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獨傢專訪董必武長孫:祖輩的“時間膠囊”弦歌不輟

2021年,中國共產黨即將迎來百年華誕。中國共產黨的百年歷史,是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頑強拼搏、不懈奮鬥的歷史。

董必武,是中國共產黨的重要創建者和早期領導者之一,一生清正廉潔,曾歷任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副總理、全國政協副主席、最高法院院長、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代主席等職務,為新中國的發展竭盡畢生精力。他身居高位,卻從不自視特殊,而是嚴格要求自己和親屬,以身作則,不徇私情,並將這些作為董傢傢風,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近日,本刊記者聯系上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會會長、董必武長孫董紹壬先生,對他進行瞭獨傢專訪……

青衣長衫改制的嬰兒服,有一種愛世代相傳

2013年底,時年41歲的董紹壬接到父親董良羽的電話,寒暄過後,父親突然跟董紹壬提起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會的事情,不由一聲嘆息。

原來,自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會首任會長去世後,會長職務一直空缺。董良羽身為副會長,為此絞盡腦汁。董紹壬曾幾次勸爸爸要好好休養身體,可研究會沒有會長,一直是董良羽的心病。眼看父親年過七十,還在為會裡的事情日夜操勞,董紹壬很想替爸爸分擔這一切。

可這些年,董紹壬一直從事公共衛生的相關工作,沒有黨史、歷史哲學等研究背景,真的能肩負起這個責任嗎?董紹壬又有些猶豫。

董紹壬,1972年出生於廣東省廣州市。從記事起,他就知道自己有個瞭不起的爺爺。他從很多人那裡聽說,爺爺董必武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勛。

董紹壬的父親董良羽,是董必武的長子,曾就讀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畢業後分配到原北京軍區空軍工作。20世紀70年代初,董良羽與一名女軍醫結婚,婚後生育瞭一對雙胞胎兒子。這對雙胞胎中的哥哥就是董紹壬。

當時,董必武已經80多歲高齡瞭,得知兒媳生下一對雙胞胎孫子,喜不自禁,將自己曾常穿的一件衣服改制成兩件嬰兒服,送給雙胞胎孫子。

這件衣服,是當年董必武的母親一針一線為他縫制的。青年時代的董必武,穿著這件長衫,為挽救風雨飄搖的中國振臂疾呼,輾轉顛沛於艱難的革命歲月。

然而,1975年4月,董必武老先生在北京與世長辭,當時董紹壬才3歲,無法承歡爺爺膝下,成瞭他畢生的遺憾,但這兩件小衣服卻成為兄弟倆一生的至寶。

1993年,董紹壬從北京中醫藥大學畢業後,在北京一傢科技貿易公司做行政管理。2000年,他在工作中,與妻子王莉相識,當時王莉在北京一傢會計師事務所做財務審計。

2001年,出國留學正流行,董紹壬也想提升自己,便申請瞭去英國佈裡斯托大學讀書。2003年,董紹壬碩士畢業,回到瞭北京,進入中國疾控中心和北京疾控中心做慢性病和傳染病項目管理。2006年,他與王莉喜結連理。兩年後,他們的兒子寧寧出生瞭。

身為董傢之後,雖然曾有這樣一個身居高位的爺爺,但董紹壬和其他傢人一樣,為人處世都非常低調。他和妻子生活在北京,努力工作,撫養兒子,過著平凡而快樂的生活。

閑暇時,董紹壬還和父親及親友積極宣揚董傢傢風,參加各種對社會發展有益的活動,參與和協助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會的事情就是其中之一。

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會成立於2005年10月22日,由原河北省委書記、省長李爾重擔任會長,董良羽擔任副會長兼秘書長。然而,自2009年,李爾重會長去世之後,會長職務一直空缺。

這些年,董紹壬雖然在北京工作,但也曾去武漢協助組織過工作,參與過很多會裡的活動。他知道這個協會雖然隻是個非營利性的社團組織,但一直傳承著爺爺的思想理論與精神。每每參加那些活動,他似乎覺得自己穿越瞭百年的歷史,在與爺爺交談、對話。

當年,爺爺非常喜歡寫詩,曾給孫輩寫過一首詩,詩中說:“望爾速長大,協作左右手。吾意亦雲然,世為農人好。孫身頗茁壯,無逸符大造。”表達瞭一個含飴弄孫的老人對孫子疼愛有加、充滿期望的心情。最難能可貴的是,爺爺的期望不是要他們當多大官、發多大財,而是能有一技之長,能夠協助父母,老老實實做事。

眼看父親年過七十,還在為會裡的事情日夜操勞和奔波,董紹壬心裡很不是滋味,爺爺說的“望爾速長大,協作左右手”,不正是希望自己能夠幫助父母嗎?想到這些,董紹壬主動提出:“我來擔任會長是否可行?”

一開始,董紹壬覺得自己太過年輕,沒有黨史等研究背景,可穿越百年的歷史,看到爺爺對兒孫的期望,能夠將這些繼續和傳承,為社會傳遞正能量,也是一種責任和使命。

董紹壬的這一提議得到瞭父親和研究會同志們的認可,於是,他毅然放棄自己原本的工作,到研究會走馬上任瞭。

“樸誠勇毅”言傳身教,有一種信仰叫董傢傢風

上任前,曾有熟悉協會業務的朋友提醒過董紹壬,協會、學會看似波瀾不驚,每年開個會、搞個活動、出本書就行,但其實是很不容易的。可董紹壬還是沒有想到,做好會長一職,竟然這麼難。

早前,每年省裡都會撥付一些活動經費支持研究會,雖然不充裕,但還是可以辦不少事。但是,2014年以後,由於管理更加嚴格,政府和協會脫鉤,每年的活動經費就沒有瞭,需要研究會自籌自支。

為瞭尋求活動經費的支持,董紹壬帶領協會與企業、個人等都有過合作。有時,為瞭一項活動的經費,要談很長時間,甚至不得不放棄。也有在活動中,經費斷檔的情況。一路磕磕碰碰走來,偶爾,董紹壬也會猶疑,為瞭研究會放棄本來還不錯的工作,到底值不值得?

那時候,由於經費問題,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會曾經歷瞭幾次搬遷,最後,還是武漢中學的領導主動邀請研究會搬進他們老校區辦公,才解瞭燃眉之急。董紹壬知道,這一切都是爺爺的餘蔭,因為這所中學,就是爺爺在百年前竭盡全力創辦的。

董必武生前在生活上厲行節儉,但當他把錢花在培養下一代、培養人才上時卻異常舍得。據《董必武選集》中記載,他曾將自己唯一的皮袍拿去典當,將換來的20塊大洋用來創建武漢中學。之後,董必武又在武漢中學工作瞭5年,不取分文報酬,還將自己在別處工作節省下來的薪酬,拿來給學校做辦公經費或是補貼貧困學生。

董紹壬記得,爺爺去世後,奶奶還根據爺爺生前囑托,親臨武漢中學視察,並贈送瞭一大批爺爺的珍貴遺物。而武漢中學但凡有大型活動,都會邀請董傢人或董必武思想研究會的成員參加。看著如今的桃李滿園,董紹壬總是敬佩爺爺當年的無私與胸襟。

如今,一進武漢中學的校門,就能看到操場前矗立著董必武的雕像,而雕像背後墻上刻著4個剛勁有力的大字:樸誠勇毅。這是爺爺當年親自擬定的校訓,還曾逐字解釋:“樸就是艱苦樸素,誠就是忠誠、誠實,勇就是勇敢,毅就是要有恒心和毅力……”

其實這不僅僅是武漢中學的校訓,“樸誠”還是董傢的傢風。雖然爺爺去世時,董紹壬隻有3歲,可傢風卻通過爸爸在生活中的教誨、觀察、體驗而潛移默化地傳承瞭下來。所以,每當在爺爺的雕像前,董紹壬就仿佛親耳聽到爺爺的諄諄教誨。

董紹壬的父親董良羽一生與軍隊結緣,按他自己的話說,就是慣於吃食堂,吃百傢飯,從不挑食,什麼口味都行,而且從不剩飯。

如今,父親已經80多歲瞭,每次,董紹壬往他碗裡夾的菜,他都會吃掉,生怕浪費。有時候,董紹壬和他說吃飽瞭就不要吃瞭,可爸爸根本不聽,不剩飯的習慣已刻進瞭骨子裡。

受父親影響,董紹壬也養成瞭這樣的習慣。無論在哪裡吃飯,都盡量吃多少盛多少,有時候在外面吃飯,有剩的就打包。有瞭兒子之後,董紹壬也堅決不許他浪費。現在,寧寧也跟董紹壬一樣,是光盤行動的踐行者。

這些年,董紹壬一直秉承董傢傢風,教育兒子,要求兒子在學習上要刻苦,生活中要勤儉。但他也深知年代不同瞭,平時還是對兒子關愛居多,更多的是通過自己的言行去引導兒子,花很多時間去陪伴兒子成長。看他在學習上一點點進步,變得越來越懂事,也越來越自立,董紹壬心裡很高興。

當年,爺爺在工作之餘,每天都堅持寫100個楷體字。這個傳統從爺爺那裡傳承到爸爸身上,而現在,董紹壬又開始親自教兒子練習書法,已經連續好幾年一起寫春聯瞭。這已經成瞭父子之間的樂趣,父子倆感情非常好。

2014年,在工作中遇到困難的董紹壬意外看到幾封當年爺爺寫給親人的信件及爺爺所做的一些詩詞,其中有一首“逆水行舟用力撐,一篙松勁退千尋。古雲此日足可惜,吾輩更應惜秒陰”,給瞭董紹壬很大的動力,像是無形中有一種力量促使他前進。

順利解決自己遇到的問題後,董紹壬忍不住想,爺爺寫這些書信詩歌時,就好像是預料到瞭他在許多年後會遇到困難,在鼓勵他。他總在想,如果那個時代有“時間膠囊”,若幹年後,能夠看到一個有著如此學識和經歷的長輩給你寫過的信或詩,看到他對你的殷殷叮囑,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董紹壬突然萌生瞭一個想法——他要將爺爺當年寫過的信件和詩詞收集起來。他要通過這種方式與爺爺對話,更多地瞭解爺爺,用爺爺的精神來鼓舞後人。

董紹壬曾聽爸爸講過,戰爭年代,爺爺為革命四處奔走,也沒有穩定的通信地址,真正是“烽火連三月,傢書抵萬金”。爺爺曾寫過“亂離人似九秋蓬,一紙飄然寄自東”,明顯是收到來自傢鄉親人的音信,高興之餘以抒懷的詩作表達對親人的思念。

他能理解老人傢在《遙寄覺生之靈》中“滄桑世事竟何悲,故宅唯餘劫後灰。珍重一聲成永訣,撫心令我總依依”寫的對傢鄉故人的深厚情懷;理解爺爺在每封信中都要反復詢問對方的身體情況,甚至是一些親屬身後事的安排。

為瞭多找尋和收集一些信件,董紹壬曾經和紹字輩的同宗兄弟一起到過湖北省紅安縣朱傢沖老屋,找到瞭六封傢書。董紹壬從這些書信中瞭解到,爺爺曾在繁忙的公務中為孫輩們親自改錯別字和標點符號,反復叮囑學習的方法;也曾在很久沒有執筆寫信的情況下,為回復孫兒的問候而專門“破戒”。

就這樣,董紹壬歷時兩年,集結瞭董必武傢書共六十八封,取名《董必武傢書》,並順利出版。

“時間膠囊”引領前進,有一種選擇叫無怨無悔

在擔任湖北省董必武思想研究會會長後,董紹壬大量研究有關爺爺的事跡。每當看到爺爺對傢人,特別是對孫輩的關愛、鼓勵和期望,從而更深地瞭解到這位經歷瞭劇烈時代變遷和戰火洗禮、閱盡人間滄桑的老人的信念和所思所想。他一次又一次被爺爺艱苦奮鬥、以身作則、勤儉節約的精神所折服,也讓他更加堅定自己選擇的這條路。

2016年,由協會主辦的話劇《董必武》進京演出,第二天裝臺,第三天演出。但,北京大型運輸車輛隻允許晚上進入市中心,可即便這樣,道具車和運輸車在進京時,還是遭到交警的檢查和阻攔。董紹壬在凌晨睡夢中被吵醒,不得不起床找交管局協調,直到凌晨3點才獲得通行。

之前,因為經費問題,研究會很多員工都離職瞭,很多事情都要董紹壬親力親為,勉力支撐。有人曾為他們出主意,讓他們去找人要點好處,卻遭到瞭董紹壬的嚴詞拒絕。

在董紹壬眼裡,董傢從爺爺那一輩起,就堅決不給傢裡人“撈好處”,同時對身邊人“約法三章”:不許向地方上要東西,不許假借自己的名義在任何部門搞特殊化,不許接受禮物。解放初期,一些親友認為爺爺做瞭“大官”,陸續寫信給他提出安排工作、調動工作、照顧生活等請求。對此,董必武一律回信婉言拒絕。後來,他幹脆寫瞭一封通函,打印出來,分別寄給傢人和親友,對他們進行事先教育,打“預防針”。

而董紹壬的爸爸董良羽在部隊也非常自律,任勞任怨,一路升至大校軍銜。退休前,部隊的一位首長曾好心提示董良羽:“老董啊,你是不是找找關系,在部隊再幹幾年。”言外之意,是要董良羽想辦法找相關領導,解決職務和軍銜的問題。

可董良羽沒有這樣做,到瞭年齡就退休。因為他始終記得,父親曾經說過,領導人的子女也是普通人,他們除瞭肩負更重的社會責任,沒有什麼可特殊的。

想到這些,董紹壬說:“我作為董傢子孫,又是研究會會長,更要以身作則,絕不會做這些‘撈好處的事情。”這件事被董良羽知道後,也忍不住稱贊兒子,說:“不愧是我的兒子。”

雖然有不少難處,但是,董紹壬和研究會也收獲瞭很多朋友的關心和支持。

董老誕辰130周年時,一傢新疆的建築企業聽說要制作董老紀念郵票沒有經費,二話不說給予支持,不附帶任何條件;在拍攝《董必武在華北》這部紀錄片時,也是一位同鄉主動給予一百萬啟動經費,後續又有中央宣傳部的支持,紀錄片才得以順利拍完。

這些,都讓董紹壬無比感動。《董必武傢書》出版之後,很多人都說從中不僅看到瞭老一輩革命者具有的樸實的作風,還看到董老對傢庭,對親人非常有人情味的一面。

盡管董紹壬也很留戀那文字間溢滿的真情、關愛和親情,留戀文字給人長久不衰的美感,但新的通信手段,文字的、視頻的、會話的方式使用起來也很快捷、通暢,這是一個時代的變遷,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將這種正能量流傳下去。

這之後,董紹壬還致力於宣傳教育,進入一些學校舉辦講座。記得有一次,董紹壬在一群學生當中,用真實的傢書講述爺爺的故事,讓他們瞭解一位經歷瞭劇烈時代變遷和戰火洗禮、閱盡人間滄桑的老人的信念和所思所想。其中,有一個學生站起身來說:“董老先生堅持的‘樸誠勇毅,我們也要一直傳承,我們會倍加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傳承不屈的中國精神,為成為合格的建設者而不斷努力。”

剛剛接任研究會會長時,董紹壬曾問過自己,他原本的工作是治病救人,深受人們尊重和信服,也是對社會和國傢很有貢獻的一份工作。可他進入研究會,宣傳董必武思想,到底能做些什麼呢?

如今,他明白瞭,將祖輩父輩的精神言傳身教,於灑掃庭除處事進退的細節中濡染潤育,變成孩子言談舉止中的教養和安身立命的信念,又何嘗不是一種“救治”,一種信仰,一個國傢未來的希望!

編輯/包奧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