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場天花板止於司機:“工具人”表弟憤怒舉刀

2018年10月6日14時左右,天津市濱海新區大港街道發生一起惡性事件。一名駕駛奔馳車的男子被一輛別克轎車逼停後,手持一把長長的剔骨刀下車,朝對方的胸腹部、面部等部位捅刺二十餘刀……持刀者孫恒為天津建發公司司機,被害人是他的表姐夫楊管仲。在大傢眼裡,孫恒忠誠於公司和傢庭。他們為何拔刀相向?

人生總有捷徑,傢族企業覓良枝

2012年8月的一天,孫恒和女友梁晶晶爆發瞭相戀以來最激烈的爭吵。梁晶晶質問著孫恒:“你放棄正經對口的工作不簽,去表姐的公司為什麼不跟我商量一下?”梁晶晶氣得發抖,孫恒嘟噥瞭一句:“你懂什麼!”

孫恒1990年出生於天津。父母是當地車輛廠的下崗工人。他在天津工業大學學的工業設計專業。女友梁晶晶是他低三屆的學妹。

2012年7月畢業季,孫恒好不容易被一傢電子器材公司簽瞭下來,雖然月薪隻有4000元,但孫恒很高興。當天晚上,他和女友去吃瞭一頓自助海鮮大餐,開心慶祝。其間,他接到表姐薑婷打來的電話。表姐比他大六歲,大學畢業後就和丈夫楊管仲從事建築行業,從最開始帶幾輛渣土車,逐漸發展成瞭天津規模較大的建築公司。表姐聽說孫恒畢業,建議去她的公司。孫恒喜出望外,他覺得對於職場小白來說,關系大於一切。於是,他二話沒說就答應下來。

第二天,孫恒按照約定準時來到表姐位於天津市濱海新區的公司。孫恒問表姐:“你看我適合哪個崗位?”表姐撲哧一笑說:“你的職位我早就安排好瞭,先給你表姐夫做司機。工資8000元,比工程部那些做設計的人高多瞭。”8000元工資確實不少,可表姐卻給他安排這麼個沒一點技術含量的事情,孫恒的心沉瞭下來。表姐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思,跟他解釋說:“司機可是個核心位置,代表老板身邊最親近的人。一般人我們也不會用。另外,你姐夫楊管仲和各種人打交道,姐姐也有點不放心。你懂的。”孫恒心領神會,表姐這是對他委以重任。

中午,表姐夫楊管仲為他接風,身價千萬的楊管仲話不多,讓孫恒感受到不怒而威的氣勢。飯後,他們把他帶到瞭地下車庫,他看到一輛保時捷卡宴。

此後的工作中,孫恒吃苦耐勞,從不抱怨。有一次,表姐夫在一個合作夥伴公司開會,開到凌晨三點多,孫恒硬是坐在車裡等著,半步也不敢挪開。表姐夫楊管仲說:“你其實可以在車裡休息一下的,不用這麼緊張。”孫恒解釋說:“我這人睡得比較死,怕沒接到您的電話,誤瞭事。”楊管仲笑著誇獎他,說:“好好幹。”一次,表姐和表姐夫一起去山東出差,雖然傢裡有保姆,但表姐不放心,叮囑他每天接送外甥,順便輔導他寫作業。外甥小橙子特別淘氣,寫完作業,非要在他臉上用彩色水筆畫一個大大的西瓜。然後偷偷拿保姆的手機拍照,發到瞭保姆的朋友圈,結果瞬間朋友圈100多個點贊。表姐薑婷看到後,打電話來大笑此事,孫恒才知道,他趕緊要保姆刪掉瞭朋友圈。

事後,孫恒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但他又安慰自己,做司機是他的權宜之計,等能力得到瞭認可,一定能在公司得到更好的發展機會。

守得雲開不見月明,六年蟄伏幾多辛酸

表姐薑婷在錢的問題上,確實也沒有虧待過孫恒。2015年,孫恒的工資已經漲到瞭10000元一個月。他每天跟著表姐夫出入各種商務場所,吃穿用度都跟著上瞭檔次。特別是姐夫楊管仲各種重要的商務會談也帶他參加,一些特別重要的私密信息,也從不避開他。

公司同事漸漸知道瞭孫恒和老總的關系,也覺得他即將得到重用和提拔,開始討好他。

2015年6月,公司在江蘇省常熟市有一塊小業務,楊管仲親自帶著孫恒到那邊去主持工作,這對孫恒來說也是第一次進工地實踐。他陪著表姐夫沒日沒夜撲在工地上,從渣土車的調度到工程的核算,事無巨細。特別是在一次商業談判中,他主動寫出瞭一份特別優秀的計劃書,為公司節約瞭近50萬的成本,得到公司肯定。楊管仲覺得孫恒有功,獎勵瞭3萬元獎金。讓孫恒更開心的是,從常熟回到天津後,女友梁晶晶也一改曾經的態度,甚至抱在他的脖子上說:“當初是我太幼稚,這個社會,如果沒有一點背景,光靠自己,想混出一點樣子,實在是太難瞭。”孫恒感動得要哭瞭。他給女友表態說:“你馬上就要畢業瞭,到時我給我姐說下,給你安排一個主管的位置。”此後,他多次借機和表姐說瞭一下女友的情況,希望女友畢業能被安排進公司。薑婷豪氣地說:“這算什麼事呀!一切都會有的。”

2015年7月,梁晶晶畢業,孫恒知道辦公室主管剛剛離職,正好可以安排女友進來。卻不想,薑婷隻給梁晶晶留瞭一個辦公室文員的工作,而把主管的位置給瞭另外一名剛招聘進來的員工。他找到表姐薑婷問原因。表姐薑婷給他解釋說,新進的員工是工程公司主管部門的一個領導的侄女。這麼特殊敏感的業務關系,他們也沒有辦法。孫恒心裡很不是滋味,不論他怎麼給梁晶晶解釋,女友都不理解。最終,梁晶晶負氣簽下瞭北京的一傢企業,離開瞭天津。

異地戀沒多久,女友便提出瞭分手,並迅速地和一個北京男孩戀愛瞭。往日的甜蜜如過往雲煙,孫恒一蹶不振。第一次他開始懷疑表姐和表姐夫是否真心對他,是否設身處地考慮過他的情感和未來。難道在他們眼裡,他真的隻是一個稱職的親戚司機?孫恒有點消極,表姐發現他的情緒不對,安撫中帶著批評說:“作為一個男人,這麼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以後如何幹大事業?”

痛失愛情的孫恒,更想從事業上得到彌補。2015年年底,公司在城郊拿下一個工程的總包。在公司待瞭這麼長時間,孫恒非常清楚做工程的門道。他跟表姐夫提出,自己籌集一部分資金,分包土方工程。為瞭籌集資金,他提前和父母商量,將傢中房子抵押給銀行,可以籌集100萬元啟動金。但表姐夫和表姐一口就拒絕瞭,還說:“商業上的利害關系,我們一下和你說不清。”這有什麼說不清呢?他不再是一個傻小白!孫恒私下瞭解到,公司為瞭和當地一傢建築公司拉好關系,將這個賺錢的機會拱手讓給瞭對方。孫恒心緒難平。

轉眼到瞭2016年五一,同學聚會。一個叫薑浩銘的同學承包瞭全部費用。薑浩銘是孫恒大學最鐵的哥們。薑浩銘開瞭一傢設計公司,他將孫恒拉到一邊說:“兄弟,你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幹,給你20%的股份,要不瞭半年,天津的樓盤,你想買哪就買哪!” 看著身邊幾個大學同學經過自己的打拼和歷練,事業上都紛紛進入瞭良性發展通道,可他依然是個司機,孫恒心裡也急。雖然到表姐公司來瞭快四年,人前人模狗樣,但離自己的目標還很遠。要改變命運,還得靠自己!當晚,他和薑浩銘一拍即合。

得知孫恒要和大學同學一起創業,表姐苦口婆心勸他留在公司,說公司這些年在經濟上也沒有虧待他,雖然不能大富大貴,但起碼這份收入比上不足比下有餘。表姐夫楊管仲也在一旁插話:“我們也知道你心裡怎麼想。江湖險惡,誰會無緣無故送別人20%的股份?你還要磨練磨練,等以後機會成熟,給你投資開一傢公司。咱們又不差這點錢。”第二天,表姐就把傢裡一輛奔馳的車鑰匙交給瞭他,意味深長地對他說:“在自傢的公司,不管怎樣,都不會虧。出去瞭也就是腥風血雨,沒有回頭路可以走的。”

表姐和表姐夫的軟硬兼施,讓孫恒沒瞭主意。他開著表姐派的奔馳,在馬路上茫然地轉瞭幾圈,覺得他們說得也有道理,創業談何容易?前面也付出瞭這麼多,現在出去冒險確實不劃算。

孫恒最終放棄瞭和薑浩銘合作的機會,繼續在公司待瞭下來。

職場天花板止於司機,“工具人”表弟憤怒舉刀

2016年年底,表姐夫有意去美國考察,國內的公司要找人合作代管,他意味深長地對孫恒說:“這幾年你在公司所做的,我和你姐都看在眼裡的。”那一刻,孫恒覺得此前都誤會瞭表姐夫一傢,關鍵時刻,其實他們都為他考慮瞭的。

那段時間,孫恒表現更積極瞭。珠海的工程不能沒人盯,他主動放棄回傢過年,連在老傢生病住院的母親都來不及回傢看一眼。

2017年開年,楊管仲正式決定去美國開發新業務,薑婷不放心,決定和丈夫一起去美國。他們夫妻給孫恒開出瞭一個極其誘惑的方案:先讓孫恒接管公司一年,每月給他2萬元的管理工資,如果在孫恒代管期間,國內公司利潤和美國公司徹底脫鉤,國內利潤比往年增長的部分,將會作為孫恒的股份;等美國公司正式成立以後,就簽署合作協議,讓孫恒帶著這筆錢以合作者的身份進行公司利潤分成。孫恒欣喜若狂,表示願意接管公司。

2017年3月,楊管仲和薑婷赴美。孫恒正式成瞭公司負責人。孫恒為瞭實現利潤增長,一絲一毫不敢放松,迅速擴張業務,年底公司利潤竟然比往年增長瞭300萬元。2018年2月,公司同步開瞭6個工地,發展逐步進入穩定增長期,表姐一傢大呼將來把公司交給他,一萬個放心。孫恒隻等3月份一到,公司跟他簽署合作協議。孫恒新招瞭一名前臺,名叫張新蕾,長相甜美。他很快俘獲瞭她的芳心,並將女友帶回傢給母親看。看到兒子事業感情雙豐收,母親很欣慰。

然而,令孫恒萬萬沒有想到的是,2018年3月底,楊管仲在美國不但沒有賺錢,賬面還虧空瞭500萬元。夫妻倆打電話給孫恒說,他們決定回國,並且計劃用國內公司利潤去填平美國公司的賬目。孫恒一聽,腦袋一炸。他當即強烈反對,說這錢不能動!楊管仲口氣強硬地說:“我自己公司的錢,我想怎麼動就怎麼動。”直接掛瞭電話。

當晚,孫恒越想越不對勁。國內業務目前運營良好,同步開工的6個工地都需要充足的資金來墊資,這筆錢一旦被挪走,工程進展受阻,會嚴重影響公司發展。到時候公司都沒瞭,還談什麼合作?談什麼利潤分成?孫恒決定不再相信表姐一傢人瞭。

2018年3月開始,孫恒以工程為名,陸續將300萬元工程款轉移到自己的荷包。5月份,楊管仲回國,發現公司財務有異常,讓孫恒把錢還回來,可孫恒理直氣壯地表示:“當初你們承諾過,這300萬利潤歸我所得,沒有我也沒有這筆錢。”楊管仲說:“什麼承諾?這明明就是公司賬目上的錢!”孫恒這才意識到,當初的承諾都是口頭的,根本沒有白紙黑字。他看到表姐夫的態度,打定主意,死都不會拿出這筆錢來。

薑婷看在親戚的面子上,也不願意撕破臉,她多次找孫恒溝通,可是孫恒態度堅決,孫恒的母親也述說薑婷這是欺負表弟!眼看著公司資金鏈斷裂,楊管仲找外面的要債公司上門討要。結果,孫恒被討債公司的人多次毆打。楊管仲還找人把他侵吞公司300萬的事寫成材料,在孫恒母親所在的小區見人就發,孫恒母親因為這事再次腦梗入院,孫恒的女朋友也向他提出瞭分手。

2018年10月6日14時左右,楊管仲駕駛一輛別克轎車與孫恒駕駛的奔馳轎車在迎賓超市附近相遇,楊管仲超車後別停瞭孫恒駕駛的車輛。那段時間,孫恒經常被表姐夫找來的混混騷擾,為瞭防身,他在車裡常備瞭一把鋒利的剔骨刀,他順手拿出刀下車。二人迎面相向,孫恒拿刀朝楊管仲的胸腹部、面部等部位捅刺二十餘刀……經群眾報警,孫恒被公安機關當場抓獲。經鑒定,楊管仲重傷失血過多死亡。

2019年1月9日,經天津市濱海新區大港人民檢察院批準,天津市濱海新區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對孫恒執行逮捕。2020年2月,孫恒被終審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孫恒在接受審訊時表示,這麼多年來表姐一傢無論做什麼,本質上都是幫助他們自己,他隻是一個陪襯,一個工具人。他心中積壓的憤怒不滿無法表達,才導致自己的失控。表姐薑婷悲痛欲絕,她直到最後還不明白,為什麼身邊最忠誠的孫恒會成為摧毀她傢庭的劊子手,可是一切都為時晚矣!

(本文除罪犯外,其餘人物均為化名。)

[編後] 人生無捷徑,表弟願意做一個職場工具人的潛意識,還是想通過攀附去最快地獲得名利。可是,當他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時,往往最終隻能收獲失望。其實職場存在無限可能,大可以另辟蹊徑。而他卻因不甘心而偏狹地報復,最終毀滅瞭自己。而作為表姐,在利用自傢親戚的同時,也要尊重親戚的職業自尊心,不要一味索取,釀成悲劇。

編輯/李明潔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