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母題

1807年,法國有個鞋匠,娶瞭個太太,遭3個朋友忌妒,被誣告。鞋匠被軟禁在一座城堡裡,成為一個意大利神父的仆人。出來後,他繼承瞭神父的遺產,還找到仇人,殺死一個,毒死一個,將第三個人的兒子和女兒坑害瞭。

1848年,法國魯昂有個26歲的姑娘叫韋羅妮可,據說婚後因出軌情人,債臺高築,無法償還,於是服毒自盡。

1951年,一對夫婦在哥倫比亞的蘇克雷結婚。婚禮第二天,新郎把新娘趕回傢。於是,新娘的兄弟將新娘的疑似前男友殺瞭。

大仲馬受第一則新聞啟發,寫瞭《基度山伯爵》。

韋羅妮可丈夫的老師的兒子,即居斯塔夫·福樓拜,受第二則新聞啟發,寫瞭《包法利夫人》。

加西亞·馬爾克斯受第三則新聞啟發,寫瞭《一樁事先張揚的兇殺案》。

無論多麼荒誕離奇,還是多麼平淡如水的故事情節,早已被生活提前寫好瞭母題。

(野 亭摘自豆瓣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