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有生之年系列:我幫自殺的婆婆鬥情敵

2019年大年初六,宋玲的婆婆自殺瞭。為瞭給婆婆向小三復仇,宋玲精心策劃瞭一場大戲……

嫁到闊氣婆傢,意外發現婆婆的秘密

宋玲,1989年出生於河南省鄭州市。三歲時,她的母親因病去世,半年後,父親續娶。繼母生下兒子後,待她愈發苛刻。讀大學時,她認識瞭鐘樂,一個靦腆秀氣的江南男孩。他不愛說話,就愛打遊戲。2014年,宋玲和鐘樂結婚,並回瞭他的傢鄉。

那裡是著名的旅遊景點,幾乎傢傢都做點小生意。鐘樂傢也不例外,他父親經營著三傢民宿,一條遊船,一傢特產店,近兩年來,傢裡的經濟狀況在當地更是首屈一指。

剛回他傢時,宋玲和鐘樂都沒有工作,公公讓他們幫他打理生意。宋玲同意瞭,一邊在民宿上班,一邊繼續復習司法考試。鐘樂堅持創業,折騰瞭大半年,欠下50萬,還是他媽幫著還清瞭債務。被爸爸責罵後,鐘樂天天窩在傢打遊戲,他爸對他更失望瞭。

2015年6月,宋玲懷孕瞭,且孕反嚴重。經理高琳熱心地勸她回傢養胎,宋玲同意瞭,公公每月給她一萬塊零用。宋玲懷孕後,請瞭一個保姆,費用也是公公付。婆婆在小兩口住的那棟樓買瞭一套二手房,很快就住瞭進來。宋玲懷孕害口,想吃傢鄉的燴面。沒想到,第二天婆婆就給她端來一碗親手做的燴面。

在傢養胎時,宋玲想再沖一把司考。婆婆不僅鼓勵宋玲,還為她創造條件讓她全身心地復習。

2016年3月,宋玲生下女兒綿綿,公公說瞭句“抓緊時間生二胎”,扔下一個大紅包就走瞭,宋玲第一次覺得錢如此燙手。鐘樂也不滿意,婆婆倒是很開心。

女兒出生後,婆婆凡事親力親為,對宋玲母女倆也很疼愛,也常講起她年輕時的事。

婆婆的娘傢在武漢,多年前公公是采購員,去武漢采購時跟婆婆看對瞭眼。婆婆不顧傢人反對遠嫁至此。結婚初始,兩人還是很幸福的。後來公公生意越做越大,人也越來越忙,回傢的次數越來越少。偶爾婆婆會望著窗外發呆,顯然有心事。

宋玲聽到過公公在外包養女人的風言風語,可她也親眼見到公公給婆婆買過很多貴重的首飾、衣服和手包。就像這次,婆婆想來陪她,公公二話不說,就買瞭她傢樓下一百三十多平方米的大房子。婆婆年輕時因勞累導致流產,公公就抱養瞭鐘樂,讓她一直在傢休養。這麼體貼又舍得為老婆花錢的男人,怎麼可能是傳言的那種人?宋玲不信。

有一次,宋玲和老公因為他玩遊戲不管孩子的事又吵瞭一架。宋玲委屈地哭瞭,婆婆自責地說,都怪自己太慣著兒子,還鼓勵宋玲要有自己的事業。

於是,孩子滿一周歲以後,宋玲又去瞭民宿幫忙,學習各種經營業務,也包括看賬。高經理還是像以前一樣熱情,她還調侃宋玲什麼時候生二胎,再追個兒子。可隻過瞭一個月,民宿就發生瞭一件大事。

高琳向公公匯報,說宋玲搞錯瞭一筆賬,損失達上百萬。宋玲努力解釋,提出請專業會計師來核賬,高琳後來又說是財務弄錯瞭,冤枉她瞭。公公也沒再說什麼,但明顯感覺不再像原來那麼信任宋玲瞭。

宋玲懷疑是高琳從中搗鬼,可她之前對自己一直都很照顧,又是給鐘樂買限量手辦,又是給綿綿買高檔嬰兒用品,怎麼看也不像那種人啊?她也沒有理由對付宋玲呀?宋玲心灰意冷,不再去公公的民宿上班。通過司法考試後,宋玲掛靠在一傢律所,也陸續參與瞭一些案件,積攢瞭些法律經驗。

婆婆勸宋玲吃一塹長一智,還是應該學些財務知識。經歷上次一百萬的風波,宋玲更意識到懂財務的必要。於是,她又拿出備戰司考的勁頭,埋頭苦學財務知識。宋玲忙於這些時,鐘樂譏諷她放著好日子不過,瞎折騰。他心安理得當米蟲,宋玲可做不到。

2018年10月的一天,宋玲偶然發現婆婆床頭有治療抑鬱癥的藥,婆婆卻說好多年瞭。宋玲心疼地安慰瞭她許久。婆婆說,她打算明年回武漢,她的閨蜜薑琪的丈夫兩年前去世瞭,薑琪和她商量好瞭一起去養老院安度晚年。“那公公怎麼辦?你還有鐘樂,還有我和綿綿啊!”宋玲有些著急。婆婆拍拍她的手,突然說,讓她提防著點高琳。宋玲不明所以。

喜慶春節染血,憤慨公公的風流韻事

2019年2月10日,正月初六。晚飯後,公公仍舊沒有回傢,鐘樂跑回樓上玩遊戲。宋玲陪著婆婆聊天,婆婆突然拿出兩個錦盒,宋玲打開一看都是金首飾。

婆婆說,這是用她這些年攢的私房錢買的。宋玲不要,婆婆硬把盒子塞進她的包裡,又叮囑千萬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看宋玲疑惑不解,婆婆猶豫瞭片刻,給她看瞭手機上的幾條消息。婆婆的手有些顫抖,宋玲趕緊接過來,仔細一看頓時三觀都要被震碎瞭。

那是一個小號,上面的信息不堪入目,什麼“黃臉婆,不下蛋的母雞,你怎麼還不去死?你養廢瞭兒子,還有臉瞭?”“別以為你有個孫女,就保險瞭,鐘總早說瞭兒子是抱來的不爭氣,孫女更是外人,別指望能分到一分錢!”“鐘總讓我為他生個兒子,我這胎指定是兒子。”字裡行間全是挑釁與不屑,甚至還有詛咒宋玲女兒的話,宋玲被氣炸瞭!

婆婆說,公公以前有時也夜不歸宿,但大多是逢場作戲,自從高琳來瞭以後,公公的態度明顯發生變化。公公一句“想要自己的孩子”,就堵住瞭婆婆的嘴。婆婆性格懦弱,兒子又靠不住,又沒有什麼娘傢人,一直鬱鬱寡歡。她也想過離婚,可又覺得太便宜瞭高琳。高琳大概是猜到瞭,最近半年來不僅常用小號發微信侮辱婆婆,還曾找上門來逼宮。所以,她決定回武漢和閨蜜一起養老,眼不見心不煩。

宋玲平時一心在女兒身上,竟完全不知道還有這些,暗暗自責。婆婆又說高琳就是沖著鐘傢的錢來的。她長嘆一聲:“鐘樂不求上進,不辨是非,我指望不上他瞭,怕是你也指望不上他,說句心裡話,你要是想離婚就離吧,我支持你。”其實宋玲對鐘樂的不滿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瞭,隻是因為女兒,還在猶豫。

頓瞭頓,婆婆神色黯然地說:“薑琪死瞭,今天早上突發腦溢血,來不及搶救,人就沒瞭……”宋玲和婆婆聊完後,宋玲和孩子返回樓上的傢中。伺候孩子睡著後,她總是心神不寧。宋玲越想越不對勁兒,又匆匆返回婆婆傢。客廳、臥室、廚房裡都沒人。

當她推開衛生間門時,發現婆婆呈一種奇怪的姿勢跪坐在地上,脖頸上懸著絲襪,絲襪的那頭綁在水龍頭上。婆婆自殺瞭!震驚、恐懼、難過……幾種情緒在一瞬間沖上腦門,宋玲愣在那裡,不知所措。

半晌,她醒過神來,踢踏著拖鞋去樓上找鐘樂。鐘樂一見婆婆的樣子,慘叫一聲,沖出門去,宋玲趕緊提醒他先打電話通知公公。

鐘樂如夢初醒般撥打瞭公公的號碼。可電話接通後,傳出來的卻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宋玲在旁邊聽得真切,這個聲音她很熟悉,就是高琳。公公的聲音隨後傳來,他說別給任何人打電話,一切等他來處理。

婆婆的後事處理得很迅速,葬禮也很風光。公公對外的解釋是婆婆突發心臟病。

辦完喪事不久,高琳突然跑來清點婆婆的遺物。她說,公公要她把這套婆婆住瞭不久的房子出售。宋玲急瞭,故意刺激鐘樂,說:“小三上位再生個兒子,你爸的傢產還有你什麼份?”他卻說,他本不是親生的,能有現在的優渥生活就很滿足瞭,不奢望繼承父親的財產。宋玲說:“那女兒呢,你也要為女兒想想吧。”他表示女兒還小。

宋玲氣急瞭,她和婆婆隻有五年的婆媳緣,尚且為她鳴不平,鐘樂是婆婆養大的兒子,竟這麼不知恩!自己當初怎麼就看上瞭他?小三不但圖錢還逼死婆婆,對綿綿也心存歹意,說不定哪天就把自己一傢三口掃地出門,身無分文。宋玲怎能讓她如願?

2019年5月8日,公公迎娶瞭小他二十多歲的高琳。聽說高琳已經懷孕幾個月瞭,公公高興地把一傢民宿和一艘遊船轉到瞭她名下。

宋玲沒去參加婚禮,聽說公公當場就發瞭脾氣。鐘樂回瞭傢,罵她不懂事。宋玲生氣地對著鐘樂吼道:“媽去世才幾天,爸就結婚,你覺得爸對得住咱媽嗎?”鐘樂“嘁”瞭一聲,滿臉不屑地說:“爸的事我不管,再者她也不是我親媽。”他的反應令宋玲心寒至極。她暗下決心,一定要讓高琳付出代價。

智鬥無恥小三,一腔熱血為婆婆報仇

宋玲主動示弱,買瞭禮物,去給公公和高琳道歉,說自己不該使小性子。兩人對她的表現很滿意,而宋玲和公公“婆婆”的關系也暫時得以緩和。

又過瞭一段時間,宋玲故意在他們面前刷視頻,說:“哇,看人傢的宣傳片拍得多美!咦,這不是老周傢的店嗎?這下面的評論都有上萬條瞭,據說好多客人就是看瞭這個視頻才去他們傢的。”宋玲看瞭一眼高琳:“這網絡營銷,引流效果就是好。可惜高姨不擅長這個,不然咱們也試試。”宋玲知道公公也在為競爭激烈發愁。高琳有些不滿,說:“不懂,怕什麼?專業的事找專業的人來幹!”公公看宋玲談起網絡營銷頭頭是道,提出讓她協助高琳一起做。

很快,在高琳的牽頭下,民宿開始加大網絡宣傳和投資,砸錢在各大有名的旅行網站、app上做推廣,還企圖開發設計自己的小程序。

果然,鋪天蓋地的宣傳還是有用的,接下來的兩個月,民宿的入住率、特產店的銷量確實比去年同期有所增加。宋玲在飯店裡給高琳和公公慶祝,同時邀請瞭傢裡的七大姑八大姨。飯桌上,她對高琳一通奉承,誇她是鐘傢的福將。高琳志得意滿,笑得像朵花兒。

表面上看,店裡的生意很紅火,但高琳不敢對公公說,僅僅三個月的時間,連帶著宣傳、開發、設計、人員工資等等就支出瞭近三百萬,而且線上宣傳帶來的效益也在遞減,畢竟同質化的競爭很激烈,可是這部分的支出卻沒有減少。看得出高琳著急上火,附帶著也對宋玲發火。宋玲低聲斂氣忍受她的怒氣。

高琳忙著宣傳的事,又在孕期,其他的事自然是力有不逮,而宋玲做小伏低,虛與委蛇,總算是取得瞭高琳的部分信任,順理成章地接手瞭公司大部分事務,包括財務。這才是她真正需要的。

憑借宋玲對高琳的瞭解,高琳在財務方面絕不會清白。果然,很快宋玲就發現瞭貓膩:偷稅、逃稅、漏稅,數目不菲,且這部分錢去向不明。高琳一定認為宋玲看不懂財務報表,否則也不會讓她接手。

2019年9月的一天,宋玲告訴公公,高琳從公司牟私利,並呈上瞭證據。公公的臉色當時就青瞭。

後來,宋玲得知公公和高琳大吵瞭一架,高琳當天就住進醫院,早產生下一個女兒。宋玲去看望她,笑著勸她趕緊追生二胎,生下兒子繼承傢業。宋玲又接著說,鐘樂指望不上,自己始終是個外人,她不覬覦鐘傢的產業,隻要給口飯吃就行。高琳沒想到宋玲會這麼說,公公倒是對宋玲的話很滿意。

自從高琳嫁給公公,公公對鐘樂的照顧就少瞭,都是宋玲在支撐這個傢,鐘樂沉浸在遊戲中,對傢事不聞不問。公公有瞭親生的孩子,肯定不會把傢產讓給抱養的兒子。這場報復的遊戲,還遠沒有結束。

那件事後,公公和高琳吵架成瞭常事。尤其是當宋玲把線上銷售的實際支出報給公公,再加上幾個工作瞭多年的老員工提出辭職時,公公勃然大怒,對高琳的經營能力提出瞭質疑。

與此同時,關於高琳小三上位、逼死原配等流言也傳開瞭。而公公再娶的事實,更是印證瞭流言。很多商戶得知公公的經營遇到問題,也不願與他再有生意往來。宋玲知道,是時候該退場瞭。

2019年12月底,宋玲和鐘樂進行瞭一次長談。可還沒等他們去民政局,新冠疫情席卷而來,幾乎所有的民宿、遊船、商店都遭受瞭前所未有的打擊。

然而,給鐘傢打擊的不光是這些,很快就有檢查部門來調查鐘傢偷稅漏稅問題。是的,證據是宋玲寄出的。她寄出的,還有高琳行賄的證據。

2020年5月,宋玲和鐘樂離婚。宋玲凈身出戶,隻要瞭綿綿的撫養權。公公和高琳根本無暇顧及她,他們不得不面對各種調查,早已沒瞭往日的風采。

2020年6月,宋玲辦完離婚手續,來到朋友在北京開的律所,包裡揣著婆婆留給她和女兒的遺產。

月底,曾經的鄰居劉阿姨給宋玲打來電話,說鐘傢的民宿和特產商店都關門瞭,隻有一條遊船還維持著。高琳夫妻還在接受調查,牢獄之災怕是跑不瞭瞭。最後,劉阿姨長嘆一聲:“你婆婆就是個福星,你婆婆沒瞭,鐘傢就衰落瞭哦!”

想起婆婆,宋玲心頭一暖:“媽,我替你報仇瞭,可是你會怪我做得太絕瞭嗎?”

編輯/李雲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