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豪宅裡有雙窺探的眼:鳩占鵲巢怎容女主有喜

在江蘇省南京市一個高知傢庭做保姆的郭琴,女兒劉莎莎愛上男雇主,兩人發生關系,並不慎懷孕。原本丟臉的醜事,卻因為女雇主不孕而演變成瞭一紙“保密代孕”協議。隻要女兒能順利生下孩子,郭琴便名利雙收,搖身變嶽母。然而,一連串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瞭,她能如願以償嗎?

保姆之女愛上雇主,“代孕”擺平這場亂局

2019年4月的一天,劉莎莎害羞地告訴母親郭琴:“媽,我懷孕瞭,是王啟超的。”郭琴愣瞭三秒,抬手就給瞭女兒一巴掌,呵斥道:“你怎麼這麼賤?把我一張老臉丟盡瞭!”劉莎莎倔強地說:“我喜歡他有錯嗎?”郭琴瞬間崩潰……

時年45歲的郭琴是江蘇省昆山市人,是個單親媽媽。2016年,劉莎莎考入南京一所大學。為瞭供女兒讀書,郭琴離開昆山,到南京做保姆。雇主王啟超,36歲,經營一傢在線教育公司,妻子林雲燕在一傢留學培訓機構工作。第一次走進王啟超傢,郭琴就震驚瞭:240平方米的大平層,裝修得典雅華麗……那一刻,想到自己和女兒擠在一間二十幾平方米的小房子裡艱難度日的時光,她非常自卑。

初到王啟超傢,郭琴處處小心謹慎,生怕出錯。但雇主夫婦對她十分尊重,叫她“郭姐”。女主人林雲燕,還經常送她一些面膜等護膚品。

郭琴月薪6000元。剛開始,她真的覺得有錢人的生活就是天堂,但工作瞭一段時間後,她發現,其實他們也有自己的煩惱。有一段時間,王啟超和林雲燕經常吵架。一天,夫妻倆大吵後,男主人摔門而出,林雲燕嚎哭起來,郭琴安慰她。失控的林雲燕哭得更兇瞭,她拉著郭琴的手說:“郭姐,我也不把你當外人,這個日子真的過不下去瞭。”然後一五一十地說出瞭秘密——原來她不孕,雙方父母都很著急,特別是王啟超的母親,總找各種理由刁難她,為此夫妻關系越來越緊張。

郭琴擔心兩人會離婚,然後辭退她。2019年的春節前夕,林雲燕吵架後再次回瞭娘傢。剛好郭琴的合同也到期,她更慌瞭。讓她沒想到的是,臘月二十八,王啟超提出跟她續簽一年合同,並讓她春節留下,郭琴想到女兒放寒假沒地方待,於是小心翼翼地提出:“能不能把我女兒也接來一起過年?”王啟超爽快答應瞭。

21歲的劉莎莎一到王傢,就充滿好奇,將每間房都打量瞭個遍。剛好王啟超回傢,郭琴趕緊讓女兒回房間。王啟超卻攔住郭琴說:“這是莎莎吧,不要拘束,一起吃。”整個用餐期間,劉莎莎認真聽王啟超說話,不時發出咯咯的笑聲。當晚,劉莎莎摟著媽媽的脖子撒嬌道:“這個王啟超好帥呀,我以後也要找這樣的男友。”郭琴警告女兒:“在這個傢一言一行都要講規矩,聽到沒有?”女兒每次都點頭,但依舊我行我素。直到春節後,女兒回瞭學校,她懸著的心才放下瞭。

郭琴怎麼也沒想到,女兒回校遲遲沒來例假,去醫院一查,竟然懷孕瞭!女兒這才告訴她,過年期間,王啟超一次醉酒,半夜起來到客廳喝水,還在沙發上刷手機的莎莎主動上前關心。醉醺醺的他跟妻子分居瞭大半個月,一沖動和她發生瞭關系。

“這孩子肯定不能要!”郭琴說道。莎莎一聽就炸瞭:“我愛他,就想和他生個孩子!”女兒的倔強讓郭琴腦充血,她隻能硬著頭皮去找王啟超,沒想到王啟超一聽莎莎懷孕瞭,表情驚訝,卻認下瞭一切。看男雇主態度坦誠,郭琴掉下瞭眼淚:“明天我就帶莎莎去流掉孩子。她這麼年輕就要遭這罪,將來怎麼嫁人?”王啟超攔住瞭郭琴:“別!千萬別!這事我願意負責到底,您也知道我和林雲燕沒孩子,如果莎莎願意生下孩子,不管男女,我願意支付50萬元補償。而且,我和林雲燕的婚姻也維持不下去瞭,我離婚後,如果莎莎願意,我也可以跟她結婚,您看行嗎?”這是一個讓郭琴完全沒想到的方案。經過幾天的掙紮,郭琴最終同意瞭這個方案。莎莎得知王啟超會娶她,更高興壞瞭,當即摟著郭琴跳瞭起來

2019年4月,郭琴和王啟超簽署瞭一份保密協議:王啟超首付15萬,孩子出生再給餘款35萬。如果這件事泄密,協議作廢。出於自尊考慮,郭琴在協議中明確:整個孕期,王啟超都要和劉莎莎保持距離,直至明媒正娶那天。雙方同意後,各自在協議上簽下瞭名字。

意外胎停緊急再孕,為女籌謀富貴險中求

王啟超單獨給劉莎莎在隔壁小區租瞭一套公寓。劉莎莎辦理瞭休學,在公寓安心養胎。王啟超一次性給郭琴的賬戶打款15萬,此後每月1日,準時把2萬元的營養費打到郭琴的賬戶上。

劉莎莎在懷孕初期,孕吐嚴重,她給王啟超發短信:“我吃啥都吐,肯定是寶寶想爸爸瞭!”王啟超看完直接跟郭琴溝通:“我最近不回傢吃飯,您盡可能把時間安排出來照顧莎莎。”沒過幾天,王啟超又提回幾盒燕窩和蟲草,也一並交給郭琴,讓她給劉莎莎補身體。每個月的例行產檢,王啟超都表示去最好的醫院。郭琴能敏感地察覺到,王啟超對她比平時多瞭一份尊重。郭琴再也不擔心自己被辭退瞭。然而,就在她對未來充滿期待之時,一個意外打亂瞭節奏。

2019年4月末,王啟超去長沙出差一周。一天晚上,劉莎莎說突然肚子不舒服,郭琴緊張地帶女兒去醫院檢查。結果,B超顯示胎停瞭!莎莎癱倒在長廊的椅子上,大哭起來。郭琴也傻瞭眼。劉莎莎到傢後大哭大鬧。郭琴的心也碎瞭,胎兒沒瞭,意味著莎莎目前的生活就這樣結束瞭,別說女兒的補償款和婚姻,自己的工作也會沒有。愁眉苦臉的郭琴突然心生一計:這事如果不讓王啟超知道,想方設法讓女兒盡快再孕,不就扭轉乾坤瞭嗎?於是,她對女兒做瞭一個噓的手勢:“別哭瞭!這事誰也不準說,咱們偷偷再懷一個!”莎莎一聽眼睛一亮。當天下午,郭琴就帶著女兒去一傢小醫院做瞭流產。醫生交代說,流產後,一個月內不能同房,半年後再孕,否則對身體很不好。但是為瞭女兒的將來,郭琴顧不上那麼多瞭,她找老中醫開瞭幾服中藥,以最快的速度排幹凈瞭惡露。然後去藥店買回排卵試紙開始備孕,每天監測女兒的排卵期。

王啟超從長沙回到南京後問到胎兒的情況,郭琴說一切正常,暫時騙過瞭王啟超。

那段時間,林雲燕每次和王啟超復合,郭琴都很緊張,總怕兩人重歸於好。但不孕的矛盾在這個傢揮之不去,兩人還是時常在婆婆的挑唆下發生爭吵。一吵架,郭琴就借安慰之機,不動聲色地從中挑撥。兩人關系反反復復,越鬧越僵。這天,林雲燕再次和王啟超吵架後,回瞭娘傢。而郭琴也終於等來瞭女兒排卵的時機。

當晚,王啟超回傢,發現劉莎莎來瞭,他明顯有點吃驚。郭琴把王啟超拉到一邊解釋說,女兒最近情緒不好,說別的同學都在大學上課,她卻隻能躲在公寓偷偷養胎。所以,今天趁林雲燕不在,讓莎莎來吃個飯,調節一下心情,對寶寶也好。飯後,郭琴佯裝不放心劉莎莎回公寓,王啟超出於客氣做瞭挽留。深夜,王啟超突然覺得整個身體都熱乎乎的,怎麼也控制不住自己,而莎莎不知道何時睡在瞭他的邊上。他順勢就將莎莎摟進懷裡……他哪裡會想到,郭琴在他的飲料中做瞭手腳。

第二天一早,王啟超自覺失態,擔心自己的行為傷害到瞭莎莎肚子裡的孩子,提出要帶她去醫院檢查。郭琴趕緊攔住瞭說:“如果莎莎身體不舒服,我會帶她去醫院的。你出面也不方便。”郭琴句句在理,王啟超點點頭表示感謝。

郭琴和劉莎莎開始數著日子過,每天用懷孕試紙檢測。終於,她們看到瞭試紙顯示兩根紅線。母女倆看到瞭希望的曙光。

鳩占鵲巢怎容女主有喜,攀富保姆血染無辜

2019年9月,劉莎莎再孕三個月的時候,王啟超發現瞭端倪。劉莎莎的腹部始終沒有隆起。眼看著秘密保不住,郭琴把真相如實相告。王啟超聽完有點面露不悅,但是很快克制住瞭。臨走,他囑咐郭琴,這一胎一定要照顧好。郭琴連連點頭。

卸下瞭心理包袱的郭琴還沒有來得及開心,2019年10月初,女雇主林雲燕又回傢瞭!她的身後還跟著一群娘傢人,氣勢龐大。郭琴以為他們是來談離婚的,她藏起自己期待的心情,忙前忙後地給客人端茶倒水,一邊尖著耳朵聽著他們的談話。結果給瞭她當頭一棒。原來是雙方父母一起來說和的。林雲燕的母親端坐在沙發中間,不卑不亢,細數瞭這麼多年,女兒對王啟超的支持。顯然,林傢是不好惹的,林母的一番話,王啟超的母親暗自掂量瞭一下,然後當著親傢的面,坦言自己以前對林雲燕不滿意的原因就是因為她不能生育,她承諾以後不再介入小夫妻二人的生活。婆婆姿態放得這麼低,林母也很自然地給瞭臺階下,矛盾就這樣給化解瞭。

當晚,林雲燕很自然地留在瞭傢裡。郭琴慌瞭。這一夜,她的心七上八下。如果他們和好瞭,那麼自己女兒和王啟超的婚事不就成瞭空中樓閣?她想幹脆把女兒懷孕的事告訴林雲燕,但保密協議也寫明瞭,如果她說出去,一切承諾將不再兌現。她越想越心急,徹夜難眠。第二天一早,她趁林雲燕不在,特意找王啟超討要說法。王啟超很淡定地告訴她:暫時肯定是離不瞭婚的,孩子生下來,該給的費用他一分錢都不會少。並且暗示她:接受,就繼續在傢裡幹,直至她女兒生育。他也不想節外生枝。如果郭琴要鬧,就按協議辦。郭琴的態度立刻軟瞭下來。

然而,2019年11月27日,郭琴的願望再次破滅,林雲燕帶回來一個重磅消息,她去香港醫院移植瞭之前冷凍的胚胎,竟然懷孕瞭!王啟超開心極瞭,把妻子當女皇一樣照顧。郭琴知道,她手裡的王炸也失效瞭。

此時,懷孕6個月的劉莎莎已經肚大如籮,她發現王啟超很久沒有來看她瞭,於是整天嚷嚷著想見王啟超。郭琴隻好安撫女兒說:“等寶寶出生瞭,媽媽和王啟超就名正言順接你回傢坐月子。”劉莎莎的情緒漸漸平復下來。郭琴卻再次一夜無眠。

為瞭女兒的幸福,郭琴再次詢問王啟超的態度,王啟超表明瞭最終態度:“現在這個情況,我和林雲燕肯定不會離婚的。孩子生下來我還是要。孩子終身的撫養費都由我出。”郭琴不死心,追問:“那你老婆知道你外面還有個孩子,她能接受嗎?”“我會處理好。”王啟超語氣冷靜,不容改變。“你這樣不覺得對我女兒太殘忍瞭嗎?”郭琴眼睛紅瞭,語氣中帶著祈求。王啟超卻反懟說:“那你們瞞著我,讓劉莎莎再懷孕的事,是不是也是用的卑鄙手段呢?你沒資格說我,一切按我們當初的協議來。”郭琴啞口無言。她想到自己身為單身母親的不易,想到女兒生下這個孩子後,即將面對的長達幾十年的負累,她的心一沉:同樣是懷孕,為什麼林雲燕就是人生贏傢,女兒的未來卻如此悲哀!

第二天一早,郭琴發現有護士上門給林雲燕打針。一問才知道,原來林雲燕做的是試管,懷孕後,每天都要註射黃體酮保胎,要連續打整整3個月,稍微有點閃失就容易流產。郭琴聽完,眼前一亮!既然試管懷孕後保胎這麼難,那流產是不是也變得順理成章呢?

為瞭保住女兒的幸福,郭琴決定破釜沉舟,當天,郭琴就開始在淘寶上搜索打胎藥。經過對比篩選,2020年1月18日,她網購瞭一份,捏碎後,每天往林雲燕的保胎燕窩裡添加一點點。

2020年1月23日,林雲燕下體大出血,王啟超火速將妻子送入醫院搶救。由於林雲燕子宮天生有缺陷,失血量太大,搶救瞭近8個小時,仍然沒有保住生命。王啟超懷疑此事跟郭琴有關,隨即報警。

2020年1月24日,南京市鼓樓區警方在一間出租屋內將郭琴抓獲。郭琴隨即承認瞭自己的犯罪事實,被帶回公安局接受調查審訊,劉莎莎也因為驚嚇過度而流產。失去瞭妻子和孩子的王啟超對自己一紙荒誕協議造成的惡果悔恨不已,可一切都為時晚矣。

(因涉及隱私,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餘人物均為化名,所涉單位及相關信息做瞭技術性處理。)

[編後]保姆既是常見職業,也是敏感的職業,特別是置身富豪之傢的保姆,常常會被雇主傢眼花繚亂的生活弄得恍惚,欲望膨脹。在這種情況下,如何守住自己的初心和職業操守,對每個保姆來說都是考驗。而作為雇主,也要有邊界感,不要隨意把自己的隱私泄露給保姆。此案有警示意義。

編輯/李明潔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