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怒提名場面:老公18歲“私生女”被抬進我傢

結婚12年後,劉宇沒想到,有一天,丈夫的私生女竟然會從天而降!

驚!完美丈夫有個18歲私生女

劉宇是遼寧省遼陽市的一位高中教師,丈夫塗偉光是市裡引進人才,被派往法國實驗室學習有一個多月瞭,傢裡隻有她和8歲的兒子童童。

2018年10月24日晚上8點多,突然有人在外面拼命砸門。劉宇剛把門打開,兩個中年男人抬著一個簡易擔架強行闖進劉宇傢,擔架上躺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子,臉色蒼白,頭發散亂。

兩個男人把擔架放在客廳的地板上,其中一個瞪著血紅的眼睛質問:“你是塗偉光的媳婦吧?這丫頭叫龔雪,是你老公和我老婆的私生女,我替你老公養瞭18年拖油瓶,現在輪到他這個當爹的管瞭,人給你們送來瞭,這些年的撫養費可不能賴賬。”

劉宇腦子裡一片混亂,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你不能莫名其妙送個人,就來污蔑我老公的清白,不把話說清楚,我馬上就報警!”男人瞪瞭劉宇一眼,一屁股坐在沙發上,朝門外喊:“龔雲,進來,你做的孽,你自己說!”

一個抱著個孩子的女人緩慢挪瞭進來。女人有點瘦脫相瞭,懷裡的孩子也就一兩歲左右。她紅著眼圈,嚅囁著說:“塗偉光是我的初戀,這個姑娘是他的……”

男人搶過話說:“兩個人結婚前就搞上瞭,還懷瞭孕,這事兒你不知道吧?我沒嫌棄她被塗偉光玩過,娶瞭她。沒想到,他們生的這個丫頭讓人弄大瞭肚子,我可是花錢給她做完人流才送過來的。操心瞭這麼多年,你們怎麼也得出點血,補償我十萬吧!”

說完,男人要劉宇考慮考慮,近期會再來找她要錢,拉著龔雲往外走。龔雲回過頭來,哽咽著說:“小雪剛做過手術,求你對她好點。”

等回過神,劉宇想,對方既然知道住址,想必這個龔雲和丈夫關系非同一般。她真不敢相信,丈夫竟然對自己隱瞞瞭這麼大的秘密!

塗偉光比劉宇大8歲,是大學教授,知識淵博。婚後,兩人相敬如賓。劉宇想打電話去質問,可一算時間,法國應該是下午一點多,塗偉光已經進瞭實驗室,她隻能暫時忍住。

當時,劉宇在本市的高級中學做高三年級班主任,還有半年就面臨高考,童童才上二年級,關鍵時刻,怎麼攤上這樣的事?可就算再委屈,這筆賬也不能算在孩子頭上。

於是,劉宇把書房收拾出來,扶著女孩躺瞭下去。這個叫龔雪的女孩子長得很漂亮,像她媽媽。她很虛弱,一直沉默不說話。

那晚,劉宇輾轉反側,失眠到凌晨兩點多。

劉宇聽到門口有動靜,走出去一看,發現龔雪正躡手躡腳地開門,想要偷偷離開。劉宇真想假裝沒看到,讓她走瞭算瞭。可她擔心,半夜三更,一個女孩子如果發生什麼不測,她也不好交代。

劉宇走過去想拉龔雪,卻發現她身體滾燙,正在發燒。她隻好把童童反鎖在傢裡,趕緊開車帶她到附近的中心醫院看急診。

醫生告訴劉宇,龔雪是術後感染,再送晚點,生命都有危險。

龔雪住院後,整夜高燒說胡話,折騰瞭一整夜,她終於在清晨4點多的時候退燒瞭。

劉宇拜托值班護士照顧龔雪,趕回傢給兒子做飯,送他上學,又煮瞭粥,送到醫院,再到學校上課。

幾天後,劉宇受不瞭瞭。在和丈夫視頻通話時,把整件事告訴瞭他。那時,她還心存僥幸,希望這一切都是烏龍。

可塗偉光居然承認瞭:“說來話長,你等我回去向你解釋。辛苦你幫我照顧孩子吧!”

嘆!無辜少女長期被意外傷害

原來,絕世好老公竟然向自己隱瞞瞭這樣一段復雜情史。等到瞭醫院,龔雪的主治醫生告訴劉宇,這姑娘在不正規醫院做過人流,宮內粘連很嚴重,很可能她以後都做不成媽媽瞭。劉宇看著這個漂亮而消瘦的姑娘,心裡糾結又矛盾。

十二天後,劉宇接龔雪回瞭傢。龔雪沒對她說過話,但和童童倒是很快親近起來,童童也一口一個姐姐。有龔雪幫襯著照顧兒子,劉宇省瞭不少心。

那個周五,劉宇下瞭晚自習,回到傢已經是晚上9點多。推門一看,兩個孩子都不在。劉宇趕緊給兒子的班主任打電話,才知道童童在教室吐瞭,劉宇的電話沒人接,打到傢裡的座機上,龔雪把童童接走瞭。劉宇一驚,龔雪會把童童帶到哪兒去瞭呢?就在劉宇胡思亂想的時候,龔雪背著童童回來瞭,累得渾身是汗。原來,童童下午高燒、嘔吐,龔雪帶他去瞭兒童醫院輸液,現在已經退燒瞭。

龔雪低著頭小聲說:“弟弟還要打兩天針,我沒有錢。弟弟說書房抽屜有錢,我就拿瞭。”這是她第一次對劉宇講話。

劉宇趕緊說:“小雪,謝謝你!傢裡的零花錢都放在那裡,你需要的時候自己去拿。”

龔雪臉一紅,主動給童童喂藥去瞭。

劉宇看著姐弟倆,覺得像這樣有兩個孩子也挺好,可一想到她是丈夫的私生女,又是一個激靈。

龔雪已經滿18歲,不能一直這樣在傢宅著。有一天,劉宇問她以後的打算,願不願意讀書。她眼睛突然亮瞭起來。後來,劉宇給她辦瞭借讀,讓她在自己的班上做插班生。沒想到,龔雪成績很好,第一次模擬考試就考進瞭班級前25名,劉宇的班是重點班,這個成績已經足夠上本科瞭。

可沒想到,學習瞭一個月左右,龔雪還是出事瞭!六班一個女生認出瞭她,說龔雪原來是十三中的校花,還說她最擅長勾引男人,連自己的繼父都不放過。

龔雪的確五官出眾,這樣的謠言很快就在同學中間開始傳播。大傢刻意疏遠她,有人指指點點,還朝她“呸”著說:“都已經臟瞭,還裝什麼假清純!”學生之間最怕校園欺凌和冷暴力,劉宇批評瞭傳謠的同學,但情況並沒多大好轉。這期間,龔雪的繼父給劉宇打過兩次電話,每次都是要錢,被劉宇用借口打發瞭,說必須等塗偉光回來再談。

沒想到,2019年1月12日那天,他居然來學校將龔雪帶走瞭。劉宇打電話警告他,說要報警。對方放軟語氣說,傢裡窮得連孩子的奶粉錢都沒有瞭,希望能先給他點錢,還無賴地說,如果不給錢,隻能不停來要債瞭。為穩住他,劉宇用手機給他轉瞭一萬塊錢,並得知龔雪已經回傢。

可等劉宇趕回傢,卻發現龔雪將自己反鎖在浴室,好不容易在童童的呼喚下,門終於開瞭,一看,她手腕上有兩處割痕,流著血,看來是想自殺,好在傷口不太深。劉宇一邊給她包紮,一邊說:“無論遇到什麼事,都不能想不開,大人的事留給大人解決,你的路還長著呢!”她忽然大哭起來。劉宇一把將龔雪攬進懷裡。這個瘦弱、無助的女孩子,硌痛瞭劉宇的心。

冷靜之後,龔雪告訴劉宇說:“繼父經常打人,他想要自己的孩子,可媽媽一直沒懷孕。我問過媽媽為什麼不離婚,她說,帶著我改嫁會很難,何況繼父願意給我交學費。兩年前他們有瞭弟弟,我媽就更不想離瞭。我喜歡讀書,可上高二時繼父就讓我輟學在傢照顧弟弟。我就借瞭同學的書,在傢自學。”

“弟弟半歲的時候,繼父要我在一傢賓館做服務員,沒想到不到一周,就要我陪一個客人喝酒。我很怕,喝酒之後就覺得頭暈,睡瞭過去……繼父把我的第一次賣瞭兩萬塊錢。”

劉宇震驚瞭!怎麼會有這樣的禽獸?劉宇問小雪她媽知不知道這件事,小雪說:“媽媽是後來知道的,她隻知道抱著我哭。從那時起,我就恨我媽媽,恨她沒有能力保護我。上一次做手術,那傢私人診所的醫生說我很危險,可能會死掉。他們就把我送到你這來瞭,我聽我媽提到說,塗偉光是我爸爸……”

沒想到小雪會有這樣的一番遭遇。劉宇從心底裡已經徹底接受瞭這個孩子,但這並不代表她會原諒丈夫的欺騙行為。

暖!人生不易讓微光點亮微光

2019年3月28日,龔雪失蹤瞭。晚自習之前,她說胃不舒服,劉宇讓她提前回傢,可是等劉宇晚上回來,隻有童童一個人在傢。劉宇馬上撥打她繼父的手機,一直打不通。

正準備報警的時候,劉宇發現龔雪給她發瞭個定位,是本市一傢賓館,可劉宇打過去,先沒人接後來是關機。

劉宇趕緊開車趕到賓館,拿手機裡的照片詢問前臺是否見過龔雪。

前臺一開始拒絕透露客戶信息,劉宇一邊撥打報警電話,一邊找到賓館經理,說照片上的孩子是她失蹤的女兒。經理怕出問題,趕緊帶著劉宇去瞭806號房,還告訴劉宇半個小時之前,一個中年男人帶著龔雪入住瞭。

當經理用備用鑰匙打開房門,劉宇一眼就看到龔雪躲在床角發抖,一個肥胖的男人腰上裹著浴巾。劉宇沖過去,用力推開那個胖男人,把龔雪護到身後,吼道:“你敢動我的孩子試試!”其實劉宇也害怕,連聲音都是顫抖的。

胖男人指著劉宇罵:“他媽的玩什麼仙人跳,老子已經把錢給她爹瞭。”賓館經理一看事情鬧大瞭,趕緊過來拉住胖子,這時警察正好趕到。

原來,龔雪的繼父對龔雪說:“你親爹有錢,你去把這麼多年的撫養費要來給我,我就不再騷擾那傢人,也不找你麻煩瞭。”龔雪一口拒絕。她繼父繼續威脅說:“那你去把那傢人的兒子帶出來,老子給他賣到山裡面去換錢!你要不肯的話,那就隻有你賣身。我這有個大客戶,你再去陪幾次,隻要賺夠十萬塊,咱們就算兩清。”

龔雪不希望弟弟童童有危險,隻得同意。她到賓館時偷偷給劉宇發瞭個定位,後來手機也被胖男人給關瞭。

趕到的警察把胖男人帶走瞭,龔雪的繼父隨後也被帶去協助調查。由於他強迫龔雪第一次陪客時,龔雪未成年,警察告訴劉宇,他要被判處10年以下徒刑。

一個月後,塗偉光回國,他找到龔雲,劉宇和他們二人坐到一起,深談瞭一次。

原來,龔雲是塗偉光的初戀。他大學畢業時,拿到瞭被學校保研的資格,可龔雲的傢裡人覺得塗偉光一直埋頭搞學問,沒前途,塗光偉傢裡又很窮,於是,強迫他倆分瞭手。後來,龔雲被迫嫁給一個包工頭。沒想到結婚不到半年,龔雲丈夫死於工程事故,當時龔雲已經懷瞭孕,婆傢怕龔雲搶財產,不承認孩子是自己傢的,還把她趕瞭出來。

塗偉光得知消息後,十分同情龔雲的遭遇,給瞭她五千塊錢,希望可以幫助她。那個時候,他還對龔雲承諾說,要是孩子在城裡上戶口有困難,就找他,他就當那孩子是自己的,反正自己也一直單身。隻不過,龔雲覺得自己配不上塗偉光,後來再沒聯系過他。

龔雲告訴劉宇,她生下孩子後,生活一直很艱難,直到嫁給現在的老公生活才安定下來。她知道自己沒有能力保護女兒,就騙丈夫說孩子是塗偉光的。因為她得知塗偉光已經是大學教授,還是市裡的引進人才,就想用這個謊言嚇住現任丈夫,保護小雪不受欺負。沒想到,她的丈夫竟然動歪腦筋,利用這種關系上劉宇傢勒索。

為徹底打消劉宇的顧慮,塗偉光還主動做瞭親子鑒定,小雪的確和他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劉宇也松瞭一口氣,老公果然是個有擔當的爺們,自己沒有看錯他!

商量之後,劉宇和丈夫並沒有把龔雪不是塗偉光女兒的真相告訴她本人。這個敏感的孩子好不容易有瞭傢的歸屬感,劉宇不想讓她再受到傷害。如果可以,他們夫妻願意把她當成自己的女兒,供她到大學畢業。隻是龔雪一直不肯原諒她媽媽龔雲。

那天,劉宇把龔雪帶到她媽媽工作的超市,遠遠看到她正從一輛大貨車上往超市搬運礦泉水,她頂著箱子一直走到超市門口,慢慢彎下身子,把箱子卸下來,汗水讓頭發貼在頭皮上。她們看見那群搬運工裡,隻有她一個女人。

龔雪哭瞭,劉宇輕聲說:“人活著都不容易,可隻要有一絲光亮,一絲溫暖,都要咬緊牙。我希望以後你可以堅強地面對你的人生!”龔雪擦瞭擦眼淚,用力點瞭點頭。

2019年夏天,龔雪果然很爭氣,她考上瞭天津醫科大學的檢驗專業,劉宇也收獲瞭兒女雙全的幸福。

編輯/邵鸞飛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