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賣夾克衫的人

偶遇問路

有個年輕人名叫薩姆,這天,他開車出門辦事,辦完後見車子快沒油瞭,便將車子開進瞭路邊的加油站。加完油,他打算再去一趟銀行,早上出門前,老婆瑪麗將煤氣單和話費單塞進瞭他的外套口袋裡,叮囑他回傢前去繳一下。

正在這時,一輛深藍色的小轎車闖入瞭加油站。司機沒有開向加油機,而是在薩姆旁邊停下來,降下車窗問:“可不可以請你幫個忙?”他說話帶著意大利口音,皮膚曬得黝黑,留著小胡子,穿著倒是很體面,還打著絲綢領帶。

薩姆友好地點點頭,小胡子誠懇地說:“我來自米蘭,我的英語不太好。請問,怎樣才能返回高速公路?我準備去機場,飛回意大利。”

薩姆指瞭指馬路,小胡子說瞭聲“謝謝”,然後看瞭一眼薩姆身上的運動夾克,說:“外套不錯!”說完,他升起車窗,開走瞭。

薩姆加完油後,重新開車上路。可沒開多遠,那輛深藍色的小轎車又出現瞭,擋住瞭他的去路。薩姆隻好踩下剎車,隻見小胡子下瞭車,抱歉地向他揮瞭揮手。

薩姆降下車窗,小胡子湊到跟前說:“很抱歉打擾你!剛才看到你外套的時候,我想你是個穿著講究的人,或許我能幫你個忙。”

“什麼忙?”薩姆好奇地問。

小胡子微笑著自我介紹說,自己在米蘭從事時裝行業,這次為瞭銷售任務,來這裡出差,參加一個大型的時裝展。說著,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薩姆。

薩姆接過來一看,這人名叫基恩,是做“時尚奢侈品管理”的,上面還印著一串號碼和意大利文的網址。小胡子接著說:“我這兒還剩一些服裝樣品,若都帶回去的話,就得給航空公司多付一筆錢。我想感謝你的幫助,來件外套怎麼樣?是很好的意大利真皮。拜托,請讓我為你選一件吧,你就當是幫我,我帶回去的服裝越少越好。”

薩姆猶豫瞭一下,還是下瞭車,跟著小胡子走到他的車旁。小胡子打開車子後備廂,薩姆大吃一驚,隻見裡面裝滿瞭不同尺碼的皮夾克,這些衣服都被鋪成扇形展示著,就像一些男裝店門口桌上擺放的那樣。

薩姆一邊驚訝地感嘆著,一邊左右移動,仔細地看瞭起來。突然,他不小心撞到瞭小胡子的屁股,心裡一個咯噔,因為他明顯感覺到瞭一樣東西——槍!小胡子完全沒在意,他拿起一件深棕色夾克,說:“這件怎麼樣?我想這件可能適合你。”

薩姆猶豫著沒說話,小胡子熱情地接著說:“把你身上的衣服脫瞭,試試看。”

薩姆小心翼翼地問:“不會耽誤你趕飛機嗎?”

“嘿,沒問題的。”此時從小胡子嘴裡說出來的是標準的英語發音,這讓薩姆更疑惑瞭。

熱情推銷

小胡子把手伸到薩姆的肩膀上,想幫他把外套脫下來。薩姆見狀,隻好把外套脫下,隨手放在小胡子車子的後備廂裡,然後套上瞭小胡子推薦的那件夾克,他感覺有點大。小胡子看上去確實是個不錯的銷售員,他又熱情地說道:“感受一下這裡料,非常舒適,冬天穿很暖和。拿著吧,找一個好裁縫幫你改一改,隻要幾美元。你幾乎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就擁有瞭一件價值2000美元的夾克。”

“2000美元?”薩姆驚訝得瞪大瞭眼,“你這些衣服都值這個價嗎?”

小胡子聳瞭聳肩說:“沒錯。”他向右歪著頭,笑瞭笑,好像突然想到一個主意:“這樣吧,你有朋友嗎?”

“朋友?”薩姆不知道對方要幹什麼。

隻聽小胡子繼續說:“你朋友有喜歡穿高檔衣服的嗎?我猜像你這樣的人,一定有不少品位不錯的朋友。這件我可以免費送你,還有這些,我可以賣給你,隻要300美元一件。你可以以1000美元再賣給別人,就算這樣,你也讓他們賺到瞭。這可隻有零售價的一半……”

此時,薩姆腦子裡還在想著槍的事。不管怎樣,作為銷售工具,槍還是有點效果的。如果不買,會不會激怒他呢?

小胡子嘴上說著,手裡也不停歇,開始從後備廂裡往外掏衣服:兩件黑的,一件淺棕的,還有一件深綠的。挑完後,他說:“你看這樣行不行?我再給你點優惠,四件1000美元,那就等於你花1000美元買瞭價值8000美元的衣服。”

見薩姆還在猶豫,小胡子又說:“很合算的,你賺瞭錢,又幫瞭我,還能讓你朋友以如此便宜的價格,買到意大利真皮夾克。這是一舉三得的好事啊!”

薩姆深吸一口氣,像是下定決心似的說道:“那好吧。”

或許是沒想到薩姆會如此爽快,小胡子看上去有些喜出望外:“太好瞭,但我隻收現金。你要去取款機取嗎?”

薩姆搖搖頭說:“我帶瞭現金。”他指瞭指衣服說:“你能幫忙把這四件放進我車裡嗎?”

“可以,沒問題。”小胡子一臉愉悅地捧起衣服,走到薩姆的車旁,拉開後座的車門,將衣服放在瞭座位上。等他轉過身時,薩姆已經一手拿著自己的外套,一手拿著一疊鈔票,遞給他說:“你點一下對不對。”

小胡子接過錢,快速清點瞭一遍:“太棒瞭,剛剛好。好瞭,我要趕飛機瞭。”說完,他就上車走瞭。薩姆也上瞭車,徑直開回瞭傢。

百密一疏

進瞭傢門,老婆瑪麗見他穿著一件極不合身的皮夾克,好奇地問:“這是哪兒來的?”

薩姆脫下皮夾克說:“如果你喜歡這樣的,我車上還有四件。”說著,他把皮夾克遞瞭過去。瑪麗過去曾在商場的女裝部工作多年,對服裝頗為瞭解,她上下檢查瞭一番,著急地說:“快告訴我,這不是你花錢買來的!”

薩姆漫不經心地問:“怎麼瞭?”瑪麗皺著眉說:“有人跟你說這是真皮的?”

“不僅是真皮,還是意大利真皮,”薩姆似笑非笑地說,“零售價要2000美元。”

“這連20美元都不值!這是人造革,是用塑料做的仿制皮革,蹩腳貨!看看這針腳,很多地方都脫線瞭,襯裡用的可能是舊報紙!”

薩姆卻一點也不著急,他淡淡地說:“我花1000美元弄瞭五件。”

“天哪!”瑪麗驚叫道,“你是不是瘋瞭?”

“別擔心,我是用對方的錢買的。”薩姆微笑著從口袋裡掏出一疊鈔票,“這是他拿後備廂的貨給我看時,我從他身上拿的。這裡有1000美元,當時就塞在他的衣服口袋裡,離他身上那支槍不遠。也就是說,這傢夥身上總共帶瞭2000美元。所以,盡管我給瞭他1000美元,我還剩1000美元呢。”

瑪麗驚訝得說不出話來。薩姆想瞭想,又說:“我忘瞭告訴你上一次的事瞭。”

“上一次?”

薩姆點點頭說:“幾個月前,一個假裝意大利口音的人問我怎麼去機場,他說他是從米蘭來的,來這裡出差,然後要送我一件夾克,和今天這個人的臺詞一模一樣。他們裝得太好瞭,上一次我沒意識到這是個騙局,因為趕時間才沒有上鉤。但是今天,我又聽到瞭這些話,出於好奇,就想和他玩玩,但也有點緊張,因為他腰上有傢夥。”

“老天!”瑪麗在薩姆臉上親瞭一下,“你活著回來真好!除此以外,你剩下的時間都去幹嗎瞭?”

薩姆說和往常一樣,今天又去車站“工作”瞭。那裡人山人海,人們手忙腳亂地提著行李,不會註意自己的錢夾和手提包。他就把順來的現金帶回瞭傢,把包和錢夾都丟瞭。

瑪麗滿意地笑瞭,突然,她想起瞭什麼,問道:“對瞭,你繳話費和煤氣費瞭嗎?”

薩姆用手敲瞭一下自己的腦袋,說:“光顧著應付那騙子,後來忘記去銀行瞭。我明天再去繳吧。”他從椅子上抓起自己的夾克,伸手去掏口袋裡的賬單。

“這是煤氣費……”薩姆皺著眉說,“咦,怎麼隻有一張?你確定給瞭我兩張單子嗎?話費單哪兒去瞭?”瑪麗肯定地說:“早上我把兩張單子都塞你口袋裡瞭。”

“糟瞭!”薩姆回想起當時的情形:就在他試衣服時,他隨手把自己的夾克放在小胡子車子的後備廂裡;後來,小胡子把那幾件衣服放到薩姆的車上時,薩姆又匆匆忙忙地把自己的夾克拿瞭起來,話費單極有可能落在瞭小胡子的車子後備廂裡,而話費單上,有薩姆的名字和住址!

想到這裡,薩姆不禁倒吸一口冷氣:“瑪麗,我好像犯瞭個錯——”

話音未落,外面突然傳來“砰砰砰”的拍門聲……

(譯者:劉?霖;推薦者:辰?辰)

(發稿編輯:朱虹)

(題圖、插圖:佐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