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飆血壓型爭遺產:兒媳變情人,孫子變兒子

2020年8月25日,天熱得像著瞭火,劉再輝心煩氣躁地坐在辦公室。突然,他的手機響瞭,鬧哄哄的噪音中傳來一個驚恐的聲音:“小劉你快來,李淑蘭要跳樓!”他就知道,這遺產沒那麼好分!

為爭遺產,鬧到雞飛狗跳

劉再輝,湖南省邵陽市人,已經做瞭三年駐村輔警。除瞭協助警察辦理各類大小案件,他還有調節群眾矛盾的職責。這不,他現在就攤上瞭李傢這一樁遺產之爭。

還沒到李傢,他就遠遠聽到李淑蘭的哭喊:“劉芬你個毒婦!想霸著李傢的房產不放,沒門兒!你不過戶給小龍,我老太婆今天就死在你跟前!”蒼老的哭喊聲伴著“當當”的敲打聲在村子上空飄蕩。

李傢屋前的水泥坪裡已烏泱泱站滿瞭人,大傢都用仰望的姿勢看向屋頂,七嘴八舌地議論著、勸說著。李淑蘭站在三層樓的平頂上,花白的頭發在烈日下閃著銀光,她兒媳劉芬坐在大門口哭,幾個女人正在勸解。孫女李嬌站在一旁抹眼淚,孫子李小龍站在坪裡不斷地喊:“奶奶,你快下來!奶奶……”

李淑蘭72歲瞭,又患有高血壓糖尿病,如果真從這麼高的地方跳下來,後果不堪設想。“李嬸兒,你快下來,有問題我們坐下來談!”劉再輝一邊朝屋頂喊,一邊跟村支書使眼色。老支書會意,也跟著喊起來。趁著他喊話的工夫,劉再輝悄悄從樓道摸上瞭三樓。

屋頂周圍沒有護欄,李淑蘭背對著劉再輝,站在離邊緣不足一米的位置,正激動地跟老支書哭訴。水泥平頂被太陽烤得發燙,劉再輝顧不得腳板的耐受力,一步步慢慢朝她靠近,趁她還沒發現,從後面伸手一把將她抱住,然後死命往後拖。

村支書安排的幾個村民上來接應,半拉半拽把李淑蘭扶下樓。劉再輝松瞭一口氣,想起這陣子前前後後的事情,不免皺起瞭眉頭,這事情可真不好辦。

2020年8月3日,年僅48歲的李永健突發心肌梗死過世,留下老婆劉芬和一雙兒女以及年邁的老母親李淑蘭,還有在省城長沙買的一套住房和一個門面房。辦完喪事,李淑蘭就叫村領導出面協商,要求兒媳劉芬把房產全部過戶到孫子李小龍名下。劉再輝作為駐村輔警,也和村支書他們全程參與瞭這件事。

劉芬不願意過戶,這套房子是她和李永健這些年一起打拼買下的,是他們夫妻的共同財產,她是第一繼承人,婆婆哪有什麼權利指手畫腳?婆媳倆對此爭執不下,在辦完李永健的喪事後,婆媳就一直僵持著,最後直接鬧到老太太爬上瞭自傢樓頂,整出瞭跳樓逼過戶這樣一出戲碼。

安撫好李淑蘭的情緒,劉再輝和村裡的幹部開始做劉芬的思想工作,商量怎麼給李淑蘭吃一顆定心丸,劉芬同意每月給婆婆800元做生活費。劉芬誠懇地說雖然李永健走瞭,可她到李傢二十多年瞭,早把自己當成瞭李傢人,並保證一定會給婆婆養老的。

可李淑蘭不同意這個方案,她說按照農村子承父業的老規矩,兒子李永健的財產就得歸孫子李小龍繼承。孫女李嬌一個女孩,終究是要嫁人的,也不用繼承遺產。“現在這年頭,有夫有妻的都在外面亂搞,何況我崽已經沒瞭,怎麼留得住媳婦?”李淑蘭抹著眼淚,說出瞭她的擔心:她就是怕劉芬哪天帶著傢產改瞭嫁,她兒子這輩子的心血就白費瞭。因著這個念頭,她才一心要把房產過到孫子名下。

劉芬一聽號啕大哭:“李永健這剛一閉眼,你就想把我掃地出門嗎?我到李傢幾十年,我生兒育女任勞任怨,哪點對不住你瞭?說瞭給你養老還要怎麼樣?”婆媳倆互不相讓,不顧李小龍和李嬌的勸阻大吵起來。

矛盾升級,婆媳互爆隱私

面對這對據理力爭的婆媳,村幹部們也是勸得瞭這頭壓不住那頭,口幹舌燥無可奈何。李淑蘭見大傢不幫她說話,爆出瞭個驚天秘密:“劉芬根本就不是我兒媳婦!她沒有繼承權!”

大傢目瞪口呆望著這個老太婆,心想,這該不是老糊塗瞭吧?“你們別不信!”李淑蘭滿眼不屑地指著劉芬:“你自己憑良心說,你和我崽領證瞭麼?沒有結婚證就不是合法夫妻,就沒權繼承房產!”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劉芬,她的臉色很不自然,愣瞭半晌,她爆出個更大的秘密:“我沒有結婚證也是事實婚姻!你也別得意,要真按政策辦事,李小龍是你兒子!跟我和李永健沒關系!更沒有繼承權!”

“啊?”大傢夥看看婆婆,又看看媳婦,想從她們臉上看出玩笑的成分。然而,她們一臉嚴肅的樣子分明在告訴大傢,這一切都是真的!劉再輝望向老支書,老支書垂下眼瞼一聲長嘆。看來有內幕!

通過老支書的講述,劉再輝瞭解到劉芬和李永健都是二婚。1991年,離異的劉芬經人介紹,認識瞭李永健。在認識劉芬前,李永健有過一段婚姻,並且還沒正式離婚。

當時李永健前妻王倩外出打工,和一個工友發展成情人同居瞭。這事傳到村裡,鬧得人盡皆知。王倩幾年沒回傢,兩人又沒孩子,李永健不堪頭上佈草,要求和她離婚。可王倩先是以工作忙為由推托,後來幹脆失聯瞭。後來聽人說夫妻分居兩年以上,就可以自動判離,1992年,李永健和劉芬辦瞭酒席。

在當時的農村,辦瞭酒席甚至比領證更具權威。隻要拜堂成瞭親,所有人都認可這種夫妻關系。1993年,李永健突然接到消息,說王倩意外去世,李永健想著這下是喪偶瞭,和劉芬在一起生活更屬正常,加上法律意識淡薄,他們就一直沒有去補領結婚證。

1996年春,早起的李淑蘭一開門,發現大門口有一張舊毯子包裹著一個小嬰兒,還有幾件破舊的小衣服,和一張卷成筒的紅紙。打開紅紙,裡面包著一百三十八元錢,紙上寫著孩子的生辰,以及望好心人收留之類的話。

突然有人送瞭個孩子來,一直未孕的李永健和劉芬一開始不想要,感覺收養瞭這個孩子就是承認瞭自己不孕不育的事實。可李淑蘭一心要帶著,說難得是個男孩,再說鄉下有帶個孩子會帶來孕氣的說法,說不定養著這孩子,劉芬就真懷上瞭呢!

李永健和劉芬聽老娘這麼說,見孩子確實長得不錯,不忍他再挨凍,就由著她帶。這孩子就是李小龍,由李永健夫婦出錢,李淑蘭撫養,雖然不是親生,可李傢人待他很好。讓劉芬意想不到的是,孩子真的帶來瞭“孕氣”,沒過幾年,她真的懷上瞭!因為這一點,她對李小龍也更加疼愛,暗暗覺得這個孩子會給傢裡帶來福運。

2000年,劉芬生下女兒李嬌,並主動領瞭獨生子女證,沒再生育。

2002年,劉芬怕婆婆太過溺愛管不好孩子,把6歲的李小龍帶到身邊,和她一起生活。2003年,李小龍上學需要戶籍證明,可李永健那時正在競選村幹部,如果違反瞭計劃生育,競選就要受到影響。一傢人一合計,李淑蘭做主把戶口上到瞭她名下,做瞭她名義上的養子。

就這樣,李小龍的戶口上在李淑蘭名下,可實際卻一直和李永健一傢生活,叫他們“爸爸媽媽”。

劉再輝仔細查看瞭戶口本,李小龍確實和李淑蘭是母子關系,劉芬也承認她和李永健沒領結婚證。“劉芬和李永健沒領證,就不是合法夫妻;李小龍的戶口上在李淑蘭名下,法律上也不是李永健的兒子。”劉再輝拍著腦袋說,“這遺產可比預料的更難分,咋辦呢?”

老支書猛吸瞭兩口煙,煙霧像愁雲一樣遮住他的臉,甕聲甕氣地答道:“小劉啊,現在李淑蘭倒不尋死瞭,她要李小龍和她聯名狀告劉芬和李嬌非法占有傢產,準備打官司呢!”

劉再輝點點頭,這兩天他也聽說瞭這事。劉芬知道婆婆要告狀後,氣得見天就罵李小龍是白眼狼,早知道養大是來搶傢產的,還不如當初就讓他凍死呢!李嬌也對哥哥橫眉冷對,傢庭關系更加緊張。

一邊是奶奶,一邊是養母和妹妹,李小龍左右為難不好站隊,實在在傢待不下去,沒等開學就回瞭學校。

冰釋前嫌,愛要將心比心

事兒沒解決,隔天劉再輝又去瞭李傢。李永健在世的時候全傢都搬到瞭長沙市區,村裡的這個老傢基本隻有李淑蘭一人生活,現在李淑蘭和劉芬為遺產爭執不下,劉芬為圖個清靜,也躲在長沙沒回傢。

推開半掩的大門,屋內非常安靜,劉再輝叫瞭幾聲“李嬸”,才傳回李淑蘭幽幽的一聲回應。原來,李淑蘭身體本就不好,這麼一折騰血壓飆升,引發血糖也高出正常值一大截,路都走不穩瞭,整日躺在床上。

見狀,劉再輝趕緊聯系劉芬說明瞭情況,她立馬不計前嫌從長沙趕瞭回來,把李淑蘭送去醫院住院,和李嬌輪番照顧。

劉再輝再去醫院探望的時候,看見婆媳兩人雖然賭著氣,但劉芬還是親自給她喂飯、擦身,甚至清理大小便。李淑蘭躺在病床上,閉著眼睛流淚……

李淑蘭的這些變化,劉再輝全看在眼裡,思來想去,覺得不隻是單純要解決遺產問題,讓這一傢人和和氣氣過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現在的問題是,劉芬和李永健的關系到底受不受法律保護?李小龍到底算李傢的兒子還是孫子?為瞭弄清這些問題,劉再輝特意跑到縣法院請教專業人士,咨詢瞭專管民事糾紛的肖法官。

聽他把事情的來龍去脈一說,肖法官給出瞭權威解答。新《婚姻法》頒佈後,我國於1994年2月1日取消事實婚姻,這以後沒領證的就是非法同居,但之前未領證一起生活構成的事實婚姻一樣受法律保護。至於李小龍,雖然戶口上是李淑蘭養子,實際上卻和劉芬母子相稱,長期一起生活,法律承認他是劉芬和李永健的養子。

關系明確瞭,事情就好辦瞭。劉芬屬於合法妻子,李小龍也屬於合法養子,具有合法的繼承權。劉再輝分別聯系兩人說明瞭法律關系,劉芬聽到消息並沒有表現得很歡喜,李小龍也隻是沉吟片刻說:“嗯,好的,我知道瞭!”結果,第二天,李小龍就在學校給劉再輝發瞭電子函,以書面方式主動放棄遺產繼承,函件末尾,他說:“我隻願一傢人和好如初。”

接下來就是做李淑蘭的思想工作瞭,劉再輝馬不停蹄又去醫院看望李淑蘭,正趕上劉芬擰著毛巾在給婆婆擦臉抹手。旁邊那狹窄的躺椅,就是她晚上休息的地方。

趁劉芬去洗衣服的工夫,劉再輝和李淑蘭談心:“李嬸兒,現在這種情況,兒媳和孫子孫女就是你的親人瞭。你真的鬧得一傢人結瞭仇,老死不相往來又有什麼意思?你總擔心劉芬和你沒血緣關系,怕以後不管你,這感情其實和血緣沒什麼關系。你想想是不是這個理?”

李淑蘭聽他這麼說,抹著眼淚點點頭比劃道:“你說的也在理,可我還是跟小龍這孩子親。他這麼點大就是我帶著,看著他一點點長大的,在我心裡,他就是我親孫子,要送我上山的。”

原來是重男輕女的思想在作祟啊!“嬸啊,你隻顧小龍要緊,那李嬌呢?她也是你孫女啊!現在講男女平等,你這麼做叫她怎麼想?不是拉仇恨麼?”劉再輝繼續勸說,“我去法院問過肖法官瞭,劉芬和李永健屬事實婚姻,受法律保護的呢!再說你看劉芬這麼長時間沒回長沙,不就是怕你一個人在傢太孤單,想多陪陪你嗎?現在病瞭,不是她們娘倆在照顧嗎?劉芬每天守在這裡,吃不好睡不好,我看她人都瘦瞭一圈。”

“我,我這是老糊塗瞭啊!”李淑蘭捂住瞭臉,“這幾天劉芬守著我,我也想明白瞭,她是真心待我這老婆子啊!要碰到那些沒良心的,丟下我不管,我也沒辦法呢!”

看她態度改變,劉再輝趕緊把劉芬叫過來,說老人有顧慮也屬正常,畢竟唯一的兒子不在瞭,她有顧慮也是人之常情。當著婆媳的面,他把李小龍隻想一傢人和睦相處寧願放棄財產的電子函給她們看,兩人都失聲痛哭起來。

在劉再輝的開導下,劉芬主動提出把婆婆接到長沙,和他們一起住,除瞭按月給婆婆800元生活費外,還一次性給婆婆和李小龍25萬作為補償,以後老人的生老病死都歸她承擔。傢和萬事興,這個世界從來不缺算計,缺的是將心比心的純良。

輔警,可別看是非正式警察,卻也有不少精彩故事。

編輯/徐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