業園的其他企業早就陸續開工瞭,隻有陳寧的廠子大門緊閉,一直沒有開工的跡象。

他趕緊給以前的工友打電話,工友說從年前廠裡就不忙瞭,年底放假時,老板隻說讓他們過瞭年在傢等通知,如果不願意等,也請自便。

劉志國一邊罵陳寧無賴,一邊又覺得不可思議,以陳寧的身傢,賴賬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現在竟連好好的廠子也不開瞭,隻是為瞭躲他的債嗎?事不宜遲,劉志國立刻請瞭律師,準備起訴陳寧。

2016年3月,劉志國向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由於陳寧拒不承認和劉志國之間有勞動關系,按照規定,人社局隻能中止工傷認定程序。無奈之下,他向縣法院遞交瞭起訴書,要求確認他和陳寧之間存在勞動關系。誰知陳寧兩口子根本就沒出庭,他們全權委托給律師瞭。證據確鑿,縣法院很快就裁定劉志國勝訴。

劉志國原以為這下陳寧該認賬瞭,沒想到陳寧不服判決,又向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瞭上訴。等到市中院做出終審判決,駁回陳寧的上訴,維持原判的時候,半年過去瞭,劉志國身心俱疲。

市中級人民法院確認瞭劉志國和陳寧之間的勞動關系後,人社局才認定他受到的事故傷害為工傷,然後他又申請瞭勞動能力鑒定,市鑒定委員會認定劉志國是十級勞動功能障礙。等全部走完程序,劉志國重新向法院提出起訴,要求陳寧賠償他的各項損失共計十五萬多元。隨後的日子裡,就是開庭,宣判,劉志國勝訴,陳寧不服判決,上訴,市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陳寧等於又把第一次訴訟時玩過的那套把戲又玩瞭一遍,還是沒有改變結果。

又是半年過去瞭,陳寧一直沒有露面,都是律師代理,她老公偶爾露面,也是來去匆匆,很少出聲。

有一次開完庭,劉志國對陳寧老公說:“邢老板,為瞭這點錢,你們連良心都不要瞭,值得嗎?你的時間和名聲就那麼不值錢?”邢老板滿面通紅,鉆進汽車走瞭。

偶遇初戀,真相揭開人生翻篇

在市中院的判決下來之前,陳寧就申請註銷瞭公司。劉志國也是聽朋友說看到有卡車把廠裡的設備拉走瞭才知道的。律師立即建議他向法院申請凍結陳寧的財產,以防止他們轉移資產,逃避賠償責任。劉志國一邊在申請書上摁手印,一邊苦笑。雖然劉志國贏瞭官司,陳寧卻拒絕執行。2017年年底,法院查封瞭邢老板老傢的一套小產權房,要他們雙方先協商,如協商不成,過瞭年再拍賣。對方一直推三阻四,劉志國和律師找上門去,他們都避而不見。

春節前,劉志國一個人喝瞭點悶酒,越想越生氣,借著酒勁想去找陳寧理論理論。

在她傢樓下的單元門外面,劉志國剛要去摁鈴,門從裡面開瞭,迎面出來一個女人,他看瞭一眼就愣住瞭——這不是他的初戀女友陳靜嗎?雖然二十多年過去瞭,劉志國還是認出瞭她。陳靜也認出瞭他,但眼神裡充滿瞭憤怒和不屑,和他擦身而過。

劉志國咬瞭咬牙,轉身追瞭上去,問:“陳靜,你怎麼在這裡?”陳靜也不看他,冷笑著說:“笑話,我姐傢我怎麼不能來?”劉志國心裡一激靈:“陳寧是你姐?”陳靜冷笑著瞟瞭他一眼。

劉志國瞬間就明白瞭,怪不得他看到陳寧的第一眼就感覺親切。畢竟她和陳靜是親姐妹,總有相似的地方,隻是沒想到,他和陳靜是在這樣的狀況下重逢的。看著陳靜的背影,劉志國忍不住說瞭一句:“你姐真不是東西,昧著良心不認賬!”“你才不是東西!”陳靜勃然大怒,轉身瞪著他,眼裡好像要噴火似的,接著說道:“這都是報應,老天爺怎麼沒把你摔死?”

這話可太傷人瞭,尤其是從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初戀女友嘴裡說出來,“我又沒幹壞事,憑什麼遭報應?”劉志國忍不住反駁她。“你還有臉說?當年我對你那麼好,你不聲不響地撇下我跑瞭,害瞭我們一傢人,我就是瞎瞭眼!”陳靜氣得臉都變色瞭。劉志國比她更生氣,“不是你爸媽說給你找瞭個條件好的對象,說我配不上你?不是你爸媽帶著一幫流氓來趕我走,還要打斷我的腿?你以為我願意走?”

陳靜也聽傻瞭,張大瞭嘴說不出話來。看著她迷茫的眼神,劉志國意識到這中間肯定存在誤會,在他的追問下,當年那件事的真相終於浮現瞭出來。23年前,劉志國在城裡的一傢機械廠打工,認識瞭在附近另一傢廠裡工作的陳靜,他們很相愛。後來,劉志國知道她父母都在國營企業,擔心她父母不會接受他,但陳靜絲毫不在意,還是一如既往地對他好。

一天晚上,陳靜的父母突然來找劉志國。在廠外面,還有三個男人等著,陳靜爸用嘲諷的語氣問劉志國覺得自己配得上陳靜嗎?陳靜媽又說,他們已經給陳靜介紹瞭一個各方面條件都不錯的對象,陳靜也在猶豫,讓他趕緊離開。

跟他們一起來的人有一個故意擼起袖子,露出滿胳膊的刺青,惡狠狠地讓劉志國立即滾蛋,不然就打斷他的腿,還要去劉志國傢裡找他父母算賬。劉志國一氣之下離開瞭縣城,連夜回瞭老傢。

從陳靜口中,得知劉志國她爸媽是瞞著她來的,劉志國的不辭而別,讓陳靜深受打擊,在傢裡哭瞭一天,鬧著要去劉志國老傢找他。

她爸站在門外攔著她不讓她去,不小心一腳踩空,從樓梯上摔瞭下去,頭部受瞭重傷。雖然保住一條命,卻偏癱在床,沒幾年就去世瞭。陳靜自責不已,遷怒於劉志國。這些年,陳靜經歷瞭兩次失敗的婚姻,她媽自從她爸去世後鬱鬱寡歡,前幾年也得瞭癌癥病逝。生活的不如意,讓她更加怨恨劉志國。

陰差陽錯,她的姐姐陳寧買下瞭劉志國的廠子。直到他受傷後,她聽姐姐偶然說起這件事,才知道劉志國在給她姐姐打工。受陳靜的影響,陳寧也覺得她爸媽和妹妹的命運,就是因為劉志國的突然消失改變的,姐妹倆這才不計代價、不擇手段地“報復”他。

事情說清楚瞭,劉志國和陳靜卻陷入瞭長久的沉默。陳靜默默垂淚,劉志國也滿腹辛酸。

那天晚上,陳寧和她老公忽然找上門來。他們一臉歉意地說對不起,說事情都聽陳靜說瞭,是他們誤會瞭,欠他的錢一分也不會少,明天就付清。後來陳寧想再撮合劉志國和陳靜,她說:“你們就當是以前緣分還沒到,現在緣分到瞭,就別再錯過瞭。”

2019年春天,劉志國和陳靜舉辦瞭婚禮。婚後的生活,平淡充實而幸福。劉志國和陳靜都不是有野心的人,他腳上的傷也幹不瞭重活瞭,就盤下瞭一個彩票店,隻要能掙點生活費也挺滿足。他發誓要好好把握餘生,努力彌補那些逝去的歲月。

編輯/李雲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