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向日葵女孩“死磕”“李煥英”:父愛托底乘風破浪

2021年2月,電影《你好,李煥英》成為全球票房榜首,影片中李煥英的死對頭王琴的扮演者韓雲雲,再次收獲如潮的好評。

作為開心麻花當傢花旦、功勛演員,韓雲雲一路走來,歷經辛苦,在北京漂泊十年。然而,她身後卻有一股力量,是父母用無限的愛,讓她爆發出巨大的能量……

小女孩不哭,藝途多舛父愛掌舵

“爸,軍訓好累好辛苦,我想傢,想爸媽瞭……”這是韓雲雲入學軍藝後,給傢裡打的第一個電話,一開口就忍不住哭瞭。

爸爸安慰她:“咬牙堅持,不做逃兵,等你放假回傢,爸給你做紅燒肉……”在爸爸的安慰聲中,韓雲雲哭瞭個痛快,才掛瞭電話。時隔多年後,韓雲雲才知道,那個電話掛斷之後,爸爸一直不說話,一天都沒吃飯,他心中惦記著女兒啊!

韓雲雲,1989年2月出生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一個普通傢庭,底下還有個妹妹。她自幼特別有主見,父母也很開明,願意由著她。5歲,韓雲雲想學舞蹈,媽媽就給她報舞蹈班。小學畢業後,她自作主張報名去北京模特學校學習。一年後,得知北電招生,她通過面試,從模特學校退學。可在北電上瞭兩個月才發現,這裡課程很松散。她打電話給爸爸,說出自己的疑惑,爸爸問她:“那邊學文化課嗎?不學文化課絕對不行!”韓雲雲說:“隻學表演課,倒是挺好玩的。”

之後,爸爸多番打聽才知道,這隻是一個在北電廠院子裡租房的藝術培訓輔導班。怕女兒“荒廢瞭”,爸爸急匆匆來到北京,把這個在北京遊蕩的女兒捉回哈爾濱。

回到老傢,韓雲雲因為沒有參加中考,被幾傢學校拒收,爸爸領著她遭遇各種冷臉,韓雲雲哭著說:“憋屈,我不想讀高中瞭,我去藝校讀書,將來同樣考大學。”爸爸說:“這話有志氣。”

在黑龍江省藝校,一場文化課惡補,韓雲雲幾乎足不出戶,瘋狂學習。2006年6月,韓雲雲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本以為上瞭大學就自由瞭,卻沒想到一場軍訓就差點把她累趴。

好在有爸爸的鼓勵,韓雲雲最終適應瞭學校生活。2010年,韓雲雲從軍藝畢業,面臨就業選擇。都說藝術生畢業即是失業,很多師哥師姐畢業多年還找不到方向,東南西北地漂。迷茫中,韓雲雲給爸爸打電話,爸爸說:“聽從自己的意願,過你想要的生活就對瞭。”爸爸的話讓韓雲雲豁然開朗,於是,她和同學一起報名開心麻花訓練班。因高顏值大長腿,加上出色的專業成績,她順利進入麻花團隊。在麻花培訓兩個月後,韓雲雲就開始參演麻花話劇,從此,有瞭微薄收入。這一年,爸爸又來北京瞭。看過女兒的生活和工作之後,滿意地點頭對她說:“比起我們當年,你現在的生活好多瞭。”

那時,韓雲雲在北京朝陽區管莊租瞭個開間一居,每天從五環外乘車去二環開心麻花上班,比起很多北漂,她覺得自己很幸運。她給爸爸打電話,竹筒倒豆子似的說在這裡的感受:“真的找到組織瞭,師哥師姐很關照我們,暖心又開心啊……”

聽著她在電話裡噼裡啪啦說個不停,爸爸也高興地說:“爸聽到你開心,就是最大的開心……”話還沒說完,爸爸就止不住地咳嗽。韓雲雲問:“爸,咋瞭?”爸爸回答:“沒事,前幾天感冒,剛好。”聽此,韓雲雲也放下心來。

然而,她不知道,那一年,因一筆生意投資失敗,還要供妹妹讀書,重重壓力之下,爸爸感冒加上血壓飆升,剛從醫院回來,就強撐著和她談笑。

韓雲雲在麻花成長很快,但忙碌疲憊時,仍會有些小惆悵。為瞭省錢租房住在五環外,每天晚上演出結束後11點下班,到傢卸妝洗漱完畢已經快一點瞭,她內心偶爾會有漂泊感。

2016年深秋的一個夜晚,韓雲雲下班後回租住房時,趕上突如其來的大雨。她在奔跑中扭傷瞭腳,好心的鄰居女孩陪她就醫,回到住所已快天亮。她被醫生叮囑臥床休養。次日夜晚,她接到好友小肖的電話,小肖說:“我要回老傢結婚生子,北漂太辛苦。”韓雲雲想起幾天前和同行聊天,對方笑說:“我們這個行業,都是女人當男人使,男人當牲口使……”

韓雲雲撐著爬起來倒水吃藥,單腿蹦著下地去衛生間。躺在病床上,看著窗外楊樹上的葉子由綠轉黃,在風裡飄零,不知不覺一滴淚倏然滴落。

那一刻,她很想很想傢,想吃老爸熬的玉米碴粥,熬出上面有一層漂著的粥油皮,然後,聽老爸和她說:“閨女啊……”

韓雲雲給爸爸打瞭個電話,和爸爸說:“今年春節放假,我想回傢多待幾天。”雖然,韓雲雲什麼都沒說,可爸爸還是聽出瞭她的不開心,說:“過些天,我正好要去北京通州辦事,順便看看你,閨女,想傢瞭吧?”韓雲雲突然鼻子一酸,又趕快調整聲音說:“嗯,那我接著忙去瞭,同事都等著我呢。”說完,就匆匆掛瞭電話。她怕再多說一句,她的眼淚和委屈的抽泣聲會砸痛爸媽的心。

北漂有風雨,爸媽卻是最堅實的港灣

一周後,爸爸來瞭。那天晚上,韓雲雲在結束11點劇場演出時,才看到爸爸在傍晚給她發的短信:“我已經到京,安心忙你的。”晚上九點,又給她發短信:“晚飯快做好瞭,回來吃吧。”

韓雲雲下班後急速回到住所,打開房門,看到桌上的飯菜擺得滿滿的,蓋得嚴嚴的,而爸爸連圍裙都沒有解開,就歪在沙發上睡著瞭。

韓雲雲想起上次,她無奈地和爸爸說:“您來辦事順便看我,咋成瞭背山工瞭?北京啥都有,您這是把半年的食物都給我運來瞭啊。”爸爸辯解說:“北京啥都有,沒有傢鄉這個味兒。”

如今,重復的情節上演,韓雲雲無奈地笑瞭,她輕手輕腳給爸爸蓋上毯子,坐在一邊等著爸爸醒來。她給媽媽發瞭短信,說父女團聚,爸爸在沙發上睡著瞭。媽媽告訴她:“上次你打完電話,他就說我閨女不開心,我得去一趟。”韓雲雲眼眶裡有點濕潤,凝神看著如嬰兒一樣熟睡的父親,不知何時,父親已經有瞭零星白發,看上去那麼紮眼。

一個電話吵醒瞭爸爸,爸爸看到女兒,趕緊說:“哎呀,閨女餓壞瞭吧,快吃飯吧。”爸爸專門把背來的自制紅葡萄酒打開,說:“今兒咱爺倆喝兩杯,嘗嘗我獨傢秘方的佳釀。”

幾口酒下肚,爸爸打開瞭話匣子,跟韓雲雲講瞭很多當年創業吃的苦。她第一次知道,有一回爸爸開車運貨回來的路上,掉進雪窩凍僵瞭,幸好被好心人挖出來,抬到老鄉傢裡,才好不容易被救活瞭。

爸爸說:“那年你6歲,這個事,你媽到現在都不知道。”韓雲雲恍惚記起,6歲,天真爛漫的她正在學舞蹈,從來都不知道幸福的生活是爸爸拿命換來的。她忽然覺得,看起來特別平凡又不善於表達的爸爸真的很偉大。

爸爸還告訴她:“你媽媽從小就想當空姐,可是沒機會,你們這代人多幸福,吃點苦根本不算什麼,做自己喜歡做的事,過自己想過的日子,就是最大的成功和幸福。”韓雲雲知道,媽媽年輕時就想當空姐,可是姥爺堅決反對,姥爺的理由是:“空姐不就是空中服務員嗎?萬一掉下來連命都沒瞭。”於是,媽媽的空姐夢無奈破滅瞭。

如今,媽媽已臨近退休,有時看電視裡的空姐,還巴巴地說:“我還是想當空姐,但沒機會瞭……”

所以,韓雲雲從小喜歡啥,隻要正當的,爸爸媽媽從不攔著。不僅如此,自從嫁給爸爸之後,媽媽無論做什麼,爸爸總是無條件支持。他說:“我這輩子把你們娘仨疼好,就是最大的成功。”

那一夜,父女促膝而談,韓雲雲覺得爸爸特別暖心,閃著淚光說:“爸,做您的閨女真幸福。”

韓雲雲想留爸爸在北京好好檢查一下身體,可是她正在彩排《歡樂喜劇人》,與師哥艾倫演出爆笑作品《善惡終有報》,實在是太忙瞭。爸爸說:“傢裡還有很多事呢,不能在這兒耽擱。北京這麼近,隨時就來順便看你。我身體啥事沒有。”

不料,幾個月後,爸爸的身體真的出問題瞭。

2017年初冬,韓雲雲接到爸媽來電,爸爸說:“我們來北京見個朋友,順便看看你。”

12月26日傍晚,接到旅途勞頓的父母,韓雲雲就感覺爸爸臉色不好,次日就給父母掛號送到北京阜外醫院檢查身體,不料診斷結果發現,爸爸心腦血管病發作,腦梗風險加大。

在醫院檢查瞭三天,醫生建議留下來繼續治療,可是父母卻擔心打擾韓雲雲的工作,堅持要回老傢。就在這時,爸爸接到老傢來電,說韓雲雲的奶奶病倒瞭,他們必須連夜趕回傢。臨走前,爸爸和韓雲雲說:“我沒事,到傢就給你打電話。”韓雲雲無奈答應。

因為她正在拍戲,隻好委托同學小劉開車送父母到北京站,還在電話裡叮囑小劉:“我爸媽年歲大瞭,保持通話,千萬小心。”

果不其然,這天下午,韓雲雲接到小劉的來電:“雲雲,你別著急,叔叔突然吐血瞭,我開車在長安街連闖3個紅燈,送叔叔到最近的北京醫院。警察攔住我得知情況後,也破例放行。”

當時,韓雲雲嚇得渾身無力,火速趕往醫院,從北四環到南二環,她恨不得飛到北京醫院。等她好不容易趕來,看到媽媽在急診室門口流淚,原本想責備的話也說不出來,抱著媽媽相擁而泣。

“死磕”李煥英,向日葵女孩乘風破浪

看到爸爸插滿瞭管子躺在病床上,韓雲雲心如刀割。好在父親隻是胃出血,經過醫生治療很快控制住瞭。從媽媽那裡,雲雲才知道,這些天看到她每天深夜回傢,又要起大早送他們去醫院,爸爸為此很愧疚,說:“咱幫不瞭忙還給閨女找事兒,讓她不能安心工作,咱得趕快走。”

醫生說,韓雲雲父母平時過於操勞,有一些身體隱患,需要長期治療。可爸爸住院兩周,一再堅持回瞭老傢。臨走前,爸爸和雲雲說:“閨女長大瞭,看到你忙,爸爸高興又心疼,千萬別累著。”在父母的鼓勵下,韓雲雲工作更加努力。盡管話劇演員很辛苦,要經常熬夜,但她也很快得到瞭觀眾和領導的認可,在《羞羞的鐵拳》《烏龍山伯爵》《二維碼殺手》《須莫提世界》等多部經典舞臺劇中擔任女一號。

韓雲雲名氣越來越大,父母嘴上不說,心裡卻為她驕傲。每次,韓雲雲回老傢,爸爸特別愛拉她去菜市場買菜,一路上聽街坊們說:“大明星女兒回來瞭。”爸爸就特別高興。

每次,從菜市場回來的路上,爸爸都故意兩手空空,所有的菜都讓韓雲雲給拿著,笑容燦爛地一路聽別人誇贊:“哎呀,你女兒真孝順,你真有福氣。”韓雲雲隻能搖頭笑,覺得爸爸越來越成老小孩瞭。

這幾年,隨著韓雲雲的名氣越來越大,她工作越來越忙,但父母的愛卻從未缺失。她永遠都不會忘記,大學畢業的那年,她突然回傢,卻發現自己傢搬到一處郊外小房子裡。那時,爸媽做生意失敗,傢裡負債,爸爸卻叮囑誰都不能和韓雲雲說,還總告訴她:“不用著急掙錢,做你喜歡做的事就好。”

有一年春節,韓雲雲沒有回傢,傢裡的親戚聚在一起非常熱鬧,可爸爸卻哭瞭,說:“閨女孤身一人在北京,我這個當爹的,護不上閨女……”惹得一桌人都掉眼淚。

還有一次,爸爸生病,格外想念女兒,經常拿起手機想打電話,想聽聽閨女的聲音,卻又擔心打擾她工作……那次,爸爸心腦血管病發作,經CT診斷為心腦血管“重度狹窄”,但不適合做支架手術,隻能藥物治療。這些,爸爸都不讓告訴她。

韓雲雲將這些記在心中,有時候工作勞累瞭,就想想爸爸媽媽,復盤曾經的那些日子。這幾年,爸爸變得凡事都愛和她商量,韓雲雲也樂意聽他絮叨。有時,爸爸還會看著她,說:“我閨女長大瞭。”這句話盛滿瞭一位父親對女兒的愛和驕傲。

如今,父母年紀大瞭,韓雲雲幾乎每天都給他們打電話,放假回傢全程陪護父母。與此同時,她也更加努力,成為開心麻花當傢花旦,功勛演員,因為她想讓父母看到她的成長和精彩。

2021年2月,電影《你好,李煥英》上映,很快創下全球票房佳績。片中,韓雲雲扮演李煥英的死對頭王琴,人氣飆升,好評如潮。韓雲雲的爸爸媽媽也去看瞭這部電影,和韓雲雲通話時,忍不住說:“閨女要註意身體,別太累,也別驕傲,走得穩很重要。”

現如今,父母也經常催婚,韓媽媽的方式是直接催,爸爸則經常說起哪傢閨女生瞭孫女孫子。韓雲雲發現父母老瞭,要像對孩子那樣哄著,隻好對他們說:“還沒遇到他,我也很想知道他在哪。沒遇到他之前,我好好努力,把自己修煉得優秀,才能遇到優秀的他。”

圈內的好友都誇贊韓雲雲開朗樂觀,充滿陽光正能量,韓雲雲的微博個人簡介裡寫道:“我是向日葵族,時刻迎向溫暖的太陽,保持昂首豁達的微笑。”韓雲雲說:“感謝我的父母,給我無限的夢想空間,用無盡的愛,支持我天馬行空地追夢。”

她也想告訴所有追夢的朋友,每條路都不容易,但隻要選對瞭適合自己的方向,就一往直前,遇到困難,也咬牙挺過來,堅持到底,夢想並不遙遠。

編輯/包奧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