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小三轉移200萬贓款:破防始於親姐“黃雀在後”

小三轉正嫁給高管丈夫後,面對著丈夫收受的巨額財富和反貪形勢日趨嚴峻,她悄悄留瞭後手,將一部分錢財轉移至姐姐傢藏匿起來。

然而,當丈夫落馬,她想帶著孩子去南方城市生活,向姐姐要錢時,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姐姐一傢人已經挪用瞭這筆錢——

高管丈夫肆意斂財,妻子心憂留後手

2018年初冬的一個傍晚,張婷婷正和女兒在傢吃晚飯,丈夫季雲鵬突然回傢瞭,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季雲鵬坐立不安,稍微定瞭定神,他對妻子說:“出大事瞭!我們一把手已經被雙規瞭!”張婷婷嚇得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結結巴巴地問:“這可怎麼辦?會連累到你嗎?”季雲鵬苦笑著說:“我們是一根藤上的螞蚱,如果真的追查起來,肯定是逃不掉的。”

季雲鵬把妻子領進書房,將一個拉桿箱交給她:“這裡面是100萬人民幣,你別存銀行,找個安全地方放著,如果真追查到我,肯定要抄傢。等風聲過去你再取出來貼補傢用,其他的存款現在已經顧不上瞭。”張婷婷有點害怕。季雲鵬安慰妻子:“這些錢是安全的,你不說,誰也查不到的。”

當天夜裡,夫妻倆一夜未眠。天亮時,張婷婷起瞭滿嘴大泡,嗓子已經疼得說話都困難。季雲鵬強打精神對妻子說:“你一個黃花閨女,受盡非議跟瞭我,我不但沒能讓你盡享榮華富貴,還可能讓你擔驚受怕,顛沛流離,我對不住你呀!”

時年35歲的張婷婷,傢中姊妹兩個,姐姐張慧高中畢業後就在社會上打工,後來嫁給瞭一個經營建築設備租賃的小老板。張婷婷是一所重點小學的英語教師,因為教學認真負責,業務水平突出,多次被嘉獎評優。季雲鵬是山東省威海市一傢海運企業的高管,收入頗豐,因為他手中掌管著集團融資和基建的權力,結交瞭許多達官貴人,在社會上很有名望。兩人因為季雲鵬孩子相識結交,後來漸漸發展為情人。

2011年,季雲鵬和原配協議離婚,一年後和張婷婷結婚。消息傳出,周圍的人都大跌眼鏡。張婷婷形象氣質俱佳,名校老師,竟然為瞭攀附權貴而去插足別人的婚姻。父母更是氣昏瞭頭。

2013年4月,張婷婷生下瞭女兒小芒果。季雲鵬的媽媽早逝,請保姆又不放心,而張婷婷因為婚姻和父母鬧得很僵,在季雲鵬的說服下,她辦瞭停薪留職,安心在傢做全職媽媽。季雲鵬給她辦瞭張卡,平時的日常開銷隨便刷。

季雲鵬主管基建和融資,巴結他的人很多,前妻離婚要瞭300萬,現妻又不上班,季雲鵬開始利用職權謀取利益,吃拿卡要。對於丈夫的肆意斂財,張婷婷有些害怕,她不希望丈夫用前途來做賭註。

2016年,季雲鵬和前妻生的女兒到美國讀書,前妻也跟著去陪讀。張婷婷從丈夫和前妻的電話中聽出瞭片言隻語,季雲鵬給予瞭她們經濟上的全力支持。張婷婷又氣又怕,她質問丈夫:“錢都給你前妻她們花瞭,我們女兒以後怎麼辦?”季雲鵬安慰她:“放心,將來你也可以跟著出去陪讀。錢的問題,不用你操心。”看到丈夫輕描淡寫的樣子,張婷婷真的擔心瞭!

當晚,她鄭重地對季雲鵬說:“現在反貪反腐這麼嚴峻,你如果出瞭事,我和女兒以後怎麼生活?”季雲鵬嘆瞭口氣說:“你不懂,我如果不收錢不辦事,就擋瞭別人的發財路,他們就會想盡一切辦法把我擠走……”張婷婷聽瞭丈夫的話,更加為自己的後半生發愁。

張慧得知瞭妹妹的擔憂,深有同感地說:“季雲鵬大肆斂財,早晚會出事,你可要多個心眼,給自己留個後手。”張婷婷深以為是,想到張慧的公婆在威海汽車站開瞭個超市,張婷婷就把丈夫平時收的高檔煙酒、禮品讓姐姐的公婆幫助代賣,這筆變現的錢,她自己悄悄地存瞭起來。

200萬巨款托姐藏匿,東窗事發難討回

2018年11月,季雲鵬所在企業的一把手突然失聯。接著,就被宣佈,其因經濟問題被雙規。季雲鵬坐立不安,這才出現瞭文章開頭的一幕。

第二天,丈夫上班走後,張婷婷就開始行動,她把自己積攢的100多萬元從銀行全部取出,加上季雲鵬給的100萬,全部放在一個超大的拉桿箱裡,然後從自傢車庫裡裝進瞭後備廂。季雲鵬的住處是高檔小區,車庫和住宅有一部直通的單獨電梯,這個過程公共監控查不到。

張婷婷沒有直接去姐姐傢,而是把車開到瞭汽車站。姐姐在她公婆的超市打工,每天都要去批發市場拉水果。張婷婷用自己的車,拉著姐姐去市場批發瞭水果。返回的路上,她找瞭個沒有監控的路段,將拉桿箱裡面的200多萬元現金全部掏瞭出來,又塞在瞭裝甜瓜的大箱子裡。裝滿現金的紙箱和其他的水果箱碼在一起,看不出任何異常。張婷婷囑咐姐姐:“不要存銀行,找個安全的地方放好。”

半個月後,季雲鵬剛剛上班就被紀委辦案人員帶走。隨即,季雲鵬和張婷婷名下的存款、轎車,包括非法所得的房產、門市房全部被凍結,隻給張婷婷留下瞭棲身的住處。

季雲鵬出事後,張婷婷為瞭生活隻得回到學校上班,但她的崗位已經被別的老師頂替,隻能在後勤做圖書管理。同事們本來就對她做小三頗多非議,現在她更是成瞭眾人閑聊的焦點。她每天生活在同事們的白眼和非議下,度日如年。

2020年10月,張婷婷想帶著女兒去珠海一所私人學校應聘。她偷偷找到姐姐,想取出一部分錢去南方安傢。姐夫卻說:“你在學校的待遇隻是暫時的,領導以後肯定會重新安排。越是這種時候,越要沉住氣,妹夫剛出事,你就拿著錢去外地,別被人又盯上。”

姐夫走出房間後,張婷婷責怪姐姐不應該告訴姐夫,姐姐張慧辯解道:“那麼大一筆錢,我放在傢裡總是個心事,又怕招賊又怕被人發現,你姐夫又不是外人,多個人幫我留點心不好嗎?”張婷婷去意已定,她讓姐姐先拿出20萬應急。

哪成想,第二天上午,姐夫隻給她送來瞭兩萬元現金。張婷婷氣憤不已,當即打電話向姐姐要錢。姐姐支支吾吾地說:“這個節骨眼上你要什麼錢?你也不怕被盯上?等過幾年消停瞭再說吧!”說完就掛瞭電話,再打就不接瞭。張婷婷有些害怕瞭,這筆錢連個收條都沒有。

2020年10月末,久未回老傢的張婷婷帶著女兒去瞭鄉下父母傢。她想讓媽媽幫助說服一下姐姐,但媽媽卻告訴她,姐夫的小公司因為疫情破產,正好汽車站有個經營良好的百貨超市在出兌,姐夫籌瞭180萬元錢想全款買下來,姐姐的公婆這麼多年開超市應該攢瞭不少錢。

張婷婷腦袋“嗡”的一聲,姐夫傢有個遠嫁的妹妹,孩子有先天性心臟病,後來又離婚瞭,公婆給她買房買車,掙的錢幾乎都貼補她去瞭。張婷婷不止一次地聽姐姐抱怨公婆偏心,有時,連她的工資都要克扣。這樣的公婆怎麼可能拿出上百萬元?顯而易見,自己的錢被姐姐姐夫挪用瞭!

張婷婷的心一下子被抽空瞭。媽媽還在教訓她:“你要向姐姐和姐夫學習,人傢自食其力,無論有什麼風暴,也不用擔驚受怕。爹媽也不用跟著丟人現眼!”看到媽媽的態度,張婷婷連開口的勇氣也沒有瞭。

當天晚上,她失魂落魄地回到傢中。女兒也眼淚汪汪地說:“媽媽,我們為什麼要搬到這麼小的房子裡來住?我不想上幼兒園瞭,小朋友不愛跟我玩,阿姨們也不喜歡我瞭,你帶我去找爸爸吧,我想爸爸瞭。”聽瞭女兒的話,張婷婷的心都要碎瞭,更堅定瞭她要去外地發展的念頭。

傷害案牽出贓款案,不義之財終燙手

第二天晚上,張婷婷直接來到姐姐傢,向姐姐提出把錢全部取出來,去外地發展。姐姐欲言又止,姐夫卻說:“錢都讓我拿去兌瞭店鋪,進瞭貨物,我現在隻能拿出五萬。”

張婷婷氣炸瞭頭,指責姐夫:“你們用瞭我的錢,連個招呼都不打,自傢人也不能這麼辦吧?”姐夫卻輕描淡寫地說:“反正你一時半會也不敢用這筆錢,我們拿出來應急,將來再還給你不行嗎?”

張婷婷質問姐夫:“將來是什麼時候?你們是不是準備獨吞這筆錢?”姐夫笑嘻嘻地說:“妹妹你傍瞭那麼大的高管,他肯定已經為你和孩子鋪好瞭後路。我和你姐這麼多年連套大點的房子都沒有。你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權當給我們扶貧瞭。”

張婷婷哽咽著說:“我現在帶著孩子不工作,連生活都成問題,你們竟然還來算計我?”姐夫毫不客氣地說:“你榮華富貴的時候,我們也沒沾多少光,逢年過節需要處理關系,都是自己掏錢買禮品。你代賣的煙酒禮品,從來也沒問問姐姐是否用得著。出瞭事,你找姐姐幫忙,難道不應該給點補償嗎?”

張婷婷被姐夫的混賬邏輯氣得渾身發抖,她讓姐夫打個借條,姐夫卻說:“這個借條,我打不打都沒有意義,我就是存心要賴賬,你還敢去法院起訴嗎?”張婷婷瞬間明白瞭,姐夫就是想昧下這筆錢!知道這筆錢要不回來後,張婷婷的心都要碎瞭,她想過許多種方式報復姐夫,但她知道,報復是雙刃劍,她不敢把事情鬧大,更放不下年幼的女兒。

2021年元旦,張婷婷領著女兒小芒果到媽媽傢過節,希望能碰到姐姐,並且讓父母也幫助說和一下,但姐姐和姐夫躲著她,隻把10歲的兒子龍龍送到瞭姥姥傢過節。中午吃飯時,龍龍對小芒果說:“這些飯菜和海鮮都是我爸爸媽媽買的,你不許吃。”小芒果委屈得哭瞭起來,張婷婷也氣哭瞭。

午飯後,張婷婷靠在床邊瞇瞭一會兒,迷迷糊糊中,忽然聽到女兒小芒果的大哭聲,她趕緊跑出去,發現龍龍和小芒果在院子裡爭著騎自行車,龍龍把小芒果從車座上推瞭下來。看著滿身泥土的女兒,張婷婷忍不住大吼著讓外甥下來,給妹妹道歉。龍龍卻輕蔑地說:“我才不給貪污犯的女兒道歉呢!”

此言一出,張婷婷的父母都驚住瞭,一齊指責外孫亂說話。但龍龍卻提高聲音說:“她爸爸已經抓起來瞭,新聞裡都播瞭,我們同學都來笑話我,你們憑什麼還不讓我說?”龍龍說完,就騎著車滿院子飛奔。張婷婷氣得渾身打顫,丈夫被雙規後,她一直拼命瞞著女兒,說她的爸爸在外地出差。去南方應聘,也是為瞭讓女兒少受傷害。她萬沒想到,姐姐昧瞭她的錢,外甥還要在她的傷口上撒鹽。

一時間,新仇舊恨疊加起來,張婷婷幾步上前,對著正在院子裡飛奔的自行車就踹瞭過去。龍龍躲閃不及,一頭栽到瞭水泥院子裡。摔疼瞭的龍龍氣得大哭,邊哭邊大聲叫著:“貪污犯的女兒,你們一傢都是貪污犯!”

張婷婷被徹底氣瘋瞭,順手抄起院子裡手扶車上的扳手,對著龍龍就沒頭沒腦地掄瞭過去。父母趕緊沖過去拼命拉住她的雙手,用力去搶她手上的扳手。失去理智的張婷婷,雙手雖然動不瞭,但她用穿著皮鞋的雙腳狠狠地朝龍龍猛踢。

直到龍龍慘叫一聲,捂著襠部倒在地上,大傢才發現出瞭大事。一傢人火速將龍龍送到附近醫院,醫生檢查發現,龍龍左側睪丸被踢碎,無法愈合,隻能做瞭摘除手術。他的腦部也有一道約3厘米的傷口。

張慧得知兒子的遭遇,心疼得呼天喊地。龍龍奶奶得知消息,趕到醫院,看到手術後還未醒來的孫子,痛不欲生,當即向文登區公安分局報警。

很快,警員趕到醫院,張婷婷對傷害龍龍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因涉嫌故意傷害,張婷婷當日被刑事拘留。民警在審訊過程中,在瞭解張婷婷與姐姐張慧一傢既往有無矛盾時,張婷婷無意間說走瞭嘴:“他們拿我的錢不還,去買門市房……”

民警追問之下,發現此案竟然牽扯到季雲鵬貪污一案,於是將線索移交至紀檢機關。紀檢機關當即凍結瞭張慧傢的財產,對張慧夫妻倆涉嫌侵占公共財產一案展開調查。

因涉嫌故意傷害、侵占公共財產罪,張婷婷被刑拘,有關部門對季雲鵬的貪污犯罪問題仍在進一步追查當中。

(因案情尚在調查之中,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餘人物均為化名。)

[編後]出來混,最終都是要還的,隻有自己靠汗水賺來的錢才是清白的,才會睡得踏實。一筆贓款糾紛演變成一起傷害案,最終毀滅瞭兩個傢庭,令人警醒。

編輯/柴壽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