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慕瞭慕瞭!面癱成就瞭一對天選CP

喜劇演員蓋小飛在即將登上演藝生涯最重要的舞臺時突然面癱,一蹶不振。此時,妻子張奧妮的演藝事業卻一路攀升。這場婚姻,該何去何從?

臨門一腳:面癱攪黃瞭喜劇夢

2016年8月5日清晨,喜劇演員蓋小飛突然驚慌失措地叫道:“老婆!完瞭,我的臉歪瞭!”張奧妮聞聲沖進衛生間,隻見丈夫右臉僵硬,右眼微閉,嘴角下垂,刷牙的水和著泡沫直往外漏。

丈夫面癱瞭!可還有5天時間,他就要錄制《笑傲江湖》……張奧妮心裡一沉。

張奧妮出生在吉林省長春市一個地方戲世傢,父母做生意。她從小就喜歡地方戲,也有表演天賦,但父母希望她讀書升學。12歲那年,傢裡發生變故,父親生意失敗,還欠瞭20萬外債。張奧妮輟學,開始登臺表演。母親朱麗葉便跟著女兒四處演出,有時租住在哈爾濱劇院附近,幫她打理工作和生活。18歲,張奧妮就靠著演出,幫傢裡還清瞭債務。

然而,張奧妮很苦惱,因為年齡小,也找不到有CP感的男搭檔,她始終登不上夢想的舞臺。

2010年,18歲的張奧妮遇見瞭26歲的蓋小飛。初次相見,蓋小飛一副墨鏡搭配一款長風衣,風衣領子還豎起來,如果不說,沒人相信,這個酷酷的男子,居然是當地小有名氣的二人轉演員。不過,張奧妮覺得,蓋小飛長得有點兒漫不經心。可就是這個男人,跟張奧妮同臺,意外地CP感爆棚。更意外的是,蓋小飛也一直在尋找適合的女搭檔。

天選CP,當然不能錯過。搭檔幾次後,張奧妮也瞭解到瞭蓋小飛的一些情況。蓋小飛是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人,12歲喪父,傢裡一貧如洗。不過,蓋小飛這個農村娃兒,硬是靠著天賦和勤奮,成瞭他們團的臺柱子。蓋小飛,戲好,人也好;張奧妮,人美,戲也美。兩個相互欣賞的年輕人,戀愛瞭。

女兒年紀小,蓋小飛傢的條件太苦瞭,為瞭女兒,朱麗葉不得不做個惡人,下場拆CP。蓋小飛幹脆主動提親。張奧妮也同意。哪知道,蓋小飛是個直男,一開口就把事搞砸瞭。

三天後,蓋小飛又拉上姐姐來助陣。朱麗葉說:“我對你這個人沒意見,主要是你傢日子太難,連個房子也沒有。當媽的,不想女兒吃苦。”蓋小飛嘴快:“房子不是事兒,我倆一起借錢買,一起演出掙錢還債。”朱麗葉聽瞭,直接將他給轟瞭出去。

喜劇人的求婚,真是充滿戲劇性。不過,張奧妮是鐵瞭心要嫁給蓋小飛。蓋小飛向準嶽母發誓:“我一定會闖出一番事業,讓奧妮幸福。房子會有的。”朱麗葉隻得妥協。

媽媽的擔憂不無道理。張奧妮和蓋小飛公開戀情後,開始瞭四處輾轉漂泊的演出生活。張奧妮一場演出80元,蓋小飛150元。他們一起走穴,慶生、婚宴、年會、開業,哪怕是紅白喜事,隻要有演出就接。為瞭省錢,小兩口還一起睡過公園、火車站、橋洞。怕媽媽擔心,又拆散他們,張奧妮接到媽媽的電話,就演技大爆發,坐在寒風倒灌的橋洞下幸福地說:“我們現在在咖啡館呢,休整好瞭就趕下一場。”

女友的演技是真的厲害,也是真的戳蓋小飛的心。蓋小飛拉著她冰涼的小手,歉疚地說:“我一定要再努力一些,早點讓你過上好日子,給未來嶽母一個交代。”其實,蓋小飛已經很拼瞭,最多的時候,他一天要趕11場演出。而演出所得,並不豐厚。每次快要堅持不下去時,蓋小飛和張奧妮就偎依在一起,憧憬著未來說:“將來我們開一傢傳媒公司,有錢掙,也有好戲演。”

2011年底,張奧妮和蓋小飛拿出積蓄,又借瞭錢,湊瞭首付在吉林省長春市買瞭套90多平方米的房子。看到新房,朱麗葉總算松瞭口氣。她知道兩個孩子不容易,拿出6000元積蓄給他們,蓋小飛拒絕瞭:“我知道您心疼我們。您放心吧,作為一個男人,我一定讓她過上最好的生活。”

2012年,張奧妮與蓋小飛領證結婚。次年,張奧妮生下女兒蓋片。每月還房貸8000元,再加上個可愛的吞金小獸,蓋小飛加足馬力,一路狂奔。幾年拼搏下來,蓋小飛在東北的喜劇圈裡有瞭名氣,還有瞭登上央視的機會。隻是,他還是沒出圈,登上大舞臺也隻是客串個小角色。張奧妮的演出也有所減少,她在出演二人轉的同時,還在唱歌。

因為熱愛,哪怕再難,張奧妮和蓋小飛都堅持守住舞臺。2016年夏,蓋小飛在南方演出小品時,被《笑傲江湖》節目組的導演看中,邀約他參加試鏡彩排。其間,他偶遇《媽媽咪呀》節目組的導演,蓋小飛毛遂自薦瞭妻子張奧妮。

2016年8月4日,蓋小飛接到《笑傲江湖》的導演來電,正式邀請他參與節目錄制,屆時將和周雲龍同臺錄制。對蓋小飛來說,這真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這次不再是背景板,是整臺節目的主角。他興奮地將這個消息告訴瞭妻子,張奧妮也開心地說:“我也接到瞭《媽媽咪呀》節目組的電話,讓我做好準備,參與第五季的節目錄制。”一向省吃儉用的小兩口,破天荒地帶著朱麗葉和女兒,奢侈地下瞭回館子。

誰知道,第二天,蓋小飛發現自己右臉僵瞭。一夜之間,蓋小飛面癱瞭。他不知道這是如何發生的,但是他知道,這個好機會,他可能要失去瞭。因為,8月10日就是節目要正式錄制的日子……

風暴來臨:愛情婚姻岌岌可危

醫生告訴蓋小飛和張奧妮,抓緊時間治療,一般來說會康復如初,但是康復的時間和效果就不確定瞭,也有部分人久治不愈,但這種概率比較小。

演員是看臉的職業。如今,事業剛剛有瞭起色,就遭遇滅頂之災!蓋小飛有些茫然、恐慌。

張奧妮下午要飛去新加坡參加歌唱比賽,隨後還要去吉隆坡當歌唱比賽的評委。從醫院回來就已經下午兩點瞭,張奧妮邊收拾行李邊安慰蓋小飛。

蓋小飛一直悶悶不樂,沒怎麼說話。張奧妮明白,作為妻子,本該留在他身邊陪他治療,但已經定好的工作行程,不能更改。她趕緊打電話囑咐媽媽要照顧好蓋小飛之後,又特意給師弟孫雲龍打電話,讓他有時間過來陪愛人去醫院。一直到登機口,張奧妮還在忙著給好幾個朋友打電話,讓他們推薦治療面癱的名醫。

張奧妮在國外工作時,見縫插針地給蓋小飛發微信,給他打氣,鼓勵他積極治療。但蓋小飛始終一言不發。幾天後,蓋小飛終於開口說話:“我有配合治療,但毫無效果。原本這幾天我安排瞭好幾場演出,都取消瞭。等會我給導演打電話將錄制也取消吧。”

張奧妮勸阻他:“你可以錄制的,你的面癱很輕微。”“很輕微?這事兒是沒擱在你身上是吧?!”這突如此來的憤怒,嚇得張奧妮直掉淚。

張奧妮哭著打電話給師父魏三求助:“他真要沖動取消錄制,今後哪裡還有勇氣站上舞臺。師父,我真怕他在心裡就倒下瞭……”魏三瞭解情況後,跟導演組協調,同時也鼓勵蓋小飛上臺。導演組打來電話,明確告知,蓋小飛的節目不會取消,會根據他的情況做微調,讓他放松心情來錄節目。

蓋小飛愛戲如命,表演力求完美。這次表演,他非常不滿意。走下舞臺的瞬間,他覺得自己可能要告別舞臺瞭。

幾天後,張奧妮抱著新加坡歌手大賽金獎的獎杯回來,蓋小飛淡淡地吐出兩個字:“挺好。”張奧妮提醒自己以後說話要小心,別刺激到瞭丈夫。

不演出時,張奧妮陪丈夫四處求醫,甚至帶他去紮針放血。可是,尋醫問藥良久,面癱一直沒治好。慢慢地,失眠成瞭蓋小飛的傢常便飯,唉聲嘆氣也找上門來:“完瞭,毀瞭,我就這麼廢瞭。”後來,他不願意出門,還鬧著要離婚。張奧妮發覺丈夫有些抑鬱,需要她更多的陪伴。因此,張奧妮提議演出時帶上他,甚至提議一起同臺演出,蓋小飛卻莫名發火:“我這張臉多難看,觀眾會笑話我的!”張奧妮安慰道:“那咱們先看病,你也正好休息,等身體好瞭再去演出。”

有一天晚上,張奧妮在後臺給蓋小飛打電話,一連打瞭好幾個,始終沒人接。張奧妮忐忑不安。凌晨四點,她趕回傢,卻見蓋小飛遊戲正打得歡!她氣得大喊:“你明知道我擔心你,給你打那麼多電話,你都視而不見,為啥這麼折磨人?你是瘋瞭嗎?”蓋小飛不急不惱。張奧妮又氣又惱,大喊道:“你這麼頹廢,你對得起我嗎?”蓋小飛冷冷地說:“對不起就對不起吧。”

張奧妮忍不住哭瞭,央求著帶他去看心理醫生。這次,蓋小飛同意瞭。

就在蓋小飛陷入人生低谷時,張奧妮的事業卻紅火起來。2017年3月,張奧妮參與錄制瞭《媽媽咪呀》第五季,斬獲第八名。同年,她又獲得“我星我唱世界”歌唱大賽中國站冠軍、馬來西亞國際太太選拔賽季軍。張奧妮紅瞭,演出邀約紛至沓來。

妻子事業的紅火,給瞭蓋小飛不小的壓力。為瞭盡快治療好面癱,重返舞臺,蓋小飛病急亂投醫,被人騙瞭不少錢。張奧妮本想阻止,又擔心丈夫敏感,以為自己嫌棄他。蓋小飛找她拿錢,隻要說是治病,張奧妮從不多問一句。

2017年7月,張奧妮的工作行程越來越密集,實在顧不上丈夫。有一天,女兒入學需要戶口本,蓋小飛打電話詢問妻子戶口本放置的位置。不巧,那天,從下午到半夜,張奧妮一直在彩排、演出,根本沒功夫看手機。次日凌晨,張奧妮給蓋小飛回電話,蓋小飛喊道:“你現在是明星,我就是個面癱,配不上你。離婚吧,我別拖累你。”張奧妮終於崩潰,她哭著說:“好,我同意!”

天生一對:走過風雨走過山水

蓋小飛沒撈起來,自己反被帶進瞭溝裡。張奧妮隻得悄悄找心理醫生。醫生指出,她的過度關註會給蓋小飛一種不良暗示,讓他覺得自己是病人,沒救瞭。按照醫生的建議,張奧妮變“拽”瞭。

這次蓋小飛又鬧離婚,張奧妮可沒像從前那樣慣著他,說:“一個大男人,說好瞭要照顧我一輩子,現在每天折磨我。離!”她將紙筆丟給蓋小飛,兩人各自寫一份離婚協議。蓋小飛真寫瞭:“房子和存款所有傢產,都歸張奧妮。”張奧妮那份寫著:“張奧妮凈身出戶,負責承擔蓋小飛的面癱和抑鬱的治療費用,直到他痊愈為止,無論多少年。”

蓋小飛說:“認真寫!你這樣離不瞭婚。”張奧妮說:“我結婚認真離婚也認真。”蓋小飛“歪理”頻出:“你這是在強迫我和你過。”張奧妮氣壞瞭:“你這是強迫我跟你離婚,我的心被你傷得稀碎!”

蓋小飛掉著淚走出傢門,站到瞭樓下的風裡。他打開手機鈴聲,張奧妮悲傷的歌聲響起:“我是這樣一個愛你的人……你說過陪我到永遠……”張奧妮悄悄站在他身後,抱住他,說:“新歌,幫我好好聽聽,提些修改意見。”

這天之後,蓋小飛的情緒有瞭好轉,但還是經常悲觀嘆氣。張奧妮也不安慰他瞭,隻給他發瞭個信息:“有位美女約你喝酒嘮嗑,你酒量咋樣?”晚上,他倆喝瞭個酣暢淋漓,一起回憶從前。聊到凌晨三點,兩人像是對難兄難妹,又哭又笑。

回憶青春,似乎給瞭蓋小飛能量。看到丈夫的改變後,張奧妮按照醫生建議,進入下一步——先強大自己,再慢慢疏導蓋小飛的情緒。

蓋小飛想開傳媒公司,張奧妮就去遼寧省大連市學習管理。回到傢,她將學到的案例分享給蓋小飛。見蓋小飛很感興趣,張奧妮提議暫時離開長春,到大連學習一年。離開舊環境進入新環境,或許能讓他放松心情。而學習和積累知識是增強自信的途徑之一。朱麗葉全面接管孩子,讓他們放心去讀書。

在大連,張奧妮減少瞭演出,多陪伴丈夫。她還做瞭社交電商,以帶動蓋小飛來學習和參與社交。2018年秋,張奧妮發現蓋小飛居然主動談瞭一個電商合作項目,還有瞭盈利。張奧妮趕緊上“彩虹屁”:“飛哥太牛瞭,一出手就盈利!”蓋小飛臉上漸漸有瞭神采。張奧妮還開通瞭直播,拖蓋小飛進直播間跟網友聊天,蓋小飛慢慢敞開瞭心扉。

2018年底,蓋小飛鼓起勇氣,與妻子一起站到瞭央視《中華情》的舞臺上,對外坦陳他面癱、抑鬱的經歷。那天,蓋小飛整個人都在發光。

大概,舞臺是蓋小飛的最佳良藥。張奧妮決定來一劑“猛藥”,讓他趕緊回舞臺。

2019年初,張奧妮拉著蓋小飛組織瞭一次為白血病患兒捐款的活動。面癱後,蓋小飛沒什麼收入。他開始做演出活動項目,收入逐漸增長。這次活動,他主動捐瞭8000元。知道他經歷的朋友深受感動。之後,蓋小飛的演出邀約增多瞭。蓋小飛受寵若驚:“原來,粉絲和舞臺沒有把我忘瞭。”

2019年3月,張奧妮和蓋小飛策劃瞭一場“為愛圓夢·為妮而來”公益慈善晚會。這次晚會,星光熠熠,人山人海。演出募捐到30萬善款用來助教。

演出結束,蓋小飛跟大傢一起吃夜宵,邊吃邊看現場錄制的視頻。朋友大喊:“飛哥,你的臉好瞭!”視頻裡,他的表演如行雲流水,表情自然生動。他覺得神奇:“我這臉什麼時候好的?”

深夜,回到住處,張奧妮突然發燒。醫生說是連續勞累免疫力低導致感冒。蓋小飛守護一夜,聽張奧妮說著胡話:“飛哥,你快點好吧。你一輩子不演出,我養你一輩子……”蓋小飛無聲落淚。第二天,妻子醒來,蓋小飛第一句話就是:“老婆,委屈你瞭。”張奧妮大叫:“夫妻同舟,你以為就是一起喝粥啊。”蓋小飛不好意思地笑瞭。

夫妻同心,房貸還清,張奧妮給蓋小飛買瞭輛車,讓他多出去散心。蓋小飛也投桃報李。當初結婚時太窮,都沒給妻子買個戒指。張奧妮沒少說他不懂浪漫。

2019年初冬的一天,早晨八點多,蓋小飛風塵仆仆沖進房間,把個戒指盒子往張奧妮枕邊咣當一丟:“兩克拉的,戴去吧。整一回浪漫,看你還有啥可說的。”張奧妮哭笑不得:“就這?”蓋小飛突然認真起來:“就那回你生氣瞭,寫離婚協議,你真的會離嗎?”張奧妮說:“是你說和我一起壓力大,為瞭你的康復,我當然離。”蓋小飛正要出招,她得意地說:“我可以離婚不離人啊。”

蓋小飛的抑鬱沒瞭,傢裡條件好瞭。2019年秋,他們註冊瞭夢想中的傳媒公司。經過近兩年的發展,張奧妮的直播紅紅火火,公司業務也蒸蒸日上。

至於蓋小飛那張僵硬的右臉,張奧妮覺得帥氣無比:“男人,最高級的臉就是一張面癱臉。你到這個高度瞭嗎?”蓋小飛對著鏡子左看右看,一本正經回復道:“沒有!感覺它沒有那麼高級。”

編輯/張亞萍

<!–

–>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