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私奔丈夫攜巨款歸來:未經人苦,莫勸人善

消失5年的愛人,驀然回頭。他身攜巨款,認錯求和。她會怎麼辦?

愛人身患重病,兒子苦苦哀求,眾人道德綁架,她一定要以德報怨嗎?

晴天霹靂!帥氣老公人間蒸發

2020年6月2日這天中午,萬雪玲帶著兒子秦景軒應邀去表哥傢吃飯。

推開門,客廳裡的人都轉過頭來,緊張又期待地看著萬雪玲母子倆。萬雪玲驀然發現,客廳裡多瞭一個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就像多年前那個平凡的下午一樣,這個消失許久的男人突然又出現瞭。

萬雪玲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是2015年6月15日。下午,還在醫院值班的她接到老師的電話,說兒子秦景軒放學後一直沒人接。

萬雪玲沒料到,老公秦明晨就這樣消失瞭。

萬雪玲,1982年生於河南省周口市西華縣,父母一直開店做生意。2005年從河南中醫藥大學畢業後,她回到老傢的醫院做瞭醫生。

工作穩定後,父母四處托人給萬雪玲介紹對象。2007年9月的一天,介紹人領著秦明晨走進傢裡。萬雪玲還記得見到他的第一眼:1.85米的個頭,白凈帥氣,笑瞇瞇的。隻一眼,萬雪玲就心動瞭。但一想到秦明晨高中都沒畢業,在一傢私人公司做銷售,她又有些猶豫。

萬雪玲爸爸對小夥子很滿意。做媒的是萬爸爸的外甥女,和秦明晨老傢一個村,她說每逢村裡哪傢有紅白大事,他都忙前忙後,老一輩人都誇他懂事。秦明晨的老板萬爸爸也認識,他老板評價說:“秦明晨很精明,有經商頭腦,如果給他個機會,絕對能發展得很好。”

秦明晨幾乎每天都來傢裡給萬雪玲父母做飯並送到店裡,還跑前跑後幫忙張羅生意。鄰居都誇萬爸爸找瞭個又帥又勤快的好姑爺。萬雪玲爸爸力勸閨女:“妞,爸看人很準的,雖然他傢條件不咋樣,但這小夥會來事,絕對是生意場上一把好手!你上班他做生意,你又有錢又輕松,不比兩個人都上班要強嗎?再說,他各方面不如你,將來肯定事事依著你,不會欺負你。”

2007年底,萬雪玲與秦明晨成婚。一年後,萬雪玲生下瞭兒子秦景軒。2010年,在萬雪玲父母的資助下,秦明晨加盟瞭一傢省內線路的物流公司。

應瞭萬爸爸的預言,秦明晨果然把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條,買瞭車買瞭房,日子過得平淡而又滿足。

可是,秦明晨突然消失瞭,毫無征兆。

萬雪玲給所有認識的人打電話,還到轄區派出所報警。警方做瞭失蹤人口登記,也沒有太多線索。

日子在期盼與失望中一點一滴地流逝,萬雪玲每天在醫院、物流公司、傢裡三處穿梭,疲憊不堪。

一天,公司會計催萬雪玲說賬上沒錢發工資瞭。此刻萬雪玲才得知,這兩年公司行情不好,秦明晨失蹤後,這段時間基本沒錢進賬。

公司是秦明晨的心血,人找回來公司卻沒瞭,到時候怎麼向秦明晨交代?沒辦法,她隻好辭去醫院的工作,到物流上帶領著工人忙活,每天像個男人一樣穿著工作服指揮工人卸車、收貨、裝車、發貨,抽時間還得四處打聽老公的消息。

鄰居之間謠言紛紛,萬雪玲隻當聽不見。但每次從公安局回傢後,年邁父母和6歲兒子那從期待到失望的眼神,讓萬雪玲不忍卒讀。

2015年底的一天夜裡,突然有個陌生人加萬雪玲的微信。她一通過,立馬就收到瞭一大串秦明晨和一個陌生女人的不雅照及視頻,對方發完後立馬又拉黑瞭萬雪玲。

半年來苦苦尋覓的謎底終於有瞭答案,一直以來繃緊的神經一下子斷瞭,萬雪玲委屈、憤怒、不服,她大病瞭一場。她父親也懊悔自己聰明一世糊塗一時,看走眼瞭,挑瞭這個所謂的“好姑爺”。

那個女人經常換不同的號碼打過來辱罵萬雪玲,萬雪玲不堪其擾,準備離婚。律師讓萬雪玲把那個女人的謾罵和挑釁都錄音保存下來作為證據。

全傢人過瞭一個愁雲慘淡的春節。禍不單行,年後省城物流總公司宣佈因經營不善破產,各地分公司也隻好停業,30萬元押金也要不回來瞭。

老公私奔,醫院的公職被辭,生意被迫停業,更受折磨的是每天半夜那個女人的謾罵……重重壓力之下,萬雪玲患上瞭嚴重的抑鬱癥。

2015年12月4日下午,萬雪玲把兒子送去父母那裡後割腕自殺。萬媽媽打電話一直沒人接,慌忙趕過去,看到萬雪玲已經昏迷,床邊淌瞭一地的血。她嚇壞瞭,瘋狂地叫來鄰居把女兒送進瞭醫院.

醫院裡,年邁的父母圍著她哭泣,父親邊流淚邊責罵她,說她為一個渣男不值得搭上自己的命,一切困難他們會陪她面對,他們還指望老瞭讓她伺候呢。萬雪玲第一次放下偽裝,暢快地流瞭很多淚,並下定決心活下來,而且要活得精彩!

歲月靜好?幸福都是偽裝而來

這一切,萬雪玲都瞞著兒子秦景軒。萬雪玲騙兒子,說他爸爸到國外務工,等賺到錢後就會回傢。萬雪玲也有瞭逆反心理:“我死都不怕,還怕你們?我就不離婚,讓你們這對狗男女幹著急。”

為瞭換一個環境,也為瞭避免兒子受流言蜚語的影響,2016年初,萬雪玲帶著兒子來到杭州投奔表哥,她摒棄瞭以前的一切聯系方式,決定從頭開始。

表哥表嫂非常熱情,給他們找房子買生活用品,還托關系給秦景軒在附近的小學報上瞭名。

萬雪玲聽從表哥的建議,結合自己的中醫背景,開始做植物理療藥品的代理。經過兩年多沒日沒夜的努力,萬雪玲開瞭自己的店面,建立瞭自己的團隊,也有瞭不錯的收入,笑容重新回到瞭臉上。

但在夜深人靜時,萬雪玲也會問自己:秦明晨當年拋妻棄子一走瞭之,到底是為瞭什麼?她並沒有真正放下。她更不願意承認,憋著一股勁賺錢,有一個原因是:“那個女人不是有錢嗎?我也不差。”

秦景軒在愛的謊言中長大,變成瞭陽光大男孩。他相信爸爸不久就會回國,和一傢人團聚……

2020年的6月2日,秦明晨終於回來瞭。看著孩子在旁邊,萬雪玲強忍著內心的憤懣才沒有失控。一頓飯她吃得食不知味,神思恍惚。秦景軒倒是很快就和他爸爸熟悉瞭起來,開心得端著碗等爸爸夾菜,舉著可樂頻頻向爸爸敬酒。硬是挨到孩子去學校瞭,萬雪玲才爆發,聲嘶力竭地質問秦明晨當年為什麼要一走瞭之?這些年他都幹什麼去瞭?

秦明晨流著淚向大傢講述瞭這幾年的經歷:當年他在一個微信交友群裡認識瞭一個江蘇的單身女老板,談得很投機,對方說能幫助他更好地發展。而他恰好也厭倦瞭傢裡一成不變的生活,還有萬雪玲的強勢與壓力,腦子一熱就走瞭。其實不到半年,他就後悔瞭。但是錢沒賺到,他也不好意思回來。事已至此,他隻好渾渾噩噩地往前走。

女老板經濟條件很好,開始時很想和他結婚,但萬雪玲拖著不離,她也沒辦法。後來倆人激情不再,女老板對結婚的事也不是很在意瞭。

三年前,秦明晨患上瞭脂肪肝。2020年初,病情加重,轉為肝硬化。女老板對他沒瞭耐心,與他分瞭手。他一個人默默躲著治病,直到最近,實在是想兒子想萬雪玲,這才到處打聽厚著臉皮回來。

沒等他講完,萬雪玲的眼淚洶湧而出,罵道:“你有病是老天看不過去,是你的報應!”

秦明晨“咚”的一下跪在萬雪玲的面前,從上衣口袋掏出一張銀行卡:“收……收下吧,給孩子花。”萬雪玲定定地看著他,那麼高的個頭卻又那麼猥瑣,滿臉淚水與鼻涕,臉上寫滿瞭疲憊,眼神躲躲閃閃。這還是那個曾經被鄰居親人稱為高大帥氣意氣風發的俊姑爺嗎?萬雪玲突然覺得自己這些年死撐著不離婚、暗暗地較勁是多麼的可笑。她擦掉臉上的淚,冷淡而又清晰地對他說:“五年前我們就應該把離婚辦瞭。”說完,她轉身毫不猶豫地大步離開。

秦明晨拋妻棄子出軌這麼多年,親戚朋友人盡皆知,萬雪玲以為離婚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瞭,她實在沒想到勸和的人來瞭一撥又一撥。

彼此放過,釋懷是真正的成長

當天晚上,表嫂就把萬雪玲約瞭出去。表嫂開門見山地說:“你這些年吃的苦我們是看在眼裡的,不過現在他回來瞭,你還是要想想到底怎麼做對孩子的傷害最小。這些年,軒軒可是一直盼著爸爸。我問瞭,他卡裡有70來萬,準備都給你和孩子,也不算是完全沒良心。你就當他出國掙錢去瞭。”

萬雪玲回表嫂說:“如果不是那個女人嫌棄他,他會主動求和我們母子嗎?這些年他何曾想過我們?”

表嫂嘆瞭嘆氣:“他確實錯瞭。不過你這麼多年沒離婚,不也在等他嗎?少年夫妻老來伴,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不,不是等他。”萬雪玲正色道,“我隻是不想便宜瞭他們,反正我也不急著結婚。”

第二天,大姑姐秦明燕居然從河南趕到瞭杭州。她哭著勸萬雪玲:“一日夫妻百日恩,他現在也知道自己錯瞭,更何況他現在還帶著錢回來求你,你就原諒他吧。這麼多年都沒離,其實你對他還是有感情的不是?他現在病瞭,如果沒人照顧估計活不瞭多久。那你怎麼對孩子交代呢?別折騰瞭,一起好好過日子吧,免得孩子長大瞭埋怨你!”

萬雪玲不想多解釋什麼:“姐,如果姐夫這樣,你會原諒他?我沒有那麼高尚,我做不到,5年來我一個人把孩子拉扯大,我對得起你們秦傢!”看到萬雪玲油鹽不進,秦明燕隻好哭著走瞭。

閨蜜萬靜也給她出主意,在微信上和她聊瞭老半天:“既然他拿回來那麼多錢,你就裝著和他和好算瞭。等錢拿到手,管他以後怎麼樣!”

萬雪玲知道萬靜是為她著想,但是那樣她不也成瞭自己痛恨的那種人瞭嗎?

隻有萬雪玲的爸媽體諒她:“妞,不管你怎麼選擇,我們都會站在你身後,我們都會支持你!”

萬雪玲誰都可以不顧,但兒子一定要管。秦景軒這些天和爸爸相處融洽。他不能理解為什麼日思夜想的爸爸回來瞭,媽媽卻要和他離婚。他更不能接受媽媽解釋的分開時間太久瞭感情沒瞭。秦景軒說:“爸爸這些年在國外也很孤單很辛苦啊。”

一個謊言要用無數個謊言來圓,萬雪玲實在編不下去瞭,隻能斟酌著告訴兒子,這些年,其實秦明晨並不是在國外工作,而是和別人在一起生活。

秦景軒還是乞求萬雪玲:“媽媽,你能不能原諒爸爸?他病瞭,那麼可憐。我們兩個一塊照顧他,好不好?”看著兒子淚流滿面,萬雪玲的心像刀剜一樣。但是當年老公失蹤時的那種恐懼和茫然,還有被背叛的恥辱和委屈,一個人帶著兒子從無到有的艱辛,讓萬雪玲實在無法釋懷。

秦景軒打電話叫來老傢的外公外婆,讓他們幫忙勸媽媽。萬雪玲爸爸說,軒軒已經12歲,不要再把他當小孩子一樣瞞著瞭。

萬爸爸從萬雪玲結婚講起,講到那個女人的肆意挑釁,秦明晨走後萬雪玲在生意上的艱難,特別是萬雪玲的自殺……秦景軒一下子被震撼瞭,他終於知道瞭為什麼媽媽手腕上有兩道傷疤。

萬雪玲小心翼翼地觀察著,以為兒子會崩潰。但孩子總是比大人想象的要堅強。沉默瞭幾天後,秦景軒說,他明白,爸爸給媽媽的傷害已到骨子裡,非要苛求媽媽原諒,那也是對媽媽的傷害。

“媽媽,爸爸做錯事情瞭,他就得負責,老師教育我們要做有擔當的人,我支持你。但是我會去照顧爸爸,希望你不要生氣!”萬雪玲欣慰地笑瞭。

秦明晨依舊不同意離婚。萬雪玲告訴他,彼此放過,她可以原諒他,可以做回朋友,甚至他病重瞭她可以和孩子一起照顧他。他凈身出戶,但他帶回來的錢她不要,留著治病吧。如果非要逼她起訴的話,她手裡有足夠多他出軌的證據。

秦景軒也勸說爸爸離婚,並承諾一定會照顧他。秦明晨同意瞭。

10月14日,走出民政局大門,看著手裡那個紫紅色的本子,萬雪玲長出瞭一口氣,終於放下瞭背負瞭五年多的包袱。抬頭看,天空是那麼藍,空氣中飄來陣陣桂花的香氣,她相信,明天一定更美好!

編輯/李雪蓮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