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醒醒!“放棄你一次的人,還會放棄第二次”

很多人都會對初戀念念不忘,甚至幻想有一天能舊情復燃。但舊情復燃真的美好嗎?湖南女孩張小美痛苦地說:“不!”

高速生死逃亡,源於當年舊情復燃

張小美,湖南人,生活在湖南一個二線城市。2020年7月的一個暴雨天,她蜷縮在一輛飛馳的越野車後備廂裡。

她喉嚨很痛,頭也很痛,顛簸的汽車讓她頭疼欲裂。但她顧不得這些,因為她已經被當成屍體裹在毯子裡,下一秒就要被拋屍瞭!她的精神高度緊張,用腳抵住車的側板,繃緊全身往下壓,盡可能增加摩擦力穩住身體,不在顛簸中被拋來拋去。

她右手在毯子的掩護下,摳掉瞭後備廂緊急開鎖的圓扣,手指扒在圓孔邊隨時準備,等待車開到人多的地方時,打開後備廂逃生。另一隻手則握緊著在後備廂摸到的開窗器,預備著萬一打不開後備廂,也要跳起來砸後備廂的窗戶,確保逃出去。

不知過瞭多久,張小美感覺車慢下來瞭,一個電子女聲傳來:“小型客車,15元。”是收費站!肯定會有警察,就是現在!圓孔內待命的手指馬上開始顫抖摸索,尋找可以按下去的地方,拼命地按。“嘭”的一聲,後備廂彈開瞭,張小美被包裹的毯子絆住,直接滾瞭下去。

她感覺不到痛,掙脫毯子爬起來,跌跌撞撞往收費站的窗口跑。後面的車猛地急剎,長按喇叭,四周都有聲音:“怎麼回事?是掉下來個人嗎?”接著,發動機轟鳴,哐當一聲,有人驚呼:“那個人闖關,跑啦!”

是的,開車的司機跑瞭。他叫何強,是張小美肚裡孩子的父親,她青蔥歲月的戀人,發現罪行敗露,強行闖關跑瞭!

辦公區跑出來兩個穿制服的男人,托著張小美的手臂往辦公區走去。面對警察的詢問,張小美下意識地說:“救命,救我……”另外一個工作人員掏出對講機呼叫高速公路110增援,請求出警堵截剛才的逃犯。

直到在辦公室坐下來,張小美才確信自己已經死裡逃生。她不受控制地全身發抖,值班人員問她:“你叫什麼名字,你能告訴我發生瞭什麼嗎?”“我叫張小美。”她哆嗦著說,一開口嗓子就火辣辣地疼,但她忍著疼痛,努力把最重要的話說出來:“他想殺我!”“誰?誰想殺你?”“何強。”“跑瞭的那個人嗎?”“是。”

“為什麼?他是你什麼人?”張小美一時語塞,眼淚嘩嘩往外流。

何強是她的初戀,自己懷瞭他的孩子,而這個男人怕曝光後失去榮華富貴!

很快,桌上的對講機響起,是高速公路110巡警,一個男人在叫:“抓到瞭抓到瞭,逃跑的那個人抓到瞭,我們直接帶回警局,等一下你們也一起過來做筆錄!”

做筆錄時,張小美向警察講瞭事件的前因後果:2019年的冬天,張小美的高中同學組織瞭一次畢業10周年的同學聚會。她聽說何強會去,自己打心眼裡不願參加。因為兩人從高中開始戀愛,一起考大學、畢業找工作,共處瞭7年最好的青春歲月。2015年,何強被公司老總的女兒倒追,張小美跟他吵架,何強口口聲聲說不會負心,卻暗地裡腳踏兩隻船。張小美將他趕出傢門,負氣分手。沒多久,何強真的和那個女生結瞭婚,很快飛黃騰達。張小美傷心難過,一直愛情不順。

她不想見何強,可同學們說,10周年很特別,全班少瞭一個也不行。張小美硬著頭皮去瞭。

“真愛”又出江湖:渣男套路如此拙劣

四年不見,何強衣著時尚,身材挺拔,意氣風發。開席瞭,大傢推杯換盞好不熱鬧,酒席過半,突然有服務生來通知張小美挪車,說她的車沒停好擋瞭道。

張小美滿腹狐疑地下樓。剛剛走近,就被躥出來的人嚇瞭一跳,是何強。

何強一把抓住張小美的手腕:“小美,是我找你。我怕你等一下直接走瞭,就沒機會和你說話瞭。”張小美甩開他的手,準備扭頭就走。“你看你從來都不給我機會說話,要是你當年聽我解釋,我們怎麼會這樣?我怎麼會賭氣結婚?”張小美沒吭聲,何強緊跟其後,哀怨地低訴:“我知道你恨我,我後悔瞭……”張小美不敢再聽下去,甩開他的手跑回酒樓。

飯局還沒結束,張小美就悄悄離開瞭,她怕再跟何強糾纏。可是從那一天開始,何強從同學那得到她的聯系方式,天天給她發微信。大段大段的文字,有懊悔、思念,還有尋而不得的悵然。張小美不敢回復。但即使她沒回應,何強還是天天給她送花,訂外賣、買奶茶。他會開著保時捷到公司門外等張小美下班,送她名貴禮物。

何強風雨無阻地堅持瞭兩個多月,疫情來瞭。他每天詢問張小美的體溫,那些緊俏的N95口罩、一次性防護服和酒精,他都是一箱一箱地送到張小美的住處。

2020年春節過後,張小美租住的小區出現瞭疑似新冠病例,一時間大傢如臨大敵。何強聽說後,立刻開車趕來,強迫張小美搬傢。“不要在這個時候和我爭行嗎?就當我是個老朋友,給你提供一個安全的暫住地,等安全瞭你再回來。”然而收拾瞭半天,何強幹脆把東西一丟,說:“去買新的吧,趕緊離開這裡。”

兩人來到一處高檔小區,上樓後一進門,張小美就愣住瞭,房子是她最喜歡的簡約北歐風,淺灰色沙發,白色長絨地毯,淺木色傢具,糖果色擺件。墻上掛的,桌上擺的,都是兩人相戀時拍的照片。張小美模糊記得,這一切,似乎是兩人多次憧憬過的傢園。一念至此,她滿眼淚意。

何強擁她入懷,“小美,這是我們的傢,我買的時候就寫瞭你的名字。我記得你想要的每一樣。你原諒我好嗎?”“你忘記你結婚瞭嗎?”張小美強迫自己冷靜。“我會離婚的,你相信我,你給我點時間,我一定會離婚的。”何強信誓旦旦,“我和她沒有感情,就是和你一時賭氣才結的婚,我早就和她分開住瞭。”

隔著時間的長河,張小美知道,那些情話都是套路、毒藥。可那一刻,她卻相信瞭。那一天,兩人像初戀一樣興奮和狂喜,此後每一天都像蜜裡調油,恨不得分分鐘都在一起。可感情再好,何強總是留一半時間回去住。何強解釋,還沒有辦完離婚手續,不要讓人抓到把柄,影響財產分配。

剛入6月,張小美一連幾天沒有胃口。兩天後,何強生日,張小美把懷孕診斷報告拿出來,何強沒有被嚇跑,反倒很開心:“太好瞭,我很喜歡這個生日禮物。”其實,在兩人交往時,張小美就為何強懷過兩個孩子,都因為沒能力撫養,忍痛打掉瞭。此刻,張小美眼看何強積極跟律師溝通,對未來充滿期待。

然而,離婚似乎進行得不順利。張小美能感受到,何強時不時地失神和皺眉。這邊離婚的事情遇阻,那邊更麻煩的事來瞭。何強因為疏忽,工作出瞭大的紕漏。他坐立不安,生怕丟瞭工作。

一天,何強早早下班,買瞭份小美愛吃的芝士蛋糕。吃完飯,他小心翼翼地說:“小美,我現在工作出瞭問題,她傢還願意幫忙,可要是她傢知道有這個孩子,那肯定就麻煩瞭。”“那你想怎樣?”“要不,孩子我們先不要?”

張小美一聽就生氣瞭,兩人吵瞭起來,最後不歡而散。

慘遭“殺人拋屍”,兩次掉進同一陷阱

從那以後,他們為孩子的事不斷發生爭吵,可每次都談不出結果。張小美故意給何強施壓,這個孩子自己要定瞭。她想借此讓何強離婚。何強見她執意留下孩子,再也沒瞭往日溫情。張小美一個人產檢,一個人面對所有事情,情緒越來越壞。

一個星期六早上,何強突然回來瞭,他疲憊地對張小美說:“她答應離婚瞭,下周就去辦手續。”張小美驚訝地問:“那……你的工作?”何強勉強笑笑:“不要瞭。”張小美又震驚又感動。“我分到一套別墅,”何強拉著她走向門口,“我帶你去看一看,順便慶祝一下。”

一路上,張小美明顯感覺何強心不在焉。就在兩人吃飯快結束時,何強走到張小美身後抱住她,手肘突然往上一抬,肘彎用力勒住瞭張小美的脖子。她被勒得說不出話,拼命用手掰開他。她難以相信:這個男人要殺她!她把眼睛一閉,頭一歪,屏住呼吸,人直接軟軟地倒向地上。就這樣,張小美眼前一黑,真的失去瞭知覺。再醒來時,她已經被毯子包裹著,被丟在飛馳的越野車後備廂裡。

聽她講完這段故事,兩位警察感慨說:“你太輕信這個男人瞭啊。等把他抓回來,我們就知道他到底怎麼想的瞭。”張小美點點頭,她太想知道答案瞭。

然而,當她詢問辦案警官時,警官告訴她:因為她和孩子阻擋瞭何強的前程,所以他才不得不這麼做。

最開始,何強確實動瞭離婚的念頭。可是,當咨詢律師,對方告訴他有可能凈身出戶時,他猶豫瞭;當他跟妻子提出離婚,妻子情緒激烈,把他關在傢裡不許他出門,還揚言要告訴雙方父母讓他身敗名裂時,他後悔瞭;當他工作出現巨大紕漏,董事長嶽父找瞭個老部下替他背鍋才保住職位時,他意識到榮華富貴帶給他諸多便利時,他清醒瞭;當他找朋友支招,朋友告訴他,如果孩子出生,他不僅會身無分文地被趕出傢門,還會在整個城市失去任何工作機會時,他害怕瞭……這個自私又貪婪的男人,他曾經因為前途放棄愛情,如今,他再次為瞭前途選擇放棄。見張小美態度決絕難以脫手,他不惜痛下殺手並打算拋屍荒野,以絕後患。

得知全部真相,張小美如墜冰窟,她不敢相信,自己深愛多年的這個男人竟如此惡毒!回到傢裡,她立刻預約瞭醫院做流產手術。她告訴醫生,哪怕今生無法再孕,她也要打掉這個孩子!

她終於清醒:舊情復燃是多麼愚蠢的事情,一個放棄過你一次的人,當然會放棄你第二次。自己傻傻地相信愛情,忽視瞭眼前人的懦弱、貪婪和殘忍,兩次掉進同一個陷阱,也是自己咎由自取啊!

辦案警官告訴她,何強因為謀殺未遂,證據確鑿,已經被檢察院起訴到法院。由於他謀殺孕婦的行為情節嚴重,預計刑期應該在10年以上。

惡人自有天收,而張小美也付出瞭慘痛的代價。

編輯/王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