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開直播

羅小寶迷戀上瞭玩直播,因為沒什麼才藝,根本吸引不到粉絲。這天,他突發奇想,讓父親老羅帶他到山上玩圍獵做直播。老羅早年間是個出色的獵手,他聽瞭兒子的話,忙說:“國傢早已禁獵,圍獵可是犯法的事兒,做不得。”羅小寶說他隻是拿圍獵做噱頭吸引粉絲,開完直播就會把獵物放掉。

老羅四十歲才有瞭羅小寶這麼一個兒子,把他嬌慣得要星星不敢給他摘月亮。老羅嘆瞭口氣,隻好從庫房裡找出積滿灰塵的圍獵大網,喊上村裡一幫青壯年幫忙,浩浩蕩蕩地進瞭山。

這圍獵和打獵不同,主要是在山上選好一個山窩,一幫人在山頂分散開,然後一起連喊帶叫地向山窩靠攏,縮小包圍圈,把嚇得驚慌失措的獵物驅趕進設好的大網中。

圍獵開始後,羅小寶一邊興奮地做直播講解,一邊隨著眾人來到山窩中心,看到老羅在此設下的大網裡已經捉到瞭一公一母兩隻狍子。那隻母狍子額頭上有一簇白毛,乍一看,像戴瞭朵小白花,羅小寶就隨口叫它“小花”。“小花”和它的配偶在大網裡驚慌失措,呆萌的樣子吸引瞭直播間的粉絲,不大會兒,直播間的粉絲數像潮水般猛漲,禮物刷個不停,羅小寶樂得嘴丫子都咧到耳朵根瞭。等到玩夠瞭,他才意猶未盡地把兩隻狍子放瞭。

初戰告捷,羅小寶回傢後,給每個幫忙圍獵的人都發瞭大紅包,打算休息一天再上山繼續玩,沒想到森林公安局的警察突然找上門來,說有人舉報他非法圍獵。雖然有參與圍獵的人和直播錄像證明,羅小寶已經放生瞭捕到的狍子,但他還是受到瞭警察的嚴厲批評,警察勒令他今後不許再玩這種危害野生動物的遊戲,還把老羅那張大網也給沒收瞭。

這下子,羅小寶再想玩圍獵直播肯定不行瞭,為瞭能繼續吸引粉絲,羅小寶決定自己到山裡跟蹤動物。他打定主意,第二天一大早便偷偷進瞭山。因為天氣太冷,他不想再往山裡走,就爬上一個沒有積雪的朝陽山坡,想在這裡尋找動物。忽然他發現離自己不遠的上方,一頭狼正死死地盯著他。還沒等羅小寶轉身,狼竟向他發起瞭攻擊,嚇得他雙腿一軟,摔倒在地,身體像根原木似的往山坡下滾去。

就在快要被狼追上時,羅小寶的身體正好滾到一處兩米多高的崖壁邊緣,羅小寶不想就這麼喂狼,把身體一擰,滾下崖壁。他著地的瞬間,隻見一隻大狍子受到瞭驚嚇,一躍而起。狍子跳出去後,自然吸引瞭狼的註意,狼便轉身去追狍子瞭,羅小寶就這樣脫離瞭狼口。可他還是摔斷瞭一條腿,疼得齜牙咧嘴,他試瞭試手機,竟然有信號,就趕緊給父親老羅打瞭電話。

打完電話,羅小寶覺得身後有點熱乎乎的,扭頭一看,原來他身邊還趴著一隻一動不動的母狍子。羅小寶伸手一摸,發現母狍子的身體熱得滾燙,心想:怪不得這東西一動不動,看來病得不輕呀!這麼冷,正好可以抱著它取暖!

突然,羅小寶發現母狍子的額頭上有一簇白毛,他意識到這隻母狍子曾被自己圍獵過。這麼想來,剛剛躍出崖壁的肯定就是那隻公狍子瞭。羅小寶本來還擔心狼捉不到那隻公狍子會回來吃他,現在有瞭這隻病狍子,他的心一下踏實多瞭:萬一狼回來瞭,我就把這隻狍子推出去。老羅帶人趕來後,把羅小寶放在擔架上,又把那隻病狍子放在羅小寶身旁給他取暖。

經過檢查,羅小寶隻是摔斷瞭一條腿,做完接骨手術,便回到傢裡養傷。老羅夫婦每天要打理傢裡的牛羊,怕羅小寶無聊,就把那隻生病的狍子放到他的炕上,給他做伴兒。羅小寶也沒閑著,每天抱著母狍子“小花”做直播。當羅小寶能拄著拐下地行走時,“小花”的病也養好瞭,它竟然和羅小寶在一起待出瞭感情,每天寸步不離地跟在他的後面。

幾個月後,羅小寶終於完全康復。在動物保護部門的一再催促下,羅小寶不得不把“小花”放歸大山。這天,他領著“小花”,一路做著直播,來到一個山坡上。“小花”興奮地不停哼叫著,又蹦又跳地撒著歡,身影很快消失在瞭樹林中。

就在羅小寶準備回傢時,樹林裡突然傳來奔跑的聲音,羅小寶循聲望去,隻見“小花”飛快地跑瞭回來,身後還跟著一隻大公狍子。羅小寶一眼就認出,它正是圍獵時被捉住過,後來又驚慌失措地從崖壁下跳出,無意中救瞭自己一命的那隻公狍子!

“小花”跑回來後,用頭不停地蹭著羅小寶的腿親昵;那隻公狍子則瞪著驚異的大眼睛,遠遠地看著羅小寶。羅小寶想走過去撫摸它一下,它卻轉身跑掉瞭。後來,羅小寶每過幾天都會到山上,把“小花”喚來一起直播,公狍子漸漸地對羅小寶不那麼抵觸瞭,還時不時地出現在直播中。

這天,羅小寶起床後,看到老羅正在院子裡用細繩子做大網。原來,前幾天有個大款找到老羅,說出價二十萬,讓他弄兩顆純野生的狍子心治病用。老羅慫恿羅小寶把“小花”和那隻公狍子一起捉住,挖出心臟發筆大財。在二十萬的誘惑下,羅小寶終於心動瞭。後來,他們很順利地捉住瞭狍子。就在羅小寶掏出刀子要殺狍子時,發現它們都在不停地流淚。最後他心軟瞭,放走瞭它們。

幾天後,羅小寶再次進山,想把“小花”喚來做直播,但“小花”隻遠遠地站在高崗上看瞭他一眼,就和公狍子轉身跑走瞭。正在羅小寶悵然若失之際,肩膀突然被人拍瞭一下:“是後悔那天沒狠下心殺它們,還是後悔壓根就不該傷害它們?”

羅小寶回頭見是父親,氣不打一處來:“都怪你,‘小花才不聽我的話瞭!”

老羅說:“自從你腿好瞭之後,我就勸你不要再進山做啥直播,踏踏實實幫傢裡種種莊稼、養養牛羊。可你就是不聽,我怕你在山裡再遇到危險,才謊稱有人出二十萬要買兩顆野生狍子心治病,目的隻是想把狍子嚇得離你遠遠的,好讓你死瞭進山開直播的心。其實那天就算你真的要殺它們,我也不會讓你那麼幹的。”

羅小寶聽後氣憤地說:“哼,就算這樣,我還是要搞直播!我就不信瞭,沒有狍子,我在山裡找不到別的動物開直播!反正我就要靠直播出名!”

老羅嘆瞭口氣,說:“自從你傷好後,每次進山玩直播,我都悄悄跟在後面,就是為瞭保護你!可我畢竟快七十歲瞭,真怕突然就走不動瞭,你這麼鉆牛角尖,以後的路該怎麼走呀!”說到這兒,老羅已是老淚縱橫,轉身踉踉蹌蹌地向山下走去。

望著父親彎成弓形的脊背,羅小寶的心裡翻江倒海,非常不是滋味。他握著手機,突然想起自己看過的其他直播,心裡透進瞭一道亮光:與其玩這種有今天沒明天的直播,自己還不如學學那些靠直播養豬養牛做農活,一樣紅遍大江南北的正能量網紅們,讓老父親過上踏實的日子!想到這兒,他快步向父親追去。

(發稿編輯:田芳)

(題圖、插圖:豆薇)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