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殺人犯”的命運非玄學:逃亡12年逃瞭個寂寞

山東省日照市的一名小夥子到廣州市打工時攤上“命案”,隱姓埋名,逃亡瞭12年。他不敢戀愛,很少出門,當他再一次因故意殺人案被警察抓獲時,他才意外得知,命運跟他開瞭一個大玩笑——

高考落榜賭氣南下,闖下大禍星夜逃亡

2008年8月1日,這是王宏彬一生難以忘卻的日子。他從廣州市花都區一個小區出租房內慌慌張張地跑瞭出來,緊急打瞭一輛車趕往長途汽車站。他心中隻有一個念頭,快跑,越快越好!離廣州越遠越好!

這一天是建軍節,王宏彬打工的電子廠,軍人出身的廠領導那天中午特地讓食堂改善夥食,給工人們蒸瞭肉包子。饑腸轆轆的王宏彬一口氣吃瞭8個,還想繼續吃,被食堂管理員攔住瞭。管理員怕他把胃撐壞瞭,給他打包瞭兩個,讓他過會兒再吃。王宏彬就把包子帶回瞭宿舍。

此前,王宏彬從山東省日照市老傢來到廣州打工還不到一個月,就與合租房的室友鬧得很不愉快瞭。本來,這一年是王宏彬第二次參加高考,在準備高考的關鍵時刻,他和繼母吵瞭一架,結果高考發揮失常,名落孫山。

高考成績出來後,父親王文江賭氣讓他去建築工地打工。王宏彬幹瞭一個星期,就腰酸腿痛苦不堪言,他開始後悔瞭,想復讀一年再考。哪知道,父親生氣地說:“你現在知道打工苦瞭,早幹嗎去瞭?”繼母在一旁冷冷地說:“復讀有什麼用?還不是白白地浪費錢!”

王宏彬氣得和繼母大吵瞭一頓,繼母指著他的鼻子讓他滾蛋,傷心的王宏彬當即收拾東西想離傢出走。

王文江見兒子一點不服軟,氣急敗壞地說:“你走瞭就不要回來!”他本意是想鎮住兒子,沒想到他竟然真的走瞭。這個賭氣的決定,讓王文江在以後的日子裡悔斷瞭腸子。王宏彬沒有去找媽媽,他知道父母離婚後,媽媽一直鬱鬱寡歡,他怕媽媽知道自己的遭遇後更加難過。他去找要好的同學借瞭1000元錢,直接坐車去瞭廣州。

王宏彬有個堂姐在廣州打工,但是他出來匆忙,沒有要到堂姐的電話。眼看所剩的錢不多,王宏彬隻好找瞭一傢電子廠打工。正好有個工友想找人合租,王宏彬就搬到瞭工友剛租的兩居室。

為瞭省錢,王宏彬早上和晚上幾乎不吃飯。室友每天晚上在租房裡做飯,有時候叫他一起吃,王宏彬不好意思,推說自己不餓。但他經常半夜餓得睡不著,有時候實在餓急瞭,他就去室友廚房裡找點吃的。次數多瞭,室友就有些討厭他。而且因為手上的錢不多,王宏彬的日常用品也是經常蹭室友的,雖然他從心裡愧對室友,但他卻不想把自己的遭遇說給別人聽。

當天夜裡,王宏彬的胃部不太舒服,他去廚房找熱水,想順便把包子熱瞭,放在被窩裡,第二天早上吃。哪知道,包子還沒熱透,室友就進瞭廚房,說他大半夜的不睡覺,耽誤別人休息:“你這個人,讓你一起吃飯總說不吃,半夜三更再起來偷吃,擾得別人也睡不安穩。你明天就搬出去吧,我親戚要來住。”

王宏彬嚅囁著說:“我已經交瞭一個月的房租,不到日子,你不能將我趕出去吧?”室友生氣地說:“你住瞭二十多天,連個衛生紙都不買,還好意思提剩下幾天的房租。我當初就不該收留你這種窮鬼。”

室友最後一句話,將王宏彬惹怒瞭,兩人吵瞭起來。室友發現瞭王宏彬帶回的食堂包子,說他手腳不幹凈,王宏彬被徹底激怒瞭,沖上前去,兩人廝打在一起。室友很快就占瞭上風,將王宏彬壓在身下,用拳頭猛擊他的頭部。

王宏彬被打得眼冒金星,伸手從旁邊摸到一個啤酒瓶,對著室友的臉部狠狠地打瞭幾下,室友當即滿臉是血(據後來警方分析,當時室友應該是鼻子被打傷瞭,流的鼻血)地從王宏彬的身上栽倒下去,不省人事。

看到室友一動不動,氣息全無,王宏彬以為把人打死瞭,他嚇得渾身簌簌發抖,決定逃亡。他連工資都沒敢去結算,就把手機卡扔進瞭垃圾箱,從此踏上瞭逃亡之路。想到火車上人多,他不敢坐火車,選擇瞭坐汽車。

又是原生傢庭之痛,逃亡路上顛沛流離

王宏彬從廣州坐汽車到韶關,再從韶關轉車到長沙,折騰瞭一周多才到濟南。日照他是不敢回瞭,他在電子廠打工時,身份證上留的就是日照市的地址,他覺得警察應該早就在日照等著他瞭。

這一路,王宏彬不敢住旅館,更沒錢住旅館。為瞭省錢,他餓瞭就趁著沒有人時,到垃圾箱翻些食物充饑;晚上,他就睡在橋洞裡,好在正值盛夏,天不冷,他才熬瞭過來。

一次次,對著街上的路燈,他想自己的媽媽,可是他不敢給媽媽打電話,他擔心媽媽的電話會被監聽,打過去自己就會被抓到。

在14歲之前,王宏彬一直生活得很幸福。母親龐燕是日照市一傢醫院的護士,父親王文江在日照市建材市場開瞭一傢建材商店。王宏彬從小就很聰明,學習成績優異,老師們一直認為他會考個好大學。沒想到,在他初三那年,父母的婚姻亮起瞭紅燈。

父親王文江和年輕的女店員搞到瞭一起,被龐燕抓瞭個現形,龐燕沖上去廝打小三,卻反被王文江斥責沒素質,要和她離婚。受瞭羞辱後的龐燕,當天夜裡吃瞭半瓶安眠藥,幸虧被王宏彬發現,才將母親送到醫院,搶救瞭過來。

王宏彬14歲時,父親和母親辦瞭離婚手續。離婚前,父母征求兒子意見,問他以後願意隨誰生活。王宏彬卻不容置疑地對父母說:“我是男孩子,跟著爸爸過,就沒人敢欺負我。”兒子的選擇出乎父母的意料,龐燕黯然神傷。

龐燕離婚後,她對男人寒瞭心,一直沒考慮再嫁。而王文江和女店員結婚後,小三第二年便給他生瞭一對雙胞胎兒子。

父母生活差距如此之大,王宏彬看在眼裡,恨在心上。他在傢裡處處和繼母作對,無心學習,成績一落千丈。中考時,他沒有考上高中,王文江給學校送瞭兩萬元的贊助費,才讓他上瞭高中。

2007年冬至,是王宏彬19歲的生日。父親王文江和繼母忙著那對雙胞胎弟弟,忘瞭他的生日。王宏彬生氣之下,就邀瞭幾個校外的混混去酒吧買醉。接到學校老師電話後,父親和繼母找到酒吧,王宏彬沖到父親面前,揮舞著拳頭說:“我恨你們,我選擇瞭跟你生活,是因為我想慢慢地折磨你們,你們不讓我好過,我也不會讓你們活得舒心!”

王文江這才知道,兒子選擇跟他生活,就是為瞭攪散他的第二次婚姻。王宏彬和繼母的關系徹底鬧僵。2008年高考,王宏彬落榜瞭。復讀遭拒後,他這才賭氣來到廣州打工……

如今,王宏彬又輾轉來到大連、沈陽等地,他在一個建築工地撿到一個與自己長相有些相似的身份證,從此他就用這張身份證坐車、住宿、打工。

有瞭這張身份證,他心裡有瞭點底氣。2011年,他輾轉來到煙臺,在碼頭上給人裝卸貨物。

2012年深秋的一個晚上,王宏彬下班騎著電動車回出租屋,聽到海邊有淒厲的呼救聲。回頭一看,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在海水裡撲騰,岸邊一個年齡相仿的少年急得大叫,但不敢下水。王宏彬一頭紮進水裡,把小姑娘救瞭起來。

原來,這是一對早戀的情侶,兩人鬧情緒,小姑娘賭氣跳瞭海。少年不會水,如果沒有王宏彬相救,後果不堪設想。報社記者聽說後張羅著要采訪他,王宏彬嚇得一宿沒睡,最終堅決拒絕瞭采訪。

小女孩的父母後來到碼頭上找到瞭王宏彬,小女孩的父親是當地的一個漁政領導,他建議王宏彬承包一個漁船,穩賺不賠,可以幫他貸款。王宏彬聽說承包戶必須要去漁政部門和船警處核實身份辦理手續的流程後,嚇得立馬退縮瞭。

後來,王宏彬看別人倒騰海鮮能掙點辛苦錢,他也試著從碼頭上進海鮮去市場賣。慢慢地,他摸清瞭賣海鮮的路數,在煙臺一個海鮮批發市場租瞭攤位,漸漸攢瞭一些錢,又開瞭自己的海鮮店。

2013年春天,王宏彬用撿來的身份證在煙臺市買瞭一套小房子,算是在這個城市有瞭立身之地。

2013年7月,實在是想念母親的王宏彬,用一張不記名的手機卡給母親打瞭電話。電話一接通,母親就激動得大哭,原來這麼多年,她找瞭很多地方,以為兒子失蹤瞭,再也見不到兒子瞭。經此打擊,龐燕抑鬱成疾,2011年秋天查出腎衰,慢慢發展成尿毒癥,隻有靠每周一次的透析維持生命。由於不能上班,龐燕隻好提前病退,靠王宏彬姥姥和親戚接濟度日。

王宏彬告訴母親,自己在外面攤上瞭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自己的消息,他會定期給母親轉生活費和治療費用。王宏彬怕別人認出自己,平時總戴著帽子,和人交談很謹慎,生怕說漏瞭嘴,也一直不敢談戀愛,怕東窗事發,耽擱對方。

“反正已有案底在身”,命運開瞭個大玩笑

2020年5月,王宏彬在進貨時結識瞭一個叫劉陽的女孩,22歲的劉陽來自山東省榮成市,在一傢飯店做服務員,兩人互生好感。王宏彬心裡也渴望著一份美好的感情,但又擔心命案在身,自己隨時會東窗事發。在猶猶豫豫中,兩人談起瞭戀愛,在王宏彬的房子裡同居。

同居兩個多月後的一天晚上,王宏彬喝多瞭,醉酒中,他痛哭流涕,絮叨著說自己身上有人命案底,有傢不敢回,母親病重,他也不能回到母親身邊照顧。劉陽嚇瞭一跳,她這才明白,王宏彬為什麼30多歲瞭還不著急和自己登記結婚。

劉陽的哥哥劉旭在榮成市開瞭一傢小公司,2020年8月,劉旭投資失誤,眼看著資金鏈斷瞭,劉旭向職工融資200多萬元,並向高利貸借瞭30萬,結果到期卻還不上瞭。而劉旭如果被判刑,公司就要徹底破產,全傢都瘋瞭一樣幫劉旭籌錢,父母拿出瞭養老的本錢,嫂子把買的保險都抵押出去瞭,但還差80多萬,父母哭著讓劉陽幫忙想辦法。劉陽實在沒有轍瞭,她哭著向王宏彬求助。

王宏彬說自己也沒有錢,隻有5萬存款。劉陽一聽就急瞭:“我哥哥是我父母的精神支柱,如果這次籌不到錢救他,我父母會挺不住的。求求你用房子抵押貸款,救救我們全傢吧!”

2020年國慶節這天晚上,鄰居們都在窗前觀看煙花,王宏彬卻和女友劉陽在傢裡激烈地爭吵。王宏彬不同意抵押,他怕抵押收不回來,更怕辦手續時暴露自己的身份。劉陽脫口而出:“你若不幫忙,就別怪我不客氣,別忘瞭,你是有命案在身的逃犯……”

聞聽此言,王宏彬這才知道,自己酒後失言,劉陽已知道自己的案底!王宏彬不想坐以待斃,他若坐牢,正在透析等待腎源的母親便失去瞭依靠,那便是死路一條。

眼看著劉陽絲毫不讓步,沖動之下,王宏彬竟產生瞭殺死劉陽再次逃亡的念頭。他去廚房將菜刀別在瞭褲腰上,沒想到,菜刀沒別穩,從王宏彬的腰間跌落下來。

劉陽回過神來,轉身就跑,並大喊救命。王宏彬想,反正已經有案底瞭,便撿起地上的菜刀追上去,朝著劉陽的後背砍瞭兩刀。劉陽一把拉開瞭防盜門,沖到樓道裡,大喊:“救命啊!”

鄰居見劉陽渾身是血,連忙將她拉進房中關閉房門,並打110向芝罘區公安分局報警。

見劉陽躲進瞭鄰居傢,王宏彬再次出逃,但他還沒有逃出煙臺,就被抓捕歸案。在審訊中,逃亡瞭12年的王宏彬實在是逃累瞭,加上女友劉陽已經知道他逃亡的真相,他幹脆把12年前的案底全部供述出來。

警方立馬開始調查,但網上通緝人員沒有找到王宏彬的名字,隻查到瞭他逃亡後傢人報失蹤的記錄。而他當年打工的廣州市花都區警方,也沒有當年命案的立案記錄。經深入瞭解,才知道當年室友根本沒有死,隻是被打昏瞭,臉上受瞭一點輕傷,而且因為是室友先動手打人,對方蘇醒後竟都沒有報警。

逃亡瞭12年的王宏彬至此才知道,自己壓根就不是一名逃犯!他不禁為自己的命運唏噓,更為自己起意欲殺害劉陽而痛悔。幸好,劉陽逃離生天,否則,王宏彬的人生真的就由“逃亡”走向死路,徹底沒有瞭回頭路。

目前,此案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除犯罪嫌疑人外,其餘人物均為化名。)

[編後]12年前的逃亡是子虛烏有,12年後的罪惡才是永遠的污點。任何時候,逃避都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勇敢面對才是,否則將付出更多的代價。

編輯/柴壽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