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無限期蜜月:從櫻花盛開“浪”到風雪漫天

30歲那年,阿猴和妻子小墨決定將生活簡化到5平方米的房車中。沿著北緯30度,318國道進行蜜月旅行。途經上海、南京、武漢,完成瞭1.5萬公裡,100天的旅途。這次大膽的冒險,是他們將蜜月無限期延長,也讓兩人重新開始新的人生。

絕殺技追愛:樂隊主唱戀上元氣女生

2017年年末,阿猴結束一天工作,回傢已是深夜。北京的冬天霧蒙蒙,妻子小墨還沒有回傢。他做好晚餐,小墨才全副武裝回傢。臥談會上,阿猴告訴小墨:“我想去倫敦留學,也將咱倆的無限期蜜月提上日程。”

阿猴本名劉鴻嘉,1990年出生於山東省青州市,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小墨本名劉雨溪,1988年12月出生於北京,本科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戲劇影視文學專業。作為一名樂天派射手座,對未知的事物充滿好奇,最愛的兩件事是電影和旅行。

剛進入大學時,阿猴就喜歡上學姐小墨。小墨有用不完的活力,擺不完的POSE,頭發都有過粉色、藍色、紫色幾個階段,是個活脫脫的元氣少女。阿猴高高瘦瘦,戴著副黑框眼鏡,平時話不多,出口就是讓人寒毛立起的冷笑話,作為樂隊主唱,是個外表冷峻內心豐富的大男孩。

拍戲劇作業時,阿猴演小墨的男友,他緊張得再次忘詞。為瞭能接近讓自己心動的女孩,阿猴去小墨的戲劇學院蹭攝影課,還使出瞭理科男的終極“殺招”,給小墨免費修電腦。大三那年,阿猴終於肯向小墨表白,小墨倒是害羞瞭,猶豫三個月才答應。2013年,兩人熱戀幾個月後,小墨按計劃去英國佈裡斯托大學電影研究專業讀研究生,阿猴則進瞭北京小米互聯網公司當程序員。他們每天分享著彼此的日常,雖然隔著屏幕,但一個眼神就能感受到彼此的想法。

2014年,小墨進入倫敦一傢公司實習。其間,小墨經常利用節假日外出旅行,每到一個新地方就會給阿猴寄明信片。阿猴白天是公司的碼農,對著電腦奮戰數小時,回到住處,他卻是一位浪漫的追夢人。每晚睡覺前,阿猴都會看看自己支付寶裡的數額,計算著用幾個月的工資買張去英國的機票,隻希望能和小墨待上幾天。

2014年6月,阿猴給瞭小墨一個驚喜,偷偷到倫敦看她。當小墨打開男友行李箱幫他整理有衣物時,發現行李箱裡隻有兩件衣服,其他空間全部留給瞭一隻巨大的玩具熊。小墨眼淚刷地就流下來瞭。

2014年年底,小墨回國後,倆人在朋友和傢人的祝福中結瞭婚。婚禮後,小墨和阿猴靠著在婚禮上收到的紅包,開始蜜月之旅。他們拿著小墨畢業後買的入門級相機在北海道摁下瞭第一次快門,正式開始分享旅行記錄的第一張照片,來自他們的蜜月旅行。

在大阪一個叫不出名字的教堂前,拍下瞭“地道”的遊客照。從那以後,阿猴的背包裡缺不瞭相機和三腳架,小墨的筆記本裡填滿瞭行程計劃和願望清單。盡管計劃裡有些地方並不容易抵達,但因為有瞭可以一起排除萬難的人,便也無所畏懼,隻管往前。小墨和阿猴蜜月歸來,愛上瞭旅行的感覺,相對於枯燥的工作,他倆更喜歡有彼此陪伴的時光。

在日本的一座寺廟前,阿猴深情地表白小墨:“我知道你喜歡旅行,我會陪你實現這個願望。”於是,兩人決定將蜜月旅行無限期延長。

無限期蜜月:從櫻花盛開“浪”到風雪漫天

蜜月期結束後,兩人回到北京繼續工作,攢錢為下一次旅行做準備。那時候新媒體剛剛流行,小墨就是電視臺公眾號的編輯,天天為別人策劃10w+,阿猴也因為興趣,報班學瞭攝影,這一切仿佛都是在給他們做自己的頻道做準備。那時候兩人做著和旅行八竿子打不著邊的工作,隻能利用假期旅旅遊拍拍照,對未來感到迷茫,世界很大,問題很多。

小墨計劃著:“一人碼字、一人拍照,總不至於連饅頭都啃不起。”但現實卻無情地給瞭他們一擊:銀行賬戶要有一定餘額,才能辦下下一個目的地的簽證。每天都要拍照,搭配下,修圖,才能保持社交網絡裡更新。每天要克服不期而遇的饑餓,迷路,語言不通,天氣惡劣,才能按時抵達火車站。阿猴這才意識到,要帶心愛的女孩逛遍全球並不容易。單純做一名程序員,旅行隻能是生活的奢侈品。旅遊博主必須是有錢有閑才能做的,他決定到英國進修。

2018年6月,阿猴結束瞭四年的程序員生涯,帶著小墨,拎著兩個皮箱,到英國留學。在倫敦的日子,小墨和阿猴看到人們的生活方式有著無限的可能性。

當然,旅行中的危險也如遊戲世界裡的雷,讓他們不得不處處提防。冰島旅行,他們一起經歷瞭有生以來最強烈的一場暴風雪,也看到瞭最廣袤無垠的美景——瀑佈用它的響聲呼喚他們,間歇泉在空中畫出彩虹,黑沙灘的浪花比想象中還高,那是即使技藝再高超的畫傢也還原不瞭的壯闊場面。在小墨的冰島記憶裡,最深的畫面,卻是因為自己肚子餓,阿猴帶著她去附近超市買面包牛奶,然後踩著積雪回到住處的場景。那是屬於他們倆的,最重要的小事。

兩人重新回到蜜月地——日本瀨戶內海,度過一段二人的慢時光。那裡的小島上藏著許多美術館,他們在廢棄的醫院裡看藝術展,在心臟音博物館聽聽愛人的心跳聲。小墨和阿猴每日乘著船,往返於港口和小島之間,結交那裡善良真誠又熱情好客的小島居民。在靜謐溫柔的環境中,感受風的聲音、水的流動,甚至,是太陽如何撫摸過每一縷樹梢。小墨告訴阿猴:“我感覺咱倆一直在度蜜月,回北京仿佛就是出差小住。”阿猴將她摟入懷中:“那就讓蜜月旅行無限期延長吧。”

這年,兩人去往更多的地方。阿猴告訴小墨:在去過的所有城市中,佛羅倫薩是他最喜歡的城市之一,隻有當你走在佛羅倫薩的小路上,走在原本被印在明信片上的地方時,也許才會與它有共鳴。其實,小墨也有同感。以前抬起頭看到的高樓大廈,都是現代而冰冷的,玻璃或鋼筋的外立面帶著現代化的簡潔卻絲毫沒有人情味。而在佛羅倫薩,建築的外立面都是磚墻或者石頭,幾何形狀的高樓圍著狹窄的小路,也把托斯卡納的艷陽割成瞭不同形狀。

此時,阿猴的研究生課程也畢業瞭。兩人回到北京,真正將旅行當作職業,這對小情侶才發現現實不如詩。旅行博主是一項對精力、財力要求極高的工作,而且中間會有不可預測的危險。尤其是兩人的視頻播放量跟收入掛鉤,粉絲不買賬他們就得中斷旅行。為瞭多掙錢,兩人將視頻號掛在瞭知乎、微博、窮遊網,甚至一些新聞網站。小墨這才意識到自己把自由職業想得太簡單瞭。面對現實的困窘,阿猴鼓勵小墨:“知道自己的局限在哪裡,總比覺得自己做得很好要強多瞭吧。”

2019年10月,在百子灣一傢書店,兩人做瞭自己的媒體分享會。兩人的媒體頭像一直沿用至今的這幅在日本澡堂共浴的“小黃圖”,就是模仿《櫻桃小丸子》的一個場景,因為這幅照片拍的時間比較早,那時候小墨還是長發,後來小墨剪瞭短發,以至於很多現在看到這張圖片的人會問照片的中女生是不是另外一個。

2019年是小墨和阿猴一起旅行的第五年,也是他們結婚的第五年。這一年,他們都從櫻花盛開的春天,走到風雪漫天的冬日,旅行也從愛好演變成日常,覆蓋一年四季。

走到時間盡頭:元氣CP的彩色共震人生

2020年初,兩人的旅行因為疫情擱置瞭,但小墨和阿猴這對“彩色”的人,可不想把美好的時間放進“黑白”的停滯裡。於是他們想到一種更安全的方法:開房車去旅行。小墨和阿猴發現沿著北緯30度旅行是絕佳之選。他們給旅行計劃起瞭個響當當的名字“Rolling30”!意思是輪子上的30度旅行,兩人計劃的路線是沿著北緯30度,從上海到珠峰大本營。

2020年2月26日,小墨生日,阿猴送瞭她一個禮物。小墨打開禮品盒,發現是一把車鑰匙,驚訝得說不出話。因為預算有限,兩人買的是一輛小型面包車,車內裝備需要自己改造。

2020年7月15日,房車改造完畢。兩人將房車開到一個北京郊區的一個露營點。深夜的郊區,蚊蠅都朝房車湧過來。小墨雙腿被叮得通紅,阿猴才想起來自己準備的黑武器:磁鐵蚊帳和電子蚊香器。有瞭這兩樣神器,兩人才勉強度過瞭一個晚上。

2020年10月,第一站小墨和阿猴去瞭阿猴的故鄉——山東青州。兩人將房車停在古城大門口的停車場,阿猴作為向導,帶著小墨到古槐樹門口吃早點,到龍興寺拜佛。次日,阿猴神秘地告訴小墨:“我想去完成13歲的心願。”兩人帶著雜糧煎餅上路瞭,爬到雲門山半山腰時,阿猴告訴小墨:14歲離開青州去其他城市生活,對故鄉最深的記憶就是小時候爬山時在山上大喊。隨後,應朋友阿臉的邀請,他們到山東省青島市做瞭短暫停留。在石老人一處房車露營基地,他們將房車改成海邊咖啡店,用咖啡招待朋友。分別時,阿臉送瞭這對夫婦一隻法鬥雕塑。小墨愛不釋手,給它取名虎子,隨後帶著它繼續上路。

告別瞭山東的朋友,他們來到瞭“Rolling30”計劃的起點,魔都上海。正巧碰上七夕節,阿猴還偷偷給小墨準備瞭她最喜歡的向日葵花。本來,阿猴和小墨計劃著一邊旅行一邊發視頻,為瞭引流,每天手忙腳亂。有次,阿猴在晾衣服時,看著山風將衣服吹在半空中,時光剎那安靜下來。他突然有些悵然:我們出來是為瞭享受風景,不能為瞭粉絲就拼命發視頻。小墨首肯,此後兩人將旅行腳步放慢,走一程住幾天。讓兩人意想不到的是,松弛的旅行方式讓兩人意外收獲不少粉絲。隨後,兩人沿著南京、武漢、重慶,來到瞭無數旅行者心目中的聖地——拉薩。

2020年,是兩人邁進30歲的這一年,俗話說三十而立,但真的走到這一年,兩人突然發現:嗨,生活裡還是有那麼多問題!一路上,兩人分享旅途點滴,通過網站上的微薄收入支撐著自己的夢想。抵達武漢時,兩人本打算待三天。但在戶部巷就逛瞭一天,他們還化好妝登上知音號遊輪,在武漢的鸚鵡洲長江大橋下面,兩人拍瞭一組合影,也登上瞭熱搜。最讓他們印象深刻的是,在街頭吃飯時跟武漢市民的聊天。

2020年11月,兩人抵達四川折多山埡口,遭遇惡劣天氣。從雅安進入川藏南線,遇到山頂大霧。霧氣像圍脖,將山圍起來。他們索性停下腳步,在車上追劇。兩人分享著在山上吃飯、玩遊戲的點滴,還拍瞭一張照片。至今,小墨的屏保也是這張照片。

因為獨特的拍攝視角和元氣滿滿的生活理念,兩人在網絡走紅。回到北京後,兩人成功入選2020年新浪旅遊年度盛典人物!小墨說,最高光的時刻應該是進入年度熱門組合五條人的歌曲《問題出現我再告訴大傢》MV裡。兩人做旅行博主和視頻創作者,有自己的公眾號,在微博上有100多萬粉絲。

2021年是阿猴和小墨結婚的第七年,他們沒有碰到人們常說的“七年之癢”,阿猴每天還會講一些“土味情話”來逗小墨開心。

編輯/艾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