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離去的背影

林玫是個漂亮姑娘,畢業後留在湖城一傢廣告公司做策劃,不久又有瞭心儀的男友,事業愛情雙豐收的她事事順心,可偏偏這個時候,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發生瞭……

這天凌晨,林玫所在的居民樓發生瞭火災,濃煙很快彌漫瞭整個房間。林玫爬起來,跌跌撞撞地朝門口沖去,一開門,火勢已經蔓延瞭過來,她又驚又怕,就在這時,她看見男友關濤正朝著她大步沖上來。林玫松瞭口氣:關濤就是一位消防員,這下有救瞭!

沒想到,關濤竟猛地停住瞭腳步,掉轉身子,朝走廊的另一頭奔去,留給她的隻有一個背影。林玫想叫住他,卻突然覺得天旋地轉,當即栽倒下去。等她清醒過來時,已經躺在瞭醫院,臉上、身上有多處燒傷。她照瞭照鏡子,一個人發瞭半天的愣,而後刪除瞭關濤的聯系方式,一門心思配合治療,好盡早離開湖城這個傷心地。

幾次手術後,林玫基本恢復瞭。這時,鄰市的“晨光廣告”向她遞來瞭橄欖枝。林玫喜出望外,馬上接受邀請,開始瞭新的生活。由於一心撲在工作上,林玫手中的每個業務都完成得很漂亮,深得老板李劍的贊賞。這天,李劍來找林玫,說湖城有筆業務要她出馬。林玫聽到“湖城”,當即觸電似的一激靈:“不去!”

李劍心平氣和地勸她:“你的事情我都聽說瞭,但是人總得向前看,往前走。而且這是個殘疾人項目,人傢為瞭做好,挺不容易的,我把這事兒交給你才能放心……”

林玫心下一動,轉過身來,問:“是殘疾人項目?”“沒錯,幾個殘疾人開瞭傢奶茶店,他們不想靠人傢的同情賺錢,想做出點自己的特色,就來找咱幫忙。”

林玫摸瞭摸自己耳後的疤痕,沉思片刻,說:“行,交給我!”

第二天,林玫和李劍來到瞭湖城,他們要去的那傢奶茶店就在林玫當年住的小區附近。那裡早已沒瞭火災的痕跡,但記憶裡的恐懼還是從林玫心底冒瞭出來。奶茶店名叫“大熊奶茶”,曾經是個面館,關濤經常跟她一起來吃牛肉面。往事一樁樁湧上心頭,林玫的鼻子有些發酸。

店裡有個扮成大棕熊的人,見他們進店,那“大棕熊”上前,一把抱住瞭李劍,李劍也拍瞭拍他的背。緊接著,他放開李劍,對林玫張開瞭毛茸茸的雙臂。林玫愣住瞭,“大棕熊”往前一步,歪著頭撒嬌,旁邊的客人們開心地說:“抱抱他嘛!”

林玫不好意思地抱瞭一下“大棕熊”,沒想到“大棕熊”把她抱起來,甩瞭一個圈,惹得小朋友們嘰嘰喳喳地圍上來,都要他抱著甩圈。“大棕熊”朝樓上指瞭指,李劍點點頭,便帶著林玫上去瞭。林玫小聲問:“他也是殘疾人嗎?”

“是的,他就是這裡的老板。”

林玫頓時來瞭靈感:“老板,我覺得棕熊的擁抱會讓人覺得溫暖,我們的策劃就以‘熊抱為主題,比如說將店名改為‘熊抱抱奶茶,將店鋪外墻佈置成一棵樹,在墻上開個樹洞一樣的窗口,客人掃碼點單後,熊就可以從樹洞裡伸出爪子,給客人遞送奶茶……”

李劍眼睛一亮:“不錯,這個有點意思。”

林玫正想繼續說,卻看到那“大棕熊”在樓下幫一個小孩撿瞭個氣球,她看著那個背影,覺得某些小動作有點眼熟。李劍似是看出瞭她的心思,笑著說:“等會兒他就上來瞭,我先給你講個故事吧。我最好的朋友曾經是個消防兵,三年前,這幢樓起瞭火,他沖在所有人的前面,說要負責這個樓層,因為他的女友就住在這兒。”

林玫臉色變瞭變,隻聽李劍繼續說道:“我的朋友找到女友的時候,突然聽到旁邊傳來一陣哭聲,原來走廊另一頭有個女人被困住瞭,正抱著女兒喊救命……”說到這裡,李劍停瞭一下,解釋道:“他們消防隊員救人有講究,要先救沒有自救能力,或是情況更為危險的人。他見女友暫時沒被困住,就咬著牙先去救那對母女,回來的時候,女友已經昏倒瞭。他拼死把她救出來,自己卻被嚴重燒傷,耳朵也沒瞭一隻……”

聽到這裡,林玫驚叫起來:“你說的是關濤?他舍我而去,是為瞭救一對母女?”

“沒錯。後來,關濤知道你誤會瞭他,他也覺得自己配不上你瞭,就托我幫忙,希望你換個環境,重新開始。而他傷愈之後也轉業瞭,前不久開瞭這傢奶茶店……”林玫鼻子一酸,不由得跌坐在沙發上,眼淚直往下掉。

這時,“大棕熊”走上來瞭,李劍上前去扯那熊頭,說:“你不熱嗎?快拿下來吧!”林玫站瞭起來,緊張地盯著他摘下頭套,誰知,頭套下面竟是個陌生的小夥子。林玫疑惑地看向李劍,李劍也傻瞭眼,忙問那小夥子:“怎麼是你?關濤呢?”

“是關哥讓我上來的,他讓我對林小姐說聲對不起。”小夥子真誠地看向林玫,說,“關哥是個消防戰士,當時隻能暫時離開你。他希望你忘記過去,每天開開心心的。他說自己沒臉見你,就一個人帶孩子去玩瞭……”

“他有孩子啦?”林玫如五雷轟頂,跌坐在沙發上。小夥子忙說:“不是,那是他當年救下的小女孩,經常來找他玩……”

原來如此,林玫又跳起來,拉住那小夥子問:“那他在哪?走遠瞭嗎?”

“沒有,就在店門口……”

林玫趕緊下樓,一到門口,隻見少瞭一隻耳朵的關濤背對著她,正在逗一個小女孩玩。望著這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林玫心裡千回百轉。李劍也跟著她下來瞭,走到她身邊,笑道:“怎麼還愣著?”

林玫一下子反應過來,當即沖著關濤跑瞭過去,從背後給瞭他一個熊抱:“關濤,我、我回來啦……”她一邊說著,一邊有大顆大顆的眼淚流瞭下來。

(發稿編輯:趙俊斐) (題圖:孫小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