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祈禱與跋涉

孔子病重。子路為他祈禱上蒼。孔子問子路有無此事。子路說有,還給孔子念瞭禱文。孔子說,大可不必,因為我“禱之久矣”。“禱之久矣”的意思是,他此生的一言一行,都是向上蒼的祈禱。他對上蒼有的隻是無須報償的持久的忠誠。懷有這種忠誠之心的人,不必等到需要報償時才采摘芳草、獻祭祈禱。他行到每一處,采到的每朵花,都是獻祭,都是祈禱。

曾子病重,在彌留之際對弟子們說:“看看我的腳,看看我的手,看看它們有沒有破損。我一生如《詩》所雲,‘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辛苦地守護生命,使之免遭敗壞。從今以後,我可以解脫瞭。”

曾子幾乎不曾談論死後世界。但他確乎把此世生活看成艱難的跋涉。他得艱難跋涉,才能守住生命。守住生命,不隻是活著、生存著,還要讓生命免遭敗壞。因為這生命似乎並不完全屬於他,他隻是暫時照料。他的艱辛照料,是向某個看不見的歸處致敬。

(熙 春摘自天津人民出版社《十九日談》一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