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容院裡求助“大師”維情:女白領入局伏線千裡

2020年12月24日,平安夜。重慶一傢美容院發生一起惡性傷人事件,大客戶馮嘉怡用花瓶擊殺美容院高級技師何子春,並致其死亡。

據悉,馮嘉怡在此美容院消費多年,何子春一直是她的專屬美容師,兩人關系親密。那麼,她們為什麼反目成仇,這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隨著重慶警方深入調查,一起令人唏噓的案件浮出瞭水面——

中年情感危機,豪擲20萬強撐幸福人設

2019年3月17日,馮嘉怡做完背部、面部提升和胸部護理,感覺一身輕松。美容院技師何子春實時地將一面鏡子推到她的面前,殷勤地對她說:“姐,臉上的黃褐斑是不是一點都沒瞭?”馮嘉怡打量著鏡中自己光潔的皮膚,露出瞭笑容。

時年39歲的馮嘉怡,重慶人,1980年生,畢業於西南民族大學,後在重慶一傢咨詢公司任高級主管,年收入30多萬。2005年國慶,她和劉義強喜結連理。劉義強比她大五歲,有一傢印刷公司,身價千萬。2007年女兒妍妍出生,後來女兒上瞭寄宿學校,根本不用小兩口操任何心,日子過得十分平順。

然而,再完美的女人也經不住時間這把殺豬刀的宰割。轉眼馮嘉怡年近四十,因為2018年得過蕁麻疹,不得已用瞭激素治療,體重多瞭20斤,臉上有瞭大片大片的黃褐斑。為瞭恢復昔日容顏,馮嘉怡開始大把往美容院砸錢,但是收效緩慢。漸漸地,馮嘉怡感覺到她和丈夫的感情失去瞭往日的甜蜜。劉義強還經常以累為由逃避夫妻生活。

2019年2月的一天,她和丈夫因為女兒妍妍的成績吵瞭起來。馮嘉怡都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歇斯底裡地爆發瞭。這一次,劉義強的聲音也高瞭八度,他說:“女人過瞭四十豆腐渣,能不能不要鬧瞭。”轉身摔門而去。那一刻,丈夫嫌棄的語氣如針尖紮在她的心上。這之後,馮嘉怡更加懷疑丈夫有外遇,但是這種懷疑又無處可訴,她可不願意那些塑料花朋友看她的笑話,於是,馮嘉怡偷偷地找瞭私傢偵探,但偵探要求給半年時間盯梢,她砸瞭5萬,一無所獲。

有一天,丈夫又晚歸,心中空蕩蕩的馮嘉怡來到小區外常做美容的這傢美容院,在這裡做完美容後,她的專職美容師何子春又討好地問她:“姐姐,姐姐,告訴你一個好消息,要不要辦一張巨劃算的年卡。我們店周年慶,年卡2萬元可以享受100次的肩頸、50次的艾灸,還有100次的頭療……區區2萬元就能有這麼多的服務,最適合您這樣的成功人士。”馮嘉怡想都沒想就辦瞭一張年卡。

就這樣,每次丈夫晚歸時,馮嘉怡便會跑進美容院待幾個小時。這個叫何子春的技師手法很好,一張小嘴專挑馮嘉怡愛聽的話說,讓馮嘉怡十分受用。何子春是成都人,隻有21歲,從一傢技術學校畢業,2016年來重慶打工。時間一長,馮嘉怡特別信任何子春。有時候,何子春建議她增加一些項目的維護,她也一口答應,從不拒絕。不管多貴的減肥養生食物,隻要何子春推薦,馮嘉怡都買單。

也許是太過鬱悶,又不想找親戚朋友訴說,馮嘉怡開始把自己的工作、傢庭等話題講給何子春聽。何子春每次都很認真地附和。漸漸地,馮嘉怡有什麼也不避開她說。有一次,何子春給她做面部護理,她敷著面膜。私傢偵探打來電話匯報事情的進展,何子春幫她接通瞭電話,一邊給她按頭一邊安靜地聽著他們對話。馮嘉怡掛瞭電話沒揭面膜眼淚就流淌個沒完。何子春邊開導邊陪著馮嘉怡哭。這下,馮嘉怡詫異瞭,問她:“你怎麼瞭?”何子春告訴馮嘉怡:美容院改革,讓每個技師都擁有美容院的股份。成瞭美容院小股東,每月也要完成5萬的銷售額,可是這個月爸爸要住院,她實在找不到大客戶。馮嘉怡一聽,立刻雙手一揮,又辦瞭臀療、三線淋巴、腎保3個套盒,共計18000元,何子春對她感激涕零,連連稱謝。

何子春很會拿捏推銷的分寸。在馮嘉怡看來,她每次的推銷首先都為自己實心實意在考慮,不是那種唯利是圖讓人反感的推銷。馮嘉怡在她的建議下做瞭線雕等微整形,雖然花費不菲,但是感覺真的重拾瞭青春。然而,讓馮嘉怡沮喪的是,雖然做瞭這麼多的努力,丈夫劉義強對她還是視而不見,依然過著早出晚歸的生活,夫妻關系依舊疏離。

私傢偵探起底,求助大師佈陣婚姻維情

馮嘉怡和劉義強陷入瞭長久的冷戰中。不久,馮嘉怡請的私傢偵探拿到瞭劉義強出軌的實錘。照片上有丈夫和一個年輕女孩擁抱、牽手等各種曖昧鏡頭。她立刻打電話叫回丈夫當面質問。“你整天疑神疑鬼!”起初,劉義強很強硬,當馮嘉怡把照片丟到他面前時,劉義強不得不交代瞭:原來照片中的女生是他一個客戶公司的業務員,名叫小青,江蘇省鹽城市人,25歲左右。劉義強去成都對接業務時,小青被他成熟的中年男魅力徹底折服。於是,她毅然辭瞭職,瞞著劉義強到瞭重慶。劉義強被她的追求一下擊倒瞭,兩個人逾越瞭男女界限。

馮嘉怡一開始要離婚,讓劉義強凈身出戶,可是這個時候,寄宿學校的女兒回來瞭,夫妻倆停止瞭吵架,都去關心剛上初一的女兒的學習去瞭。馮嘉怡望著女兒甜甜的笑容和對爸爸媽媽的依戀,心如刀絞。如果離婚,女兒將面臨傢庭的解體,這對她的成長不利,再想到年邁父母的眼淚……也許是看到瞭馮嘉怡的態度有些松動,劉義強口氣也軟瞭一點:“你看你這脾氣,我就是有不對,你得讓我喘口氣,別把我往外推!”馮嘉怡決定原諒他一次。她開出瞭婚姻持續的條件:“我可以給你時間,隻要你盡快處理好這段感情。”劉義強給馮嘉怡保證,一定會斷的,希望她能給他一點時間。劉義強有一段時間按時回瞭傢,之後又開始各種理由晚歸。

好面子的女強人不能回父母傢,不願意和朋友傾訴,負面情緒爆棚的她隻能在周末和晚上去美容院放松。何子春就給她支招,說:“我們美容院有個非常牛的鎮店之寶,曾大師,他看面相算八字,給人排憂解難很厲害,要不要我引薦?”

馮嘉怡立馬同意見見大師。據何子春介紹,曾大師49歲,重慶人,在洪崖洞有一個占卜工作室。他研究命理和美容關系,在當地聲名赫赫。何子春引路,三個人在上清寺的一傢茶樓見面。

曾大師氣宇軒昂,風度翩翩。曾大師細細打量著馮嘉怡,摸骨相面後,他神情嚴峻地看著她。馮嘉怡開始心中有點好笑,自己多年人力資源,什麼大師騙子沒有見過?但很快馮嘉怡呆住瞭,曾大師給馮嘉怡和丈夫排八字以後,稱她的丈夫劉義強去年定是惹上桃花,並且越講越具體,稱劉義強和一個藝術院校的畢業生好上瞭,他們在一起已有半年之久。這情況跟馮嘉怡托私傢偵探瞭解到的一模一樣。

馮嘉怡連問三個“怎麼辦”,曾大師毋庸置疑地說:“相見有緣,我肯定要出手相助。”曾大師在一個碩大的黑板上畫著八卦圖,說卦相不妙:首先,馮嘉怡五行缺土,要做補土的背部花期套盒;其次,提升面目輪廓改眉毛,提升婚姻緣;第三,大師給她開壇佈陣分離小三。三項費用大概要花20萬,其中12萬是在美容院做她的內在修煉,大師開壇佈陣8萬。何子春也在一旁配合著推卡:“馮姐姐,你20萬就能保證丈夫和小三分手,而且這其中12萬還可以當美容院的儲值卡,以後多少年都可以調養身心。這等於沒什麼投入!”

馮嘉怡半信半疑,腦子一熱一口答應瞭。但20萬不是個小數字,她提出分期付款,先給瞭15萬塊錢,說如果在大師的幫助下,能阻止丈夫和小三來往,丈夫回歸傢庭瞭,她就把剩餘5萬元付清。曾大師同意瞭。

第二天馮嘉怡按協議將15萬按比例打到瞭美容院和曾大師的賬戶上,然後就迫不及待催曾大師趕快行動。

女白領入局遭性侵,憤怒討說法倒下金牌技師

在曾大師的美容命理指導下,馮嘉怡做瞭胸部背部套盒,也做瞭微整形。馮嘉怡覺得自己不再那麼無助,至少心態上有瞭倚仗。

2020年10月的一天,馮嘉怡欣喜地接到曾大師的電話,大師請她去做開壇佈陣的前期課程。馮嘉怡來到曾大師的靈修工作室。曾大師提出,施法之前要給她來個“私人空間360度凈化”,並要求她躺到房間的一張床上。當然,她不明白這個360度凈化是什麼意思就躺到瞭那張床上。曾大師在邊上念念有詞,讓她閉上眼睛冥想。彼時室內熏香彌漫,馮嘉怡的意識也漸漸迷糊……一個多小時後,她才醒過來,看著自己一絲不掛,她才知道發生瞭什麼。曾大師在邊上也毫無愧疚,竟然很嚴肅地說:“我已經幫你打通瞭第一關,到第三關時一切困難也就迎刃而解瞭。”這是個什麼陣法?這不是迷奸嗎?馮嘉怡落荒而逃。

那幾天,馮嘉怡完全失瞭神。一周後的一個晚上,她又接到曾大師的電話,讓她立馬去工作室做第二課。馮嘉怡想和他預約明天,但一段她和曾大師的小視頻發到瞭她的手機上。她沒有想到,難堪的那一幕竟然被拍下瞭……馮嘉怡趕到曾大師工作室,哀求道:“我願意出20萬買下視頻。”大師不僅沒有同意,其間還多次脅迫她發生關系,而且還說5萬元餘款也必須盡快結清,否則“有她好看”。

焦頭爛額的馮嘉怡來到美容院把實情倒給瞭何子春。何子春也很驚訝,一邊痛罵曾大師,一邊安慰馮嘉怡說:“我一定幫你交涉,把這事解決好。”

然而,何子春和曾大師的交涉一直沒有進展,2020年12月24日下午,馮嘉怡還是決定去找何子春,當面瞭解一下近況。在美容院,馮嘉怡出入自由,她直接向何子春常在的那間休息室走去,突然聽到何子春和曾大師的爭吵,何子春說:“你也真是貪心,美容院和你五五開,你還不夠,還要敲詐。如果她報警瞭,我們都吃不瞭兜著走!”馮嘉怡一聽簡直氣炸瞭。

原來,何子春和曾大師是一夥的!她不顧一切沖進去破口大罵。曾大師見勢不妙,跑出瞭房間。馮嘉怡拉著何子春的長發,將她的頭往墻上撞:“你把錢全部還給我,把我的視頻拿回來!”

此時的何子春也好像變瞭個人,對馮嘉怡也是句句帶毒:“我們收瞭錢,也給你正常提供瞭服務,曾大師收瞭錢也給你算命瞭,我可沒讓你去和他睡覺。如果你非要我還錢,我就把視頻發到網上,讓大傢評評理!”

也正是這句話徹底激怒瞭馮嘉怡。她歇斯底裡地又撲向何子春,將她死死地頂在墻上。她用巴掌扇著她的嘴,何子春也伸手抓住馮嘉怡的頭發和她對罵對打:“是你自己又老又蠢,伺候你這種怨婦算我倒黴!”何子春的話讓馮嘉怡徹底失去理智,她隨手拿起茶幾上的花瓶,砸向何子春的頭顱。瞬間,血濺瞭一地……何子春歪倒在地。

清醒過來後,馮嘉怡打電話投案自首,重慶市北碚區公安分局復興派出所迅速接警,110和120同時趕到,而何子春已經沒有生命體征。

日前,重慶市北碚區公安分局已經對馮嘉怡執行逮捕,並傳訊瞭曾大師。曾大師交代他隻是一個小學文化的農民,開過幾年公交,後來發現當大師來錢快,便開始巧舌如簧裝神弄鬼,因為在美容院有熟人,便開始天天鉆研怎麼用算命為美容院引流,他說一開始沒有想到像馮嘉怡這樣的富婆這樣好騙,而他“算”到的馮嘉怡的情況,都是何子春告訴他的。至於馮嘉怡丈夫外遇的情況,是她有一次在做面膜,手機響瞭,她讓何子春幫著接通,何子春也就聽到瞭私傢偵探說的全內容。因為還沒有揭下面膜,何子春便看到瞭私傢偵探發來的小三的基本信息和照片,她留瞭個心眼,拿自己的手機在放水洗臉的水聲掩蓋下拍下瞭這些信息,再把手機悄悄放在馮嘉怡的床頭。他是在知道瞭馮嘉怡的所有信息後輕松忽悠瞭她。讓他更沒想到的是,馮嘉怡不但好騙而且漂亮有錢,所以他起瞭貪欲,用視頻敲詐馮嘉怡的錢財。

馮嘉怡的丈夫得知事情的全部過程後,悔恨不已,覺得是自己的出軌將妻子推向瞭深淵。但一切為時晚矣。目前,此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

(因涉及隱私,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他人物均為化名,相關信息做瞭技術性處理。)

[編後]此案中美容院運用不良手段營銷,首先為悲劇的發生埋下瞭禍端。而女主人公靠著美容院排遣痛苦,更是隨意暴露瞭極度隱私,隔墻有耳,很容易被別有用心的壞人利用,而她輕信所謂的大師,把解決自己的婚姻危機寄托於虛無縹緲的所謂分離陣法,最終誤入騙局,更是可笑又可悲。

編輯/葉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