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菜鳥律師抽絲剝繭:妹夫傢暴之死另有隱情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他明明沒有戴腳鐐,卻走得極為拖沓。這是羅律師第一次看見服刑的犯人走出瞭遛狗的步態。

積極認罪,事出蹊蹺

羅小菜,天津市一傢律所的律師助理。2017年9月8日,她帶著師父的命令,來會見當事人李光華。

和那些雙手不停顫抖拼命替自己喊冤的人不同,李光華的狀態有一種接受命運後的釋然,居然說:“在裡面的幾天挺好,白天打掃衛生,加瞭個菜,晚上還看瞭電視,一切都好,讓傢裡放心。”那口氣像是點評廉價度假村,帶瞭些許包容和自我寬慰,完全不像一個打算給自己討回公道的人。

來之前,羅小菜翻過他的案卷。2017年5月,李光華用鐵鍬、鋤頭等作案工具拍死瞭妹夫。由於有二次傷害的情形,所以,一審判處他故意殺人,有期徒刑6年。

聽完他的描述,羅小菜氣不打一處來,差點兒炸瞭毛,心想,要不是他老婆跪在律師事務所不肯走,主任才懶得接他的案子。看他不配合,羅小菜也無可奈何,離開瞭。

回到所裡,羅小菜噼裡啪啦地表達著對當事人的不滿。師父坐在老板椅裡,修長的手指敲著嘴唇,問她有沒有和一審律師交換過意見,羅小菜突然意識到自己忽略瞭最重要的事。

一審律師客氣地推掉瞭共同進餐的邀請,在電話裡打開瞭話匣子,說的都是李光華不配合和搶著認罪的情況,但前輩說得極其委婉,言下之意就是“自己不求生,神鬼難幫你”。

為瞭找到突破口,羅小菜再次翻開瞭卷宗,37歲的李光華,在濱海新區經營一傢生豬屠宰廠。由於多年的勤奮經營,生意十分火爆,是附近首屈一指的富戶。他為人低調,喜歡幫別人,街坊鄰居有個什麼事找他,他也總是倒貼錢還跑前跑後。出事之後,好多鄰居聯名請願,這本來就是良好的契機。可等到案件進行中,李光華根本不配合。

李光華老婆王春花的陳述顯示:2017年5月1日一大早,妹妹李光美和妹夫王建國的車子停在傢門口,兩人在車前拉扯,王春花快步上前打算去勸勸。王春花拉住王建國呵斥著,大意是,狂妄得不行,都打到娘傢來瞭。情緒激動的王建國非但沒有住手,還一把推開王春花,繼續對著李光美拳打腳踢,不知道是發瞭什麼瘋,嘴裡喊著“老子今天就是要送瞭你的命”,拽著李光美的頭直往車上撞。

這時,李光華揚著鐵鍁沖出來,朝著妹夫的後背“砰”地拍瞭下去。王建國吃痛回頭,人也順勢撲瞭過來,兩個人扭打在瞭一處,一直滾到瞭房前挖的水渠裡。王春花看見四仰八叉跌倒在地的李光美已陷入昏迷,以為她沒瞭呼吸,開始絕望地呼喊著丈夫的名字。李光華聞言,把鐵鍁的頭都拍飛瞭,打得妹夫沒有還手之力。

隨後,李光華從水渠裡爬上來,跌跌撞撞地往妹妹身邊跑,邊跑邊嚎。沒想到,王建國竟然歪歪斜斜地又站瞭起來。驚慌之中的李光華再次跑回院子,拿起一把鋤頭砸在瞭他的頭上,王建國腳下一滑,仰面跌倒,不動瞭。李光華抱起妹妹直奔醫院,回來再把妹夫送到醫院,但來不及瞭,人沒有救回來,而他的二次擊打對方,成瞭本案爭論的焦點,也成瞭一審定罪的依據。

讓人疑惑的是,案發之後,李光華沒有選擇自首,反而是收拾東西逃跑瞭,一天之後在火車站被抓。按理說,以他的性格和為人,是沒有理由東躲西藏的,況且是妹夫動手在先,故意傷害的意圖明顯,他不過是出手相救,屬於明顯的正當防衛。

裝瘋賣傻,傢屬營救

2017年9月20日,李光華的妻子找來瞭,她堅持讓律師去看看另一位受害者——李光美,羅小菜沒有拒絕,沒想到給自己挖瞭個坑。

當時的李光美已經傷愈出院瞭,在王春花傢寬敞的客廳裡,羅小菜第一次見到瞭李光美。她蜷縮在墻角,還戴瞭一頂黃色的安全帽,一雙手時不時地在空氣裡抓一下,嘴裡念念有詞。

王春花說:“自從她被打之後,狀態時好時壞,清醒的時候,會幫著幹活,但大部分的時候都自言自語。”突然,她拽著羅小菜的袖子問:“要是把人帶到法官那裡,能給李光華求情嗎?”羅小菜心裡有點疑惑,因為太多當事人會在出事之後,裝瘋賣傻為自己開罪。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李光華的案子沒那麼簡單,甚至,有點兒蹊蹺。

突然,王春花一個箭步沖到李光美的身旁,拉開她的袖子和褲管,招呼羅小菜過去看:“你看看,都是那個畜生打的。”隻見她細瘦的胳膊上竟然佈滿瞭大大小小的傷痕。據王春花說,李光美自從嫁給瞭王建國之後,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動不動就被打。

為瞭傢暴的事情,李光華為此找瞭街道,居委會的人也去調解瞭,王建國一般會好個兩天,但過不瞭幾天就還會動手,這樣,反反復復好幾年。

羅小菜問為什麼不離婚時,李光美突然直著眼睛,嘴裡念叨著:“殺,殺。”然後捂著嘴蹦著跳著出門瞭,嘴裡還是那句:“殺,殺瞭他全傢。”

直到這時,羅小菜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李光美認知失調瞭。

李光華不肯配合,李光美又瘋瞭,案子沒有進展,這幾乎就是一個死局,案子不復雜,卻撲朔迷離。對著厚厚的材料枯坐瞭一天,羅小菜做出瞭一個決定,請假!這是她面對困難一貫的做法:逃避!師父大概是看出瞭她的畏難情緒,白瞭她一眼,丟給她一句:“你先休息幾天,等調整好瞭再來。”

可回傢的幾天,羅小菜並沒有預想中的一身輕松,更多的是發呆和失眠,李光華認命的眼神、李光美瘋癲的模樣,總讓她感覺事情有些蹊蹺,最後發現自己跟魔怔瞭一般,鬼使神差地奔去事務所瞭。

一進門,她就被辦公室的情形驚呆瞭,一樓大廳會議室裡,坐滿瞭大佬。從來不在律師事務所出現的律師們聚在一起,投影儀器上正放著李光華的案件信息。

羅小菜趕緊灰溜溜貓進去找瞭個角落坐下來,一旁的同事告訴她,已經安排給李光美做精神鑒定瞭,正在等結果。

原來,在羅小菜缺席的幾天裡,她的師父整理瞭大量的材料,走訪瞭居委會,走訪瞭王建國的傢,得到瞭重大的線索,從婆婆口中知道瞭李光美夫妻不和的秘密,為案件找到瞭突破口。

據說,當年結婚的時候,李傢豐厚的彩禮,也讓王傢賺足瞭面子,本來以為是一段好姻緣。沒想到新婚之夜,王建國就暴打瞭妻子,因為他發現李光美居然不是處女,為此大為光火,覺得李傢是有意欺騙他,從此,夫妻失和。

投影儀上一張一張觸目驚心的照片,都是李光美這些年來被毆打後拍下的,其中包括鼻梁骨折,眉骨骨折,鎖骨骨折,身上被煙頭燙得傷痕累累。看著那些照片,所有人都唏噓不已。

但這也引起瞭大傢進一步的質疑,如果,李光美長期遭受虐待,那麼,李光華確實有可能是因為害怕王建國傷害自己妹妹,才進行瞭二次擊打,具備構成正當防衛的所有要件,這明顯對他很有利,但為什麼他不在一審中如實描述呢?同時,也有律師提出質疑,如果李光美常年遭受虐待,那有沒有可能和哥哥一起做局殺害王建國呢?

很快,李光美的精神鑒定出來瞭,她並沒有精神病。這讓整個律所都驚呆瞭!

有著多年辯護經驗的師父說,這種情況隻可能是隱瞞事實、規避調查,應該案中有案,那到底是什麼案子,讓李光華寧可坐牢都不松口呢?

師父讓羅小菜拿著李光美的鑒定材料去找獄中的李光華,破釜沉舟地炸出事情真相。羅小菜將所有的事實擺在他面前,並告訴他,他妻子打算等他,並且打算變賣所有的財產救他。

眼看著他高大的身體,微微晃動,雙手捂住臉,無聲的哭泣,羅小菜默默祈禱真相的降臨。可惜,到最後,他還是忍住瞭。

羅小菜向師父匯報情況的時候不解地問:“為什麼不去問王春花呢?”師父回答得十分肯定:“她救人心切,如果知道,早就說瞭。”並要求羅小菜,繼續追問,撬開他的嘴巴。

兩天後,羅小菜又去瞭一次監獄,明確告訴他:“李光美案發後裝瘋賣傻,企圖逃避偵查,由於當時沒有任何的監控,我們懷疑極有可能是她誤殺瞭王建國,而你在替她頂罪。如果你再不配合律師的話,我們會申請重新調查案件。”沒想到,話剛說完,李光華就爆發瞭,喊聲震天。沉默半晌,終於講出瞭事實真相。

極力隱瞞,案中有案

原來,李光華兄妹二人並非是本地人,而是從外地遷徙而來。年輕時的李光華是個小混混,在一次打架鬥毆中誤傷瞭同村的惡霸張兵,對方劫住瞭他的妹妹,把她強暴瞭,李光華將那個惡霸一頓暴打後,當晚就帶著妹妹逃離瞭傢鄉。後來,他們聽說被他打傷的惡霸暴斃瞭,從此,再也不敢回傢。

身背命案的李光華,開始老實做人,踏實做事,經過多年的打拼,終於有瞭後來的成就。

2014年,李光美和王建國結婚,對方發現瞭她不是處女之後,不斷毆打她。心中有愧的李光華決定對妹夫做出補償,沒想到對方似乎嘗到瞭甜頭,下手開始變得更兇狠,甚至在李光美懷孕的時候都動手打她。

後來有一次,喝酒的時候,李光華借著酒勁和妹夫說自己殺過人,目的其實是嚇唬對方,沒想到被拿到把柄,不僅打得更多,還多次敲詐。

李光華和妹妹商量過,要不然離婚,但王建國威脅,如果敢離婚就去告他哥哥殺人,而且還要殺瞭他們全傢。

從此,李光華成瞭王建國的搖錢樹,妹妹就是他的出氣筒。當時他們也想過離開,可是生意越做越好,甚至盤下瞭冷庫。他們在難得的富貴面前懦弱瞭,一拖就是好幾年,最終釀成瞭大禍。

講述到最後,李光華哭著說,當初一審判他6年,他心滿意足,甚至難掩心中激動,他覺得自己能逃過這一劫,不用被判死刑瞭。他求羅小菜千萬別牽扯他妹妹:“她一輩子夠苦瞭。”說完,他站起來給她深深鞠瞭一躬,直到被管教帶走。

沒想到真相來得猝不及防,看來真的是案中案。

2020年6月27日,在羅小菜的陪同下,王春花帶著李光美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主動坦白當年哥哥打死人,她和哥哥為瞭逃脫法律懲罰遠走他鄉的經過。如果真如李光華所說,當年他沖動之下殺瞭人,恐怕還需要重新立案,而且絕對不會是有期徒刑6年那麼簡單。

就在大傢焦急等待的時候,警方居然傳來瞭好消息。經過網上比對,警方發現犯罪嫌疑人張兵並沒有死,而是一直四處躲藏打工,也難怪這麼多年李光華兄妹根本沒有被通緝。張兵被抓後,主動交代瞭罪行。原來,他被李光華暴打之後,差點丟掉性命,緩過一口氣來,他意識到李光華確實是個狠角色,也害怕李光華一怒之下報強奸案,幹脆詐死後南下打工。

沒想到,壓在李光華兄妹心頭的秘密居然是個烏龍事件!很快,二審開庭瞭,庭審非常順利。

律師稱,在王建國的行為因具有危險性而屬於“行兇”的前提下,李光華采取防衛行為致其死亡,依法不屬於故意殺人,不負刑事責任,請求二審法官認定其行為系正當防衛,依法撤銷案件。

讓人沒想到的是,李光華在庭審中極其配合,他為自己大聲鳴冤,說考慮到當時妹妹被打傷,自己才二次出手擊打王建國的。而且,事後返回將其送醫院,主觀上根本沒有置他於死地的願望,求法官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

經過合議庭短暫的商議之後,最終,法官宣判,李光華故意殺人罪不成立,他的行為系正當防衛,撤銷立案,當庭釋放。

坐在旁聽席上的王春花和李光美相擁而泣,相互攙扶著走過來和李光華抱作一團,哭得撕心裂肺。羅小菜長長吐出一口濁氣,心有餘悸,差點因為懦弱讓一個無辜的人白白坐牢。

出瞭法院,連日的陰雨停瞭,日頭鉆出雲層,有點晃眼,師父的聲音從背後傳過來:“萬事,莫逃避,直面它,才能擊碎它。”

是啊,這世界上哪有什麼難事兒,無非都是心魔作祟。

律師羅小菜,辦起案來可不菜。

編輯/徐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